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八章如意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8日 23:15 [字數] 51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屋內,安容幫沈安溪抹了葯,又細細的將葯塗開。

開始,沈安溪疼的眉頭直擰,等安容收手時,她又驚嘆道,「四姐姐,你這是什麼葯,抹了之後好了許多,清涼涼的,舒服極了。」

安容將藥瓶子遞給沈安溪,笑道,「這是我調製的,對祛瘀有奇效,晚上睡前再抹一次,早上起來就恢復如初了。」

沈安溪動了胳膊,笑的眉眼如畫,「謝四姐姐了。」

她要起身道謝,被安容攔下了。

兩姐妹有說有笑,外面冬兒進來,笑道,「少奶奶,大少爺定親了,是寧府二姑娘。」

安容聽得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冬兒又稟告了一遍。

安容想到了比武奪帥那天,寧纖柔罵蕭遷無恥流氓的事,這兩人居然定親了?

正笑著呢,蕭錦兒就苦了張臉進來了,安容瞧了眉頭挑了一笑,問道,「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蕭錦兒癟了臉,看著安容,弱了聲音道,「大嫂,我闖禍了。」

「闖禍?」安容眼帘輕動,「闖了什麼禍?」

蕭錦兒挨著安容坐下,咬了唇瓣道,「還不是我哥定親的事,方才我在門口,瞧見海棠撿了塊石頭,瞧著像是大哥的,一看之下,果然是,那石頭是從寧二姑娘荷包里掉出來的,我以為他是我哥的心上人,方才出了那麼個意外,她處置得當,頗叫人喝彩,好些貴夫人和世家少爺對她刮目相看,大加讚賞。我就擔心她被人定了親,想著先下手為強,結果……。」

結果她會錯了意,那石頭是她哥丟了,無意中被寧二姑娘撿的,壓根就不是送的。

她好心辦錯了事,害的蕭遷現在對她頗有怨念。

蕭遷是她親哥。她對他極是了解。蕭遷看著比連軒聽話,要是真倔起來,比連軒是有過之無不及。

他不可能真的順從了這門親事的。他肯定會想辦法退親!

蕭國公府雖說權勢滔天,大周鮮少有人敢惹,可蕭國公府和瑞親王府還有寧府走的很近,親厚有加。她不想因為她的過失,造成蕭國公府和瑞親王府還有寧府之間的隔閡。

可蕭遷又是她親大哥。她更不想瞧見蕭遷委曲求全,傷了兄妹情分。

雖然之前蕭錦兒是那麼勸蕭遷的,可是她心底還是想著有什麼方法補救,只是思來想去。都想不到兩全之策,這不,她只能來找安容了。

對於這樣的烏龍。安容想的和蕭錦兒一樣,是緣分。

可是在蕭遷看來。這不是緣分,是倒霉透頂,硬生生的把兩個不喜歡的人綁在一起,是互相折磨。

蕭錦兒求安容幫忙,能讓蕭遷喜歡上寧纖柔最好,要是退親,千萬不能傷了情分。

著實叫安容為難了。

安容覺得要退親,只能從寧纖柔身上著手,要是寧府主動退親,蕭遷又執意不娶,退親應該不難。

安容和蕭錦兒打算去瞧瞧寧纖柔的意思。

結果剛走到寧纖柔門口,就瞧見寧纖柔和蕭遷在爭執。

安容和蕭錦兒想過去勸架來著,結果寧纖柔一腳踩在了蕭遷腳背上,疼的蕭遷直呲牙。

寧纖柔哼了一聲,邁步走了。

徒留蕭遷在那裡抖腳。

安容見了是又好笑又無奈。

她瞥頭看著蕭錦兒,哪裡還有她人啊?

芍藥肩膀一聳,指著一旁的門道,「大姑娘躲進去了。」

安容撫額,再抬眸時,蕭遷也走了。

蕭遷無奈一笑,正要轉身呢,卻見蘇君澤走了過來。

他一如既往的溫和儒雅,只是眸底帶了一抹晦暗莫名。

安容是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因為蘇君澤一直看著她,眸底寫滿了:你要存心躲著我嗎?

安容見了,心底就有氣了,他憑什麼認為她要躲著?

她行的端,做的正,無愧於任何人!

等蘇君澤近前時,安容還很客氣的跟他見禮。

等見了禮,安容直起身來,從容邁步要走。

結果蘇君澤伸手一攔,聲音溫朗中透著冷氣,「我是不是送過你一枚食指大的血如意,你給埋了?」

安容聽得背脊一怔,她抬眸望著蘇君澤,「你……怎麼會知道這事?」

這一世,她沒有收過蘇君澤任何東西。

送她血如意,是前世的事!

這事,除了她之外,沒人知道。

當初,她和蘇君澤懷的第一個孩子,因為她負氣騎馬,小產了。

她傷痛欲絕,在床上躺了三天,不吃也不喝,誰勸也沒有用。

是蘇君澤坐在床邊,一刀一刀的雕刻了一柄小血如意送給她,告訴她,孩子會有的,他會回來找她的。

為了雕刻那血如意,蘇君澤還割破了手指,是她捨不得他辛苦,撲在他懷裡痛哭了好一會兒,方才聽他的話,從悲痛中迴轉。

那血如意她收了,她捨不得從她身體里掉出來的那塊肉,把血如意和孩子一起埋葬了。

她埋葬血如意的坑,是蘇君澤幫她挖的。

她連丫鬟都沒有帶。

因為她怕丫鬟會泄了口風,到時候有不軌之徒偷盜血如意。

這麼隱秘的事,蘇君澤怎麼會知道?!

便是東延太子重生,他不可能知道這事啊!

安容清澈的眸底染上蒙蒙水霧。

蘇君澤看了憐惜不已,他想替安容拂去眼角的淚珠,可是丫鬟帶了敵意看著他。

蘇君澤心有些窒息,他不明白,前世他們夫妻恩愛,琴瑟和諧,她既是重活一世,為何舍了他,投進蕭湛的懷抱?!

蘇君澤眸底有痛。他緩緩道,「夢裡夢到的。」

夢裡,安容的一顰一笑,是那麼動人,就連她滑過臉頰的淚,都像是滾燙的鐵水,撒到在他的心上。讓他疼的窒息。

那夢是那麼的真實。真實的叫他懷疑那就是他前世的生活。

可他害怕那是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方才瞧見安容,他實在抑制不住那股想和安容說話的衝動,哪怕他明明知道安容避諱他。

蘇君澤不信安容會那麼寡情。會是一個貪慕權勢的女子。

若是她是,她重生之後,依然選擇了拒絕蕭湛,還撮合蕭湛和顧家大姑娘。是蕭老國公苦苦相逼,他才不得不娶她。

這些事。是靖北侯世子親口說的,他也去查了,斷不會有假。

他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讓她避他唯恐不及!

還有那天在瑞親王,她說的絕情詩:

「此後錦書休寄,畫樓風雨無憑。」

「錦水湯湯。與君長訣。」

「郎心似鐵。」

「此情本是長相守,你若無情我便休。」

「天長地久有時荊此恨綿綿無絕期。」

當時他還懷疑,她那話像是與他絕情,原來不是他的錯覺,是真的。

此情本是長相守,你若無情我便休。

他無情了嗎?

無數個疑問縈繞在他的心頭,將他緊緊桎梏住,他必須要弄清楚,他是如何無情的?!

蘇君澤沉浸在痛苦中,安容則是滿心震驚。

蘇君澤居然能夢到前世?!

忍著震驚的心情,安容問道,「你還夢到過什麼?」

「在柳溪,你過石橋時,跌落水裡,你我……。」

蘇君澤說著,安容臉色一變,道,「夠了1

安容的眼神慌亂。

前世,她跌落柳溪,蘇君澤跳水救她,安容想著既然衣裳濕了,就乾脆在水裡泡一泡。

她在水裡玩的快活,和蘇君澤互相潑水。

誰想蘇君澤居然手舀起一條小魚,直接朝她潑了過來,好巧不巧的掉進了她胸前的衣裳呢,驚的她手足無措,險些嚇哭。

蘇君澤哄了她好一會兒,最後竟然鴛鴦戲水了起來。

他們還抓了魚烤著吃……

那是她最美好的記憶,最後全變成了蝕骨的痛。

「為什麼不讓我說?」蘇君澤朝前走來,步步逼近。

安容一步步往後退。

她握緊雙手,告訴自己,那都是前世的事了,她重活一世,不是糾結前世,為了前世而活,她不欠蘇君澤什麼!

安容穩著腳步,朝前走去。

只是她再怎麼穩著,可也掩蓋不住凌亂的腳步。

尤其是在路過蘇君澤時,恨不得跑了才好。

只是人一急,就容易出事。

這不,安容踩了自己的裙擺,往前倒去。

蘇君澤胳膊一伸,就將安容抱在了懷裡。

安容驚魂未定,努力推開蘇君澤。

可是蘇君澤卻桎梏了安容一下,方才鬆開她。

安容慌忙擇路而逃。

芍藥緊隨其後。

蘇君澤看著安容像是被狗攆了般急切的躲開,他一拳捶在了柱子上。

蘇君澤握緊拳頭,轉身離開。

遠處,有雙戲謔的眼睛,帶了笑道,「本皇子今兒算長見識了,還從沒見過這樣送禮的。」

他笑著,一旁的李大少爺笑道,「應該說是學了一招如何調戲良家婦女。」

池三少爺則大笑,「李兄所言甚是。」

說完,他笑了一笑,「蕭湛出征回來,不知道頭上會不會有點綠?」

李大少爺拍了他心口一下,道,「小心禍從口出。」

再說安容,氣的臉紅脖子粗。

她進了一間房,見裡面沒人,趕緊低下了頭。

方才蘇君澤抱她時,往她衣服里塞了東西!

好巧不巧的掉到了不該掉的地方!

安容看著自己高聳的雙峰,裡面夾著一抹血紅。

安容拿出來一看。

赫然一拇指大血如意。

與前世那枚一模一樣……

安容握著血如意,臉色蒼白一片。

芍藥看著她,對於蘇君澤的舉動,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輕保

他居然敢把東西塞少奶奶懷裡,他肯定是知道少奶奶不收,才那麼做的!

芍藥想提醒安容一聲,這東西不能收。

可是她張口說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少奶奶,方才你手腕上的鐲子泛光了。」

芍藥的聲音清脆脆在屋內響起。

安容原就蒼白的臉色,瞬間白的跟宣旨一樣,她拔高了聲音道,「你再說一遍1

芍藥就道,「少奶奶,方才你跌倒,東欽侯世子抱你時,你手腕上的鐲子泛光了。」

芍藥知道安容的鐲子非比尋常,泛光代表了有危險。

她是怕有刺客,要安容小心警惕。

可安容卻如遭雷劈了一般。

木鐲亮,不是有危險,而是蕭湛能看到她啊!

那她被蘇君澤抱了的事,蕭湛不就知道了?

越想,安容的臉越白。

軍營。

蕭湛正和諸位大將軍在商議軍情。

蕭湛站在地形圖前,分析戰況。

正說著呢,忽然就不說了。

幾個呼吸之後,他的臉鐵青一片,隱隱有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沉悶氣勢。

諸將軍不懂蕭湛怎麼忽然就變了臉。

等閑時候,蕭湛都是喜行不露於色的,沒人能猜到他在想什麼。

此刻什麼都寫在臉上,卻依然沒人能看懂。

連軒就鬱悶了,大哥近來越來越莫名其妙了,一天幾次忽然走神,有時候很高興,有時候很無奈,今兒卻是發怒。

連軒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蕭湛。

看蕭湛臉黑的厲害,他眉頭皺的越緊,拍了拍趙行的肩膀,連軒低聲道,「軍中最厲害的大夫是哪位,明兒一定要請來給大哥把下脈,忽然走神,這顯然是有病在身埃」

再說安容,臉白不知道怎麼辦好,她不想蕭湛誤會她。

她知道自己睡著,就能瞧見蕭湛在做什麼,可現在這樣的情形,她如何安睡?

安容豁出去了,吩咐芍藥道,「拿安神香來。」

芍藥懵懵的,「少奶奶,拿安神香做什麼?」

安容心情煩躁,道,「讓你去,你就去1

芍藥背脊一怔,忙道,「奴婢這就去。」

說完,她就轉了身。

等她打開門跑出去,沈安玉走了過來,她進屋之後,隨手把門關上了。

她朝安容走過來,眸底帶著譏諷的笑,「四姐姐,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身懷有孕,還吃著碗里瞧著鍋里的,蕭表少爺哪裡不好了,你要背著他勾搭東欽侯世子。」

沈安玉男Γ帶了些殘忍。

她娘就是偷腥和二老爺狼狽為奸,才害死了自己,害苦他們兄妹三人!

要不是安容,大夫人的事不會有人知道,她也不會被人私下揣測,爹不疼祖母不愛!

這一切,都是拜安容所賜。

卻沒想到,她居然也和她娘走一樣的路了。

安容坐在那裡,聽著沈安玉的話,她的臉陰冷如冰,「你說我勾搭東欽侯世子?」

沈安玉笑了,指著桌子上的血如意,眸底是璀璨笑意,「難道不是嗎?」

說著,她頓了一頓,道,「答應我兩個條件,這事,我幫你保密。」

語氣沉冷,毋庸置疑。

ps:不用請假啦~~~未完待續I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六十七章定親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六十九章求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