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三章重任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6日 04:54 [字數] 46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她還真以為琉璃宴和侯府搬家撞上了,是個巧合。

誰想到不是!

本來琉璃宴往後挪一天就夠了,不妨礙侯府搬家,是皇后說一天還是太倉促,既然決定要大辦,就要辦好了。

是皇后的寬厚,說服了太后,這才又往後挪了一天,把侯府搬家給擠了。

蕭大太太不知道侯府那一天要搬家,多給一天,就多一天準備時間,當然好了。

其實,蕭大太太也納悶呢,本來皇后是不贊同選秀改期的,琉璃宴跟她又沒什麼關係,哪有皇家選秀,為宮外宴會改期的,傳揚出去豈不是個笑話?!

可是嬤嬤扯了她衣袖一下,給她使了個眼色,皇后就笑了。

她當時沒在意,因為皇上來了。

在皇上面前,皇后溫良大方,皇上說同意,她就說再挪一日。

蕭大太太還以為皇后改口,是因為皇上的緣故,誰想到是因為侯府要搬家!

好一個皇后,她明知道侯府要搬家,還故意把琉璃宴設在那一天,讓人以為是蕭國公府不念親家情分,仗勢欺人,是她這個出嫁的女兒,存了心的讓娘家難堪!

還有沈安玉,回自己家,居然還帶著宮裡的丫鬟嬤嬤,不看僧面看佛面,難怪老太太會為了她,呵斥六妹妹了。

她以為借著皇后的勢,就能在侯府為所欲為了?

沈安玉笑容燦爛,滿懷感激道,「能得皇后的寵愛,是我前世修來的福分。」

碧月則笑道,「那是姑娘乖巧懂事。深得皇后的心。」

沈安溪坐在那裡,聽得白眼直翻,她沈安玉乖巧懂事?

皇后的眼睛長腦門上的吧?

這樣大不敬的話,也只能放在心裡想想了。

沈安溪挨著安容道,「四姐姐,之前你忙什麼呢,都不見你人影兒。」

安容嫣然一笑。如雨後初晴。「是我疏忽了,知道自己忙,也沒派人回侯府通知一聲。半個多月沒問外面的事,才和侯府搬家選在了同一天。」

沈安溪笑道,「又不是沒地方住,晚幾天搬家又不礙事。」

沈安玉也連連點頭。笑道,「就是。晚幾天不礙事,不過蕭國公府請了好些貴夫人做評委,怎麼不請母親呢,是嫌棄她出身草莽。在青雲寨做寨主,還是因為母親是繼室,嫌棄她身份不夠?」

聽沈安玉喊二夫人母親。安容雞皮疙瘩直飛,虧得她還真喊的出來。

她嘔心人不算。還存了心的挑撥離間!

安容望著沈安玉,眸底閃過一抹冰冷笑意,「那十位夫人是蕭國公府選的,為了避嫌,連靖北侯夫人都沒有下帖子,以你之見,國公府也嫌棄靖北侯夫人了?」

沈安玉不知道靖北侯夫人都沒有邀請,有些怔然,隨即又笑道,「我只是替母親惋惜,沒別的意思。」

說完,她趕緊轉了話題,笑道,「四姐姐,當日花燈會上,你得的那盞九轉琉璃燈被摔壞了,新的琉璃燈,你從哪裡得來的?」

安容斂眉,沈安溪一臉嫌棄。

人家琉璃燈怎麼來的,關她屁事,問東問西的。

沈安溪站起來了,不滿道,「四姐姐,你的屋子裡有蒼蠅嗡嗡嗡的叫,你也不叫丫鬟打出去,聽得人心煩,我先回府了。」

真是的,她好不容易來國公府找四姐姐說說話,偏有人要跟著。

沈安溪想著無所顧忌了,碧月要在皇後跟前說她壞話,說就是了。

她都已經定過親了,又不嫁給京都哪位王公貴胄,不得她皇后的喜歡,無所謂!

聽沈安溪譏諷她是蒼蠅,沈安玉的布淶謀芒,她牙關緊咬了下。

起身時,臉上帶了笑了,彷彿沒聽懂沈安溪的話似地,東張西望,道,「哪來的蒼蠅,我怎麼沒聽見?」

說著,她頓了一頓,數落沈安溪道,「六妹妹,你在府里驕縱慣了,四姐姐沒出嫁之前,也很疼你,咱們姐妹之間,在侯府說話隨意,無所謂,可她現在已經出嫁了,是蕭國公府的外孫媳婦,這裡是蕭國公府,你有什麼不滿,也該忍著才是,你公然說國公府臟,有蒼蠅亂叫,不是說國公府下人辦事不利嗎?你這娘家堂妹都嫌棄她這裡,這讓四姐姐怎麼做人啊?」

一句話,差點將沈安溪氣撅過去。

安容聽后,也跟咽了蒼蠅似的,覺得犯嘔。

「夠了!裝什麼裝,誰還不知道彼此是怎樣的人?」安容不耐煩道。

安容的聲音很大,沈安玉有些受怕,像是迷林里受的驚的麋鹿,她雙眸含淚,道,「四姐姐,我知道我以前任性,不得人喜歡,可我已經改了,是祖母讓我多看著點六妹妹的,怕她跳脫,太過隨性,得罪人,你不能因為我以前,就說我現在是裝的,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芍藥撇撇嘴,什麼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明明是狗改不了吃屎好吧。

以前是針尖對麥芒,現在是綿里藏針。

不得不說,五姑娘變的更難纏了,六姑娘都招架不住了。

不知道少奶奶如何?

芍藥看著安容,只見安容綿長的笑了一聲,「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五妹妹學問長了,至於其他,原諒我眼拙,真沒看出來有長進,六妹妹說我屋裡有蒼蠅,確實欠妥,你當眾數落六妹妹,又長進在哪裡?我只聽說過堂前訓子,枕邊教妻,可沒聽說過在別人府里訓自己妹妹不守規矩的。」

說著,安容瞥了碧月一眼,笑問道,「碧月姑娘,這是宮裡的規矩?」

碧月被問的嗓子一噎,不知道怎麼回答安容好。

宮裡可沒教過這樣的規矩,這明顯是姐妹不合,窩裡斗呢。

碧月不說話,安容就訓斥她了。「方才五妹妹還說,她求皇后討了你,是讓你監督她一言一行的,你明知道她做的不對,還不阻止,你將皇后的話當耳旁風呢?」

碧月嚇的臉一白,忙跪了下來。

安容懶得看她。瞥了沈安玉。見她臉色泛白,咬著唇瓣,淚珠兒在眼眶裡打轉。一副被人欺負了,不敢怒更不敢言的可憐樣,這下安容不是咽蒼蠅了,是咽了蟑螂!

沈安溪在一旁。嘴撅的老高。

沒錯,她就是被她這樣子。氣的牙根痒痒,實在憋不住了才跟她吵,然後被祖母和娘親訓斥的。

沒想到,脾氣極好的四姐姐也一樣沒法忍受。只不過她不和沈安玉對吵,往後她得多學著點才行。

怕安容嘔心壞了,沈安溪道。「四姐姐,我回府了。」

安容點點頭。要送她們出去。

沈安溪道,「不用送了,有丫鬟呢。」

等沈安溪和沈安玉走後,芍藥搓著胳膊道,「五姑娘怎麼變成這樣了啊?」

安容看著窗外,眉頭皺緊。

雖然沈安玉處處示弱,可她能看得出她骨子裡的倔強,她的眼神,不經意間會流露一抹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狠勁。

以六妹妹率真的性子,安容真怕她不小心就上了她的當。

安容想派個暗衛去看著沈安溪,可是想了想,還是作罷了。

以前,侯府沒有暗衛,她讓蕭湛的暗衛去保護還好說,現在侯府有了暗衛了,她再這樣做,豈不是說侯府的暗衛是酒囊飯袋嗎?

不派暗衛,安容還是寫了封信給沈安溪,讓她離沈安玉遠點兒。

惹不起,咱躲的起。

誰想到,這信送到沈安溪手裡,沈安溪一見就撅嘴了。

她為什麼要躲,她還怕她沈安玉了不成?!

安容回書房,繼續看書。

直到吃晚飯,方才出來。

吃過晚飯後,安容在院子里溜了會兒食。

沐浴一番后,便**歇息了。

為了能儘快入睡,安容還點了些安神香。

很快,安容就睡著了。

她在試驗,她心底隱隱有一種猜測。

果然,她又看到了邊關,看到了蕭湛。

軍營里,燈火通明。

將士們正在用飯,吃的呼哧呼哧的。

蕭湛騎馬歸來,直接到大帳前停下。

有官兵把守大帳,見了蕭湛,忙行禮,喊,「將軍1

蕭湛掀開帳簾進去。

大帳內。

連軒正死性不改的坐在椅子上啃果子。

卜達在給他打扇子。

見蕭湛回來,連軒忙起身,把果子丟給了卜達,道,「大哥,你回來了,事情辦成了嗎?」

蕭湛沒有說話,因為祈王在外面求見。

蕭湛准了祈王進帳,他手裡拿了封奏摺,道,「大將軍,奏摺寫好了,請用櫻」

連軒看著祈王,摸了摸鼻子道,「祈王,你覺得一封奏摺,皇上會送軍餉來嗎,我大哥是讓你回京找皇上要,你一封奏摺了事,你在逗我大哥玩,還是逗那些將士們玩呢?」

祈王臉陰了陰,道,「靖北侯世子,你我同為副帥,我還是親王,你說話最好放尊重點,邊關將軍向朝廷要軍餉,哪個不是用的奏摺,有幾個人是丟著邊關戰事,親自回京要的?」

連軒瞥了祈王,翻白眼道,「祈王,你要弄清楚了,軍中有多少將軍,多少次向朝廷討要軍餉,就是因為朝廷不給,我大哥才要你回京的。」

祈王忍了怒氣道,「你怎麼不回去,要債是你的強項1

連軒冷哼,「要債是我的強項,可祈王你義正言辭,又愛護將士們,說服了我大哥,你回京,定能說服皇上,我回去向皇上要債,除了挨板子,還是挨板子。」

然後,連軒和祈王吵起來了。

蕭湛看了祈王一眼,對連軒道,「連軒,跟祈王道歉。」

連軒氣大了,「大哥1

蕭湛道,「祈王是副帥,我交代他找朝廷要軍餉,只要能要到,不管他用什麼辦法,旁人不可干涉。」

連軒瞪圓了眼睛。

祈王則氣的咬牙,他不稀罕連軒的道歉。

他真是吃飽了撐的慌,沒事找事!

今兒那麼多將軍跪求蕭湛,要他向朝廷討軍餉,他以為能為難蕭湛,結果,最後為難的是他自己!

蕭湛請諸位將軍起來,然後出了大帳,對那些將士們道,「我今兒才來軍營,不知道朝廷欠了大家數月軍餉未發,這事大家放心,你們為大周保家衛國,拋頭顱灑熱血,我大周不會少你們一錢軍餉,我以蕭國公府的名義擔保。」

將士們激動呢,然後蕭湛話鋒一轉,吩咐連軒道,「連軒,你回京一趟,找皇上要軍餉……。」

說到這裡,蕭湛話鋒一轉,「算了,你性子毛躁,一路回京,還不知道溜哪裡去了,祈王,你查了賬冊,回京一趟。」

就這樣,討軍餉的事就丟祈王頭上了。

祈王真是有苦說不出,誰讓他對討軍餉一事很積極了,忙尋了由頭說不行,蕭湛也不說什麼,就把這個重任交給了孫將軍。

孫將軍怎麼可能這關頭回京呢,這不是要架空他兵權嗎?

孫將軍就贊同蕭湛的提議了,還是祈王回去比較好。

他是想推舉連軒的,可是蕭湛第一考慮的就是連軒,是他不合適,才改了祈王的。

蕭湛都不看好連軒了,誰還把這重任交給連軒?

蕭湛要祈王回京,他非得要送奏摺,要不到軍餉,可不是蕭湛的錯,到時候將士們再催,他只能拿祈王開刀了。

蕭湛讓連軒道歉,連軒望著祈王。

他朝前走了一步。

然後……

安容就被搖醒了。

安容那個窩囊啊,偏還不能氣。

是她吩咐了芍藥的,等她睡熟后,一盞茶的時間將她叫醒。

芍藥是聽吩咐辦事,不怪她。

安容雖然憋悶,但是興奮埃

她繼續吩咐芍藥道,「我繼續睡,一盞茶后,繼續喊我。」

芍藥點頭應下。

然後,安容繼續試驗。

來來回回,試驗了五六次。

安容得出一個結論。

亥時一到,她就感覺不到蕭湛了。

還有早上天亮,應該是卯時。

也就是夜裡亥時到早上卯時間,她是感覺不到蕭湛的。

其他時間,只要她睡著,就能感覺到蕭湛在做什麼。未完待續I64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六十二章寵愛(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六十四章琉璃(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