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二百五十六章逃婚(4K,求粉紅

嫁嫡

第二百五十六章逃婚(4K,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2日 20:23 [字數] 48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芍藥存心的吊安容胃口,說了這麼一句,便停了。txt小說下載/

安容呲瞪了她一眼,問道,「出了什麼大事?」

芍藥這才巴拉巴拉倒豆子。

之前安容幫著靖北侯夫人出了主意,讓人將連軒弄暈,讓蕭遷易容成連軒的模樣幫著迎親。

事情就出在了迎親上。

連軒有不少狐朋狗友啊,他迎親,可不得有許多人來湊熱鬧?

除了應付他們之外,還有連軒得罪過的那些人,更是來湊趣。

顏王府前,自發的圍了一堆攔路官,你一我我一句,將蕭遷累的夠嗆。

過五關斬六將都不足以形容蕭遷的累。

好不容易把月郡主迎進了靖北侯府,都一拜天地了。

又出事了。

也不知道靖北侯府是怎麼迷暈的靖北侯世子,他居然出來了。

然後濟濟一堂的喜宴上,兩個穿著大紅喜袍的連軒,你瞪著我,我瞪著你。

芍藥表示,她全程圍觀,愣是沒能分出真假來。

不過,連軒就倒霉了。

蕭遷替他迎親,迎出來一肚子邪火,如今看到正主了,那火氣,壓都壓不祝

不說了,先打一頓出出氣再說。

然後,喜宴上,蕭遷和連軒打架了。

場面很混亂,誰也拉不祝

誰敢拉啊?

萬一拉錯了人,給對方以可趁之機,回頭報復他們,不是沒事找事么,看看熱鬧就好。

再說了,他們今兒來就是奔著看熱鬧來的。

靖北侯世子不願意娶月郡主,這事京都人盡皆知啊,以他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子來看,這喜宴上有的鬧。

只是沒想到會鬧得這麼大。

虧得他們之前見靖北侯世子乖乖的迎親,還以為他改了性子呢,原來是被人假冒的。

靖北侯府用心良苦埃

沒人拉架。偌大一個喜堂差點被拆了,靖北侯沒輒,親自去拉架。

好了,也不知道是真的世子。還是假的世子,一不留神,一拳頭過去。

聽芍藥說靖北侯的眼睛都被打青了,安容腦門上的黑線止不住的往下掉。

不論是誰打的,都大不敬埃

安容想象了下那場景。就嘴角抽抽了,「國公爺沒去靖北侯府嗎?」

芍藥搖頭,「沒有呢。」

要是國公爺在,誰敢這樣放肆啊,再說了,兩位少爺打的不可開交了,國公爺去拉架,誰敢打啊?

屁股都給他打開花了!

安容斂了斂眉頭,繼續問,「後面呢。總不會一直打著吧?」

芍藥搖頭,「後面沒打了,又出別的事了。」

安容嘴角一抽,除非出了更大的事,不然不可能罷手,除非一方認輸或者被打趴下。

安容瞥了芍藥,芍藥無奈點頭。

連軒和蕭遷打架,打的是難分伯仲。

喜堂雖然大,可還擠滿了客人呢,難免施展不開。

而且。不知道怎麼回事,月郡主忽然被人推了出去。

撲騰一聲,摔倒在地。

頭上的鳳冠霞帔掉了一地不算,實在是狼狽。

可叫人睜大眼睛的是。新娘子不是月郡主啊,是她的貼身丫鬟!

丫鬟見露陷了,趴在地上連連求饒。

一屋子道喜的人是唏噓不已。

蕭遷更是崩潰,他費勁千辛萬苦替連軒迎回來的居然是個假新娘。

靖北侯夫人也皺眉了,她早和顏王爺通過氣了,連軒性子拗。她會讓蕭遷代連軒迎親,他當時雖然惱怒,卻也同意了。

如今卻用丫鬟代嫁,顏王府想做什麼?

蕭遷代迎親,連軒本人可被丟在喜床呢,丫鬟代嫁,那月郡主又在哪裡?

靖北侯夫人一問,那丫鬟許是被嚇壞了,這不驚慌失措之下,道出月郡主逃婚的事。

本來也不是逃婚,是月郡主和丫鬟偷聽到靖北侯和顏王爺的談話,說蕭遷會替連軒迎親。

當時月郡主就氣上心頭,連軒不樂意娶,她還不樂意嫁了。

只是親事是皇上賜的,明天就要出嫁了,她也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這不,月郡主也使了小性子,要丫鬟代她嫁。

顏王爺不同意,月郡主就哭了,為什麼連軒可以,她就不行,她才不要和蕭遷拜天地。

顏王爺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本來以為月郡主只是心裡堵氣,誰想到一夜醒來,顏王府就沒了月郡主的蹤影。

她還留了封信,說連軒喜歡的是翩若驚鴻,宛如游龍般玲瓏剔透的姑娘,她不是。

她又不是嫁不出去,她肯定能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這些事,滿堂賓客是不知道的,是靖北侯夫人回了國公府說的,老夫人嚴令國公府下人不許泄露一句。

因為是安容,所以芍藥才敢說。

安容無語了,沒想到一門親事,居然這麼一波三折。

月郡主喜歡連軒,她看的出來。

只是連軒不願意娶她,靖北侯府沒輒要蕭遷易容成連軒的模樣前來迎親,這對月郡主來說,是天大的委屈。

估計從聽到靖北侯和顏王爺商議時,她就有了逃婚的念頭。

只是她和連軒是聖旨賜婚,明天也要成親了,她要說自己不嫁了,顏王爺肯定會防備她。

她耍小性子要丫鬟代嫁,顏王爺只當她是女兒家鬧彆扭,鬧過了也就沒事了。

等大家鬆了警惕,月郡主就逃了。

安容望著芍藥,問道,「月郡主找到沒有?」

芍藥搖頭,「沒有呢,不知道她在哪裡。」

安容眉頭一隴,「那靖北侯世子呢?」

月郡主可是因為他才逃婚的,以蕭國公府和靖北侯夫人的為人來看,連軒肯定逃不掉一頓責罰,而且他還要負責將人找回來。

芍藥聳肩,捂嘴笑不停,幾乎笑抽風。

喜宴上,靖北侯世子知道月郡主逃婚了。當即就對靖北侯夫人說,「娘,你太自作多情了,你兒子又不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強扭的瓜跑了不是,如今邊關亂起,大丈夫應心繫天下,兒女私情算個毛線埃別哪一天我戰死沙場了,還連累人家替我守寡,不過我想,這些年我有事沒事就替天行道,沒少積德行善,活個千兒八百年的不成問題,等我凱旋歸來,你要喜歡孫子,我送你一打……。」

說到這裡,他見到靖北侯夫人噴火的眼睛。又加了一句,「你和爹要實在等不及了,可以再給我生幾個弟弟妹妹,我又不嫌棄他們,好了,大哥都去邊關了,我去找大哥了,我走了1

話音未落,連軒就跑了,誰也攔不住他。

靖北侯夫人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偏一屋子人看著笑著。

能不笑么?

做爹娘的要兒子娶媳婦生孫子,偏兒子忤逆,居然催爹娘自己生,大周奇葩。靖北侯世子若是第二,絕對沒人敢稱是第一。

正帥蕭湛走了,沒有先進宮知會皇上一聲。

副帥連軒又在喜堂上跑了,他是逃著去的邊關,哪有功夫知會皇上一聲?

本來,宮裡還籌備送行。皇上打算親自出宮,鼓舞一下士氣,再送蕭湛和連軒他們去邊關。

結果出了這樣的岔子,就剩祈王一個人了。

皇上擺擺手,一臉無奈道,「算了,你也自己去邊關吧。」

把祈王給憋屈的,真是沒差點氣死。

沒輒的他,只好帶著杜仲和三百將士,「孤零零」的趕赴邊關。

聽到祈王,安容臉沉了沉,想起蕭錦兒和崔堯,安容問道,「崔家上門提親了?」

芍藥點頭如搗蒜,笑道,「崔家對這門親事很是看重,本來幾天後,是崔家家主大壽,為了表示對這門親事的看中,特地從冀州趕來,昨兒見了老夫人和大太太,說明天是黃道吉日,崔家會送納采禮上門。」

說著,芍藥又道,「少奶奶,你不知道,崔家少主是逃避崔家給他議親來的京都,靖北侯世子飛鴿傳書去冀州時,崔家和鄭家都定了口頭親了,要是再晚幾步,可就難辦了。」

鄭家和崔家一樣,都是商賈世家。

崔家排第一,鄭家排第三。

還有一個李家,排第二。

只不過,崔、李、鄭三家一直爭鬥,李家碾壓了鄭家,奪得第二,近來還隱隱有了壓過崔家之勢。

商賈之間,和京都世家一樣,會聯姻。

這不,崔鄭兩家想通過聯姻,共同對抗李家。

只不過,崔堯排斥這樣的做法,崔家又不缺錢,就算現在大周首富的名頭被李家搶了去,又不是搶不回來了,何必犧牲自己?

再加上蕭湛找他有事,就趕緊進了京。

他以為躲過了就沒事了,可兒女親事向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在不在,根本不重要。

崔堯進京時,和蕭湛抱怨了幾句,還表示了他的擔憂。

蕭湛知道這事,怕會出意外,才會那麼急切的讓連軒去辦這事,果不其然埃

連軒的飛鴿傳信去了冀州,當然不是直接找的崔家家主了。

蕭國公府在大周各個州郡都有自己的人,送了信去之後,蕭國公府的人拿了拜帖去敲門。

話說,蕭國公府送拜帖,崔家家主沒差點嚇暈。

得知蕭國公府要把蕭錦兒許配給崔堯,崔家家主當時就驚呆了,尤其是保媒之人是要了敖大將軍首級的新任大將軍蕭湛!

除了崔家上下驚呆之外,還有鄭家人。

要知道,崔鄭兩家家主剛剛定下口頭親,就差交換定親信物了。

崔家家主頭疼了,又高興又為難。

鄭家家主就不高興了,冷了臉道,「這麼說,崔家要攀龍附鳳,舍我女兒了?」

崔家家主無奈道,「逆子離京,我以為他是去談生意,誰想他會擅作主張,自己定親,而且定親在你我之前……。」

飛鴿傳書,從京都到冀州要四五天呢。

鄭家家主很不高興,要不是崔家一直拖著,這親事早定下了,「自古兒女親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由的著一個小輩擅自做主的?」

也就是崔堯自己閌,他和崔家家主的親事才合規矩。

蕭國公府的暗衛不擅於處理這樣的事,把印著蕭國公府印鑒的婚書擱下,便告辭了。

崔家家主一臉無奈,「能娶蕭國公府女兒,還是蕭大將軍的嫡女,是我崔家高攀,而且親事已定,又是犬子親口許諾的,我如何退蕭國公府的親,我崔家雖是大周首富,可在蕭國公府前,什麼都不是,犬子是沒法娶鄭家主你的女兒了,可崔鄭兩家的聯姻不變,崔家還有許多未嫁未娶的小輩……。」

鄭家家主當即翻了臉,罵崔家家主攀龍附鳳,背信棄義,崔夫人也生氣了,「鄭家主,堯兒未經父母許諾,就擅自做主是他不對,也是我們夫妻教子無方,可堯兒是我崔家少主,他的話,同樣算數,況且你和我們定的還只是口頭約定,尚未交換定親信物,就還算不得數,我崔家不是背信棄義之人,崔鄭兩家聯姻,並非一定要堯兒不可,不論崔家嫁女,還是迎娶鄭家女兒,陪嫁或者聘禮都不會比堯兒少分毫。」

崔夫人的讓步,並未讓鄭家家主臉色好看分毫。

他甩袖子走了。

崔家做事有誠心,哪怕是口頭約定,也不會馬虎,知道退親有錯,親自登門賠罪。

最後,鄭家庶子迎娶崔堯的庶妹為妻,崔家給了鬧市十間鋪面,千畝良田,兩間五進院落,外加一萬兩黃金做陪嫁。

等定了崔鄭兩家親事,崔家家主就趕緊進京了。

到這裡,安容就納悶了。

前世,崔家一直是大周首富,和崔家斗的不可開交的是鄭家,不是李家。

而且,崔堯迎娶的是李家女兒。

怎麼這一世全顛倒了?

崔家和李家反目了,卻和鄭家聯姻了?

而且,她還記得,當初皇后極力拉攏崔家,還向她買了兩盒舒痕膏送給崔家嫡次子,也就是崔堯的親弟弟用。

了這麼多天,也不知道崔堯的弟弟傷疤消退了沒有,有這等恩情在,崔家應該會幫皇后的吧?

要是崔家是皇后的人了,那現在崔家和蕭國公府結親,對皇後來說,可是大好事一件呢。

可蕭國公府並不參與立儲,而且還有蕭湛的身世……

安容現在腦袋一團漿糊了。

頭暈乎乎的,又開始犯困了。

ps:求粉紅……未完待續。I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五十五章耳朵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五十七章選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