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五章耳朵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1日 22:54 [字數] 36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快餓暈了,坐在床上,有些懨懨的。

海棠和芍藥趕緊過來,見安容那樣子,不由得驚詫道,「少奶奶,你……怎麼會餓成這樣?」

安容沒有說話,海棠趕緊端了糕點過來。

等安容拿了糕點吃起來,她又趕緊去給安容盛雞湯來。

桌子上倒是剩了不少菜,可她們哪敢給安容吃剩的啊,雞湯她和芍藥都沒碰。

安容吃的有些快,有些哽噎,海棠把雞湯送上道,「少奶奶,你先喝兩口雞湯再吃。」

平素,安容在的時候,雞湯是吃完的才端來,但是芍藥和海棠怕喻媽媽又趁機要見安容,所以一併送來了。

兩人吃飯快,所以雞湯還冒著熱氣。

安容接過後,試了試溫度,正正好。

這不,脖子一揚,一碗雞湯就見了底。

海棠看了就心疼了,少奶奶不只是餓啊,還渴,還犯困。

趕緊又將雞湯端了來,安容又連喝了兩碗,方才歇祝

喝了三碗雞湯后,安容飢餓感緩解了一半,糕點吃的也慢了很多。

不過她是困的眼皮子直打架了。

將一塊糕點啃完后,安容就道,「我先睡一會兒。」

海棠忙去端了銅盆來,要給安容凈手。

可是等她過來時,安容已經睡著了。

芍藥和海棠兩個面面相覷,繼而望著安容,不懂她們家少奶奶怎麼就成這樣了?

兩人放輕腳步離開。

只是越小心,越容易出岔子,這不芍藥踢翻了小杌子,嚇的她趕緊望向床榻。

結果床上的人兒,一動未動。

芍藥和海棠走到桌子旁,輕聲道,「現在該怎麼辦?」

海棠想了想道,「少奶奶吃的不多,雖然睡了。遲早還會餓醒,先叫廚房將吃的備上。」

屋外,又傳來喻媽媽的說話聲了。

芍藥聳肩一笑,忙走了過去。將門打開,輕噤聲道,「喻媽媽,你別喊了,這些天。少奶奶太累了,這不吃著飯,吃著吃著就睡著了,這會兒正睡著呢。」

喻媽媽瞪了芍藥一眼,問道,「少奶奶吃了多少?」

芍藥忙道,「每個菜都吃了,而且還吃的不少呢。」

喻媽媽當即就發飆了,揪著芍藥的耳朵就將她拖了出來。

喻媽媽因為生氣,力道用的很大。疼的芍藥直呲牙,偏不敢吼叫,只道,「喻媽媽,你輕點兒,我耳朵快要被你拽下來了。」

芍藥也過來幫忙,「喻媽媽,你有話好好說嘛,別揪芍藥的耳朵。」

喻媽媽氣大了,「你再說一遍。少奶奶將所有飯菜都吃了,還吃了不少?」

芍藥點頭如搗蒜,「真吃了,我發誓。每一盤子,至少三筷子。」

說著,三根手指豎起來,表示所言不虛。

喻媽媽臉當即一變,道,「別在糊弄我。少奶奶打小就不喜歡吃清蒸石斑魚,又怎麼會吃它,老實交代,少奶奶在不在屋子裡,是不是偷偷跟著爺去了邊關,讓你們兩個幫著隱瞞我?」

喻媽媽罵的大聲,海棠恨不得去捂她的嘴了。

她們不知道安容不喜歡吃石斑魚,她們從伺候安容起,就沒見安容吃過石斑魚。

這下,餡漏大了。

不過,少奶奶已經回來了,就是漏了餡,照樣瞞的祝

海棠握著喻媽媽的手道,「喻媽媽,你說話小聲些,少奶奶真在屋子裡睡覺,不信你可以去看,若是我和芍藥騙了你,我們往後都不要月錢了。」

喻媽媽聽得直皺眉,海棠這誓言發的有些重了,由不得她不信。

她看了海棠幾眼,海棠啞然失笑。

她掰開喻媽媽揪著芍藥耳朵的手,拉著她朝屋內走去。

芍藥疼哭了,眼淚直飆。

喻媽媽進了屋,瞧見合衣睡在床上的安容,她眉頭皺了皺。

平常安容吃完飯,都會溜溜食,或者會兒針線,再不就是看書,而且睡的大多是小榻。

睡在床上,還不解發簪,她見到的還是頭一遭。

她望著海棠,低聲道,「少奶奶吃飽就睡,你們也不攔著?」

海棠看了眼安容,將喻媽媽拉了出去,將門合上,道,「少奶奶困成那樣子,我和芍藥怎麼忍心攔著啊?」

到這時候,喻媽媽才知道她冤枉芍藥了。

芍藥撅了嘴,捂著耳朵,晶瑩的淚珠兒劃過臉頰,還在睫毛上打顫,梨花帶雨,好不可憐。

喻媽媽見了又心疼了,不過她更生氣,「少奶奶在屋子裡,吃著飯,我怎麼就不能瞧了?」

這話反問的,芍藥和海棠不知道怎麼反駁。

芍藥撅了嘴,道,「還不是喻媽媽你的緣故,少奶奶本來就忙的腳不沾地了,好不容易吃個飯,你還得在一旁看著,一會兒說不能吃太快,小心噎著,一會兒說這個要多吃,對胎兒好,又說這個不能多吃,要淺嘗輒止,食慾都被你給說沒了,還怎麼吃飯啊,吃都吃不好,還怎麼忙事?」

芍藥兩眼一翻,倒打一耙。

喻媽媽啞口無言。

她好像……真的是這樣。

平常她不在跟前時,還不忘叮囑芍藥,看著點安容,有些菜不能吃多。

喻媽媽覺得自己被嫌棄了,眸底有些受傷。

海棠瞧了后,瞪了芍藥一眼,喻媽媽是真關心少奶奶,才會千叮萬囑。

芍藥嘟了嘟嘴,她哪裡不知道喻媽媽是疼安容啊,只是耳朵疼呢,她又沒幹壞事,疼的委屈。

海棠扶著喻媽媽道,「喻媽媽,芍藥是耳朵疼,氣性上來了,存了心的氣你,少奶奶不是避著你,她忙著看賬冊,想事情,要保持好心情,不能被打擾。我和芍藥也只有吃飯時才許端菜進屋,不是少奶奶更信任我們,而是我和芍藥不像喻媽媽你懂的多,顧忌的多。為了少奶奶好,哪怕明知道少奶奶會不高興,也會說,我們只求少奶奶吃飽吃好……。」

海棠一勸,喻媽媽心情好了很多。

芍藥在一旁。側了腦袋,把耳朵豎給喻媽媽看。

看著芍藥耳朵紅彤彤的,喻媽媽也知道自己下手太狠了。

什麼話也沒說,喻媽媽就轉了身。

只是轉身之際,吩咐夏兒道,「去大廚房看看有沒有豬耳朵,沒有就去府外買,要兩隻。」

夏兒捂嘴笑。

芍藥窘了,臉皮直抽抽。

喻媽媽堅信,吃哪兒補哪兒。那豬耳朵是給她吃的啊,算作賠禮道歉。

只是怎麼覺得喻媽媽在說她揪的是豬耳朵呢?

不過一想到安容崴腳,喻媽媽給她頓豬蹄,芍藥覺得豬耳朵還算是好的了。

海棠也在笑,她看了看芍藥的耳朵,輕聲道,「幸好少奶奶回來了,不然你今兒可就慘了。」

芍藥兩眼望天,「不知道說我命好,還是說我比較倒霉。」

少奶奶沒回來。她都瞞了過去。

誰想回來了,她還被喻媽媽揪了耳朵。

芍藥捂著耳朵,跟著海棠去了廚房。

誠如海棠預料的那般,安容是餓醒的。

她們伺候安容起床時。都聽到安容肚子在咕咕叫。

不過休息了一個幫時辰,安容的精神好了許多,至少不那麼犯困了。

芍藥忍不住道,「少奶奶,你是多久沒吃飯了?」

安容努了鼻子道,「從進了木鐲起。就沒吃過飯,也沒睡過覺。」

芍藥眼珠子一睜,不敢置信,「半個月沒吃飯,也沒睡覺?1

安容抽了抽嘴角,不知道怎麼跟芍藥解釋,半個月不吃不睡,鐵打的人也扛不住埃

她在木鐲里待了將近十七個小時,雖然和外面時間不同,卻的的確確只是十七個小時沒吃沒喝。

等安容梳洗好,海棠已經去廚房端了飯菜來。

安容吃著飯,問道,「掉在我床上的書,都在哪兒?」

芍藥忙道,「除了少奶奶吩咐的,首飾圖送去給了國公爺,后又交給了三太太外,其他的書都在柜子里鎖著。」

說著,芍藥頓了頓道,「三太太拿了首飾圖,欣喜不已,這半個月,她來了兩回,二姑娘來了三回……。」

安容點點頭,這是情理之中的事。

安容夾著菜,問道,「爺是哪天出征去的邊關?」

芍藥眨了下眼,望著安容,「少奶奶,你不知道?」

安容看著她,「我又不在,我怎麼知道?」

好吧,她在木鐲里,能瞧見蕭湛。

而且每隔一個時辰她就能見蕭湛一回,只是每次都是在騎馬,耍鞭子,偶爾一次,還是下馬。

安容有些討厭那匹馬了,好不容易看一回蕭湛,總能見到它。

芍藥腦門上有黑線了,摸了摸耳朵道,傷的有些委屈,「爺和你一起消失的,從那天晚上起,奴婢就沒見到少奶奶你,也沒見到爺了……。」

要不是一起不見的,喻媽媽也不會懷疑安容偷偷跟著蕭湛了。

安容微微一愣,心想不會因為她,蕭湛才沒有及時趕赴邊關,所以她一進木鐲,他就走了吧?

他不是那樣的人埃

安容又問道,「那靖北侯世子和月郡主的親事呢,沒出岔子吧?」

說到這事,芍藥就嘴角抽了。

連海棠也捂嘴笑。

安容見了,就額頭冒黑線了,「真出事了?」

芍藥點頭如搗蒜,「可不是出事了,還出了大事呢。」

求粉紅啊啊啊~~~!!!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