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五十三章女婿

[更新時間]2015年08月01日 02:46 [字數] 53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到連軒熟悉而肆意的笑。

蕭錦兒身子一怔,臉色變了變。

連軒的笑,是揶揄,是打趣。

更從側面傳達了一個消息,事已至此,他們不嫁不娶,選擇同歸於盡沒關係,死後會合葬的。

蕭錦兒昂著頭,看著門口。

娘親和三嬸兒就在外面,二表哥說這話,她們都不訓斥他。

她們也是這樣想的?

蕭錦兒掙扎了要起來,崔堯既然說了那話,又豈會因為連軒的話放手,再者說了,連軒也是在幫他。

蕭錦兒還能怎麼樣,她現在生是大周首富崔家的人,死是他們崔家的鬼了,她有的選嗎?

好像,一瞬間,她就認命了。

「我嫁。」

蕭錦兒的聲音弱的跟蚊子哼似地,不過崔堯離的近,耳力又好,他聽見了。

他更聽見了後面一句聲音更小的:我都不認識你。

崔堯看著蕭錦兒,可是蕭錦兒不敢看他,他兀自道,「我姓崔,名堯,字子修,大周首富崔家長子嫡孫……。」

既然不認識,那他只能自我介紹了。

蕭錦兒整個人都泛著淡紅色了,到這時候,她再掙扎,崔堯鬆手了。

既然已經答應了,還抱著做什麼?

再說了,他好像睡在了發簪上,後背膈的慌。

蕭錦兒站起來,崔堯也起來了,他用衣裳裹著自己,兩臂一動。

後背上掉下來一根金簪。

正是那隻被賊偷去,祈王又送了回來的那支發簪。

蕭錦兒一瞥眼,就見到崔堯後背上印著的發簪印,好像還有些出血。

蕭錦兒在心底罵了一聲活該。沒撿發簪,忍著不適,朝房門走去。

崔堯彎腰將發簪撿了起來,眸底皆是笑意。

蕭錦兒打開門,走了出去。

等她一走,連軒就邁步走了進去,他這人屬於沒事找抽型的。

這不。一進門呢。便笑道,「崔大表妹夫,來來來。叫聲二表哥聽聽。」

崔堯雙腿一軟,沒差點摔地上去。

他定了定神,道,「連軒。你大哥忙著軍務,你怎麼都不忙。東遊西逛的?」

哪哪都看到他,一不留神就中了招,他心慌埃

連軒坐在椅子上,呲牙道。「我怎麼知道,皇上只找我大哥,好像沒我什麼事。」

當然了。也沒有祈王的事。

其實,本來就沒有祈王什麼事。皇上和蕭國公府的約定,祈王還不知道呢,那十三萬大軍,大哥可以全權做主,不用聽祈王這個副帥的意見。

把祈王忽視了,那沒什麼。

可是把他也給忽視了,連軒就不高興了,好像他就是個打醬油的似地。

連軒知道,汽去做那個出頭鳥,他就不去。

槍打出頭鳥,他祈王跟在後面撿便宜,他傻埃

連軒沒事四處瞎溜達,討討債,吃吃喝喝,玩的愜意,他祈王也只有干陪著的份。

不過也有一點不好,祈王閑得慌,不是害人,就是琢磨怎麼害人。

對此,連軒有些忍無可忍了。

他斜了崔堯一眼,崔堯已經把衣裳穿好了,連軒摸了下顎,笑的叫人汗毛直立。

只見他笑道,「我大哥忙著軍務,糧草的事我就負責了,來來來,咱們好好聊聊,這些年,我爹是怎麼做蕭國公府女婿的……。」

崔堯,「……。」

崔堯凌亂了,「糧草的事,和你爹他怎麼做蕭國公府女婿的有關係嗎?」

八竿子打不著好吧。

連軒翻了個大白眼,「廢話,你和我爹有個共同點,都是蕭國公府的女婿,我爹就是你的前車之鑒,我告訴你怎麼做蕭國公府的女婿,你才能少走彎路。」

崔堯,「……。」

前車之鑒,不是什麼好事埃

崔堯的小心肝有些受不住了,「你爹他怎麼了?」

連軒清了清嗓子道,「我爹見了我外祖父,那是老鼠見了貓,我爹怎麼蹦躂,都跳不出我外祖父的手掌心。」

崔堯一腦門的黑線,有做兒子的這麼形容自家老爹的嗎?

連軒繼續道,「都說一個女婿半個兒,但是在蕭國公府,女婿的待遇和兒子差不多,平素外祖父怎麼要求我大舅舅的,就是怎麼要求我爹的,交代下來的事情辦不好,蕭國公府可沒有什麼顧忌女婿顏面一說,該罵就罵,還有女婿的武功謀略,太差的話,外祖父會認為太丟他的臉,我爹和永寧侯就是好例子,同樣是侯爺,我爹呢,沒什麼人敢惹,永寧侯就沒什麼人敢親近……。」

連軒巴拉巴拉說了一堆,然後語重心長的拍著崔堯的肩膀道,「你呢,說實話,你比我爹還可憐些,你是孫女婿,除了我外祖父,還有我大舅舅蕭大將軍這個岳父,對了,你對我大舅舅肯定不大了解,大舅舅雖然沉默寡言,不容易激怒他,但是一旦惹毛他,其可怕程度,比起外祖父,那是有過之無不及。」

「總之,做為蕭家孫子,外孫,亦或者是女婿,只有一個要求,要聽話,別人家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蕭國公府是會哭的孩子有板子吃。」

「蕭家之人,尤其是男人,霸道,蠻橫,還護短,別試圖和他們講道理,除非你拳頭硬的過他們。」

連軒說完,喝了兩口茶,然後看著崔堯,問他,「聽明白了?」

崔堯額頭上有汗珠,他擦了一擦,回道,「要聽話。」

連軒點點頭,「還有呢?」

崔堯望著連軒,「還有?」

連軒放下茶盞,笑道,「我也是蕭家之人,不要試圖和我講道理。除非你拳頭硬的過我。」

說著,連軒握緊拳頭,拳頭髮出嘎吱響聲,聽得崔堯背脊發麻。

他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連軒笑了,「來,我們談生意。」

臨墨軒。藥房。

書桌前。安容正沾墨寫字,神情從容。

海棠站在一旁,幫安容磨墨。

門外。傳來吱嘎一聲。

芍藥推門進來了,她手裡拿了兩個白玉瓶子,將瓶子放在桌子上,然後道。「少奶奶,大姑娘她們回府了。」

安容瞥了那兩玉瓶子一眼。繼續寫字。

等寫完了,安容才歇了筆,問道,「大姑娘沒事吧?」

安容倒不擔心蕭錦兒尋死覓活。在崔堯被踹進屋之前,蕭湛已經做主把蕭錦兒許配給了崔堯,蕭錦兒尋死。他肯定會攔著。

芍藥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只好奇的看著安容。「大姑娘能出什麼事?」

說著,她一臉怪異的看著安容,小聲道,「少奶奶,丫鬟們說大姑娘丫鬟眼睛都哭腫了,爺不會真把她賣了吧?」

安容翻了幾個大白眼,芍藥就抿唇不語了。

安容沒有回芍藥,她知道芍藥的嘴在她面前沒把門,在外面很緊,可事關蕭錦兒名聲,她不能吭一個字。

她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把鑲嵌了紅寶石的匕首。

芍藥和海棠看的一怔,不知道安容想要做什麼。

安容瞥了芍藥兩眼道,「我記得李將軍的妹妹李柏姑娘過幾日要出嫁了,你給她準備添妝了沒有?」

李柏是芍藥的干表姐,芍藥是要給她準備添妝的。

芍藥忙道,「從奴婢知道干表姐要出嫁起,奴婢就給她添妝了,一定能在出嫁前送去。」

安容點點頭道,「李老夫人對你寵愛有加,她膝下就一兒一女,你作為表妹,添妝不能輕了,我掌管玉錦閣,每個月能挑一件首飾,回頭你去拿了,當做添妝給你干表姐送去,另外再幫我準備一份,替我送去。」

芍藥一聽安容為了她考慮,忙福身道謝。

等芍藥起身,安容又吩咐她和海棠事情。

她這一回進木鐲,不知道要待多久,許多事情,她都招呼不到。

首先,就是月郡主的親事。

給月郡主的添妝,安容早準備了,是她親手繪製的頭飾,已經叫玉錦閣打造好了,回頭讓海棠替她送去。

還有蕭湛,本來安容很捨不得蕭湛,現在那股不舍弱了很多,哪怕一天只能看蕭湛一眼,她都心滿意足了。

安容把能想到的事都叮囑了,然後道,「有些我沒想到的事,你們和喻媽媽商議著來。」

芍藥連連點頭。

海棠就在心底犯嘀咕了,少奶奶這樣,像是要出遠門的樣子,她有些擔心道,「少奶奶,你不會是想偷溜著去邊關吧?」

芍藥捂嘴笑,「放心吧,少奶奶不是去邊關。」

海棠望著芍藥,芍藥湊到她耳邊咕嚕了兩句,海棠聽得眼睛猛眨,一臉不敢置信。

不過她生性沉穩,不喜多言,什麼也沒說。

等吩咐完,安容繼續寫東西。

芍藥好奇道,「少奶奶,你寫什麼呢?」

「毒藥方,寫給靖北侯世子的。」

安容頭也不抬的回道。

芍藥眼睛眨了眨,「你不是不教靖北侯世子怎麼制毒嗎,怎麼改主意了?」

安容沾了沾墨,笑道,「他天賦異稟,浪費了實在可惜。」

又寫了四五張,安容才歇了筆,道,「就這麼多吧,等他出征的時候,你替我交給他,告訴他,若是他打仗歸來,還對制毒感興趣,我再教他。」

連軒的興趣來的快,去的也快,指不定哪一天就對制毒不感興趣了。

海棠接過裝了制毒秘方的錦盒,點頭記下。

安容坐在那裡,細細思考了下,覺得沒什麼遺忘的,方才道,「你們先出去吧。」

海棠福了福身就要走,芍藥則盯著桌子上的玉牌和匕首,不懂安容要做什麼。

可是安容吩咐了,她們又不能不聽。

等芍藥和海棠走後,門也帶上了。

安容這才拿起匕首來,握著刀柄。她將匕首抽了起來。

那寒光冷冷的刀,看的人毛骨悚然。

安容眉頭抖了一抖,想到昨天,她一刀劃破蕭湛的胳膊,一點感覺沒有,還很高興。

到割破自己,就怕了。

不過就是怕。她也得割破埃

安容咬著牙。一刀劃去。

瞬間,如玉白皙的手腕就泛著嫣紅鮮血了。

安容趕緊拿過白玉瓶,將血裝進去。

將兩玉瓶子裝滿了。安容才用玉鐲去碰傷口。

然後,安容無語了。

她以為玉鐲會和昨兒吸蕭湛的血一樣,將她的胳膊恢復如初,哪想到玉鐲就跟尋常一樣。絲毫不動。

倒是因為碰觸了傷口,疼的她呲牙咧嘴。她要拿葯,結果崴了的腳,一碰到地,就一陣鑽心的疼。

沒輒的安容。只好喚海棠了。

海棠推門進去,見安容手腕受傷了,嚇的臉一白。「少奶奶,你這是……?」

安容疼的額頭直冒冷汗。「快拿葯來,幫我包紮傷口。」

海棠去一旁的多寶閣,拿了葯和紗布過來,幫安容上藥。

芍藥站在一旁,她眼尖,看見了玉瓶子,發現裡面有血,芍藥驚呆了,「少奶奶,你取自己的血做什麼?」

「我的血能解百毒,戰場之上,兇險難料,有備無患。」

說完,安容放下雲袖,吩咐道,「這事不要告訴爺。」

芍藥和海棠點頭應了。

安容讓海棠扶著她出藥房。

出了藥房,安容眺目遠望。

天邊,難得一見的火燒雲。

蕭湛回來,見安容被芍藥扶著,眉頭輕擰,走過來問道,「你的腳怎麼了?」

安容腳不敢碰地,一碰就疼,不過她還是道,「沒怎麼,就是不小心崴了下。」

「怎麼這麼不小心,」蕭湛走過來,扶著安容。

好吧,蕭湛不知道安容胳膊受傷,正好握著安容受傷的胳膊,疼的安容額頭一跳一跳的。

蕭湛發現了,問她,「怎麼了?」

安容掙脫開蕭湛,然後道,「這不能怪我,我崴腳就跟你被皇上罵一樣。」

都不是故意的,都是倒霉催的。

蕭湛聽懂了安容的弦外之音,他眸光綻亮,「你是說你也能……?」

安容點點頭,悶氣道,「能了,然後就這樣了。」

安容抬了抬腳,一臉苦色。

蕭湛一高興,然後胳膊一伸,就將安容抱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一下,嚇的安容直叫。

不過她只叫了一下,就聽到四下丫鬟的偷笑聲,她就臉紅不語了,羞的恨不得鑽蕭湛心窩裡躲著才好。

蕭湛將安容抱進了屋。

他身後,喻媽媽帶著幾個丫鬟端了飯菜走過來。

看到兩人,喻媽媽的老臉也紅了一紅。

蕭湛抱著安容進屋,在小榻上坐下。

替她脫掉鞋襪,去看安容的腳。

見安容的腳紅腫一片,蕭湛的眸底閃過一抹憐惜。

知道不是安容故意走神,他也就沒責怪安容了。

他伸手在安容腳上一點,然後安容腳腕就沒什麼知覺了。

便是蕭湛幫她治傷,有些疼,但沒那麼明顯。

等弄好了之後,蕭湛還幫安容揉了揉。

再抬眸時,蕭湛見到的是安容噴火的眼睛。

蕭湛望著她,不解道,「怎麼了?」

安容氣大了,「之前我崴腳,你明明能不讓我疼的1

蕭湛在安容腳上又一點,才道,「疼,是為了幫你漲記性。」

說著,蕭湛眉頭一凝。

他伸手了安容的手,將袖子一擄,便見到雪白的紗布上,有血。

一抓,便握著「誰傷的你?」蕭湛的聲音冷如冰。

安容動了動手腕,大大方方道,「是我自己弄得,那麼多暗衛保護我,誰能傷我埃」

蕭湛望著安容,安容聳肩道,「昨天我不是劃破了你的胳膊嗎,木鐲能讓你完好如初,我就小小的試了下,然後我又被鄙視了……。」

ps:~~o_o~~未完待續I64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五十二章崔堯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五十四章好餓(求保底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