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五百五十一章污衊(求粉紅票)

嫁嫡

第五百五十一章污衊(求粉紅票)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30日 23:07 [字數] 38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芍藥見安容噴飯了,還嗆了喉嚨,咳嗽不止。

忙給安容倒了杯茶水過來,再不敢說蕭湛被人污衊的事了。

安容喝了口茶后,道,「去查查,看是誰在背後污衊爺。」

芍藥領了吩咐出去,安容看著被噴了一桌子的飯菜,額頭幾不可擦的抽了一下。

冬兒幾個過來把飯菜端走,然後道,「少奶奶,廚房重新燒菜,怕是要等一會兒,你……。」

安容擺擺手道,「不用做菜了,把雞湯端來就行了。」

其實她已經吃了七分飽了,只是因為懷了身孕,每餐飯後,喻媽媽都會給她端一碗雞湯來,而且必須喝完。

丫鬟將飯菜端走,又端了銅盆過來,將桌子擦乾淨。

很快,海棠就端了雞湯。

滾燙的雞湯,冒著騰騰的熱氣和香味兒,叫人食慾大開。

當然了,這個人不是安容。

她都快要喝膩了。

等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她估計聞著雞湯都能吐了。

安容用湯勺輕輕的攪著,心裡想的卻是雞湯泡炒米,越想越覺得光喝雞湯,有些索然無味了。

安容輕喝了一口,然後吩咐海棠道,「給我拿些炒米來。」

海棠望著安容,眼睛眨了眨,問道,「少奶奶,什麼是炒米?」

安容,「……。」

海棠和芍藥兩個丫鬟分工明確,芍藥主要任務是貼身伺候安容,寸步不離。

海棠大多時候留在臨墨軒,照顧安容的飲食起居,她時常進出廚房。還幫喻媽媽管賬,她從沒有在廚房見過炒米。

不過炒米,從字面上聽,像是炒出來的米?

安容嘴角抽了一下,前世她最喜歡吃的雞湯泡炒米,海棠居然都不知道?

安容只好告訴海棠,炒米是什麼。怎麼做的。

海棠一一記下。然後道,「奴婢這就讓廚房準備,估摸著要到晚飯才能弄好。」

說完。海棠便退了出去。

安容將雞湯喝完,正用帕子擦拭嘴角呢,芍藥就回來了。

芍藥的臉色有些古怪,看的安容莫名其妙。「沒查到?」

芍藥搖頭,「查是查到了。只是……奴婢不怎麼相信。」

安容挑了下眉頭,明亮凈澈的眸底閃過些什麼,聞到,「是誰傳的流言?」

「是靖北侯世子。」

芍藥說著。清秀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

怎麼可能會是靖北侯世子呢,他雖然紈胡鬧了些,可在爺跟前。從來規規矩矩的,很聽話埃

而且。為了幫爺籌備餉銀,他連那麼多的銀子都拿了出來,怎麼可能會是那種背地裡破壞爺名聲的人呢?

好吧,不是背地裡,是正大光明的破壞。

芍藥一出門,就打聽到是連軒了,因為不相信,所以特地去了一趟紫檀院,找老夫人身邊的貼身丫鬟打聽,證實是連軒。

可即便是如此,芍藥依然是不信的。

乍一聽,安容說是芍藥,她下意識的反應是,連軒又被人給栽贓了。

可是等反應過來,這裡是國公府後,安容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也不由得撫額了。

蕭國公府的護短,已經一種境界了。

連軒抹黑蕭湛,是為了保護蕭錦兒,也是為了保護蕭湛自己。

蕭國公府在京都,絕對是一流的世家,在朝堂上,更是首屈一指。

蕭錦兒是蕭國公府大姑娘,以她的容貌、才情和家世,嫁給太子做太子妃,將來母儀天下都足夠了。

可就是這樣的身世,卻要嫁給一介商賈,哪怕是大周首富,也會被人從骨子裡質疑,到時候肯定會流言四起。

連軒這樣說,讓蕭湛背這個黑鍋,還有誰會往蕭錦兒身上想?

至於保護蕭湛,蕭錦兒的親事,確實是蕭湛未經過蕭國公府允許,私自許諾的,這是事實。

只不過目的和連軒說的不同罷了,蕭湛不是為了邊關,而是為了救蕭錦兒。

另外,就是防備祈王了,以他的心狠手辣和心懷不軌,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都落了空,肯定不會甘心的。

他肯定會在蕭湛身上下手,抹黑他。

只是連軒一上來就將蕭湛抹黑了,祈王還抹什麼?

除了看熱鬧,他也別無選擇了。

只不過,連軒在京都是出了名的紈,他的話,又有多少人相信?

他從小到大,除了坑人,還是坑人,連蕭老國公他都坑,連皇上他都打,他越是說的信誓旦旦,可信度越是不高。

安容敢打賭,京都街頭巷尾,茶樓酒肆,絕對有人會因為連軒的話爭吵起來。

有人相信,有人不信。

尤其是那些被連軒坑過的人,肯定會找理由幫蕭湛洗白,來證明連軒是個坑貨。

首先,蕭湛缺錢缺糧食嗎?

他不缺。

蕭國公府就更不缺了。

再說,蕭湛這樣做是為了名利?

信這話的人,絕對是傻子。

大周首富崔家能和蕭國公府比?

挖蕭國公府的牆角,傷蕭國公府長輩的心,去巴結崔家,除非蕭湛腦袋被門來回夾了好幾天還差不多。

祈王府,書房。

祈王趴在小榻上,他上身赤果,頸脖子處,有淤青。

他雙眸陰狠,吶意像是肆虐的龍捲分,幾乎能席捲一切。

丫鬟望著腰,小心的幫祈王上藥。

輕輕一碰,祈王拳頭一握,扭了頭,一巴掌扇了過去。

丫鬟被扇飛了,撞在門上,跌落在地。

嘴角溢出一抹血,暈死了過去。

門外,杜仲和沈祖琅快步走到書房門口。正要推門呢,就見門顫抖了一下,手便停在了半空中。

等沒聲音了,杜仲方才推門進去。

對於地上暈死過去的丫鬟,杜仲瞥都沒瞥一眼,直接朝祈王走去。

見祈王頸脖子處的淤青,杜仲眸光一緊。

沈祖琅拿了葯。幫祈王抹傷口。祈王咬緊牙關,問杜仲,「成功了沒?」

杜仲搖頭。「沒有,蕭湛趕了去,短箭射在了牆壁上。」

祈王拳頭一緊,眸底是化不開的積雪寒冰。幾乎將牙關咬碎,「又是他壞我好事1

杜仲在心底一嘆。

東延太子說的對。王爺要想奪得大周,三皇子不足為懼,蕭國公府和蕭湛才是大患。

蕭國公府太強硬,扳不倒。

王爺想和蕭國公府化敵為友。做蕭國公府的孫女婿,誰想鴨子都煮熟了,就差最後出鍋端上桌了。還被蕭湛給攪合了,他還把王爺煮的鴨子。整個端到別人桌子上了!

他們苦心算計,才想到這樣一個周密計劃,最後卻是給人做了嫁衣裳!

杜仲想想,都有噴血的衝動。

要是祈王知道了,會不會被活活氣死?

杜仲望著祈王,眸底微閃,道,「蕭湛原本在御書房和皇上商議事情,是忽然跑出宮的,像是存心的破壞王爺的好事一般……。」

祈王眸底一沉,「你是說……?」

杜仲點點頭。

除了他們身邊出了內奸之外,他想不到別的解釋了。

那麼隱秘的事,蕭湛怎麼會知道,還那麼及時趕到,救了蕭國公府大姑娘不算,還救了蕭表少奶奶。

太過巧合,就不是巧合。

沈祖琅望著杜仲,問道,「可是這事,除了我們三個之外,就只有幾個心腹暗衛知道了,誰會泄密?」

杜仲望著沈祖琅,「若不是蕭湛知道了什麼,他會丟了皇上跑出宮阻止王爺,壞王爺的好事嗎?」

沈祖琅默不吭聲,他無法反駁。

誰會想到是蕭湛自己看到感覺到的,說出來誰會信?

這時候,祈王憤怒了,「去給我查,若是叫我知道,是誰泄的密,壞我大事,我定要他碎屍萬段1

吩咐完,祈王才問道,「我被敲暈了之後,蕭錦兒怎麼樣了?」

杜仲看了眼沈祖琅,沈祖琅將藥瓶子收好道,「紙包不住火的。」

杜仲這才道,「王爺,你走了之後,蕭湛做主將蕭錦兒許配給了崔家少主崔堯……。」

祈王的臉色,瞬間鐵青一片。

他脖子一扭,疼的他額頭直冒冷汗。

頭一倒,重重的砸在了枕頭上。

暈了過去。

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疼的。

「王爺他怎麼了?」杜仲擔憂道,他怕祈王急怒攻心。

沈祖琅則道,「王爺不會有事的,暈了也好,脖子處的淤青不化開,不容易好,要是蕭湛下手再狠一分,王爺下半輩子只能躺床上了。」

杜仲輕輕一嘆,「蕭湛的武功太高,王爺不是他的對手,想要他的命,難比登天。」

沈祖琅冷冷一笑,「再厲害的人,總有弱點。」

說著,沈祖琅站了起來,道,「我今晚就離京。」

杜仲望著他,「你真的不參加科舉了?」

沈祖琅望著窗戶,嘴角的笑有些殘忍,「我殺了敖大少爺,嫁禍給靖北侯世子和周大少爺,又許久沒有回瓊山書院,早沒有了科舉的資格,就算我高中魁首了又如何?文武百官誰敢和我走的近?連齊州沈家都回不去了,你還能隨王爺參軍,大周卻沒有了我的容身之地,只盼著王爺能早日得償所願……。」

沈祖琅的聲音里,透著一股子凄涼。

杜仲拍了拍沈祖琅的肩膀,眸底寫滿了不舍。

他捨不得沈祖琅離開,沈祖琅的計謀比他高,手段比他狠,他和王爺需要他。

可是,連軒太難纏了。

沈祖琅易容出府去留香閣找無瑕姑娘,還被連軒給認了出來。

沈祖琅就是想跟在祈王身邊,也矇混不了連軒。

他去東延,是逼不得已。

不過,東延太子打的就是蕭湛和連軒,幫東延太子就是幫祈王。

ps:求粉紅票。未完待續I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五十章髒水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五十二章崔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