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五十章髒水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30日 08:32 [字數] 37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一個問題,是她怎麼樣出木鐲,不用光溜溜的。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她怕哪一天蕭湛不在屋子裡看著,她忽然出去,哪怕能進內屋的只有她的丫鬟,可安容臉皮還沒有厚道那等境界,一想到忽然出現在丫鬟面前,還是赤果果的,安容就覺得自己要瘋,別說一萬感激之心了,就是十萬,也得問埃

問完之後,感激之心扣了一萬,然後告訴她,她可以穿衣服進出了,天知道怎麼就能了。

第二個問題,是她要怎麼樣才能帶蕭湛進木鐲,從安容第一次進木鐲,她就想帶蕭湛進來了。

問完之後,木鐲扣了感激之心,然後告訴安容怎麼做了。

也就是安容出來,用到劃破蕭湛的胳膊,讓木鐲吸他的血。

這只是第一步,讓木鐲認可蕭湛。

蕭湛想進木鐲,還早呢,得她手腕上的鐲子從橙色變成墨色。

看著手腕上的鐲子,安容有些泄氣。

天知道鐲子變成墨色,得到何年馬月?

不過總有一分希望,就值得期待。

安容說完,清亮凈透的雙眸望著蕭湛,輕輕一聳肩,聲音頗有些無可奈何,道,「就是這樣了。」

說完,見蕭湛看著她手腕上的玉鐲不挪眼,她問道,「你以為我知道什麼?」

蕭湛眼眸深處的幽黑目光帶著一絲明亮,他笑了,卻只說了兩個字,「很好。」

安容鼓了鼓腮幫子,用手肘去推蕭湛了,「別說話只說一半好不好,很好什麼啊?」

蕭湛捏著安容的臉,深邃的眸底,笑意不加遮掩,「我能看到你三丈之內的任何東西。」

安容眼睛睜圓,再睜圓,不敢置信。「你能看到我三丈之內的任何東西?」

蕭湛點點頭,「我試過了,只有三丈。」

也正是因為蕭湛好奇一試,才發現祈王和蕭錦兒的事。

他更湊巧的見到了祈王幫蕭錦兒插發簪。還有那掉落的藥粉。

蕭湛猜到祈王的意圖,所以才顧不得皇上,跑出了皇宮。

也幸虧他趕回來的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安容聽蕭湛這麼說,既高興。又鬱悶,「為什麼我看不到你?就因為木鐲是你們蕭家的,就能這樣赤果果的鄙視我?」

安容瞪著木鐲,眸帶火光,很憤怒。

蕭湛能看到自己,既然能在御書房看見,沒準兒去了邊關也能見到,哪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也極其可貴了!

他能見到自己,自己卻見不到他。

安容能有好心情才怪了。對木鐲半點沒有好臉色。

還只許她才能進呢,結果向著的還不是它蕭家人!

安容有一種被木鐲利用了的憋屈感。

「而且,今兒那短箭,木鐲也沒有示警,」安容撅了嘴道。

看到安容一臉的醋意,蕭湛不敢告訴她,他感覺到安容有危險的事。

蕭湛猜,他能看到安容和感知安容的危險,應該和昨天木鐲吸了他的血有脫不了的干係。

見安容用一種委屈不滿的眼神看著他,蕭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道,「皇上找我,我先進宮了。」

安容不說話,蕭湛捏了下她的鼻子。就出了馬車。

留下安容在馬車裡,對著木鐲,兀自生氣。

馬車朝國公府駛去。

待馬車停下,趙成端了木凳來,芍藥扶安容下馬車。

等邁過門檻,進了國公府。芍藥才鬆開安容。

可剛鬆開呢。安容邁步下台階。

忽然她身子一怔,因為慣性,腳踩了下去,身子不穩,將腳給崴了。

疼的她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要不是芍藥及時扶著她,安容估計要摔倒。

芍藥扶穩安容,問道,「少奶奶,你在想什麼呢,走路也不用心,你要是摔壞了也就算了,肚子里還有小少爺呢。」

芍藥話音剛落,那邊蕭三太太和蕭大太太走路過來。

蕭三太太呵斥芍藥道,「怎麼說話的呢,什麼叫少奶奶摔壞了也就算了?」

芍藥被呵斥的脖子一縮,跪下來就認錯。

安容望著蕭三太太和蕭大太太,福身請安,然後替芍藥說情道,「她說話直白,我知道她是存心氣我的,她沒有壞心。」

芍藥是安容的心腹丫鬟,蕭國公府誰不知道埃

只是方才那話實在是不成樣子,哪像是個丫鬟說的。

蕭三太太擺手讓芍藥起來道,「以後要注意了。」

芍藥連忙應是。

安容這才看蕭大太太臉色,她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安容想,肯定是連軒回府,把蕭錦兒的事告訴她知道了。

蕭憐兒什麼都不知道,請了安后,道,「大伯母,你沒事兒吧?」

蕭大太太搖頭,「沒事。」

蕭三太太左右看了兩眼,問蕭憐兒道,「你大表哥呢?」

蕭憐兒一頭霧水,娘親找大表哥做什麼,一年也不見她找一回啊,還是回道,「回來的路上,皇上召見,大表哥就進宮了。」

「進宮了?」蕭三太太眉頭一皺,她以為蕭湛還在醉仙樓,「他進宮了,那錦兒……?」

蕭憐兒湊到她娘身邊道,「娘,大姐姐沒回府呢,那她去哪兒了?」

蕭大太太再忍不住了,邁步便上台階,出府。

蕭三太太瞪了蕭憐兒一眼,吩咐道,「你先回去,我和你大伯母有事出府一趟。」

說完,也急急的追了出去。

留下蕭憐兒站在那裡,望著安容的腳,兀自嘀咕,「大嫂腳都崴了,她們也不關心一句,忙什麼呢,也不怕祖父知道了,訓她們。」

蕭憐兒過來幫著扶安容,一邊吩咐小廝道,「去請大夫來。」

安容攔住她道,「不用請大夫了。一點小傷,我自己會治。」

安容說不用,蕭憐兒也就不強求了,倒是小廝見安容走路困難。道,「奴才去叫人抬肩輿來。」

說完,小廝就跑。

安容喊住他,「不用了,我不用肩輿。」

安容很少用肩輿。雖然是方便,可以少走路,可是安容總覺得不安全。

她還記得小時候,冬天,下著大雪,她要去給老太太請安。

怕弄濕了鞋和裙擺,四個婆子用肩輿抬著她走,結果遇到沈安玉打雪仗。

一顆大雪球砸過來,正好砸婆子的鼻子上。

婆子一嚇,就疼的忘了自己還抬著人。

安容從肩輿上翻了下來。

那是在雪地里。又穿著厚厚的棉襖,不覺得疼。

可打那以後,安容就極少坐肩輿了,有時候實在是大家都坐,她不坐不行。

現在她懷了身孕,哪裡敢坐啊?

這不,讓丫鬟一左一右扶著她,安容艱難的回了臨墨軒。

蕭憐兒很無語,大嫂腦子沒壞吧,明明有肩輿。偏要自己吃苦頭。

進了臨墨軒,喻媽媽見安容被丫鬟架著進來,魂都嚇沒了,忙過來問。「少奶奶這是怎麼了?」

安容忍著痛,道,「沒事,就是把腳給崴了。」

聽安容說是崴了腳,喻媽媽就撫額了,「少奶奶。你嫁進國公府才多久啊,就崴了三次腳了……。」

安容臉微微窘,說的好像她不會走路似地,今兒是情有可原好不好!

安容怕喻媽媽說教,忙把話題岔開,道,「我餓了。」

喻媽媽就轉身去廚房,給安容準備吃的了。

屋子裡,海棠幫安容揉腳,芍藥去拿葯來。

芍藥忍不住再叮囑道,「少奶奶,你以後走路,尤其是上下台階,千萬別想事情。」

安容撇撇嘴,「你以為我想呢。」

她本來什麼都沒想,誰想腦袋控制不住似地,忽然一閃,她就被燦燦金光給閃了下眼。

還有耳畔龍顏大怒的聲音。

安容瞧見了,御書房裡,皇上在拍龍案,罵蕭湛,讓蕭湛給他一個解釋。

雖然突如其來一下,安容受了些驚,崴了腳。

不過安容還是很高興的,至少木鐲是公平的,沒有偏疼蕭湛,她也能瞧見蕭湛,再說了,比起被皇上罵,她崴腳算輕的了。

安容摸著木鐲,希望木鐲下一次能事先提醒她一下,這腦袋忽然一閃,容易給她造成危險埃

還有蕭湛也一樣,因為沒法控制,被皇上罵兩回了。

要是能想感覺到蕭湛在做什麼,就感覺到就好了。

想著,安容忽然一笑。

她好像太貪心了,能偶爾見感覺到一回蕭湛,她就心滿意足了。

要知道,多少男子上了戰場,家中父母嬌妻,一等數年,甚至戰死沙場了都不知道。

做人,知足才能常樂。

安容放下雲袖,笑容溫和如雛菊。

海棠幫安容揉了腳腕,又抹了葯,然後問道,「少奶奶,感覺如何了?」

安容笑道,「好多了,就這樣吧,你們也下去吃午飯吧。」

海棠幫安容穿好鞋襪。

冬兒端了銅盆到安容跟前。

安容洗了把臉,又凈了手。

夏兒幾個就端菜進屋了。

安容吃到一半的時候,芍藥就氣呼呼的進來了。

安容瞥了她一眼,問道,「怎麼了?」

芍藥氣鼓了腮幫子道,「少奶奶,府里都在傳,說爺為了和崔家做生意,擅自做主把大姑娘許配給了崔家大少爺,說大姑娘知道后,傷心不已,不願意回府了……。」

可憐安容一口飯,直接噴了出去。

誰啊,這麼大膽,敢往蕭湛身上潑髒水?

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四十九章相告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五十一章污衊(求粉紅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