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七章草率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28日 15:55 [字數] 42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說著,綠意還揉了揉鼻子,又嗅了嗅,確定她什麼都沒聞到。

蕭錦兒輕輕嗅著,只覺得這股味道與眾不同,聞著人心情舒暢,好像每個毛孔都被捋過一般。

綠意望著蕭錦兒,鼻子一直嗅不停,一而再,再而三之後,她望著蕭錦兒,一臉被人逗著玩的表情,「姑娘,奴婢鼻子一直很靈,確實沒聞到有花香埃」

蕭錦兒扭眉看著綠意,「你真沒聞見?」

綠意舉起三根手指做發誓狀,「奴婢敢發誓,確實什麼味道都沒聞到。」

說完,綠意瞥了茅廁一眼,小聲道,「姑娘,你是不是臭茅坑待久了,把鼻子憋壞了,產生幻覺了?」

蕭錦兒臉蹭的一下紅了,氣的跺腳,她是憋了許久,可還不至於把鼻子憋壞,這麼濃郁的清香,綠意居然聞不到。

蕭錦兒嗅著鼻尖,朝前走去。

綠意跟在後面,道,「姑娘,回去不是從這邊走。」

蕭錦兒腳下不停,道,「誰說我要回去了,我要去瞧瞧什麼花這麼香,帶回去給娘親和祖母她們。」

綠意撓頭,道,「咱們出來夠久的了,一會兒二姑娘她們該擔心了,咱們先回去吧?要不,她們該跟靖北侯世子擔心崔大少爺一樣擔心你掉茅坑裡去了……。」

崔堯走在後面,蹲茅坑太久,又拉肚子,雙腿發軟,走的極慢。

聽到綠意的話,他差點沒直接摔趴下。

這丫鬟會不會說話啊?

蕭錦兒臉皮火辣辣的燒著,她還真怕蕭憐兒她們等著急了找她,想著什麼花這麼香,可以找醉仙樓買下。就打算回去了。

結果一轉身,好了,她又看見了崔堯走過來。

蕭錦兒就想到他喊她兄弟,然後借紙的事了。

他們孤男寡女,居然在一塊兒解手,哪怕隔著木板,可她還是渾身不自在。

臉皮薄的蕭錦兒又轉回來了。繼續往前走。

崔堯由小廝扶著。一步一步進內園。

一邊質問小廝,醉仙樓的茶是不是有問題,他來醉仙樓。只喝了一杯茶,沒一會兒就拉肚子里了。

小廝囧了,「崔大少爺,醉仙樓的包間里的茶。是最上等的君山毛峰,怎麼會有問題呢?」

說著。小廝眼睛閃了一閃,小聲問道,「崔大少爺,你是不是得罪靖北侯世子了?」

崔堯眉頭一牛他得罪連軒了?

沒有的事啊,知道他難纏,他都小心應付的。不可能得罪他埃

崔堯想不通,由著小廝扶著往前走。

現在差不多是用午飯的時辰了。醉仙樓太吵鬧,他今兒來醉仙樓,是和蕭湛商議要事。

醉仙樓被連軒包下了,今兒醉仙樓是不招待食客的。

不過蕭湛是例外啊,他約了崔堯今兒來醉仙樓商議事情,定的是園內雅間。

崔堯閑得無聊,就提前到了,想在醉仙樓湊個熱鬧,結果剛進來呢,就被連軒拉著上樓喝兩杯。

想著,崔堯嘴角抽了。

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拉肚子了,鐵定是連軒害的!

他身為大周首富崔家少主,自然要為崔家謀利,蕭湛要糧食和布匹太多了,他需要二十萬兩的定銀。

連軒一聽就皺眉,「你和我大哥,還有我,好歹也算兄弟一場,難道還不夠你信任嗎?」

崔堯搖頭,「那不行,一碼歸一碼,親兄弟還明算賬呢,連軒兄莫要為難我。」

然後,他喝了一杯茶。

再然後,沒一會兒,他就肚子叫了。

崔堯撫額望天,不用說,也是那句「親兄弟明算賬」惹到連軒了。

他沒拿他當兄弟,他就不拿他當兄弟,狠心下手了?

崔堯眼角都在抽了,他就不應該早到,和連軒只能說說笑笑,談正事,還得和蕭湛來,連軒太任性了。

再說,蕭錦兒一直朝前走。

走著走著,就覺察出不對勁了。

她臉發燙,燙的厲害,不是那種因為害羞而發燙的,那種熱度不會因為害羞褪去而消退,反而更燙了。

綠意只當蕭錦兒是害羞,沒有在意。

就是她,想到方才那場景,臉都有些紅,何況是蕭錦兒這樣的極其在乎名聲的大家閨秀呢?

除了熱之外,鼻尖的香味更濃郁,彷彿置身於百花叢中一般。

腦袋還有些迷糊糊的。

好像香味是蓮湖畔小竹屋裡發出來的?

蕭錦兒已經管不住自己的腳了,好像聞香味,能消去身上的燥熱,可是聞過後,又更加的熱了。

綠意緊隨其後,可是走著走著。

忽然一黑影閃現,在她脖子上一點,綠意便暈了過去。

蕭錦兒獨自走到竹屋。

竹屋,布置的雅緻清新。

屋內,白鶴銅香爐里,熏香裊裊。

就是這股清香,叫人魂不守舍。

蕭錦兒走了進去。

炙熱的她,覺得有些胸悶難耐,還有些口乾舌燥。

見桌子上有茶水,便大口的喝起來。

忽然,有敲門聲傳來。

蕭錦兒一驚,到這時,才發覺綠意不在。

門,吱嘎一聲被打開,走進來一俊美男子。

正是祈王。

他手中玉扇輕搖,好像對蕭錦兒出現在這裡,很是詫異,「你怎麼在這裡?」

蕭錦兒咬著唇瓣,她好像有些控制不住想撕破衣裳了。

她忍著不適,站起身來,要離開。

可是腿一軟,人朝前倒去。

祈王身子一閃,就將她抱住了。

他的手環抱著她的腰,手指輕動,蕭錦兒的身子就不自在的顫抖起來。

拚命緊咬的唇,有一聲輕吟溢出來。

蕭錦兒羞愧的恨不得自盡算了。

她要推開祈王,問道。「你怎麼會來這裡?」

祈王隴了眉頭道,「別人約我來這裡,說是商議事情,我還以為是你約我的。」

蕭錦兒不傻,她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計了,那香味……是媚香啊!

是誰要算計她和祈王?

蕭錦兒想將事情弄清楚。可是腦袋渾渾噩噩的。像是一團漿糊似地。

祈王抱緊她,聞著鼻尖男子氣息,蕭錦兒迷失了。

看著蕭錦兒嬌媚的臉上。異樣的紅。

雙眸慵懶,帶著嫵媚。

他的眸底閃過一抹得逞的笑。

尤其是蕭錦兒忘我的倒在他懷裡,還去撕扯他的衣裳,他還阻止她。「錦兒,你醒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蕭錦兒迷迷糊糊的,哪裡聽得見?

祈王低吼一聲,他打橫抱起蕭錦兒,大步朝床榻走去。

將蕭錦兒放下。他便迫不及待的俯身下去。

祈王才二十歲,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就算他沒有中媚香。也做不到軟玉溫香滿懷抱,卻坐懷不亂。

這不。剛撕扯下蕭錦兒的束腰。

迫不及待的親上去,好了,腦袋被人一敲。

祈王就那麼倒了下去。

看著祈王倒在蕭錦兒身上。

蕭湛一張臉陰沉的能滴墨。

他一手拎起祈王,想都沒想,就直接把他從窗戶處丟了出去。

窗外,是蓮花池塘。

祈王被丟進去,濺起很高的水幕。

蕭湛拉起蕭錦兒,拍著她的臉,道,「錦兒,你醒醒1

蕭錦兒睜開眼睛,看到蕭湛,她眼睛合上又張口,「大表哥……。」

趙行在屋子裡查看香爐,他眉頭一皺,瞥頭望去。

只見蕭錦兒理智全無的湊到蕭湛跟前,要親他。

蕭湛忙站了起來,趙行道,「爺,是百花迷情香。」

「我知道,」蕭湛的眸底寒冰一片。

趙行看著蕭錦兒在床上折騰,忙將臉側了過去,道,「爺,百花迷情香沒有解藥,大姑娘她……。」

蕭湛臉色極差,吩咐趙行道,「守好竹屋,我去找少奶奶,看看她的血能不能解毒。」

說著,蕭湛轉身便走。

趙行守在門外,目不斜視。

屋內,是蕭錦兒痛苦的叫聲。

蕭湛往醉仙樓走,因為急切,他走路如風,幾乎一眨眼,就在十數米之外了。

崔堯遠遠的看著,喊道,「荀之,我在這裡1

蕭湛腳步一頓。

崔堯就走了過來,歇了好半天,他現在好多了,不用小廝扶了。

崔堯走過去,臉色有些許蒼白,但是一張臉,俊朗出塵。

蕭湛眉頭一皺,問他道,「你定親了沒有?」

崔堯被問的一懵,「為什麼這麼問?」

蕭湛沒有回答,只問道,「有沒有?」

崔堯搖頭,「沒有。」

說來這事,他還沒有感謝蕭湛呢。

要不是他飛鴿傳書去崔家,他還找不到好理由離家,藉機躲避爹娘逼他娶鄭家姑娘呢。

只是,好好的蕭湛兄怎麼關心起他的終身大事來了?

他不是會好奇他娶沒娶妻的人埃

正納悶呢,就聽蕭湛鬆一口氣道,「沒有就好。」

蕭湛說去找安容,其實他清楚,安容的血救不了蕭錦兒。

他不能坐視蕭錦兒爆體而亡。

正愁不知道怎麼辦好呢,崔堯就出現了。

崔家雖然是商家,卻是大周首富,他和崔堯相識也有三年了,對他的品性甚是了解,信得過。

蕭家不是那等膚淺之輩,會因為位高權重,就看不起商賈。

更何況,現在也是逼不得已。

蕭湛拽著崔堯往前走。

崔堯一頭霧水,想掙脫蕭湛,可是蕭湛的力道,其實他能掙脫開的?

「荀之,你想幹嘛?」崔堯心底有了不好的預感。

有種蕭湛發瘋要拉他去賣錢的感覺。

蕭湛拽著崔堯到了竹屋,對他道,「我代表蕭國公府,將大堂妹錦兒許配給你了。」

崔堯有些暈,「荀之兄,你開什麼玩笑啊,我不認識你堂妹啊,我來是和你談生意的埃」

蕭湛眉頭一擰,「你覺得我堂妹配不上你?」

崔堯心一抖,「沒,沒有。」

開玩笑,誰不知道蕭湛的大堂妹是蕭大將軍的嫡女啊,容貌才情,在京都首屈一指,他高攀不上好吧。

「既然沒有,那親事就這麼定了。」

蕭湛一錘定音,不容置疑。

話落,蕭湛隨手伸手一點,崔堯還沒反應過來呢。

門就被打開了,蕭湛將他踹了進去。

沒錯,是踹。

崔堯緊握著門,死也不進屋。

嘴裡還叫著,婚姻大事,不是兒戲,不能這樣草率的就定了,要兩情相悅,情投意合……

蕭湛聽得煩,哪來時間給你們兩情相悅去,錦兒都快沒命了!

耽誤不得。

蕭湛只能不客氣的用腳踹了。未完待續R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四十六章尷尬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四十八章短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