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五章玉簪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27日 22:22 [字數] 49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擠過擁鬧的人群,安容這才進了醉仙樓,只覺得呼吸都順暢了些。

蕭錦兒撫著自己的髮髻,氣的跺腳,「我又被人順走了一根發簪1

蕭憐兒捂嘴笑,「行了,別生氣了,一會兒咱們找二表哥賠好了,我們可是為了給他添彩助興才來的。」

說著,蕭憐兒就覺察到有好些人看著她們,不由得臉紅了。

這些人今兒來,可不是來吃飯的,而是將送給留香閣姑娘的首飾買回去。

見了蕭錦兒幾個,有男子笑了,「莫非,幾位姑娘也是留香閣的常客?」

蕭錦兒的臉瞬間冷了下去。

那男子繼續大笑,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一旁一個男子踹了他一腳,「你找死,死一邊去,連蕭國公府姑娘的玩笑也敢開?1

那男子臉當即一白,忙賠禮道,「說笑的,幾位姑娘莫生氣。」

蕭錦兒幾個也沒有和他計較,有小廝過來,請她們去樓上包間。

包間里,連軒正無形無狀的躺在小榻上,嘴裡叼著果子,兩隻手在數銀票。

小廝將門推開,蕭錦兒幾個邁步進去。

蕭憐兒喊了一聲,「二表哥。」

連軒瞥頭看了她們一眼,然後他就皺眉了,數了半天,蕭憐兒一打岔,他忘記多少錢了。

連軒把銀票往卜達身上一丟,將嘴裡叼著的果子拿在手裡,道,「你來數。」

然後,連軒就走了過來,道,「你們怎麼這會兒才來?」

蕭錦兒沒好氣道,「這條街都堵了,馬車根本就過不來,我們是走過來的。」

蕭錦兒說著,蕭憐兒點頭道,「就是,除了花燈會,我還沒見過這麼擁堵的街呢。」

說著,蕭憐兒俏皮一笑,「二表哥,你就要去戰場了,你一走,京都都不熱鬧了。」

連軒臉訕然一笑,隨即瞪了蕭憐兒道,「沒大沒小,有你這麼打趣表哥的嗎?」

聽著連軒說沒大沒小,一屋子人不約而同的對著他翻了兩個大白眼。

連軒嘴角抽了兩下,不說話了。

這時候,有人敲門了,「世子爺,徐府管家給您送銀子來了。」

連軒啃著果子道,「讓他進來。」

門吱嘎一聲打開,一個模樣周正,年約四十五六歲的男子進來了,他穿著一身青衣直綴,眼神溫和中透著一股精明。

他上前,規矩恭謹的給連軒請了安,又給安容和蕭錦兒幾個見了禮。

禮數周到,叫人挑不出來錯。

而且,他臉上一直掛著笑,給人一種他脾氣很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感覺。

安容嘴角微微上揚,眸底流露出一抹瞧好戲的神情。

連軒一邊啃著果子,一邊敲桌子,「放下吧。」

徐總管趕緊的接過身後小廝遞上來的錦盒,輕輕的擺連軒跟前,「世子爺,還請您見諒,我家老爺這兩日告假在家,已經竭盡全力在籌集銀子了,幾乎能借的都去借了,勉強才湊夠四十四萬兩銀票……。」

徐家欠連軒五十四萬兩,給了四十四萬兩,那還差十萬兩呢。

連軒打開錦盒,將銀票拿出來,隨手數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四十四萬兩。

「還差十萬兩呢,」連軒隨手把銀票丟在了錦盒裡。

徐總管忙道,「世子爺,我家老爺實在是儘力了,連徐太后和祈王那裡,能借的都想辦法借了,還有府中一些房契地契,都變賣了不少,可五十四萬兩銀子,實在是太多了,府里竭盡全力,也只湊到這四十四萬兩,如今連少爺的月錢都縮減了一半……。」

徐總管一番哭窮,然後道,「那十萬兩,徐府一時間,實在是拿不出來了,我家老爺知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更不敢與世子爺結仇……。」

徐府不敢得罪連軒,錢一定會還,但是現在實在還不了了,還請連軒寬限數日,另外表達了徐府和他交好之意。

安容坐在一旁,邊喝茶,邊聽著。

她知道徐府想來軟的,只可惜沒遇上吃軟的人,對於不喜歡的人,連軒那是軟硬都不吃。

他將果子啃完,果核一丟,又拿了一個繼續啃。

邊啃便道,「也就是說,徐府想稍後把十萬兩銀子給我?」

徐總管點點頭,「還請世子爺見諒,府里實在是沒有……。」

呸!

連軒將嘴裡的果子一吐,瞥了徐總管一眼道,「行了,你少糊弄我,徐家會缺那十萬兩銀子?當我是三歲小孩呢?」

徐總管又是一番說好話。

聽到徐總管說賣鋪子,安容這時才介面道,「我聽說八大酒樓中的褚桂樓好像就是徐家的,還有這條街上的綠意綢緞莊也是徐家開的,這兩間鋪子徐家賣嗎?」

徐總管被問的一愣。

褚桂樓和綢緞莊,生意極好,老爺怎麼可能會賣啊?

不過安容一問這話,連軒就知道她想要褚桂樓和綢緞莊了,當即笑道,「既然是徐家的就好說了,是拿酒樓和綢緞莊抵債,還是賣掉還我銀子,我都隨意,明天之前,我要見到十萬兩銀票,送客。」

連軒的話剛落,卜達就過來送客了,「徐總管,請。」

徐總管離開之前,還規矩恭謹的行了禮。

等她走後,蕭錦兒就道,「大嫂,你想要褚桂樓?」

安容搖頭一笑,「徐家不會賣褚桂樓的。」

徐家可是徐太后的娘家,在皇上登基之前,徐家有多風光。

而且當年陪先皇打仗,徐家得到的好處可不比蕭國公府少,只是蕭國公府正大光明,徐家是悶不吭聲發大財罷了,要不是徐太后的兒子病逝,徐家何至於是今日光景?

當年,為了阻止先皇立皇上為太子,徐家可是費盡心思,如今皇上登基為帝,徐家不夾著尾巴做人,那是找死。

徐家不是不能再拿十萬兩,只是不願意不甘心罷了。

若是能多說幾句好話,就能少掏十萬兩,誰不願意?

蕭憐兒給安容倒茶,笑道,「大嫂,你太壞了,只說了一句話,徐家就不得不繼續掏錢了。」

連軒則好奇道,「大嫂,你怎麼知道褚桂樓是徐家的?」

一句話,問的安容啞然,她訕笑兩聲,「你大哥說的。」

連軒碰了碰鼻子,再不問了。

只是有些鬱悶,大哥很少混跡在京都大街小巷,卻知道褚桂樓是徐家的,他沒事瞎溜達卻不知道,這也太打擊人了吧?

正想著呢,樓下鑼鼓敲響了。

賣留香閣的東西,正式開始了。

首先賣的都是大件,如紅玉瓶子,玉如意,金綃扇……

這些大件,都收藏在無瑕姑娘的閨房裡,極其珍貴。

今兒來醉仙樓的,有不少富商在,瞧見那些東西,心裡犯痒痒,這不就出價了。

安容的目的只是把東西賣出去,至於誰買,沒人介意。

看著樓下人喊價,很快就超過了安容給的底價,而且價格節節攀升,以超過預期兩千兩銀子被賣掉了。

連軒坐在那裡瞧著,眉頭微挑,眸底閃過一抹亮光,道,「這**商的錢,不坑白不坑,大嫂,你們在這裡吃著,我下樓了。」

說完,連軒起身便走。

蕭憐兒眨巴一雙眼睛,「二表哥要做什麼去啊?」

蕭錦兒捂嘴笑,「這還用說么,顯然是去抬價了。」

安容幾個坐在窗戶邊,看著樓下哄鬧的場面。

連軒下了樓,把曾飛的位置霸佔了,曾飛和許茂不得不擠一擠,兩人眸底帶怒,「連軒兄,你也太過分了吧,好歹我們也算是兄弟一場,你連我們都坑?」

他們也是留香閣的常客,沒少往裡面送東西。

連軒要賣掉留香閣的東西,賣不掉就上門找茬,兩人當時沒在意,怎麼說也是兄弟不是。

他們今天來只是湊個熱鬧,結果好了,瞧見他們送的玉佩就掛在那牆上。

許茂沒差點氣吐血,這不坐在這裡等著將玉佩買回來。

曾飛問連軒,「我們今兒要是沒來,你不會真的賣不掉,就去府上找我吧?」

連軒喝著茶,瞥了兩人一眼道,「說出去的話,那是潑出去的水,能收回來嗎?」

說完,連軒喊道,「我出兩千五百兩1

許茂望著連軒,「你喊什麼價啊?」

還直接把兩千兩,加到了兩千五百兩。

連軒笑道,「我對這血如意的主子好奇啊,不知道是誰呢,逛青樓,居然送這麼貴重的禮物,出手大方,必為人豪邁,我就喜歡和這樣的人交朋友。」

曾飛撲哧一笑,對著一旁穿戴奢貴的男子道,「身為靖北侯世子為數不多的狐朋狗友之一,我給你一個忠告,能不和他做朋友,就不要做,被蹭吃蹭喝不算,還時不時的要幫著背黑鍋,凄涼礙…。」

說著,曾飛挨了一拳,捂著胸口道,「還要忍受被打的痛苦。」

連軒一張口加了五百兩,場面有些冷了。

因為,當時兩千兩就兩個人在競爭了。

連軒一喊,好了,不敢和他爭了。

樓下,安容是笑的腮幫子疼,「果真是京都的霸王啊,往那裡一坐,大家就自動退避三尺了。」

蕭憐兒也是笑的不行,「他這是坑人,還是坑自己呢?」

許茂也是笑的肚子疼,道,「你要是連著出價,大家都不用買了。」

安容吩咐了芍藥幾句,芍藥下樓道,「靖北侯世子是賣家,他沒有出價的資格,大家繼續。」

說完,芍藥道,「世子爺,還請你上樓。」

連軒翻了兩個白眼,起了身。

臨走之前,給許茂和曾飛使了個眼色。

然後,拍賣時,許茂和曾飛輪流的抬價。

兩人著實招了不少憤岔的眼神。

不過好在大件不多,小半個時辰就賣完了。

然後賣的才是玉佩、珠釵,項鏈等。

與賣大件不同,賣玉佩,是將許多玉佩放在托盤裡,由小廝端到每個桌子,給客人挑眩

玉佩賣完了,賣玉鐲,再賣戒指。

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蕭錦兒手托著下顎,巴巴的看著道,「大嫂,你說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逛青樓呢?」

蕭憐兒扭著帕,臉色很僵硬。

喜歡逛青率翟諤多了,她怕她將來嫁的夫君也會流連青樓酒肆,送給那些青樓女子首飾玩物。

想著,蕭憐兒都不想嫁人了。

察覺到她不開心,安容問道,「怎麼了?」

蕭憐兒把心裡話一說,然後問道,「大嫂,若是大哥也逛青樓,你會如何?」

安容被問的一愣。

蕭錦兒笑道,「大哥怎麼會逛青樓呢?」

蕭憐兒耷拉了眼神道,「我知道大哥不會,我是說假如。」

這問題還真難住安容了。

安容想了半天,依然搖頭,「我不知道。」

她從未想過蕭湛會去逛青樓。

蕭憐兒堅定道,「若是我未來夫君也逛青樓,我就跟大姑母一樣和離1

蕭錦兒咧嘴一笑,「你想多了,祖母和娘親替你挑的夫君,品性怎麼會差呢?」

說著,她起身道,「茶水喝太多了,我要出去一下,你們去不去?」

安容搖頭。

蕭憐兒也搖頭。

蕭錦兒就帶著丫鬟出了屋子。

走了沒幾步,在轉道處,蕭錦兒和祈王撞上了。

蕭錦兒撞的呲疼,祈王道歉道,「對不起,撞疼你了。」

蕭錦兒瞧見他,臉騰的一紅,搖頭道,「沒事。」

說著,轉身便要走。

祈王伸手攔下她。

攔住蕭錦兒的手上,拿著一支發簪。

那支發簪和蕭錦兒頭上的一支一模一樣,正好是一對。

正是方才進醉仙樓,丟的那支。

蕭錦兒看著發簪,望著祈王道,「我的發簪怎麼會在你手裡?」

祈王低低一笑,道,「你在門口說發簪丟了,我聽見了,去幫你找了回來。」

說著,祈王頓了頓,道,「我弄壞了你的玉簪,賠你一支,你又不要,幫你找回來,我也心安一些。」

聽著祈王的話,蕭錦兒臉紅如晚霞。

再抬眸,正好捕捉到祈王眼神,有欽慕,有受傷,還有怕她拒絕。

蕭錦兒福身道謝,正要伸手去接發簪呢。

祈王手抬起來了。

他親自幫蕭錦兒將發簪戴在髮髻上。

沒人注意到,在祈王收回手時,有一些粉末從他手上掉落下來。

蕭錦兒羞不自勝,饒過祈王,轉身下樓。

丫鬟緊隨其後。

等到無人處,丫鬟低聲道,「姑娘,你不會喜歡上祈王了吧,國公府不會允許你們的……。」

蕭錦兒瞪了丫鬟道,「胡說什麼呢1

PS:求推薦票~~~

票票~~~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四十四章不滿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四十六章尷尬(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