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九章後腿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24日 19:45 [字數] 43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國公府,外書房。

站在書房外,安容心情有些忐忑,不知道國公爺找她有什麼事。

邊關戰亂,出了大事,按理國公爺是應該在御書房商議軍國大事的啊,怎麼會在書房裡等她呢?

難道她還能比朝廷大事還要重要?

越這樣想,安容壓力越大。

手抬起來,輕敲了敲書房的門,喚道,「外祖父?」

門內,傳來呼應聲了,「進來。」

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卻叫安容眉頭輕牛

這聲音不是國公爺的啊,倒像是大昭寺瞎眼神算的?

帶著疑惑,安容推門進去。

果不其然,還真的是瞎眼神算。

書房裡,只有他一個人。

而且他在下棋。

安容有些懵了,上前請了安之後,問道,「大師,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國公爺呢?」

瞎眼神算面前擺著棋盤,他正端茶輕啜,道,「邊關出了大事,戰鼓一響,他便丟了我進宮去了。」

說著,他示意安容坐下,道,「你替他下完這一局棋。」

安容乖乖坐下了。

她掃了棋局兩眼,囧了。

蕭老國公快輸了啊,這叫她怎麼下嘛?

安容扯了扯嗓子,道,「我要是下輸了,會如何?」

瞎眼神算瞥了安容一眼,道,「你要是輸了,他回來會賴賬,重下一局,我會披星戴月的回大昭寺。」

安容臉皮燥的慌,這跟她想的一樣啊,「要是贏了呢?」

瞎眼神算望著安容,「贏了,可以問一個問題,我會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瞬間,安容覺得亞歷山大。

她想,蕭老國公肯定是想贏的,她替他下棋,斷然不能輸埃

安容斂住心神,仔細的觀察棋局。

屋子裡,靜悄悄的。

安容只當蕭老國公找他,是為了應付瞎眼神算,贏得棋局。

屋外,芍藥蹲在地上,默默的畫著圈圈。

她耳朵豎的高高的,想聽聽屋子裡的動靜。

可是什麼也聽不見,好像沒人說話。

她低頭,繼續畫圈圈。

直到,遠處有腳步聲傳來。

芍藥抬眸一看,見是蕭老國公昂首闊步的走來。

芍藥瞬間驚呆了。

不是吧,蕭老國公見少奶奶,少奶奶在書房裡,他卻在外面?

等蕭老國公走近,芍藥忙上前請安。

蕭老國公沒說話,芍藥是安容的貼身丫鬟,她守在這裡,安容鐵定在書房裡。

蕭老國公推門進去。

安容見了他,頓時大鬆了一口氣。

一局棋,下了快半個時辰了,屁股都坐僵硬了。

等蕭老國公過來,安容忙要起身見禮。

蕭老國公攔住她道,「贏了沒?」

安容搖頭,「還沒有。」

不過,快了。

雖然蕭老國公沒有讓安容起來,不過安容還是起了身,總不能她坐著,讓蕭老國公站在一旁看著吧,她只是幫他下棋而已。

蕭老國公坐下后,掃了幾眼棋盤,看了瞎眼神算兩眼,笑道,「這一局,你想贏,怕是沒機會了。」

瞎眼神算白了蕭老國公兩眼,道,「若不是安容幫你力挽狂瀾,你以為你能贏我?」

蕭老國公也不生氣,「誰贏不重要,願賭就要服輸。」

瞎眼神算丟下棋子,道,「你問吧。」

安容站在一旁,想了想道,「外祖父,沒事,我就先回去了。」

蕭老國公看著安容道,「你也聽聽,一會兒我還有話與你說。」

安容點點頭。

蕭老國公這才看向瞎眼神算,「我聽欽天監說,紫微星忽明忽暗,是怎麼一回事?」

安容站在一旁,聽了蕭老國公的話,眼睛睜的圓圓的。

紫微星,她知道只指的是蕭湛。

她也知道,紫微星又名帝王星,忽明忽暗,難道意味著蕭湛一會兒要皇帝一會兒不想做皇帝?

安容想著,撇撇嘴,這顯然不可能。

安容望著瞎眼神算,瞎眼神算笑道,「欽天監只看大周,就不關注下東延和北烈?」

蕭老國公眉頭一牛

瞎眼神算這話,明顯是說,有人威脅到湛兒了。

「是誰?」蕭老國公問道。

「東延太子。」

聽瞎眼神算說是東延太子,安容眉頭緊鎖。

他怎麼可能會威脅到蕭湛呢,就算他重活一世,安容也不認為他會是蕭湛的對手。

瞎眼神算道,「東延皇帝的命辰星黯淡無光,應該不日就會駕崩了。」

至於紫微星,忽明忽暗,老實說,瞎眼神算也不知道。

他望向安容,「應該與你有關。」

安容眼睛睜大,「為什麼跟我有關啊?」

她什麼也沒做埃

「這一點,我也不是很清楚,」瞎眼神算搖頭道,隨即他話鋒一轉,道,「不過,能讓紫微星起變化的,除了湛兒,只有你了。」

安容腦門上懸著一個大大的問話。

這樣似是而非的話,她聽得不是很明白,雲山霧裡的。

她做了什麼,幫了東延太子,消弱了蕭湛啊?

安容絞盡腦汁的想。

忽然,她眸光一滯。

「難道是因為她?」安容精緻的面龐上帶了抹不確定。

蕭老國公臉色肅然,「誰?」

安容回道,「朝傾公主。」

安容越想越覺得可能,清顏的心計手段,她前世就見識過。

她為了救治瘟疫,幫了真的朝傾公主,將她賣給了東延太子,這口氣,她肯定咽不下去。

要是她幫東延太子的話,那東延太子可就如虎添翼了。

瞎眼神算思岑了一會兒,道,「不排除這樣的可能,但我依然覺得是你自身的緣故,因為紫微星黯時,你的命辰星最亮。」

安容一腦門的黑線。

怎麼聽著,像是她在拖蕭湛的後腿似地,而且比拖後腿更狠,她在打壓蕭湛埃

安容囧了,她哪有那等本事,欺負她不懂星象,胡謅她也不知道呢。

安容眼睛一眯,看瞎眼神算的眼神也變了,「大師,你是不是存心的挑撥離間啊?」

聞言,瞎眼神算咳了好幾聲。

蕭老國公也是哭笑不得。

他也是這樣認為的,安容怎麼可能拖湛兒的後腿?

兩人就那麼看著瞎眼神算,瞎眼神算一臉無奈。

大實話,沒人信埃

「告辭了。」

說完,瞎眼神算身子一閃,就消失在了書房裡。

留下安容和蕭老國公望著窗外,嘴角亂抽。

安容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望著蕭老國公道,「外祖父,你找我有什麼事?」

蕭老國公起了身,走到書桌前,道,「我聽暗衛說,你要幫湛兒,湛兒拒絕了?」

安容點點頭,「相公說我懷了身孕,不宜操勞。」

蕭老國公沒有說話,他的眸光從安容肚子上掃過去。

瞎眼神算沒有明說,但是他眼睛瞥了一眼安容的肚子。

看來紫微星黯淡,與安容肚子里的孩子有關。

應該是這個孩子阻攔了安容幫湛兒。

這個孩子來的不是時候埃

聽到蕭老國公嘆息,安容咬了唇瓣道,「外祖父,我能幫相公。」

蕭老國公點點頭,道,「我知道。」

說著,蕭老國公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來一個錦盒,遞給了安容。

安容接過錦盒,打開一看。

瞬間倒抽了一口氣。

裡面有一百萬兩銀票,和一塊令牌。

「邊關戰起,湛兒要不了兩日就要去邊關了,到時候我也會去,這令牌可調動一百暗衛,籌措軍餉的事,你量力而為即可,切莫勞心傷神,急功近利,害了腹中胎兒。」

蕭老國公叮囑道。

安容點頭記下。

從外書房出來,天邊晚霞絢爛。

芍藥將手裡畫著圈圈的棍子一丟,站起身來,「少奶奶,沒出什麼事吧?」

安容搖搖頭,道,「沒出什麼事,只是我可能要失蹤數日,別驚訝。」

芍藥,「……。」

開什麼玩笑啊,失蹤這麼大的事,還叫她不驚訝,她心都要嚇停了好么?!

「為什麼要失蹤?」芍藥問道。

安容不知道怎麼解釋,只道,「別問太多,你只要知道,那是沒有危險的失蹤就行了。」

說著,安容邁步朝前走。

安容前腳剛邁進院子,就聽到一陣嗚嗚嗚說話聲。

安容瞥頭一看,之間秋菊被五花大綁的跪在地上,嘴裡塞著布條,說不出來話。

安容眉頭一擰,「出什麼事了?」

夏兒迎上來道,「少奶奶,秋菊手腳不幹凈,你在正屋幫世子爺估算首飾,你走後,秋菊進去幫忙,趁大家不注意,她偷了一塊玉佩,被冬兒逮了個正著,喻媽媽就讓婆子把她綁在這裡,等您回來發落。」

聽了夏兒的話,安容臉色極差。

從侯府嫁進來,秋菊就安分手己,她想揪她錯處,也揪不到。

她還以為她改過自新了呢,沒想到終究是按耐不祝

安容撇了秋菊一眼,她眸底夾淚,寫滿了求饒。

安容擺擺手,道,「賣了。」

安容話音剛落,就有兩個婆子摁著秋菊走。

秋菊死活不願意,她走到院門除,瞧見蕭湛,左右撞擊開婆子,朝蕭湛撲了過去。

嘴裡嗚嗚嗚的叫著,一臉的楚楚可憐。

要不是婆子及時抓住了秋菊,秋菊估計都撲到蕭湛了。

蕭湛眉頭擰著,「出什麼事了?」

婆子忙回道,「她偷世子爺的東西,被少奶奶賣了,心底不服,想跟爺您告少奶奶的狀呢。」

蕭湛瞥了秋菊一眼,道,「不服就打二十大板再賣。」

說完,蕭湛邁步進了院子。

秋菊一聽,頓時叫的更厲害了。

兩婆子再不客氣,拖著她便走。

安容進屋,喝了幾口茶。

聽到蕭湛的腳步聲,安容忙放下茶盞,迎上去道,「相公,你什麼時候去邊關?」

看著安容清澈的眸底,帶著迫切之色,蕭湛眉頭擰著,伸手捏著安容的鼻子,不滿道,「你這是盼著我去邊關呢?」

「才沒有,」安容嗡了聲音道,「我問你話呢。」

蕭湛拉著安容坐下,眸光沉重道,「隨時可能離京。」

聽到隨時兩個字,安容就知道邊關戰況緊急。

聽蕭湛說,安容才知道澗門關失守了,東延一夜之間攻破大周兩座城池。

安容看著蕭湛道,「我可能沒法給你送行了。」

蕭湛望著安容,安容抬起手腕道,「今夜是月圓之夜,我打算在裡面多待一會兒。」

聞言,蕭湛握著安容的手一緊。

長臂一伸,蕭湛就將安容抱在了懷裡。

他握著安容的手,摩挲著玉鐲,語氣哀怨。

「它好像專門坑我。」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三十八章戰鼓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四十章饅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