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八章戰鼓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24日 02:40 [字數] 39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趙成很快就將馬車趕到了趙王府正門。

芍藥跳下馬車之後,扶著安容就下來了。

此時,趙王府前,看熱鬧的人知道趙王府發生了變故,都一鬨而散了。

想想啊,靖北侯世子被殺,他是靖北侯府的獨苗啊,是蕭老國公獨二外孫中的一個啊,也不知道刺客是誰,只怕被抓到,千刀萬刮,凌遲處死都是輕的。

趙成抓了趙王府一個小廝,逼他帶路,去了弔掛連軒的小院。

還沒進院子呢,便聽到院內,傳來一陣打鬥聲。

之前那幾個刺客,不是逃跑,而是因為刺殺成功,趕不及回去報信的。

趙成讓兩個暗衛保護安容,他先進去瞧一瞧。

可是安容忍不住,趙成前腳走,她後腳就邁步進了院子。

遠遠的,安容就瞧見院子里最大的那棵大樹上,倒掛著一個人。

只是那人身上插滿了箭矢。

卜達跪在地上哭。

不用說,也知道那人是連軒了。

安容臉色慘白。

芍藥低呼,背脊一陣陣發麻,嚇的雙腿哆嗦,「那麼多支箭,靖北侯世子他豈不是……?」

被插成馬蜂窩了,肯定必死無疑了。

院子里,來了二十多個刺客。

為首的是個女子,輕紗罩面,看著被射成箭靶一樣的連軒,嘴裡迸發出一陣暢快的笑。

那女子,正是留香閣的無瑕姑娘。

連軒砍了她一隻手,這樣的深仇大恨,她必須得報。

只是笑到一半,笑聲就戛然而止了。

蕭湛一腳踹過去,無瑕姑娘身子便想脫了線的風箏似地,飄灑遠去,隨即重重的砸在地上。

站在她面前的正是趙王爺。

話說,趙王爺嚇傻了。

他把連軒吊在樹上,只是為了出一口氣,揚揚威風。

他哪裡不知道,不能真把連軒怎麼樣啊,不然便是皇上也護不住他。

可是看著那如雨一般的箭射過來,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連軒就嗝屁了。

咽氣之前,還在說話,「不給我錢,我死不瞑目……。」

看著無瑕姑娘從地上爬起來,趙王爺眼睛一眯。

一腳踩了上去。

直接踩在無瑕姑娘要拿劍的手。

一瞬間,無瑕姑娘的面容扭曲,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吼叫聲。

那叫聲,聽的安容毛骨悚然。

只覺得那隻手,被趙王爺一踩,骨頭盡碎。

叫了一聲之後,無瑕姑娘就痛暈了過去。

無瑕姑娘暈了之後,趙王爺方才看著殺的雙目赤紅的蕭湛和崔堯道,「你們也看見了,殺靖北侯世子的不是本王,他的屍體,你們帶回去吧。」

卜達抹著眼淚,從地上爬起來,道,「表少爺,是他,讓世子爺死不瞑目1

趙王爺背脊發涼,「行,行,本王給錢1

說著,趕緊吩咐總管道,「去取八萬兩銀票來1

總管應了一聲后,趕緊去取錢來。

蕭湛轉身要回頭,卜達抹著眼淚,指著無瑕姑娘道,「表少爺,這女人心狠手辣,將世子爺射成馬蜂窩,絕對不能讓她那麼便宜的就死了1

崔堯看著連軒,看了兩眼,就不忍直視了,拍了拍蕭湛的肩膀道,「節哀,人死不能復生。」

見沒人打鬥了,安容和芍藥也都走了過去。

遍地屍首,一地的血腥味,聞的安容胃裡翻江倒海,忍不住犯嘔了起來。

那邊,總管拿了銀票過來,哆嗦著手,送到趙王爺手裡。

趙王爺臉色也怕的厲害,沒接銀票,直接吩咐道,「送去給蕭表少爺。」

總管額頭上是豆大的汗,怕死啊,尤其是見到蕭湛殺人就跟切豆腐似地,誰知道會不會一手掐住他脖子?

蕭湛拿了銀票,邁步便朝安容走過去。

身後,趙王爺額頭一頓一頓的,「趕緊的,把靖北侯世子放下來,送靖北侯府去。」

不遠處,安容有些驚呆了。

連軒死了,蕭湛怎麼能若無其事的接過銀票,連看都不看連軒一眼,就朝她走過來呢?

方才那急著進趙王府的不是他嗎?

等蕭湛走近,安容上下掃視了他好幾眼,正要說話呢。

忽然,一陣風吹來。

吹起因為打鬥掉落的樹葉,還夾帶著眯眼的灰土。

蕭湛將安容攬在懷裡。

恍惚間,安容聽到一陣熟悉的咳嗽聲。

伴隨著咳嗽聲,安容聽到有東西掉落在地的聲音。

安容眉頭皺緊,從蕭湛懷裡出來。

朝遠處望去。

只見被吊在樹上的連軒,每咳一聲,身上的箭矢就掉七八隻。

「卜達,快滾過來,沙子進我眼睛里了1

只聽連軒大叫道。

卜達,一溜煙抹乾眼角的淚珠兒,飛奔過去。

安容,「……。」

趙王爺,「……。」

兩人眼睛眨了又眨,只見連軒腳輕輕一動,便掙脫了綁著他腳的繩子。

在空中半懸,便穩穩的落了地。

再晃了晃身子,大腿和身上的箭矢便盡數掉落。

卜達湊過來道,「爺,不是說好了,裝到抬出王府嗎,你怎麼不忍著?」

連軒揉著眼睛,呲牙,「要是能憋,我會不憋著嗎?1

卜達縮了縮脖子,指著躺在地上的無瑕姑娘,道,「爺,她抓住了,沈祖琅沒瞧見。」

連軒揉著脖子走過來,冷笑道,「廢了這麼半天勁,居然就抓了一個?」

趙王爺站在那裡,臉黑如鍋底,「你假死?1

連軒沒有說話,趙王爺就暴吼了,「你到底是上門要債,還是來我王府抓刺客來了?1

安容站的遠,趙王爺那粗暴的吼聲,都震得安容耳膜生疼。

連軒離趙王爺很近,聽得嘴角直抽,「要債不妨礙我抓刺客埃」

趙王爺聽得額頭青筋暴起。

連軒說完,手一伸,卜達就從懷裡掏了一張紙出來。

連軒接過,塞趙王爺手裡了,笑道,「咱們兩清了。」

趙王爺拳頭捏緊,發出吱嘎響聲。

連軒握著趙王爺的手,很快,趙王爺的額頭就有汗珠了。

安容知道他們兩個在暗鬥。

顯然,趙王爺輸了。

等連軒鬆了手,趙王爺就不說什麼了,只是多瞧了蕭湛幾眼。

他還是捨不得那給了蕭湛的八萬兩銀票,他那麼著急給做什麼呢?

越想越心痛,趙王爺扭頭走了。

等到這時候,連軒才走到蕭湛和安容跟前,感動道,「我就知道,只有大哥大嫂關心我的死活。」

蕭湛瞥了他那破破爛爛,但是一滴血也沒有流的衣裳,深邃的眸底透著一股無奈。

「以後,我也不關心了。」

這句話,安容和蕭湛異口同聲。

連軒,「……。」

連軒碰了鼻子,一臉無辜道,「裝死這事,真不能怪我,是他們,在趙王府端給我的茶水裡下毒,被我發現了,正好趙王爺又死活不給我錢,我就想來個一石二鳥之計……。」

連軒說著,卜達在一旁作證。

連軒實在沒想到,蕭湛和安容會來救他,感動的都快哭了。

蕭湛瞥了連軒一眼,「是一石二鳥,還是一石三鳥?」

連軒愕然,訕笑不止。

安容站在一旁,有些茫然,「什麼一石三鳥?」

她剛問完,連軒就三兩下將身上被射的破破爛爛的衣裳扯下來。

露出一件天藍色的錦袍。

那見錦袍讓安容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只聽連軒道,「你們裝沒瞧見我。」

說完,遠處就聽到一陣銀鈴聲傳來。

月郡主來了。

月郡主聽到人說連軒死了,就趕緊跑了來。

瞧見連軒好好的站在那裡,月郡主抹了眼淚道,「你沒死,我就知道你不會死……。」

連軒扯了下嘴角,問道,「你能看得見我?」

月郡主一愣。

連軒舌頭一吐,就跟死不瞑目的人一樣了。

他還飄。

月郡主嚇的後腿,拽了卜達問,「你主子他……。」

卜達想說實話,可是架不住連軒瞪他。

卜達就抹眼淚道,「世子爺他,他……。」

卜達不敢說連軒死了啊,他怎麼能為虎作倀呢?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敲鼓聲。

蕭湛臉色微沉。

連軒也不飄了,皺了眉頭道,「這麼急的戰鼓聲,肯定是邊關出大事了1

說著,連軒就覺察到月郡主咬牙切齒的怒意。

他趕緊跑了。

月郡主拿著地上的刀在後面追。

看著兩人你追我趕的,安容嘴角溢出一抹笑,「真是一對冤家。」

蕭湛和安容往前走。

忽然,蕭湛耳朵一動。

隨即,他抱著安容,轉了個身。

一支短箭,從耳畔飛過。

在抱著安容轉身時,蕭湛隨手摘下安容髮髻上的白玉簪。

幾乎瞬間,安容的髮髻便鬆散了開來。

蕭湛,「……。」

安容三千青絲隨風亂舞,臉都黑了,「你幹嘛要摘我的玉簪……?」

話音未落,只見蕭湛手一揮。

那支白玉簪便飛了出去。

幾乎是眨眼間。

想藉機逃走的無瑕姑娘,便倒地氣絕了。

那支玉簪,正插她的脖子處。

安容鼓著嘴,不說話了,只是眼睛里滿含譴責。

可憐蕭湛,還是第一次犯這麼愚蠢的錯誤。

「邊關出事,我先進宮了,」蕭湛摸了摸安容的髮髻,吩咐趙成道,「護送少奶奶回國公府。」

說完這一句,蕭湛快步離開。

留下安容在跺腳。

安容就戴了兩隻玉簪出來,被蕭湛用了一支,另外一支掉地上摔碎了。

可憐她,不得不披頭散髮的出了趙王府,在馬車裡重新梳妝。

等回了國公府,剛邁過門檻。

蕭總管便迎了上來,道,「少奶奶,國公爺找你有事,讓你去書房一趟。」

安容微微一怔。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三十七章被殺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三十九章後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