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二十八章要債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18日 16:47 [字數] 51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吉祥賭坊沒那麼多錢賠給連軒,便把賭坊的房契地契給了連軒。

可是連軒會要嗎?

若是靖北侯夫人允許他開賭坊,京都第一賭坊的名頭還輪得到他吉祥賭坊?

而且一個吉祥賭坊根本不值什麼錢!

連軒不稀罕一個賭坊,他只要贏來的五十四萬兩銀子。

這不,雙方在賭坊里僵持不下。

圍了一堆看熱鬧的人,有人勸連軒道,「靖北侯世子,吉祥賭坊賠不了您五十多萬兩,把賭坊整個交給了你,你就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事就這麼算了吧,反正你也不虧。」

連軒皺眉不悅。

卜達就叉腰道,「什麼叫得饒人且饒人?我家世子爺刁難誰了?是我家爺逼的吉祥賭坊設賭,還把他的賠率定的那麼高的嗎?

「哼,說白了,不就是吉祥賭坊不認為我家爺有贏的可能嗎?!賭坊大門朝南開,誰都能進來,再說了,平常你們也是吉祥賭坊的常客,哪一天你們少了吉祥賭坊的銀子,人家寬宏大度的說算了?」

卜達說著,賭坊里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直到有一消瘦男子站出來,捧著自己的手道,「上回我欠了吉祥賭坊五十兩,遲遲沒還上,吉祥賭坊帶人砍了我一根手指頭1

他那隻手上,小拇指沒了。

那男子一臉的委屈,想求連軒給他討個公道,可是連軒會同情他才怪了。

這不,腳一抬,直接踹飛了。

「死不悔改1連軒哼了鼻子道。

被人砍了小拇指了,還跑來吉祥賭坊賭錢,有骨氣的都戒賭了,哪怕稍微有些兒骨氣的也知道換家賭坊,願打願挨的事,他抱哪門子的怨。

看著那男子被踹到吉祥賭坊掌柜的身上,許茂抹了抹額頭上的黑線。

這人也算是幫連軒了,他怎麼敵我不分啊?

正這樣想呢,只聽連軒哼笑道,「五十兩銀子就砍一根手指頭,吉祥賭坊欠我的錢,只怕將你們剁成肉渣也不夠還的吧?」

賭坊一群人,都給連軒跪下了,「世子爺,你就饒了我們吧,賭坊實在沒錢了,您要真要我們的命,您就拿去吧……。」

真的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了。

曾飛拽了拽連軒的袖子道,「連軒兄,你今兒才奪得副帥,改日就要去戰場了,朝堂上可還沒哪位將軍嗜賭呢,文武百官並不看好你當將軍,咱們還是悠著點吧?人家沒錢了,再逼迫也還是沒有埃」

連軒望著曾飛,「你傻啊,五十多萬兩銀子,我能將這一條街都開成賭坊了,誰稀罕他一個吉祥賭坊?」

曾飛瞬間無語,雖然話是這樣說沒錯,可問題是五十多萬兩啊,可不是個小數目啊,人家沒有埃

幸好他們來的快,逼得賭坊將錢給了他們,不然估計也要打水漂了。

許茂望著吉祥賭坊掌柜的一眼,想到什麼,對連軒道,「銀子估計沒有那麼多,不過我想賭坊里應該還有不少其他東西吧,我可就在賭坊押過兩塊玉佩了,還有各種房契地契,都能折算成銀子……。」

雖然連軒不樂意,不過折算成銀子也行,最多再花點時間變賣就是了。

掌柜的趕緊叫人去拿賭客的抵押。

很快,東西就抬來了。

房契地契有四份,價值三萬兩。

還有各種珠寶首飾,也不過萬兩銀子。

「就這麼多?」曾飛斂了眉頭道。

掌柜的連連點頭,「就這麼多了。」

連軒手裡拿著一紅玉手鐲,玉質粗糙,看不上眼。

「吉祥賭坊背後的東家是誰,你只是一個掌柜的,這事你做不了主,」連軒再次問道。

他已經不止一次問了,可是掌柜的死活不說。

這一回也一樣,「靖北侯世子,您就別問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若有半句欺騙你,萬箭穿心而死。」

這誓言毒的,賭坊的人都信他真的不知道了。

可是連軒不信,發誓這樣的事,對他來說,那是家常便飯,說過就忘,也沒見哪一回靈了。

趙成進來,便聽到這一句。

他嘴角上揚,走到連軒身側,一句話沒說,直接交給他一本賬冊。

連軒帶著納悶接了賬冊,翻看瞅了兩眼。

先是蹙眉,多看了兩頁之後。

他丰神俊朗的臉上,瞬間迸發出一抹勝過春日暖陽的光來。

「真是冤家路窄,山不轉水轉啊,」連軒心情好的想直哼哼。

他賭博是不對,可是開設賭坊,誘人賭博更是罪上加罪。

祈王和徐府開了這麼大一個賭坊,聚眾斂財,賭輸給了他那麼多錢,就給他一個破賭坊,打發叫花子呢?

吉祥賭坊的掌柜的,一直看著連軒呢,見他手裡的賬冊,心咯一下跳著,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來。

連軒才翻了兩頁,他的背脊已經被冷汗浸透了。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就聽連軒冷笑道,「當著我的面,也敢空手說白話,帶走1

趙成過去,拎著吉祥賭坊掌柜的胳膊,就直接將他提了起來。

掌柜的以為是要帶他去刑部受審,可是他沒想到,自己會被直接帶進宮,還直接帶到了御書房前。

御書房內。

皇上正在批閱奏摺,小公公進來,稟告道,「皇上,靖北侯世子求見您。」

「不見,」皇上眉頭不抬。

小公公退出去,沒一會兒又回來了,弓著身子道,「皇上,靖北侯世子說他來是有要事,很重要,非常重要,十萬火急,火燒眉毛,你要不見他,他要餓死了……。」

雖然小公公沒明白,十萬火急和要餓死了有什麼聯繫,但是靖北侯世子是這麼說的,他就這麼傳話了。

皇上的眉頭擰緊了,把奏摺往桌子上一拍,「他能有什麼要緊事?1

徐公公笑道,「皇上,還是見見吧,靖北侯世子來御書房求見,還是頭一遭呢。」

「頭一遭?」皇上瞥了徐公公一眼,「上回他冒充蕭老兒,還打了朕兩鞭子1

說著,皇上嘴角一勾,眸底閃過些什麼,擺手道,「讓他進來。」

徐公公,「……。」

他怎麼覺得皇上想尋個由頭打靖北侯世子一頓?

上回不是已經把他吊了三天嗎,還沒泄氣呢?

徐公公扶了下額頭,皇上氣的不是上回,而是今兒靖北侯世子踹三皇子屁股,和撕壞二皇子錦袍的事。

公公出去傳話,連軒就揪著掌柜的衣領子,將他拖了進去。

這架勢,著實叫皇上震驚了一回,「你這又是胡鬧什麼?」

連軒一臉委屈的指著掌柜的,告狀道,「皇上,他和他的主子欠了我五十多萬兩不還,我是來求皇上做主的。」

說著,連軒把賬冊一舉。

徐公公愣怔了,他做夢也沒料到連軒居然來告狀,居然還有人敢欠他的錢不還,誰啊,這麼大膽包天?

等聽連軒說徐府和祈王合夥開賭坊,徐公公就知道事情大發了。

不說祈王和徐府會怎麼樣,靖北侯世子自己賭博,還送上門來,今兒一頓板子是跑不掉了。

接過賬冊,徐公公趕緊的送到皇上跟前。

賬冊上清楚的記載著,哪一天,吉祥賭坊給徐府和祈王送了多少錢去,還有送給朝中大臣的,都有記載。

其中徐府佔了四成,祈王府佔了三成,其他大臣加起來共三成。

而且,數額之大,叫皇上龍顏大怒。

連軒見皇上發怒,他就高興了,指著掌柜的道,「賬冊是他親筆所寫,人證物證俱在,求皇上明察。」

當著皇上的面,又有賬冊在,掌柜的早嚇傻了,皇上一拍龍案,他就供認不諱了。

皇上忍著怒氣,傳召祈王和徐大人。

祈王內傷很重,沒有進宮。

來的是徐大人,他一進御書房,便叫冤枉,說他和吉祥賭坊半點瓜葛也沒有,他也不認識吉祥賭坊的掌柜的。

皇上聽得額頭青筋暴起,任是誰被當傻子騙,都高興不起來。

「冤枉?!要不要朕派人去抄了徐府,看看有沒有吉祥賭坊送去的東西?1皇上直接將賬冊甩徐大人身上了。

這下,徐大人再不說冤枉了,只求皇上道,「皇上,臣一時糊塗,還請皇上恕罪1

連軒跪在地上,跪了好久了,腿都麻了,可是皇上就是不叫他起來,他要起來吧,皇上就咳嗽。

他不傻,知道皇上是存心的讓他吃苦頭。

他一肚子火氣呢,見了徐大人,徹底憋不住了,「你和祈王開賭坊的事,我不感興趣,你們慢慢算,先把欠我的錢還了,我有急用。」

徐大人恨不得掐死連軒算了,他賭一回,就差不多要了半個徐家了。

可是當著皇上的面,他不敢造次。

皇上一聽,就拍了龍案道,「一個當朝大臣,開賭坊,一個是副帥,去賭博,還鬧到朕的跟前?!那筆錢,朕沒收了,充入國庫1

聽到皇上說他的錢充入國庫,連軒眼珠子瞬間睜大,再睜大。

土匪啊!

錢給國庫了,那他吃什麼,喝西北風嗎?

連軒知道自己鬥不過皇上,可是他有後台啊,連軒碰了碰鼻子道,「皇上,不好意思啊,錢沒法上繳國庫了,我一聽到我有五十多萬兩,當時就高興的昏了頭,跟外祖父說,等要到銀子就全部孝敬給他,讓他看在我這麼乖順的份上,以後別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我也是怕外祖父等著急了,誤以為我在騙他,才到皇上你跟前告狀的,不然我就和徐大人還有祈王私了了……。」

言外之意,這錢雖然是他的,可他太孝順了,全交給蕭老國公了。

你們不還錢,沒關係。

想要錢上繳國庫,也沒關係。

他都無所謂,誰叫他視金錢如糞土,還言而有信了,實在是愛莫能助了,歡迎你們去找我外祖父商議~。

聽到連軒大義凜然的說孝順,皇上的嘴角差點抽麻了。

他孝順蕭老國公?

也不知道是誰有事沒事就不聽蕭老國公的話,惹的他發火的。

皇上明知道連軒是信口雌黃,可他就是沒輒。

連軒再胡鬧,再怎麼惹怒蕭老國公,那也是他的嫡嫡親外孫兒。

別看蕭老國公平素對連軒是嫌棄的不行,不是罵就是打,可有句話說得好,打是親罵是愛,他打罵,不代表就允許別人打罵連軒了。

找蕭老國公來,他護的肯定是連軒,毫無疑問。

這錢,肯定是沒法上繳國庫了。

徐大人跪在那裡,身子有些瑟瑟發抖。

他無法想象,自己不能及時湊齊五十多萬兩,會是何種後果。

指不定,蕭老國公就帶著一隊人馬包圍了徐府,上門要錢了,畢竟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徐大人忙道,「皇上,臣一定儘快湊齊這筆錢,送到蕭國公府。」

徐大人的態度,連軒還算是滿意。

不過,皇上就不滿意了。

雖然開設賭坊青樓不算犯法,可那是針對普通人,對於官員而言,是不許逛青樓,更不許開青樓和賭坊的。

畢竟,為官者,不以身作則,還怎麼教化於民?

只不過,規定始終是規定。

民不告,官不究。

開賭坊這事,不鬧大了,絕對是屁事沒有。

這也是為什麼連軒選擇了直接告到皇上跟前,而不是正兒八經的去官衙告狀的原因,實在是耽誤時間,還沒什麼效果,萬一徐大人說,那賭坊是他府上總管下人開的,官衙不敢得罪他,也就這麼睜隻眼閉隻眼的,把案子結了。

但是皇上就不同了,徐大人是徐太后的娘家啊,當初沒少阻攔他奪嫡,算是有舊仇。

對於徐家,皇上不會手下留情的。

這不,皇上龍袍一揮,把吉祥賭坊查封了。

非但如此,徐大人還官降一級,罰俸三年。

至於祈王……

他倒是沒什麼事,因為徐大人把開賭坊的事全部攬在了自己身上。

他跟皇上道,「皇上,這事與祈王沒什麼關係,皇上也知道,祈王這人沒別的愛好,就喜歡吃,在他離京去封地前,聽說我要開酒樓,就給了我一萬兩算作入股,是我臨時改了主意,開了賭坊……這些年,只給祈王送分紅的錢,他並未過問賭坊的事,甚至都不知道我開的是賭坊。」

這樣一說,祈王非但沒錯,還很委屈了。

連軒聽得直翻白眼。

敢做不敢當,不就是怕皇上一怒,不讓祈王當副帥,棄車保帥么!

今兒讓他逃一次,他就不信,去了邊關,還有一堆替死鬼幫他!

等徐大人回去籌銀子,皇上便開始收拾連軒了。

連軒一臉無辜,「皇上,那是幾天前賭的,那時候的我還不是副帥呢,而且,今兒我只是要債,還是替外祖父要債……。」

徐公公腦門上有黑線。

不怪蕭老國公沒事就想抽靖北侯世子,實在是該打啊,他這是慫恿皇上打蕭老國公板子埃

連軒就繼續道,「不但我賭了,還有二皇子、三皇子、我大哥、月郡主……都賭了。」

要打,就一起打~。

PS:~~o》_《o~~

求下粉紅。

快去戰場了~~~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二十七章賭坊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二十九章忽悠(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