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二十章騎射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14日 17:22 [字數] 52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著連軒那奇葩的姿勢,一群大臣是笑的肚子疼。

靖北侯捂著臉,不忍直視,自己的兒子有多奇葩。

連軒丟掉手裡的石棍,咬著雞腿,朝過關的人群走去。

剛轉身呢,就被右相喊住了,「靖北侯世子,你晚來一步,沒有比賽資格了。」

連軒回頭看著右相,斂眉笑道,「右相大人,我怎麼就沒有比賽資格了,不是規定在銅鑼敲響三聲前,都算做數嗎,我可以第二下就上來比試台,踢飛了石頭。」

裴右相笑道,「大家用的都是手,唯獨你用腳,還打碎了石塊,這不合規矩。」

連軒暗氣。

他又不是想用腳的,是彎腰太耽誤時間,不得已而為之,再說了,他幸好沒用手,他現在力氣有些大,他還沒完全掌握,要是一不小心,把石塊砸碎了,那可真就沒有比試的機會了。

他正要反駁,那邊靖北侯夫人道,「軒兒,你確實來晚了,也不合規矩,你過來看台,看他們比試就行了。」

聽了靖北侯夫人的話,連軒沒差點當場噴血而亡。

到底是不是她親娘埃

他被右相刁難,她不幫他也就算了,她還幫右相坑他。

連軒的心堵的慌,拔涼拔涼的。

可這樣就想他退縮了?!

別說門,連窗戶都沒有!

連軒哼了鼻子道,「我想,比試前,應該沒有規定說不許用腳的吧?既然沒有規定,那我用了,怎麼能算是違反規矩?」

裴右相被反問的嗓子一噎,確實沒有這樣的規定,可是誰沒事用腳?

就在這時,連軒的狐朋狗友,笑道,「右相大人,你就讓他過關吧,就憑他的本事,估摸著也就差不多過這一關了,他又難纏的很,這不是瞎耽誤功夫么?好像只要他願意,這正帥副帥的位置隨便他挑似地了,這樣是不是太過高看他了?」

說著話的是,潼南侯嫡次子,許茂。

這許茂雖說是嫡次子,他大哥卻在三年前已經過世了,他是潼南侯府的繼承人,只是因為太過頑劣,潼南侯要他洗心革面,才將世子之位交給他。

可是許茂對世子之位並不看中,他心底對大哥頗有怨言,沒事早死什麼,有大哥在,他可以做喜歡做的事,父親也不會怎麼管束他,樂得逍遙自在。

對於連軒,許茂是羨慕妒忌的牙根痒痒埃

都是紈,放蕩人間的禍害。

怎麼爹娘的差別就那麼的大呢?

他不想參加比武奪帥,結果被老爹用棍子逼著來了,還不許丟他老人家的臉。

瞧瞧連軒,他都趕來了,靖北侯夫人還不要他參加,他要是有這樣開明的爹娘,他做夢都要感動醒來。

有許茂帶頭,連軒其他朋友都幫腔。

至於其他人,雖然不樂意瞧見連軒過關,可要他們出聲阻攔,還真不大敢,誰不知道連軒難纏,有仇必報啊?

就連二皇子、三皇子他們也都抱著不屑的態度,就算讓他過關了,他也奪不了帥櫻

裴右相沒輒,這不就回頭看著皇上了。

皇上頭疼著,擺擺手道,「讓他過關。」

這禍害,一會兒誰收拾他,朕賞賜誰!

這不,連軒就過關了。

等他走到人堆里,許茂拍著他的肩膀道,「我說,你真夠可以的啊,這麼重要的比試,你就不能早到一會兒,非得去醉仙樓吃一隻燒雞?」

「不是一隻,是八隻。」

連軒一邊啃著雞腿一邊道。

許茂嘴角瞬間一抽,「大哥,你開什麼玩笑?」

八隻燒雞,還不得把人活活膩味死埃

連軒白了他一眼,「我壓根就沒有吃飽好吧1

他好像留後遺症了,明明吃了不少,可就是覺得餓,想不停的吃東西。

一想到那種餓的前胸貼後背的感覺,連軒又覺得餓的飢腸咕嚕了,狠狠的撕咬著雞腿。

曾飛走過來,看著連軒那樣子,扭了眉頭道,「你這是餓了多久啊,我怎麼覺得你跟餓死鬼投胎似地呢?」

曾飛也是連軒的朋友,家世不俗,容貌俊朗,皮膚白凈。

連軒苦了張臉,「什麼餓死鬼投胎,我是差點變成餓死鬼好吧。」

他說著,不舍的瞅了眼手裡的雞腿骨頭,還忘情的嗦了一口,忍痛,往後一丟。

剛好周少易過來,好險的避開。

不過那隻雞腿棍還是打到了人,只是那人狠狠的擦著衣裳,敢怒不敢言。

周少易走過來,笑道,「是誰要為民除害呢?」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這樣的事只有蕭老國公做的出來。

連軒望著周少易,感動的抱著他,「少易兄,你不知道我餓極了時,有多想你,我想我要是死了,一定……。」

話音未落,周少易一把將連軒推開。

「別蹭的我一身的油1周少易咆哮道。

連軒輕聳肩膀,「別這麼小氣撒,回頭我送你兩套新衣裳。」

「誰稀罕?1周少易氣暈。

連軒斂了眉頭,有些傷心道,「不要?那算了。」

片刻之後,便開始第二局比試,騎射。

顧名思義,騎馬射箭。

沒人三支箭,圍著比試場跑三圈,三箭都中靶,才算過關。

這一局,所廢的時間,明顯比第一局要多的多。

這會兒,日頭漸高,有些曬的慌。

安容熱的直拿帕子擦拭汗珠,想叫芍藥給她拿把扇子來,才想起來芍藥不在。

因為今兒來看比試的人太多,丫鬟站在,比較容易遮擋視線。

就連端茶倒水的丫鬟都沒瞧見。

一盞茶早喝完了,渴死了。

安容瞥了眼其他人,都不怎麼渴的樣子,安容撇了撇嘴,她好像酸果吃太多了。

安容收回視線時,瞥到蕭湛的茶盞,嘴角勾了一勾,將他的茶端了起來,把自己的杯子推了過去。

見沒人注意到她的小動作,安容放心的端起茶盞。

就在她要喝茶的時候,卻忽然眼睛一眯。

本該清澈的茶湯,卻渾濁一片。

安容嗅了一嗅,臉色大變。

茶湯里被人下了毒,還是那種走在平地上,辦點事沒有,可是在馬背上顛簸,要不了一會兒,便會頭暈眼花的葯!

蕭湛喝了。

一會兒就騎馬射箭了!

安容心一提,二話不說,安容端起茶盞,就走到蕭老國公身邊,將茶盞放下道,「外祖父,相公的茶水裡被人下了葯。」

蕭老國公的臉色瞬間大變,「湛兒喝了?」

安容點點頭。

茶盞里的茶水少了不少,蕭湛肯定是喝了。

蕭老國公擺擺手道,「這事我會處理,你先去坐下。」

安容便回來了。

這明顯是有人不想蕭湛奪帥,壞蕭國公府的好事,蕭老國公不可能姑息的。

安容落了坐,想叫芍藥端菜過來,滴兩滴血放茶里,端去給蕭湛喝,幫他解毒。

可是安容還沒有開口,蕭湛已經騎上馬背,縱馬馳騁了!

安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頭暈眼花,不摔下馬背就不錯了,還怎麼射中靶心?

會是誰要害蕭湛?

安容瞥頭去看眾人。

她知道不想蕭湛奪得兵權的有皇上,想搶兵權的有二皇子和三皇子。

皇子倒是興緻勃勃,對蕭湛的表現,頗讚賞。

鄭貴妃興緻缺缺,在看手上的丹蔻。

皇后嘴角帶著笑,眸底還有瞧熱鬧的神情。

安容眉頭擰緊,這時,她聽到一記綿長的口哨聲。

安容望向遠處,就見一匹油毛順滑的駿馬跑過來。

是蕭湛的馬!

蕭湛的馬還沒有靠近,他胯下騎著的馬,就發了狂,為了抓緊韁繩,蕭湛錯過了第一回箭靶。

那馬不要命的跑,一會兒之後,馬腿往前一跪,栽倒在地。

蕭湛縱身一躍,上了自己的馬。

搭弓,抽箭。

正要射時,蕭湛的眉頭凝了下。

又一次錯過了箭靶。

「大哥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不射箭?」連軒皺了眉頭道。

許茂笑道,「著什麼急啊,以你大哥的本事,三箭齊發又不是什麼難……。」

那個事字還沒說出口,就見馬背上的蕭湛將弓丟了。

手裡的箭,也被他給掰斷了。

許茂有些暈了,「你大哥想幹嘛?」

連軒氣道,「肯定又出了什麼事,要我知道誰敢算計我大哥,我整不死他1

說著,他道,「我現在不想動腦子,幫我想想誰可能會害我大哥。」

許茂,「……。」

「這還用想么,我想一般人都不會替人做嫁衣裳,你大哥不參加比試了,誰最有可能奪得帥印,誰就最有動機了,」曾飛在一旁笑道。

說完,他笑道,「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害你,你就放心吧。」

「害我大哥也不行1連軒哼道。

他剛說完,就見蕭湛手一動。

那三被折斷的箭以比射箭更快的速度朝前飛去。

正中靶心!

「我勒個去,這耍暗器的功夫,也太准了些吧?」許茂眼冒精光道。

看台處。

皇后眸光暗沉,「皇上,他這樣不算騎射吧?」

皇上瞥著那倒地不起的馬一眼,沒有說話。

瑞親王道,「那麼遠的距離,射暗器比射箭更難。」

也就是說,蕭湛能射中暗器,射箭自然不在話下。

而這時,有官兵將三支箭的箭身送來。

徐公公見過,瞥了一眼,便驚道,「皇上,這箭的箭身是空的。」

空的箭身,在加上厚重的箭頭,就跟大家閨秀踢毽子一樣,頭重腳輕,能射中箭靶才怪了。

皇上的臉,冰冷如霜。

皇后的臉色,不比皇上好到哪裡去。

這是哪個豬腦子乾的好事,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就算要做手腳,也要做的隱晦些吧,這樣堂而皇之,簡直將所有人都當成是豬!

裴右相看著皇上,又望了望蕭老國公,「國公爺……?」

蕭老國公倒是沒發脾氣,「戰場之上,比這更兇險萬分的時候都有,一點小磨難都挺不過去,如何統領千軍萬馬?」

聽到蕭老國公說著話,一群大臣有些蒙了。

不對勁啊,這不像是蕭老國公的性子啊,這明擺著是有人要害蕭湛,不讓他奪得大將軍之位啊,蕭老國公居然不生氣?

很快,大家就明白了。

不是不生氣,只是這會兒還不是追究的時候。

比武奪帥,這才是最重要的,害蕭表少爺的事可是滿滿再算。

蕭湛下了馬,朝安容走過來。

半道上,芍藥迎上前,哭笑不得道,「那杯茶,一直沒人去端走,倒是少奶奶發現了,送到了國公爺跟前去。」

蕭湛一早就發現茶水有問題,走之前,吩咐芍藥盯緊了。

看到安容偷龍轉鳳,芍藥恨不得去阻止埃

爺既然吩咐她,肯定茶水有問題埃

不過好在安容沒有喝,而是送去給了蕭老國公。

等蕭湛坐下,安容便迫不及待的問了,「之前那杯茶,你有沒有喝,頭暈不暈?」

看著安容S牽蕭湛心底暖陽一片,道,「茶我沒喝,怎麼會有事?」

聽到蕭湛這樣說,安容便生氣了,「你不早說,害我白擔心了好一會兒。」

蕭湛握著安容的手,安容嘟了嘟嘴,望向比試台。

除了蕭湛出些小意外,其他人都很好,他們的弓箭也都沒事。

小半個時辰后,騎射就完成了。

過關的只有一半,差不多二十六人的樣子。

接下來,進行第三關,比試拳腳。

抽籤決定對手。

蕭湛抽中十二。

對手,宣平侯世子。

連軒抽中第七。

對手,許茂。

看著手裡的簽,再看看連軒的,許茂快哭了,「我為什麼那麼倒霉?」

連軒則一臉不高興,對手太弱了。

許茂望著連軒道,「要是一會兒我打不過你,你要手上留情,腳上留情,不許打臉,不許攻我下三路,不許襲胸,不許踹肚子,不許……。」

一堆不許,聽得連軒額頭一顫一顫的,「不許這不許那,你乾脆直接認輸算了。」

許茂想都不想,死命搖頭,「認輸不行,我爹的眼睛是雪亮的,要他看見我不戰便認輸,回去非得剝我兩層皮不可,你放水也要放的不顯山露水才行,為了兄弟的家宅安寧,你就委屈一下,挨我一拳行不行?挨完一拳,你再揍我行么?你的大恩大德,我當牛做馬報答你,一會兒比試完,我請你吃醉仙樓的燒雞。」

許茂一臉乞求。

連軒將許茂從頭掃到尾,摸著下巴,思岑了兩秒。

許茂有種被人待價而沽的感覺,背脊發涼,連軒的人情不好買埃

可只有揍連軒兩拳,他爹才不會說什麼,沒辦法,京都揍過連軒的人太少,太稀罕了。

最後看在燒雞的面子上,連軒答應了。

PS:~~o》_《o~~

之前寫的四千,碰到電腦死機,全沒了。

這些是靠默寫出來的,還好,我的短暫記性還不錯。

~~o》_《o~~

有些用腦過度了,求安慰。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一十九章凌亂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二十一章親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