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一十九章凌亂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13日 23:28 [字數] 42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天藍,風輕。

比試場,熱鬧非凡。

安容等人入座后,等了一刻鐘的樣子,皇上和皇后還有鄭貴妃就到了。

這一回的陣仗有些大,不當皇後來了,就連鄭太后和徐太后都出宮了。

用徐太后的話來說,她已經是一隻腳邁進棺材的人了,這樣比武奪帥的盛舉,她錯過這一回,估計就沒有下一回了。

待皇上坐定,皇后便指著遠處道,「皇上,您瞧,今兒來參加比試的將軍和世家少爺可真多。」

鄭貴妃瞧見那百來號人,有些頭疼,「皇上,這比武奪帥,也不知道比些什麼,這要一個個的上,怕是要到天黑才能回宮了。」

她一說這話,徐太后就冷了眉頭道,「比武奪帥,是關乎江山社稷的大事,怎麼在鄭貴妃眼裡,就成了兒戲,你要吃不了那個苦頭,可以先行回宮。」

鄭貴妃臉一白,眸底閃過一抹寒芒。

她咬了咬牙,笑道,「我這不是關心您和鄭太后的身子嗎,怎麼就成拿江山社稷當成兒戲了?」

鄭太后瞥了徐太后一眼,警告的看了鄭貴妃一眼,沒有說話。

鄭貴妃暗氣不已。

祈王救了皇上一命,而且武功之高,遠在二皇子之上……這一回的比武奪帥,二皇子勝算全無。

連贏的幾率都沒有,她能提的起興緻來才怪了。

她才說了一句話,那死老太婆就嗆駁她,不就是想讓皇上厭惡她嗎!

想著,鄭貴妃笑道,「蕭表少爺是蕭老國公一手培養的,不論是武功還是謀略都不錯,祈王的武功,連皇上都誇讚,想必正帥副帥就是他二人了吧?」

說著,鄭貴妃話鋒一轉,笑道,「幸好祈王沒有早日離京去封地,不然可就錯失這比武奪帥的機會了。」

鄭貴妃的話,很平常,並未帶什麼刺,卻叫徐太后的眉頭隴了起來。

她這是提醒皇上,祈王本來是沒有參加比試的機會的,他本不應該留著京都。

而且一個親王,掌握著兵馬,這原本就是一件犯忌諱的事。

更何況祈王是她一手養大的,當年,她是最不希望皇上登基為帝的人。

徐太后瞥了皇后一眼,有些話她不好開口,皇后可以。

皇后笑道,「鄭貴妃,正帥副帥之職,要比武定奪,這開沒開始呢,你就先下定論了,這場比試豈不是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且京都武功高者,不勝枚舉,比如瑞親王世子,東欽侯世子,永寧侯世子……。」

鄭貴妃冷冷一笑,真是狗腿一隻,人家徐太后心底,祈王可比你兒子三皇子重要,你傻啊幫她。

「皇后,我只是說蕭表少爺和祈王的勝算大一些,可沒說絕對,要不,你我打個賭如何?」鄭貴妃笑的妖嬈嫵媚,「若是我贏了,你就不再想著收回鳳印,皇后覺得如何?」

皇后臉一青,「你……1

「你什麼啊?皇后不敢賭了是不是,這麼說來,你也覺得他們的勝算比三皇子大是不是?」鄭貴妃落井下石,笑的自信。

她得不到的東西,皇后也別想得到!

皇后當即就怒了,「混賬,鳳印豈是你拿來做賭注的?1

鄭貴妃赫然一笑,壓根就不怕皇后,「我哪有那膽子啊,可不像某些人,膽大妄為,連皇上的獨幽琴都敢碰……。」

「夠了1皇上臉一沉,呵斥道,「再多說一句,就給朕即刻回宮1

鄭貴妃和皇后兩個互瞪一眼,再不說話。

左相抹了抹額頭,這兩個主,從後宮斗到宮外來了,一會兒二皇子和三皇子還不知道鬥成什麼樣子了。

左相站起來道,「皇上,時辰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皇上點了下頭,道,「開始吧。」

左相領命,走到前面,大聲道,「諸位且安靜,今兒來爭奪十萬大軍元帥的人實在太多,邊關戰況緊急,朝廷還有許多政務需要處理,為了節省時間,需要先淘汰一批湊熱鬧的人。」

說著,左相指著遠處,兩個官兵抬過來的石頭道,「能單手舉國頭頂的人,才有資格參加比武奪帥。」

左相一說這話,不少人就望著那石頭,眼皮子抽筋了。

兩個官兵抬著都夠吃力了,這要單手舉起來,也太狠了一些吧?

這不,有人質疑了,「左相大人,這要求未免也太苛刻了,除了武將,還有文將呢。」

左相被問的,嗓子一噎。

恨不得抬手去抽人了。

不是因為說話被人嗆駁了,而是這當眾忤逆他,讓他下不來檯面的人是他兒子,鍾一彥。

自己已經下令不許他參合比武奪帥一事了,他還跑來丟人現眼,就他那三腳貓的功夫,還奪什麼帥。

可自己的兒子的話,又有些道理。

自古除了武將,還有文將呢。

就是那種武功平平,剛剛好能騎馬隨軍,論真刀真槍,那是菜鳥。

可論起智謀,足矣敵得過千軍萬馬。

有鍾一彥帶頭,那些武功不咋地,看著大石塊就眼珠放直,打起了退堂鼓的人,瞬間又有了希望,當即就喊道,「文將!文將1

呼聲之高,便是隔了很遠的皇上也聽見了。

當即皺眉頭,「怎麼回事?」

左相回頭,苦笑道,「皇上,臣教子無方,讓他臭小子瞎起鬨,好好的比武奪帥,他非得說武將可奪帥,文將也行。」

裴右相聽后,笑道,「左相,我覺得一彥世侄說的也不錯,文將確實也能奪帥。」

右相說可以,其他文臣也出來說行。

本來文臣武將,那是說不到一塊兒去的,但是文將這個詞,叫他們眼前一亮。

這不就是所謂的入能為相,出能拜將嗎?

蕭老國公掃了那些世家少爺一眼,道,「確實,不能因為他們武功平平就沒了奪帥的資格,大將軍,乃三軍統帥,要的更多的還是謀略,而不是匹夫之勇,不過,那些手無縛雞之力,在馬背上顛簸不了兩個時辰的世家小子就免了吧,嬌嬌弱弱的,上了戰場,敵人追來,騎馬不行,跑路不行,不是被殺就是被俘虜,這樣的大將軍,不是保家衛國,而是拖大周的後腿了。」

蕭老國公說著,一群人腦補那畫面。

所有的將士們都跑了,唯獨大將軍在後面,死命的跑也追不上,氣喘吁吁的被俘虜……

不由得笑的肚子抽筋。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叫人犯難了。

皇上笑道,「右相,這都有道理,該當如何?」

裴右相笑道,「既然那些世家少爺要當文將,這武將比武,他們自然比謀略,考他們兵書策略,或拿戰場上出現的問題來考他們,若他們也能一路劈關斬將,又經受的起馬上顛簸,便是武功平平,授予他們大將軍之職也未嘗不可。」

皇上聽了裴右相的主意,笑道,「這主意極好,就這麼辦。」

皇上話音剛落,靖北侯就站出來了,「皇上,這主意很差啊,我兒子怎麼辦?」

皇上臉一黑,「這是選大將軍,朕管你兒子?」

靖北侯輕咳了一聲,「不是,皇上,軒兒武功不怎麼樣,可是卻看了一腦袋的兵書,有些甚至倒背如流了,從小到大,他主意向來很多,雖然很餿,但還挺管用,我怕萬一他獲勝了怎麼辦……。」

他不是怕兒子奪不了大將軍啊,而是怕萬一叫他奪了可怎麼辦?

一群大臣臉皮抽了一抽,不否認,靖北侯的擔憂有道理埃

什麼欲擒故縱,聲東擊西……都是靖北侯世子的慣用手法埃

裴右相撫著腦門,道,「靖北侯,世子如今人在哪裡呢,他好像還沒來呢。」

靖北侯這才想起來,自家兒子不在啊,瞬間放心了,還出主意道,「他這會兒是不在,不過最好還是點一炷香,免得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蹦出來了,到時候晚來了,也能把他排除在外了。」

一群大臣,「……。」

他真的是靖北侯世子的親爹么,怎麼覺得他好像望子成蟲啊?

兒子奪大將軍,那是祖上積德,祖墳上冒青煙的事啊,怎麼到他這裡就這個愁那個愁的呢?

皇上腦門上有黑線,「他這會兒在哪裡廝混呢?」

靖北侯說不知道。

但是靖北侯夫人一早就派人去找他了,這不趕回來稟告道,「世子爺在醉仙樓跟人搶燒雞……。」

搶燒雞?

蕭老國公氣的頭暈,人家都來搶兵權,他卻去搶燒雞!

皇上笑了,擺擺手道,「我看他有燒雞就足夠了。」

一群大臣憋出內傷了,望著靖北侯,一臉的笑意,「靖北侯,你好像對自己兒子了解的還不夠埃」

靖北侯皮也很厚,連軒完全是遺傳,他不怒反笑,「話我已經說了,到時候軒兒來搶,可別說我沒提醒。」

他的兒子,他不了解誰了解?

搶完燒雞,肯定來搶兵權。

凡是搶的,他都喜歡。

大家笑歸笑,不過香還是點上了。

鑼鼓一敲,比試便開始了。

第一局,舉石。

考驗的是臂力。

參賽的人很多,不過能將沉重的石塊舉國頭頂的卻不多,但也有五六十人了。

等最後一人舉石后,便在一旁點了一炷香。

一炷香燒完,沒來的人,便沒了資格。

文將的比試,第一題很簡單。

寫十本兵書的名字。

就是這樣簡單的問題,讓那些想渾水摸魚的世家紈想的是絞盡腦汁。

書名好寫,可是誰著作的,可就難比登天了。

這不,一下子就淘汰了一大半,只餘下寥寥十幾個人。

同樣,也點了一炷香。

這一炷香內,有稀稀疏疏的人比試,不過大多以失敗告終。

真有心奪帥,哪裡會遲來,完全是閑得慌,湊個熱鬧,碰碰運氣罷了。

有些風,那香燃燒的格外的快些。

這不,很快就要燒完了。

月郡主有些焦急,「他不會不來了吧?」

蕭錦兒笑道,「你希望他奪帥?」

「……不是,我想看他被打。」

蕭錦兒,「……。」

寧纖柔指了那香道,「再數二十下,估計就滅了。」

月郡主在心底默數。

一、二、三……十一、十二、十三……。

最後三下時,有官兵敲鑼鼓。

才敲了一下,就聽到馬蹄聲傳來。

她瞥頭一看,可不是連軒騎馬奔了過來。

敲第二下的時候,連軒將手裡的燒雞一丟。

踩著馬背,便躍上比試台,沒有彎腰,腳一勾,就將石頭踢了起來。

這時候,第三下鑼鼓敲響了。

石塊掉下來,連軒用力一握。

石塊吧嗒一聲響。

瞬間成了幾瓣。

再看連軒,嘴裡還叼著一個大雞腿,手裡舉著剩下的石棍,在風中凌亂……

他只是想得瑟一下,沒想到得瑟過頭了。

形象全毀埃

不過這樣充滿力量的感覺……好爽。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一十八章燒雞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二十章騎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