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一十八章燒雞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13日 19:01 [字數] 39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比試常

離蕭國公府有十數里遠,坐馬車要半個時辰才到。

那原本是駐紮在京都的將士們訓練場,因為用來做比試場,這會兒已經挪走了。

安容下馬車時,瞧見的是好些貴夫人,世家少爺和大家閨秀,官兵倒是極少,除了那些守衛。

安容下馬車沒一會兒,沈安溪和弋陽郡主就過來了。

兩人許久沒見到安容了,想的慌,尤其是沈安溪,拉了安容的手,一陣膩歪道,「四姐姐,我還以為你懷了身孕,不來了呢。」

安容傾然一笑,「這樣隆重的比試,我哪裡捨得不來啊,對了,大哥二哥他們也來了?」

沈安溪點點頭,「都來了,本來祖母不讓他們來的,讓他們在府里看書,專心準備科舉,是新大伯母幫我們說了情,才許來的。」

這不,正說著,沈安北和沈安閔也過來了。

沈安閔還好說,沈安北胳膊上吊著的繃帶還沒有解開,這一路走過來,不少人看著他,臉皮有些紅。

他們只是來湊個熱鬧的,沈安北自然不用說了,胳膊還沒好呢,就算他想上場比劃一二,也不帶他玩。

沈安閔的武功不高,在一堆高手面前,也只有被打的{份,就不去給人做肉靶子了。

安容和蕭湛去給侯爺和侯夫人請了安。

侯爺問了問安容的身子,便沒說什麼了。他知道蕭湛對那十萬兵權是志在必得,對於蕭湛,他還是很看好的。

聊了兩句之後,沈安溪就拉著安容到一旁去說話了。

弋陽郡主瞧見一輛馬車過來,和安容她們打了聲招呼,便走了過去。

沒一會兒,弋陽郡主就拉了一個模樣清秀標緻的姑娘走過來。

那姑娘冰肌瑩徹,細潤如脂,粉光若膩,有出水芙蓉之姿。

精緻的臉。白裡透紅。黛眉細畫,美眸水波,瑤鼻檀口,唇上一點脂色。已是嬌艷欲滴。

她髮髻上插著碧簪。嬌小玲瓏。淺淺的笑容綻放在臉上。

「安容姐姐,你猜猜她是誰?」弋陽郡主笑的見牙不見眼。

那姑娘臉頰微紅,羞不自勝。

這倒是叫安容為難了。這姑娘以前她從未見過埃

安容正要搖頭呢,忽然想到些什麼,她眸底露出一抹驚詫來,「寧纖柔?」

弋陽郡主的二表姐,之前胖的無以復加,她還幫著弋陽郡主出了主意呢,難道這麼快就瘦了下來了?

弋陽郡主點頭如搗蒜,拉著寧纖柔轉了兩圈,撅了嘴道,「這一瘦,我都羨慕妒忌恨她了。」

寧纖柔給安容福身作揖,紅了臉頰道,「謝蕭表少奶奶再造之恩。」

安容趕緊扶起她,笑道,「言重了。」

這話可是一點也不言重,安容對她確實有再造之恩。

想起她前世的死,懸樑自盡,肥胖的身子扯斷了白綾,摔下來死的,可以說死的極其窩囊。

如今一副纖柔身軀,真的是名副其實了。

想必懸樑自盡這樣的事,是不會出現在她身上了。

而且看她,知書達理,進退有據,叫人打心眼裡喜歡呢。

寧纖柔站起身來,丫鬟見有好些人望著她家主子,便遞上一面紗。

寧纖柔接過,罩在了臉上。

沈安溪就好奇了,「那麼漂亮的一張臉,為什麼要蒙起來呢?」

弋陽郡主聳肩笑道,「宮裡要選秀了,以前二表姐胖胖的,沒人看的上,如今,就她這副容貌,要是叫人知道了,肯定要進宮的了,她不想進宮,所以遮著點兒……。」

沒人看的上這話,要是以前,弋陽郡主可不敢說,生怕傷了二表姐的心,沒事都勸她,長的漂亮身材好有什麼用,內涵才重要,人家都說娶妻娶賢,賢惠最重要。

所有人都是這樣寬慰寧纖柔的,她也相信了。

只是及笄之年,都沒人上門提親,她也不敢輕易出門,生怕遭人笑話。

但是現在么,弋陽郡主再怎麼說她以前,她也沒什麼感覺了,她知道弋陽郡主是為了她好,不然也不會求安容幫她減肥了。

說著,弋陽郡主話鋒一轉道,「本來二舅母要親自去跟你道謝的,就因為這事,一直沒敢去,還請你見諒呢。」

安容搖頭笑道,「只是幫了個小忙,哪用得著再三道謝啊,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正說著,安容瞧見寧纖柔的丫鬟拉扯寧纖柔的雲袖,用眼神示意她看向遠處。

安容注意到,寧纖柔瞥了一眼,眸底就有了三分怒氣。

安容也望過去,正好瞧見蕭遷再幫蕭錦兒拍頭髮上的落葉。

安容眼睛眨了一眨,笑問道,「寧姑娘認得他?」

寧纖柔哼了一鼻子,「誰認識那混蛋?1

只是,臉頰帶了些紅暈。

顯然是認識的埃

弋陽郡主扭了眉頭看著寧纖柔,不解的問道,「二表姐,蕭國公府大少爺怎麼就成混蛋了,他人挺好的埃」

蕭、國、公、府、大少爺!

這幾個字重重的擊打在寧纖柔的心頭上,她眼珠子沒差點驚震出來,「他是蕭國公府大少爺?1

怎麼可能呢,他不就是一個登徒浪子嗎?

「那她是誰?」寧纖柔指著蕭錦兒問。

弋陽郡主撫額,「她是蕭國公府大姑娘,蕭大少爺嫡親的胞妹蕭錦兒。」

說完,弋陽郡主嘆息道,「二表姐,都說了讓你冒充我丫鬟跟我去參加宴會,多認識一些大家閨秀,連蕭大少爺、蕭錦兒都不認得。好丟臉。」

幸好安容姐姐是熟人,身旁沒跟著蕭國公府其他人,不然就二表姐罵人家蕭遷是混蛋,以後還怎麼去蕭國公府玩啊?

想著,弋陽郡主又覺得不對勁了。

她望著寧纖柔,發現她耳根子紅的厲害,不由的問道,「二表姐,你為什麼會說蕭遷是混蛋啊?」

寧纖柔恨不得鑽了地洞好了。

她以為蕭遷又在調戲人家姑娘,卻沒想到那會是他嫡親的妹妹。

尤其是弋陽郡主還追問她。她只覺得舌頭打結。不知道怎麼回答好。

丫鬟跟著一旁,想替寧纖柔解圍,可是弋陽郡主都說蕭大少爺是好人,她卻說他在大街上調戲人家姑娘。有些像是污衊他似地了。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丫鬟就瞧見月郡主走了過來。

她一臉笑容。指了指丫鬟,又看了看帶著面紗的月郡主,「真的是你。我還以為認錯了人呢。」

寧纖柔睜大眼睛,笑著點頭,「是你。」

月郡主當即笑道,「上回都沒跟你好好道謝,你就走了。」

上回從背後給連軒一悶棍的就是寧纖柔。

她不知道救的是月郡主,救了人之後,便走了。

她更不知道她誤解的蕭遷是色狼登徒子,其實是連軒易容的。

這會兒,事情都弄清楚了,也……慘了。

弋陽郡主扶著腦門看著寧纖柔,有些欲哭無淚道,「二表姐,你怎麼就惹到他了呢。」

她還真沒瞧出來,自家表姐,還是個除強扶弱,見義勇為的人埃

你惹誰不好,你惹靖北侯世子啊啊埃

她那點面子,估計保護不了二表姐埃

寧纖柔也要哭了,她雖然不認得連軒,可靖北侯世子的大名,她也算是如雷貫耳了。

就是一個活脫脫紈埃

連冒充表哥調戲自己未婚妻的事,他都做的出來,她卻膽大妄為的從背後給了他一悶棍子……

想想當初,安容只不過說他漂亮,他就送了她幾隻小白鼠,嚇她個驚魂未定。

都怪他!

寧纖柔在心底狠狠的罵了蕭遷兩句,都怪他,要不是他那張臉,她才不會下那麼重的狠手呢。

遠處,蕭遷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

蕭錦兒擔憂道,「哥,你不會傷寒了吧?」

蕭遷揉著鼻子,道,「不會,我好的很。」

說著,他回頭掃了幾眼,總覺得有人在看他。

弋陽郡主出主意道,「二表姐,要不一會兒見到他,你主動道個歉吧?軒哥哥雖然紈了些,只要你道歉了,他肯定會既往不咎的。」

要是不道歉,那可就說不準了。

月郡主就不樂意了,「道什麼歉啊,那樣的混蛋,就該狠狠的打。」

知道寧纖柔怕被連軒報復,月郡主拍了胸脯道,「別怕,他要是敢欺負你,我就把御龍鞭借給你,狠狠的抽他。」

弋陽郡主白了月郡主一眼,「如玉,你就別給我二表姐出餿主意了,對了,軒哥哥呢,怎麼沒瞧見他人?」

月郡主翻白眼,「誰知道他在哪兒,我好幾天沒瞧見他了。」

說著,月郡主望著安容了,「你知道他在哪兒嗎?」

安容輕搖頭,蕭老國公有令,不許泄露連軒在流雲瀑布的事,只是這會兒都快比試了,他怎麼還沒來啊?

月郡主回頭掃了幾眼,「不應該啊,以他那混蛋還愛吹牛的性子,這麼熱鬧的事,怎麼可能缺了他?不會又易容了吧?」

流雲瀑布,氣勢如虹。

此刻,陽光正好,風和日麗。

忽然,一聲爆響傳來,只見亂石碎裂,水花飛濺。

聲音之大,將睡在大石塊上的卜達給驚醒了。

他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起身一看。

水潭中正倒浮著一個人。

可不正是他家主子。

卜達一驚,趕緊下水撈人。

把連軒救了上來,卜達趕緊的探鼻子。

還好,還活著。

卜達抹著臉上的水,瞅著被連軒用內力炸開的鐵鏈,嘴角抽了一抽。

那麼粗的鐵鏈子埃

爺……這是要無敵了么?

看了看天色,卜達急眼了,對著連軒一陣猛搖,「爺,你醒醒啊,時辰不早了,再不去比試場就晚了1

「爺,你醒醒啊1

喊了七八聲之後,連軒才開始吐水。

卜達一喜,將連軒背到背上,趕緊跑。

連軒顛簸的要死不活的,拍著卜達的肩膀,有氣無力道,「去醉仙樓,吃燒雞……。」

卜達腳下一滑,主僕兩個差點摔個人仰馬翻。

ps:~~o_R1292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一十七章咬痕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一十九章凌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