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一十三章扣走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11日 05:29 [字數] 38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國公爺這回是真生氣了,而且很生氣。

不然怎麼會丟下那帥印,甚至連國公的位置都不要了?

其實,一個國公的位置,他還真看不上眼。

哪怕蕭家只是一個白丁,以蕭家的實力,誰敢小瞧,誰敢打蕭家的主意?

蕭國公府為了大周盡心儘力,換回來的卻是猜忌,這鳥氣,以蕭老國公的暴脾氣,能受的了,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可是讓蕭老國公走,那是不可能的。

裴右相趕緊攔住蕭老國公,連連賠笑,今兒讓國公爺走了,改日請回來,可就難比登天了,指不定就會要皇上用八抬大轎抬著上朝了。

「國公爺息怒,蕭家對大周的忠心,誰敢質疑,像蕭大將軍,一聽到邊關出事,連夜就趕赴邊關,」裴右相拽了國公爺的衣袖道,「還有蕭表少爺,敖大將軍的事,我們都太疏忽大意了,幸虧他機警,要是真讓敖大將軍逃到邊關,可就禍患無窮了。」

「蕭家為大周立下的功勞,前所未有,國公爺您老當益壯,朝廷還要仰仗您呢,您撒手不管,換別的將軍去戰場,大周只怕要多死數萬人啊,」裴右相苦口婆心的勸。

他也顧不得會不會得罪其他的將軍了。

尤其是瞧見那些將軍看著皇上龍案上的帥印,雙眼泛光的樣子。

那麼大的誘惑,沒人抵抗的祝

要是有那個雄心,沒準兒能讓大周更名易姓了。

其他大臣也過來說軟話,國公爺的怒氣根本就不消。

裴右相這人聰明的很,他知道國公爺的怒氣在哪兒,在皇上一口否決了蕭表少爺。

他忙對皇上道。「皇上,臣覺得那十萬兵權可以比武定奪,不論是朝堂上的將軍,還是世家少爺,只要能在謀略武功上勝出,就能勝任大將軍之職1

左相站起來道,「皇上。右相這主意極好。比武奪帥,輸了也無話可說。」

寧國公站出來,道。「好是好,只是難保有紙上談兵之輩矇混過關,讓這樣的人勝任大將軍之職,可是大患。臣覺得誰勝出。皇上任他為大將軍,待他去邊關打戰。首仗失敗,這大將軍之職就交給副將軍任職,以此類推。」

裴右相想了想,笑道。「還是寧國公想的周到,不過一次就斷定人家是紙上談兵太過草率了,畢竟勝敗乃兵家常事。誰都有馬失前蹄的時候,在場的將軍都打過勝仗。也在敵人手裡吃過虧,不過若是連敗三回,或者失敗的次數太多,確實該撤掉大將軍之職。」

裴右相這主意,是在給皇上台階下,也是給國公爺台階,更是給了那些將軍們希望。

畢竟皇上和文武百官都不大讚同讓蕭家再掌十萬兵權的。

然而,蕭老國公一定要兵權,誰要想拿,那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右相的這主意,既顧全了所有將軍,也顧全了蕭老國公,可謂一舉數得。

只要蕭湛獲勝,皇上就給他大將軍之位,可要是輸了,國公爺您也無話可說不是?

皇上坐在龍椅上,看著龍案上的帥印,食指輕輕敲打。

最後,皇上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笑來。

「好,就比武奪帥1

見皇上答應了,裴右相鬆了一口,望著蕭老國公,笑道,「國公爺,以蕭表少爺的武功謀略,您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徐公公端了帥印,送過來。

裴右相接過,送到蕭老國公跟前。

蕭老國公哼了一聲,抓過帥印,臉還依然冷著,「湛兒我倒是不擔心,我就怕你出的餿主意,叫軒兒取勝了。」

正帥和副帥,都算獲勝。

說完,蕭老國公邁步便走。

身後,裴右相哭笑不得,「不會吧……。」

他望著靖北侯,嘴角抽了又抽,「靖北侯,你可千萬攔住了世子爺埃」

靖北侯的臉皮也在抽抽,他沒想到蕭老國公會這麼高看他兒子,雖然那話聽著不對味兒,不過足夠他與有榮焉了。

只是裴右相的話,叫他很不爽了,「右相,你說的可是世家少爺,我連家在京都還算不上一個世家嗎?」

別人都能上,憑什麼他兒子不行啊,就算連軒胡鬧了些,紈了些,是個小禍害,可也不能這麼被排斥在外埃

裴右相撫額,遇到這麼護兒子的爹,他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只道,「一旦比武獲勝,世子爺可就要去邊關了,那他迎娶月郡主的事,可就不知道拖到什麼時候了,邊關又遠在千里之外,一年半載的回不來,變數太大……。」

裴右相只差沒說白了,你兒子現在一門心思想退親呢,這會兒被拘在蕭國公府,他飛不起來,一旦去了邊關,別說娶月郡主了,指不定連孫兒都一併給你帶回來了,到時候你還怎麼和顏王爺交代?

這事,靖北侯不能不上心埃

他希望連軒獲勝,證明他兒子雖然胡鬧紈,但是不比別人差什麼。

可他又不能不顧顏王爺和月郡主,真是兩難埃

等退了朝,靖北侯直奔回府,把這事告訴靖北侯夫人,問問她的意思。

當時,靖北侯夫人正在茶花,聽了靖北侯的話,她扭了眉頭,看著靖北侯,一腦門的黑線道,「侯爺,你是不是太高看軒兒了,他有那本事能贏?」

靖北侯眼角抖了一下,好像他是想多了點。

可是蕭老國公都有這擔心,他能不擔心嗎?

「萬一呢?軒兒打小運氣就好,誰碰上誰倒霉,萬一一路破關斬將贏了怎麼辦?」靖北侯覺得有這樣的可能,而且還不校

靖北侯夫人白了他兩眼,「既然擔心,那就別讓他參加不就行了。」

也只能這樣了。

臨墨軒。書房。

連軒、蕭遷還有十五歲的蕭寒都擠在書房裡,興緻勃勃的商議著比武奪帥的事。

在蕭國公府,哪個男兒不羨慕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能在戰場上叱吒風雲,抬手間,令下,敵人血流成河?

現在機會擺在眼前。不爭。傻埃

不過他們都有那個自知之明,他們都不是蕭湛的對手,正帥肯定是不行了。只能奪副帥了。

連軒坐在那裡,啃著果子,望著蕭湛道,「大哥。雖然你是我親大哥,可是比試台。沒有兄弟,只有對手,我不會心慈手軟的。」

蕭遷正在喝茶,聞言。一口茶噴老遠。

「軒弟,你還要不要臉皮了啊,」蕭遷邊咳邊道。

連軒黑了臉看著他。「人要臉樹要皮,誰不要臉了?」

蕭遷指著天花板。「牛皮都快捅破天了,你連我都打不過,你還想打的過大哥?」

連軒把果子往盆里一丟,「誰打不過你,我只是不好意思贏你,罷了1

「有本事不用毒,憑真本事切磋?」蕭遷磨著拳頭道。

「切磋就切磋1連軒哼道。

書房太小,施展不開,兩人要去院子里切磋。

結果剛出房門,卜達走了過來,二話不說,先遞上一摞銀票。

連軒有些蒙了,「給我銀票做什麼?」

卜達聳了鼻子道,「夫人說了,她許你上戰場,沒事給蕭湛少爺出出餿主意就行了,副帥責任重大,以你不找邊際的性子,去了軍營,只怕軍杖要黏在你屁股上,讓你別參合比武奪帥的事了,這些銀票給你,讓你出去玩玩……。」

連軒臉黑如炭,人家爹娘都望子成龍,他爹娘卻拿銀票來「侮辱」他,他很受傷。

不過,他還是伸手把銀票接了。

他一貫堅信,送上門的銀子,不要是傻子。

蕭遷拍著他的肩膀道,「軒弟,做兒子的就該要聽爹娘的叮囑,他們是不會害你的,放棄比武吧。」

連軒肩膀一聳,就把蕭遷的手給震開了,「你少來,外祖父常說,一直活在爹娘的羽翼之下,遲早長成一個廢物1

「所以,你沒事就剪著你爹娘的羽毛玩?」蕭遷笑道。

連軒怒。

蕭遷忙道,「好吧,我說錯話了,希望比試台上,軒弟你高抬跪腳,稍稍留情……。」

蕭寒撲笑出聲,「大哥,二表哥的腳名震京都了,想躲過去,還真不容易。」

連軒白了兩人一眼,把銀票丟給卜達道,「去拿我的鎧甲來。」

卜達,「……。」

安容走過來,正好聽到這話,嘴角有些抽抽。

前世,連軒的鎧甲,名震京都埃

佔了兩個最字。

最重,最奢侈。

由玄鐵打造的鎧甲,分量能藐視所有的鎧甲了。

而且每片鎧甲鱗片上,輟著一顆稀罕少見的寶石……

前世,連軒穿著那身鎧甲騎在馬背上,沉重的,讓匹千里馬呼哧呼哧的喘氣,舉步艱難。

陽光照耀下,寶石折射各種光芒。

只要掃到他,必下意識的捂著眼睛。

那身鎧甲,招搖的讓文武百官彈劾靖北侯,說他兒子太奢侈了,甚至皇上還派人去查靖北侯是不是貪墨。

而他,本來要隨蕭湛一起出征的,愣是被扣了下來。

想到那招人羨慕妒忌恨的鎧甲,安容忍不住道,「那鎧甲上點綴了太多的寶石,太過招搖了,還是樸素些為好。」

安容說著,連軒愣住了。

「大嫂,你怎麼知道我鎧甲上鑲嵌寶石了?」連軒臉上寫滿了疑竇。

這事,除了卜達和月郡主外,沒有第四個人知道了啊,難道是月郡主說的?

安容扯了下嘴角,「這還用說么,以你的性子,你的鎧甲必定要獨一無二。」

連軒笑了,不愧是大嫂,果然了解他。

只是……

連軒重重一嘆。

卜達捂嘴笑,「少奶奶,你放心吧,世子爺的鎧甲上一顆寶石也沒了,爺得罪了月郡主,月郡主把鎧甲上的寶石全給扣走了……。」

ps:求粉紅。未完待續R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一十二章資歷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一十四章杏林(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