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七章貪墨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7日 22:51 [字數] 37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裴老族長收回手,望著皇上道,「皇上,挖人墳墓,盜人家祖墳陪葬品,這樣的事,人神共憤,沒有證據,我空口白牙,也沒什麼信服力,我今兒來找皇上,就是讓皇上給我一句話,盜我陵

墓者,誅1

說著,裴老族長掃了眾人一眼,「諸位大臣對我說的話,沒有異議吧?」

滿朝文武,幾乎是裴老族長掃到誰,誰就搖頭。

誰敢有異議啊,別看裴老族長一副蒼白臉色,比起蕭老國公的霸道,他是一個弱不禁風的人,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裴家能屹立千年不倒,這麼一大龐大家族的族長,能簡單了?

簡單的人,能和蕭老國公並立,成為大周兩座撼不動的大山,會給皇上行禮,皇上親自下龍椅,扶住他?

且不說裴家的勢力了,就拿盜墓這件事來說,這原本就是有損陰德的事,不加以重罰怎麼行?

誰不想死後百年安寢,像他們這些高官厚祿者,死後的陪葬肯定少不了,免不了遭來宵小盜墓……

裴老族長還算是幸運的了,他只是修建的陵墓被盜,要是死後被盜,那還真是連告狀都做不到了,難不成還能蹦出來抓盜墓賊?

不過說來也奇怪啊,他身子健朗,無病無災的,給自己修陵墓還好說,像他們也都早早的就請了大師看好風水了,可陪葬品至於這麼早就放進去嗎?

眾人都看著裴老族長。

結果,裴老族長卻看著蕭老國公和敖大將軍,「蕭老國公和敖大將軍覺得盜墓賊該如何處置比較合適?」

蕭老國公臉陰的厲害,這老匹夫,存了心的讓人懷疑他盜墓。毀他名聲,也不想想,就他陵墓里那點子東西,他看的上眼嗎?

蕭老國公袖袍一揮,帶起一陣凌厲的風,「要殺要刮隨便你。」

那風帶著剛勁,刮的人臉頰生疼。

裴老族長面不改色。心底暗爽。就是要敗壞你名聲,一想到他昨兒去大昭寺見瞎眼神算,算算那陵墓可還能用。

結果瞎眼神算告訴他。最好不要,不然二十年後他有一劫。

他當時還暗喜呢,能再活二十年,奢望埃有十年的活頭,他就心滿意足了。

結果瞎眼神算告訴他。那劫難是他墳被人給刨了!

青雲寨後山,埋葬了裴家歷代族長,裡面的寶物不計其數,此番盜墓賊已經發現了他祖上的墳墓。要是留下些蛛絲馬跡,那豈不危矣?

一想到瞎眼神算的話,裴老族長都有活活掐死蕭老國公的心了。

這都出的什麼餿主意。存了心的禍害他。

裴老族長望著敖大將軍,見他不說話。又問了一句,「敖大將軍意下如何?」

敖大將軍背脊涼著呢,他總覺得這就是一個套,專門套他的!

可這麼多人瞧著,裴老族長又指著他在前,他不表態也不行了。

只得隨著蕭老國公的話道,「但憑裴老族長處置1

「好1裴老族長笑了,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蕭老國公瞪了裴老族長道,「皇上,我看裴老族長是懷疑上我和敖大將軍了。」

皇上又不傻,哪裡看不出來啊,可是他能怎麼辦,讓人去搜查蕭國公府和敖府嗎?

嗯,這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以前,他一直覺得蕭老國公和裴老族長是穿一條褲子的,沒想到還有掐架的時候,真是難得。

想著,皇上的眼睛一凝,他好像忘記了些什麼。

之前湛兒娶親時,曾和他要敖大將軍手裡的十萬兵權礙…

皇上瞥了裴老族長一眼,又掃了蕭老國公兩眼,眸光最後看著敖大將軍,最後定格在他額頭上的細密汗珠上。

到這會兒,皇上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十有*是那兩個老匹夫設了個圈套,敖大將軍一時不察,鑽了進去。

若說他無辜被算計,倒也不見得,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盜墓這樣的事,可沒人能逼他去做。

皇上甩了龍袍道,「行了,清不清的,得去查,右相你……算了,你是裴家的人,讓你去查看,怕有失公允,左相,你和瑞親王再找幾個大臣去查一番,先查蕭國公府。」

最後四個字,皇上是一字一頓。

這老匹夫府邸到底有多少寶貝,他還不知道,正好趁這個機會查一查。

蕭老國公氣的吹鬍子瞪眼,這不是明擺著拿他開唰,好讓敖大將軍有時間逃脫嗎?!

好在裴老族長也擔心他那些珍品,被人貪墨了,主動提出,請官兵將蕭國公府和敖府先圍起來。

對此,蕭老國公是身正不怕影兒斜,坦然接受了,敖大將軍眸光冷凝,一聲不吭。

好吧,沒人在乎他的想法,滿朝文武早已經習慣了,一般苛刻的事,只要蕭老國公答應,他們就不會在反駁。

就這樣,裴老族長帶著幾位朝廷重臣駕臨蕭國公府,搜查裴家被盜之物。

這事鬧的動靜可不校

更出乎安容的意料之外,她怎麼也沒想到敖府沒查,反倒先查蕭國公府了。

就連臨墨軒都沒能逃脫,她用來裝陪嫁的屋子都被打開讓官兵搜查了一番。

這一回,蕭國公府的家當叫那些官兵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內庫房裡的珍庫房。

紫檀木的多寶閣,一溜煙擺著百來件珍品,各種玉器瓷器,叫人目不暇接,嘆為觀止。

眾人挨個的欣賞,可就是沒瞧見裴老族長所說的陪葬之物。

好像,貌似他說的那些東西和珍庫房比起來,不值一提埃

裴老族長挨個的看,摸著鬍子,算計著自己需要哪個。想他損失那麼大,怎麼也要蕭老兒賠補他一些才是。

從庫房出去,蕭老國公瞪了裴老族長道,「可瞧見你的陪葬品了?」

裴老族長聽得身子哆嗦,直打寒顫,「是未來的陪葬品,說的好似老夫已經蹬腿了似地。」

說完。裴老族長道。「這裡沒有,去敖府瞧瞧吧。」

然後一群人,又騎馬坐轎。趕去敖府。

敖大將軍陪在一旁,臉就跟七八月的天一樣,雖然晴著,容光燦燦。可難保什麼時候就忽然颳風下雨了。

敖大將軍帥先下馬,邁步進府。

總管伺候在一旁。他蒙蒙的,見了敖大將軍忙問,「將軍,出什麼事了?」

敖大將軍眼睛一凝。總管問這話,就意味著庫房那些東西沒轉移埃

他不是蕭老國公,蕭老國公的霸道人盡皆知。庫房裡珍品多,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大周建朝之前,他分了前朝國庫一半的寶貝,庫房裡沒珍品,那才叫人奇怪了呢。

他有……可就被人揣測非非了。

可是到了這會兒,他已經無路可退了。

他低頭吩咐了總管幾句,總管臉色大變,「將軍……。」

敖大將軍眼神一冷,總管就縮了脖子,點頭應了。

蕭湛騎在馬背上,他看著敖大將軍,深邃的眸底有抹若有似無的笑。

裴度瞧見了,好奇道,「湛兄,你笑什麼?」

「金蟬脫殼。」

蕭湛的回答,有些不找邊際。

金蟬脫殼有什麼好笑的?

他愣了幾秒,方才反應過來,原來敖大將軍要玩金蟬脫殼埃

不由得嘴角抽抽,多說幾個字會死埃

下了馬,一群人進了敖府。

瑞親王他們在正屋喝茶,官兵去查探,很快,就回來稟告,「查到了1

瑞親王和左相互望一眼,道,「抬上來。」

沒一會兒,幾個官兵就抬了七八個大箱子過來。

為首的官兵打開一箱子。

一玉枕赫然映入眼帘。

那玉枕來路不小啊,是裴老族長睡不安穩時,先皇賞賜給他的,他當時就在場!

昨兒夜裡,他要是多看一眼,肯定知道被人算計了!

敖大將軍越想,臉越黑沉,問總管,「這些東西怎麼在府里?」

一副渾然無知的模樣。

總管忙道,「這是昨兒夜裡程將軍送來的……。」

不用說,這黑鍋鐵定要程將軍背了。

只是,這黑鍋是他想送給程將軍,就能送的嗎?

裴老族長看了那幾個箱子一眼,問道,「冬雷琴呢,怎麼不在了?」

官兵搖頭,「沒瞧見。」

沒瞧見才怪,裝冬雷琴的錦盒還在,琴能長翅膀飛了不成?

「去找1瑞親王放下茶盞道。

官兵趕緊去找。

敖大將軍一臉懊悔道,「昨兒程將軍說送我些土特產,我只當是些吃的,也沒甚在意,沒想到會是……這些。」

「土特產?」瑞親王瞥了那幾大箱子一眼,笑的頗具意味,「這比喻倒是貼切。」

陵墓,可不都在土裡。

瑞親王站起身來,一抬手,就有兩個官兵過來抓敖大將軍了。

敖大將軍臉黑如炭,「瑞親王,你這是什麼意思?1

瑞親王朝前走,隨手拿起大箱子里的東西,笑道,「本王奉皇上之命來查裴老族長失竊之物,東西在你府上找到,縱然盜墓賊不是你,你也犯了貪墨之罪。」

說完,瑞親王道,「押入刑部候審。」

敖大將軍眼睛布滿血絲。

外面,官兵拿了東西進來道,「這好像是琴上的東西。」

裴老族長瞥了一眼,走過來道,「是冬雷琴上的,怎麼就剩這麼點了?」

官兵忙回道,「聽敖府丫鬟說,這冬雷琴是敖大將軍叫人燒的。」

一邊說不知道這些東西,一邊叫人把琴給燒了,這樣打自己臉好么?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零六章懷疑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零八章兵權(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