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六章懷疑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7日 15:28 [字數] 36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涼如水。

風吹細葉,颯颯作響。

臨墨軒,藥房。

正傳來一陣接一陣殺豬般的吼叫聲。

「輕點,輕點兒,疼啊疼啊啊1連軒叫苦不迭。

小榻上,連軒裸著上身,咬著牙,臉漲成豬肝色。

他身後,蕭遷正一邊抖肩膀,一邊幫連軒拔刺。

沒錯,是拔刺。

聽著連軒的吼叫聲,蕭遷竟覺得有些悅耳動聽,拍著連軒的肩膀道,「別亂動,小心刺斷了。」

連軒咬著牙,一臉欲哭無淚,「你是不是藉機尋仇啊?」

蕭遷白了他一眼,「我是想尋仇的,可是見你一後背的仙人掌刺,我被祖父打下樹的事就不跟你算賬了,對了,你這些刺是誰送你的?」

連軒咬緊咬緊牙關,死都不開口。

蕭遷就望向卜達了,「你說。」

卜達瞥了自家主子一眼,見他沒說不許,就道,「聽人說,是爺被人一腳踹出馬車,不小心滾到賣花的小攤鋪,把仙人掌震了下來,然後就這樣了……。」

聞言,蕭遷嘴角的笑真是燦如春華啊,「對了,他是被誰踹的?」

「……月郡主埃」

這還用問么,除了月郡主,誰還敢正大光明的踹世子爺啊,不要命了還差不多。

連軒也知道是月郡主踹的他,可月郡主為什麼踹他啊?

「她為什麼要踹我?」連軒瞥了卜達,問道。

卜達眼睛瞬間睜圓了,不敢置信,「爺,月郡主怎麼踹你的。你都不知道嗎?」

連軒恨不得拍他腦門了,「你傻啊,我要是知道,我還會問你嗎?1

卜達無語,不知道誰傻,當時,馬車裡就你和月郡主兩個人。你都不知道。遠遠跟著的我,又沒長透視眼,哪裡會知道啊?

不過。當時世子爺被抬上馬車時就已經暈了,不應該得罪月郡主埃

蕭遷猜測道,「不會是月郡主發現了你,所以痛下狠腳吧?你都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說來聽聽。」

連軒一聽就不高興了,「什麼天怒人怨。我救了她好吧1

救命之恩,以身相許,這奇怪嗎?

他調戲月郡主,礙著誰的事了。被人從背後敲悶棍,他還不知道是誰打暈的他!

而且,他不只是後背疼。渾身都疼的厲害,好像被人踹了十七八腳一樣。

連軒望著卜達。「是誰打了我一棍子,又踹了我十幾腳?1

卜達縮了脖子道,「打你的是個見義勇為的姑娘,奴才以前沒見過,不認得,她救了月郡主之後就走了。」

「……踹你十幾腳的是月郡主,把你扶上馬車也是她,把你踹下來的還是她。」

老實說,卜達也暈了。

卜達很肯定,月郡主認出了連軒,不然也不會和他共乘一駕馬車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月郡主為什麼對主子這麼的矛盾啊,打了就打的吧,還把人送回來,送就送吧,至於送到一半,又把人踹下馬車么?

她要是打完了人就直接走了,他就把世子爺扛回來了,也不會挨這麼一後背的刺埃

不過得虧了這一後背的刺,不然國公爺的怒氣還真不容易消。

卜達嘆息道,「世子爺,你就乖乖娶月郡主過門吧,她挺好的礙…。」

「挺好?1連軒氣瞪了眼,指著自己的後背,「你瞧瞧,好在哪裡?」

蕭遷一笑置之,繼續用力幫連軒拔刺,連軒繼續嗷嗷叫疼。

叫聲太大,驚動了書房裡看賬冊的蕭湛。

他眉頭擰了下,正要起身,窗戶處,閃進來一個黑衣勁裝男子。

他作揖,稟告道,「主子,程將軍已經將東西送進敖府了,他沒有發現什麼,只是……。」

安容進來,正好聽到暗衛稟告,笑問道,「只是什麼?」

「只是冬雷琴被毀了。」

安容怔了一下,冬雷琴是裴語最喜歡的琴啊,怎麼就被毀了呢。

暗衛歉意道,「冬雷琴是庄王妃找敖大將軍要的,敖大將軍見了冬雷琴,當即就讓下人燒了給庄王妃,屬下們不敢打草驚蛇……。」

若是想救,冬雷琴絕對能救下來。

可是他們不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冬雷琴化為灰燼。

安容知道,為謀大事,有所犧牲在所難免,可冬雷琴不是她的啊,一代名琴就這樣化為灰燼,實在可惜。

不得不說,敖大將軍對自己的嫡妹真的是寵愛入骨。

只是她又想不通了,庄王爺殺了他妹妹,怎麼沒見他殺庄王爺替庄王妃報仇呢?

安容之前還擔心,裴老族長那些陪葬之物,抬進敖府,會被敖大將軍識破,沒想到會這麼的順利。

安容哪裡料到,這一切還真是運氣好,是敖大夫人無意中幫了他們的忙。

敖大將軍膝下就兩個兒子,一死一傻,後繼無人,敖大夫人身子又差,年紀還不小,是沒那個能力再繼續幫敖大將軍傳宗接代了。

偏敖大將軍不多久又要去邊關,還不知道多久才能回來,為了敖家的香火,敖大夫人忍著喪子之痛,給敖大將軍物色了七八個美人,只求他在離京之前,能寵幸她們,能再給敖家生兩個兒子

賢惠如敖大夫人,怎麼能叫敖大將軍不心疼呢?

這不,隴著敖大夫人就要進內堂,可是被敖大夫人給回絕了,她讓那些嬌滴滴的美人伺候敖大將軍,自己去佛堂誦經祈福去了。

七八個美人一擁而上,環肥燕瘦,柔弱無骨,敖大將軍哪裡招架的住啊?

程將軍過來人,只羨慕敖大將軍有賢妻。哪會在這關頭掃興?

把東西留下,他就走了。

總管吩咐人把東西抬到庫房,落了鎖后,便離開了。

第二天,依舊早朝。

崇政殿內,皇上和文武百官共商朝政,除了邊關戰事之外。還有就是慕將軍以下犯上。刺殺敖大將軍並私通外敵一事。

如今證據確鑿,人證物證俱在,雖然慕將軍已死。可是慕家上下,還有和慕將軍往來密切的那些人,一個都脫不了干係,連坐的將軍不下十人。

正商議著呢。外面有公公上前稟告,「皇上。裴老族長請求面聖。」

皇上眉頭一皺,裴老族長多久沒進宮了,怎麼要求見他呢?

「快請。」

很快,公公就領著裴老族長進來了。

裴老族長神情憔悴。面色蒼白,像是得了什麼重病一般。

他進了大殿,要給皇上行大禮。皇上哪裡敢受啊,這不趕緊下了龍椅。過來相扶。

「來人,給裴老族長看座,」皇上吩咐道。

等裴老族長坐下,皇上方才問道,「裴老族長來找朕,所為何事?」

裴老族長瞬間眼眶紅了,「皇上,你可得給老夫做主啊,有人扒了老夫給自己修建的陵墓,還將那些陪葬之物一偷而光……。」

裴老族長委屈的啊,一邊告御狀,一邊拿眼珠子瞪蕭老國公。

可滿殿的大臣都蒙了,是想笑不敢笑,憋的渾身難受,腮幫子疼的厲害。

誰能想到,千年的世家裴家族長的陵墓被人給盜了?

也不知道哪個賊,居然這麼的膽大,惹上裴家,他不死也得脫個十七八層的皮埃

皇上一腦門的黑線,他還以為裴老族長找他是什麼大事呢,誰想到會是告狀的?

還是告這樣的狀,叫他如何幫他伸冤?

以裴家的勢力,要說查不到是誰盜的墓,他可不信。

那裴老族長今兒來……?

皇上攏了攏龍袍,問道,「裴老族長可是有懷疑之人了?」

裴老族長當即站起來道,「皇上英明,陵墓被盜,我是窩了一肚子火氣,派人明察暗訪,總算是有了些眉目,只是……。」

話到這裡,裴老族長便不說了。

皇上也能猜的出來,只是敵人太強大了,沒有確鑿的證據,拿他沒輒埃

皇上不著痕的瞥了蕭老國公一眼。

蕭老國公臉都黑了,皇上這樣子明顯是懷疑他盜了裴老族長的墓啊!

不僅僅是皇上,其他大臣也都若有似無的瞥蕭老國公兩眼。

京都誰不知道,裴老族長和蕭老國公的關係時好時差啊,指不定就是裴老族長一句話沒說好,得罪了蕭老國公。

蕭老國公一生氣,然後就扒了裴老族長給自己修的墳。

除了這個解釋之外,還有什麼解釋能讓裴老族長受了這麼大的窩囊氣,還規規矩矩來找皇上告御狀,明顯是拿蕭老國公沒輒,想借皇上來討公道。

諸位大臣面面相覷,臉上抱著瞧好戲的神情了。

蕭老國公恨不得甩袖就走。

裴老族長還道,「不但挖了我的陵墓,還有我祖上的……。」

這一回,皇上臉凝重了。

滿朝文武也都繃緊了臉,挖人祖墳,十惡不赦,天地不容埃

蕭老國公和裴老族長又不是真有仇,胡鬧而已,斷不會挖他祖墳。

皇上冷了臉,問道,「裴老族長懷疑是誰?」

裴老族長伸手一指。

正是蕭老國公。

一群大臣倒抽一口氣,還沒驚回神來,裴老族長的手斜了。

直指敖大將軍。

敖大將軍臉黑如墨,背脊一陣陣發涼,但是面上鎮定的很,「裴老族長,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什麼時候挖過你的陵墓了?」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零五章調戲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零七章貪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