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五章調戲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6日 21:04 [字數] 51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看著烤鴨,再看著自己滯在半空中要拿烤鴨的手,收回來不是,拿烤鴨也不是。

他嫌棄月郡主,哪有那厚臉皮再吃月郡主送來給他的烤鴨?

他對烤鴨熱情如火,卻對它的主子冷若冰霜,刀言劍語,字字傷人。

臉皮燙埃

安容朝他哼了一聲,替月郡主罵了他四個字,「沒心沒肺1

連軒的臉更紅了,他感覺自己被月郡主擺了一道。

「我去找她1

連軒從鼻子里嗡了一聲,身子一傾,人像是離弦的箭,眨眼睛已經到窗戶前了。

好高的武功!

安容在心底驚嘆,清澈的眸底星辰閃耀。

真沒看出來,連軒的武功會這麼高。

他翻身出窗戶,卻不忘回頭對安容道,「大嫂,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回頭我就來找你學制毒。」

說完,不等安容回絕,人已經消失了。

安容輕聳了下肩膀,望著蕭湛道,「連軒的武功是不是高了很多?」

蕭湛搖頭一笑,「他只有在心急時,武功才高。」

安容驀然懵了,剪水瞳眸寫了兩個字:不懂。

蕭湛轉身出藥房,邊走邊道,「連軒天賦極高,只是人太懶散,喜歡偷奸耍滑,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不然,他何至於連敖大少爺都打不過?」

就是因為連軒有那個天賦,蕭老國公才怒其不爭,恨其不上進,想盡辦法逼他,可連軒又不是個喜歡約束的人。越是逼他,他越懶散。

再加上,有蕭國公府和靖北侯府護著,京都敢惹他的人不多,他會的那點功夫足夠他橫行京都了,就更加的無所謂。

連軒打小就會感慨,「要是我是一灘爛泥就好了。反正也扶不上牆。沒人在我身上廢心思,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多好埃」

他一番肺腑之言。蕭老國公聽后,沒差點真狠心的將他打成一灘爛泥。

安容聽后,是渾身無力,多少人因為天賦太差。以勤能補拙為信念,上天厚愛他。給了他一身傲人的天賦,對他來說卻成了累贅,不知道他上輩子做了什麼好事,積了這樣厚的功德。

想到功德。安容想起來一件事。

她抬起手腕,將玉鐲露出來給蕭湛看。

「相公,你看。這兩日玉鐲的顏色越來越深了,幾乎變成橙色的了。」安容臉上洋溢著明媚的笑容。

黃橙橙的玉鐲,就跟金秋菊一樣,雍容溫和。

安容高興啊,玉鐲越變色,她擁有的感激之心就越多,那意味進了木鐲后,能兌換的東西就多了。

這多虧了她給柳大夫的那三萬兩銀票呢。

從柳大夫離開國公府後,差不多一個時辰,她的玉鐲就開始有了明顯的變化。

一副葯,差不多一兩銀子,三副就是三兩了。

得病的大多都是窮苦百姓,因為他們吃不飽穿不暖,抵抗力就弱,再加上瘟疫橫行時,富貴之家有錢買葯預防,他們沒有。

這些人,大多都是看不起大夫的,平常得個重病,不是賣身替父母看病,就是賣身葬父。

安容掏錢給他們買葯,讓他們有了一線生機,這對他們來說,是活命之恩啊,他們對安容是感激涕零。

正想著呢,夏兒便走過來,福身稟告道,「少奶奶,國公府門前有好些人給您磕頭,謝您贈醫施藥呢。」

安容微微一怔,「蕭總管怎麼不叫人攔著?」

夏兒搖頭,「根本就攔不住,一堆人在那裡哭,說要不是少奶奶你菩薩心腸,他們非得家破人亡不可,您的大恩大德,他們無以為報,來給您磕個頭,也求個心安。」

那麼多人跪著,非得當面給安容磕個頭,不然不走。

國公府前,雖然往來的馬車少,卻也不是沒有埃

被人堵著,總不是個事,這不蕭總管不好強轟那些人,只得讓丫鬟來請安容了。

安容看著玉鐲,其實她還得謝謝他們才是。

安容帶著丫鬟出了臨墨軒,朝前院走去。

半道上,瞧見幾位太太和蕭錦兒她們走過來。

蕭錦兒一臉好奇的看著安容,「大嫂,外面盛傳你幫那些瘟疫病人付了買葯錢,你付了多少啊?」

蕭錦兒問著,幾位太太都看著安容,等她回答。

安容很不好意思,反倒是芍藥,挺直了背脊,高興道,「我們少奶奶付了三萬兩銀子。」

蕭三太太倒吸了一口氣,就是蕭大太太都目光凝了起來。

三萬兩,可不是個小數目啊,再添點兒,都夠的上蕭錦兒的陪嫁了。

安容此舉良善,幾位太太不好明著說她太敗家了,可囊饉既床謊遠喻。

就算錢多,也不是這樣個用法啊,國公爺拿玉錦閣的收入貼補軍餉,這又來一個心懷天下的……

蕭國公府不是大周的國庫啊,幫朝廷省錢養那幫子貪官污吏嗎?

蕭大太太望著安容,眸底有讚賞,點頭道,「當初國公爺挑中你給湛兒做媳婦,就說了你心底善良,可是有些事,你做之前要三思而行,蕭國公府手握重兵,國公爺又脾氣暴躁,時常壓皇上兩籌,那些大臣雖然面上不敢表露,但是心底都覺得國公府太氣焰囂張了,手握重兵的國公府,又深得民心……你想過皇家沒有?」

蕭三太太站在一旁,用帕子擦拭了下手上的丹蔻,笑道,「大嫂,你多慮了,這錢是她捐贈的,與蕭國公府無關,咱們蕭國公府,除了國公爺和大將軍,有幾個有這樣大方的?」

蕭三太太嘴角的笑,未達心底。

安容猜不透,她是在幫她,還是在損她。

總覺得是責怪她擅自做主,捐贈這樣大的事。都沒有跟她們幾位太太通個氣。

現在,那麼多人跪在蕭國公府跟前,只為跟她道謝,和國公府和幾位太太都無關。

這不是說她們這些當家太太還沒她一個新進門的小媳婦大方仁愛嗎?

可是捐贈這樣的事,提前報備算什麼?

那時候,是不是又該責怪她多事,自己錢多。捐了就捐了。還非得拉上她們一塊兒?

這年頭,做個好事,還受累。還得顧忌著顧忌那,活的也太累了吧?

安容默不吭聲,來之前,她的目的是請那些跪謝的人離開。這會兒她要多說些什麼才行了。

安容低眉順眼的走到大門口,看著烏壓壓跪了一地的百姓。

那些人瞧見她。紅了眼眶道謝,恨不得將青石地面磕個大洞出來,才能表達他們心底的謝意。

安容上前一步,道。「諸位請起。」

那些人不為所動。

安容只好道,「諸位先起來吧,你們聽我說。前些日子,有人以我身懷有孕。國公府高興,撒銅錢祈福的名義散播瘟疫,我蕭國公府無辜受累,更讓大家遭受瘟疫之苦,這個仇,蕭國公府一定會替大家討回來,至於我幫大家買葯……你們應該聽說了,邊關戰起的事,蕭大將軍已經去了邊關了,不久的將來,我相公和國公爺他們也要去邊關,守護大周,守護你們,不容旁人侵佔我大周一寸疆土,屠殺我大周一個無辜的百姓1

「可戰場之上,刀槍無眼,每每思及此,我便夜不能寐,寢食難安,那種心情,你們應該有過,我替你們付葯錢,只是求一個心安,期盼上蒼憐惜我,讓孩子的父親能打敗敵人,凱旋而歸,還大周一個太平盛世,大家能安居樂業1

「所以,你們別跪謝我……。」

安容說著,聲音都哽咽了。

那些人都潸然落淚,安容的話叫他們想起了死在戰場的父親兄弟們。

大周建朝這麼多年,並不怎麼太平,朝廷年年征戰,要麼就是剿匪,死傷無數。

幾乎可以說,除了大戶人家,窮苦百姓中就沒有一家能倖免戰火帶來的傷痛。

安容這樣說,非但沒打消他們的感激,他們愈加的感動了,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埃

「蕭國公府守護大周,守護我們!老天爺一定保佑他們凱旋而歸,長命百歲1有人帶頭高呼。

有一就有二,那些百姓都跟著高呼。

高呼聲震天動地。

這不,國公爺騎馬歸來,瞧著這陣仗,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不過等他弄清楚始末后,投給安容一個讚賞的眼神,她有這樣的憐憫之心,實屬難得。

蕭老國公上前,請大家起來,然後笑道,「保家衛國不是一個人的事,咱們每一個大周人都在儘力,沒有你們送父兄上戰場,哪來的大周安寧?」

蕭老國公讓他們起來,他們不敢不起來了,聽蕭老國公說邊關之事,還有殺敵立功,守護大周,光耀門楣,尤其是蕭老國公和他們說當年他上戰場的事,聽得那些百姓們熱血沸騰。

誰不渴望住蕭國公府這樣大的院落,誰不渴望有權有勢,沒人敢欺凌。

只要建功立業,朝廷就會嘉獎埃

蕭老國公見時候差不多了,又和他們說邊關的戰況,那些無辜的百姓被人屠殺,聽得那些百姓眼眶通紅,義憤填膺。

當時,就有人表示要入伍,去邊關殺敵!

「看來,朝廷又要招兵買馬了,」蕭大太太輕嘆一聲。

安容輕斂眉頭。

蕭老國公說了幾句,便讓那些人散了。

蕭老國公這才看著安容,道,「你做的極好,雖為女子,亦當有一顆胸懷天下的心。」

安容被誇的臉紅,這樣高的讚賞,她可不敢當。

幾位太太站在一旁,臉皮有些熱,她們嫁進來,都多少年了,還從沒得國公府誇讚過呢。

不過平心而論,要她們拿三萬兩銀子出來,換一句讚賞,她們可做不到。

蕭老國公邁步進國公府,跨過門檻,他手一動,一粒棋子脫手而出,快如閃電。

眨眼睛,便聽到砰的一聲傳來。

連軒從樹下摔了下來,摔的狗啃泥,四仰八叉的。

安容捂著眼睛,不忍直視。

蕭大太太額頭跳了一下,見蕭老國公臉上有怒氣,不敢替連軒求情,只低聲問跟在國公爺身邊的護衛,道,「靖北侯世子又怎麼惹到國公爺了?」

護衛回道,「世子爺惹得月郡主落淚,騎馬分心,差點點被馬車撞翻,若不是大少爺及時相救……。」

「遷兒救的月郡主?」蕭大太太眉頭一皺。

雖說救人是好事,可大庭廣眾之下,因為救人抱了對方,那也不是什麼好事埃

要是月郡主沒有定親,這一抱,遷兒豈不得娶她了?

正因為如此,國公爺才格外的生氣。

這不,連軒被摔地上,誰也不搭理他。

只有安容最心軟,走過去讓丫鬟扶他起來。

連軒感動的淚眼婆娑,嘴唇張了張,可惜吐不出字來。

安容卻嘴角抽了又抽,「你是蕭遷?」

「連軒」猛眨眼睛。

安容頓時覺得有些頭暈目眩。

她叫來趙成,幫蕭遷解穴。

蕭遷撕下面具,一臉的欲哭無淚,要不是大嫂心底善良,他真的要被干晾在地上一趴兩個時辰了。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了?」安容不解的問。

「……連軒他要出府,可是護衛攔了他不讓,我倒霉的剛好路過……,」蕭遷決定以後見了連軒就繞道了。

芍藥抹著額頭上的冷汗,憋笑,蕭遷少爺真是有夠倒霉的,靖北侯世子頂著他的臉惹事,他還要替他挨國公爺的罰。

安容撫額道,「他又打不過你,你沒必要縱容他。」

「……我也想啊,可是我不答應他,他就要把我偷……。」

話到這裡,蕭遷臉紅脖子粗,趕緊閉嘴。

安容眉頭一挑,有些想笑,敢情蕭遷是被連軒捏了把柄,不得不幫他呢。

就是不知道什麼把柄,居然叫他心甘情願的被連軒利用。

還有連軒……安容都不知道怎麼說他好了,簡直命好的無以復加。

他幾乎能成功避開所有的倒霉事兒。

不過這回,安容猜錯了。

連軒挺倒霉的。

從馬背上救了月郡主后,起了壞心,想著英雄美人,美人以身相許的故事,想著方才在藥房的窘迫,就想戲弄她,好找回場子。

這不,聽月郡主道謝,他就以蕭遷的神情語氣道,「道謝就不必了,我缺個媳婦,你嫁給我就成了。」

月郡主一懵,伸手在他眼前晃,「你沒吃錯藥吧?」

蕭遷會缺媳婦兒?

蕭大太太給他挑了好多大家閨秀,只要他點頭,明兒娶進門來都不是難事埃

他肯定是吃錯了葯,要不就是被連軒那混蛋給下了毒,讓他神志不清了。

月郡主目露擔憂。

連軒卻握著她的柔荑,猥瑣的摸著,嘴裡還下流道,「好滑,好……。」

那個香字,還沒出口。

好了,被人一棍子給……敲暈了。

「呸!無恥下流1

一姑娘將手裡的麵杖一丟,拍了手上的麵粉道。

陽光下,她膚光勝雪,明眸流轉間,粉唇邊梨渦隱現,臉上帶著薄怒,更添韻味兒。

她身邊的丫鬟,狠狠的瞪了連軒一眼。

無恥!

前些時候才占她家姑娘的便宜,這會兒又來調戲別的姑娘了,這樣的下流胚就該剝皮卸骨才是!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零三章驚鴻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零六章懷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