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三章驚鴻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5日 23:20 [字數] 38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臨墨軒,迴廊上。

安容一襲雲錦裙裳,裙擺上用銀線著白鶴,隨著走動,展翅欲飛。

她身姿纖柔,步伐從容,走到藥房前,要推開門的手抬起來,又放下了。

她豎起耳朵,聽了聽屋內的動靜,額頭滑下兩根粗壯的黑線。

她朝前走了幾步,推開微開的窗柩,只見屋內,連軒在用銅秤稱量藥材,忙的是不亦樂乎。

芍藥捂嘴輕笑,「少奶奶,靖北侯世子昨夜就在藥房睡的,他決心大的很,你要是不教他制毒,他就不走了。」

安容手撐著窗戶,她這會兒身子軟的很,怕一個站不住,就摔倒了。

屋內,連軒手捏了一粒藥丸,置於鼻尖清嗅,另外一隻手則拿著一張紙,做對照。

丰神俊朗的臉上,是璀璨的笑。

他抬頭見到安容,便走了過來,將手中的藥丸遞給安容,「大嫂,你看看。」

安容接過藥丸,細細聞了聞,眼睛一凝,「這是……冷香丸?」

連軒重重的點頭。

安容有些不敢置信,「這是你調製的?」

連軒翻白眼了,「除了是我,還會有誰?這藥丸我調製了五六十粒呢。」

見安容震驚的推門進來,連軒有些得意了。

外祖父和大哥都說過,他這人天分極好,只要用心去做一件事,沒有做不好的,他試了一下,果然如此。

安容心底的驚嘆,簡直不可言說啊,連軒連藥材都不認得。銅秤都識別不清,居然從一個門外漢,僅照著她留下的藥方和調製方法,一夜之間調製了五六十粒藥丸,這等天賦,安容覺得她要不教他學醫,簡直是暴殄天物了。

「你是如何認得秤砣了?」安容問道。

連軒碰了下鼻子。笑道。「這有何難?」

說著,他從袖子里掏出來幾個碎銀子。

這些銀錠子大小不一,稱量一下。再猜測一二不就知道了?

藥材就更簡單了,裝藥材的箱子都做了標記,藥方上怎麼寫的就怎麼做唄,連腦子都不用動。

總之。製藥制毒是件很好玩的事。

連軒坐在小榻上,看著安容道。「大嫂,我可是從進了藥房起就沒有出去過,更沒有吃過東西,你要不教我。我一準兒餓死在這裡了。」

數著,他的肚子還很配合的咕咕叫,證明他所言不虛。

芍藥捂嘴咯咯笑。道,「世子爺。京都有沈祖琅的消息了,他殺人嫁禍給你,你不去找他報仇么?」

芍藥說著,連軒驚站了起來,「找到他了?是哪個不怕死的吃了雄心豹子膽敢窩藏他?」

「是祈王,」芍藥回道。

趙王爺抓沈祖琅入獄,全是祈王的手筆。

是他、杜仲還有沈祖琅合謀演了一齣戲,哄騙趙王爺將沈祖琅送進了刑部大牢,給他做庇佑。

事情是這樣的。

沈祖琅殺了敖大少爺后,本以為這計謀天衣無縫,誰想到會有人瞧見他出現在孤山湖附近。

用他的自畫像去逼那些小攤販做偽證,又適得其反。

敖大將軍和蕭國公府雙重壓力,祈王也護不住他,這不是杜仲就想了這麼一計謀,任是誰也想不到,他們要抓的人會早一步被人送進刑部。

只聽說過挨家挨戶抓人的,可沒聽過抓人抓到刑部的。

只是刑部大牢潮濕陰冷,老鼠蟑螂遍地走,沈祖琅怎麼說也是沈家大少爺,將來的齊州沈家之主,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苦頭?

這不就有了算計趙王爺的一幕。

趙王爺這人橫的緊,投他的緣,什麼都好說。

不中他的意,你就是天王老子,在他那裡照樣屁都不是,連皇上都不會輕易招惹他。

這不,易容過後的沈祖琅「偷」了祈王的錢袋,被祈王追,躲無可躲時,遇到了趙王爺,求趙王爺相救。

趙王爺不是很看得上祈王,他偷祈王的錢袋,他高興埃

當時就幫沈祖琅和祈王求了個情。

祈王很不給他面子,一定要抓他入獄。

杜仲手裡拿了個藥瓶子,問沈祖琅,「這藥瓶子里的是什麼?」

沈祖琅要去搶,可是搶不到,只得道,「那是我爹用的大補丸,金槍不倒,我偷出來賣銀子的。」

金槍不倒四個字,讓趙王爺一下子就上了心。

他問沈祖琅,「真的金槍不倒?」

沈祖琅白了他一眼,「騙你做什麼,你身高馬大,用不著那東西。」

一句話,趙王爺對他更是喜歡至極。

祈王逼沈祖琅交出祖傳大補丸藥方,沈祖琅死活不給。

雙方僵持不下,趙王爺怒了,「行了,王弟,你小小年紀,連王妃都沒娶,要什麼大補丸,小心敗壞了身子。」

祈王不高興道,「就算我用不到,拿來做人情也是好的,他偷我錢袋,這口氣王弟是怎麼也熨燙不了,我要將他送至刑部,嚴刑逼供。」

正好這時,有暗衛過來找祈王,祈王就更急著要把沈祖琅關進大牢了。

趙王爺笑道,「你去忙吧,這小子我幫你送刑部大牢去1

就這樣,趙王爺親自送沈祖琅去了刑部大牢,他的目的也是為了大補丸,只要沈祖琅把藥方給他,他說什麼也救他。

沈祖琅入了監牢,趙王爺為了討他高興,是送吃的送喝的送用的,照顧的無微不至。

聽到這裡,連軒的臉都青了。

「他殺人嫁禍於我,害的我被外祖父禁足在國公府,還被皇上罰倒掛在宮門前,他卻在監牢好吃好喝?!他姥姥的,這口氣我咽不下1連軒徹底爆了。

安容有些暈,他被罰禁足,這事和沈祖琅確實有關係。可被皇上罰倒掛在宮門前,和沈祖琅沒什麼關係了吧,可沒人要他抽皇上埃

不過,他生氣了最好,安容笑道,「敖大將軍發現他在監牢,他又給逃了。你不去找他算賬嗎?」

連軒邁步要走。可是走了幾步后,他又回來了。

他坐回小榻上,一臉別誘惑我。小爺我才不上當的表情,「他的命,我是要定了,讓他多活兩天不算什麼。我現在想學制毒,等本世子學會了用毒。非得整的他死去活來不可1

安容頭疼,他怎麼就這麼的固執呢。

蕭湛不許她教的埃

有本事,你別磨我,你磨你大哥去埃

正想著呢。就聽到有沉穩的腳步聲傳來。

安容還沒轉身,連軒已經走到門了,一臉苦兮兮道。「大哥,你就讓大嫂教我制毒吧。我發誓絕不亂用。」

蕭湛瞥了他一眼道,「等你娶了月郡主,再讓你大嫂教你。」

連軒眉頭一皺,「大哥,你別逗我玩啊,我制毒和娶不娶月郡主沒關係吧?」

「修身齊家制毒禍害天下。」

蕭湛嘴角緩緩勾起,「這是外祖父說的。」

不齊家,不制毒,也就不會禍害天下了,是好事。

連軒瞬間焉了。

尤其是四下低低的笑聲,連軒腦門上的黑線甩都甩不掉。

「外祖父怎麼就那麼喜歡月郡主呢,她哪裡好了?」連軒悶氣道。

安容笑道,「你是對她存了偏見,我覺得月郡主哪哪都好,漂亮豪爽,不拘小節……。」

連軒伸手打斷安容,「大嫂,你的眼光真差。」

安容嗓子一噎,還沒說出口的話瞬間咽了回去,轉而問道,「你想要什麼的媳婦?」

連軒臉紅了紅,在屋子裡走了兩步,道,「我喜歡的女子,該如外祖父書房中那幅字。」

安容睜大雙眼,不明白連軒說的是什麼,只得望著蕭湛了。

「什麼字?」安容好奇的問道。

蕭湛撫額,他還未回答。

窗戶處,傳來清脆悅耳宛如空谷鶯啼聲,只聽她道: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穠纖得衷……左倚采旄,右蔭桂旗。攘皓腕於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洋洋洒洒,不帶喘氣,月郡主誦完了這首賦。

然後她咬了牙道,「你要是能找到這樣的女子,本郡主給她當丫鬟也心甘情願1

連軒眉頭一皺,「你來湊什麼熱鬧?」

月郡主也不進來,就站在窗戶處,「怎麼,不敢賭?」

連軒望著天花板一笑,「這世上還沒本世子不敢打的賭?1

「行1月郡主哼了鼻子道,「要是找不到,你就剃度出家1

連軒眉頭凝了下,上前一步道,「本世子應了1

月郡主笑道,「以半月為期1

連軒嘴角抽了抽,她不是存心挖坑埋他吧?

他正要說時間太短了,月郡主笑道,「怎麼,沒那個把握?難道你要賭個十年八載的嗎?」

連軒被她一激將,當即就應了,「半個月就半個月1

安容一臉黑線,這首賦她知道啊,是才高八斗的曹植寫的《洛神賦》啊,是神啊,凡間哪有啊?

安容正要打圓場,讓兩人別比試,結果月郡主對安容道,「你別教他制毒,讓他半個月出不了屋子,我看他的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會不會掉到蕭國公府來,哼1

連軒氣大,瞬間一副弔兒郎當的態度,「借郡主吉言,希望早日有那麼個姑娘掉進來,本世子鐵定二話不說就和她拜天地入洞房。」

月郡主眼睛都氣紅了,跺著腳跑了。

連軒呲牙道,「想氣我,我可是從小被氣大的1

蕭湛瞥了連軒一眼,「你真要出家?」

連軒瞬間噎祝

此時,冬兒推門進來。

帶進來一股子烤鴨香。

「醉仙樓的烤鴨1連軒雙眼冒光,口齒生津。

冬兒笑道,「是呢,這是月郡主特地送來個世子爺你的吃的。」

連軒的臉,瞬間漲紅。未完待續R466

(快捷鍵:←)嫁嫡 第五百零二章刑部(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五百零五章調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