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六章自殺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1日 08:04 [字數] 31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暮陽西下,天邊晚霞絢爛,像是美人舞袖,姿態妖嬈,千變萬化。

樹枝頭,倦鳥歸巢,低回輕啼。

安容站在曲折木橋上,眺目遠望。

身上,芍藥和冬兒在說笑,趴在木橋下,看游魚戲鬧。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芍藥回頭,見一丫鬟疾步過來,芍藥認得她,是外院丫鬟,不由得一笑,道,「少奶奶,肯定是朝傾公主怕了,招認瘟疫藥方了。」

安容轉身回頭時,那丫鬟已經跑過來了。

清秀可人的臉上,因為小跑過來,帶了紅暈,更添了三分嬌媚。

她福身道,「少奶奶,蕭總管讓奴婢告訴您一聲,說朝傾公主要吃晚飯。」

安容眉頭一凝,以為聽岔了,「吃晚飯?」

丫鬟連連點頭,就是吃晚飯。

芍藥懵懵的,眸底滿是不信,「怎麼會吃晚飯呢,屋子裡撒了蜂蜜,蟲蟻爬了一地,看著就嘔心了,她怎麼吃的下去?」

丫鬟搖頭,「我不知道,可是朝傾公主就是要吃飯,還說不吃好,她腦袋轉不過彎,到時候寫錯藥方,吃死了人,別怪她。」

芍藥鼓著腮幫子,氣的心口直起伏,她絕對是存了心的氣少奶奶!

海棠則擔憂的看著安容,道,「少奶奶,柳大夫說今兒下午又死了幾十個瘟疫病人,再拖下去,只怕死的更多。」

安容眼神一冷,邁步朝前走。

海棠知道安容是要去找朝傾公主。忙和芍藥跟上。

朝傾公主還是住的之前的院子,不過是間小屋。

進了院子后,便瞧見有好幾個丫鬟貓著身子在說話。

地上,有大大小小好些黑線。

這些線,都是螞蟻組成的,蜿蜒曲折。

粉衣丫鬟好奇道,「你說螞蟻為什麼不走直線呢?」

青衣丫鬟貓著身子,拿水來阻攔這些螞蟻,看螞蟻鳧水,繞道走。

這些蟻路之所以這麼曲折。可少不了丫鬟們的功勞。

海棠重重咳了兩聲。那些個丫鬟趕緊正直身子,怯懦的給安容福身請安。

安容瞥了那些螞蟻的去向,問道,「朝傾公主沒有吵鬧?」

丫鬟低頭回道。「起先倒是叫過七八聲。之後就沒叫了。」

安容點點頭。邁步朝屋子走去。

門上了鎖。

丫鬟站在安容身後,安容吩咐道,「把門打開。」

丫鬟怔了一下。忙道,「屋子裡到處都是螞蟻……。」

芍藥也朝安容搖頭,不要她進去。

可是安容還是執意要丫鬟開了門。

屋子裡,真的不忍直視,多看兩眼,安容都覺得自己夠殘忍,夠心狠。

可為了救那些染了瘟疫的病人,再狠心的事她也要做!

若她之前沒有賠禮道歉,她還做不出來這樣的事,她沒有權利去逼迫一個北烈公主救治大周百姓。

可她欺騙了她,欺騙了皇后,欺騙了大周!

她更和上官昊貽誤了軍情,害死了邊關那麼多的無辜百姓。

一想到她們,安容就覺得自己對她太心慈手軟了。

朝傾公主站在那裡,見安容過來,她冷冷一笑,「怎麼,覺得屋子裡還有空地給我落腳,來添蜂蜜來了?」

安容注意到她腳下,那裡明明有蜂蜜,可是卻沒有蟲蟻過去。

「你也百毒不侵?」安容詫異了。

朝傾公主赫然一笑,「失望了吧?」

安容眼睛凝緊,她不信。

朝傾公主朝前走了一步,安容眼睜睜的看著那些螞蟻像是如臨大敵般逃開三尺遠。

只有三尺。

可是安容三尺內,卻有螞蟻來回遊走。

朝傾公主冷冷一笑,修長白皙的脖子昂著,笑道,「想不到吧,這樣的小把戲對我沒用。」

其實她也沒想到,這些蟲蟻居然不敢靠近她。

她知道自己沒有百毒不侵的本事,不過她倒是可以解釋。

朝傾公主是北烈公主,又性子驕縱,厭惡蟲蟻,從小到大,抹的香都帶著驅蟲的效果。

久而久之,身上就帶著蟲蟻懼怕的氣息了。

安容眸底冒著寒氣。

朝傾公主笑了,「我想你也只能這樣嚇唬我了,怎麼說我也是北烈公主,若是我在蕭國公府有什麼萬一,蕭國公府如何和大周,和北烈交代,不想打戰的可大有人在呢。」

她的話音才落,芍藥就哼道,「蟲蟻不管用,不還有藥粉嗎,讓她再體會一回就是了1

朝傾公主的臉瞬間扭曲了。

芍藥的話,讓她想起她吃的苦頭,就因為一隻破鐲子,她差點活活疼死!

她要玉鐲,就是想摔了它泄憤。

結果卻告訴她,玉鐲壓根就摘不下來!

一個丫鬟也敢激怒她,她笑了,對著安容道,「要藥方也行,只要你殺了這個丫鬟,我給你就是了。」

芍藥的臉,瞬間蒼白,一雙眼死死的盯著朝傾公主,恨不得將她咬死才好。

朝傾公主心情極好,「給你一刻鐘時間考慮,逾時不候。」

說完,她便轉了身。

安容冷冷一笑,「不用一刻鐘,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答覆。」

朝傾公主笑回了身,「拿一個丫鬟的命,來換大周成百上千百姓的命,我好像很吃虧呢。」

安容瞥了她一眼,道,「是很吃虧,所以才拿你一個公主的命來換。」

說著,安容吩咐道,「來人,把朝傾公主給我吊起來1

說完,安容就轉了身。

芍藥臭著一張臉,吐了吐舌頭,「想把我們少奶奶當傻子糊弄,門都沒有1

兩個粗使婆子過來,芍藥吩咐她們道,「綁緊點兒。」

兩婆子笑的一臉老褶子,「芍藥姑娘放心,一點綁的她動不了。」

朝傾公主掙扎,可是兩婆子做慣了粗活,力氣豈是她一個嬌滴滴的公主能比的?

這不很快就綁好了,將繩子丟橫樑上,把朝傾公主掛了上去。

朝傾公主望著窗外看著的安容,咬牙切齒道,「我現在是北烈公主,我若死在蕭國公府,大周會恨你1

這話,是威脅,也是事實。

最不希望打戰的不是朝廷,而是那些貧苦百姓。

一旦打戰,朝廷還是朝廷,吃好的穿好的,影響並不大,而他們就要背井離鄉,面臨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危險。

本來還有和解的戰爭,因為安容殺了朝傾公主,變的不得不鬥個你死我活,大周百姓絕對會恨死安容,哪怕安容這樣做,是為了救他們。

可是,這樣的威脅,就能嚇唬住安容了?

安容笑了,身後隱隱透著光亮的月色,顯得她的笑朦朧。

「被綁著,想尋死還真不容易,不過,你可以咬舌自盡,」安容提醒她道。

「你1朝傾公主氣的呀呲欲裂。

「你還是乖乖的交出藥方,免得吃苦頭,」安容道。

朝傾公主骨頭硬的很,她笑道,「你不敢殺我,我看你還有什麼招數1

安容霽顏一笑,招數,她有的是!

「脫掉朝傾公主的鞋,給我撓她的腳心1

兩婆子應了一聲,就抓著朝傾公主的腳,扒拉掉她的鞋,用雞毛撣子去撓。

朝傾公主咬著唇瓣,忍著癢,不笑。

可是最後,她憋不住了,大笑出聲。

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安容就那麼看著。

約莫一刻鐘后,朝傾公主笑的嗓子都啞了,她也認輸了。

「我寫1朝傾公主搖晃著凌亂的髮髻道。

兩婆子放下來,端來筆墨紙硯。

安容一直沒有走,她就站在那裡瞧著,看著朝傾公主揉著手腕,磨磨蹭蹭,提筆沾墨,寫一張丟一張。

一會兒紙張不好,要宣旨。

一會兒筆毛不順暢,要上等狼毫玉管筆。

安容臉都黑了,「再給我吊起來1

說完,安容便氣轉了身。

可是安容走了沒幾步,婆子就驚叫了,「少奶奶,朝傾公主自殺了1

ps:最後沖一衝,親們給力啊啊啊!未完待續……R129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九十五章披風(最後一天,就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九十七章死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