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五章玉簪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26日 09:01 [字數] 44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陽光燦爛,天朗氣清,有徐徐微風。

皇宮,綠意盎然,花繁葉茂。

走在路上,安容滿臉通紅,一手搭在胸口,東張西望。

不是看風景,而是看有沒有人瞧見她打嗝。

從馬車上起,到這會兒,她已經打了一兩百個嗝不止了,根本控制不祝

怕安容有事,蕭湛要帶她去看太醫,被安容攔下了。

她以後再也不在馬車上吃飯了。

領路公公走在前面,幾次回頭張望,見安容難受,他都有些於心不忍了。

一百九十八個嗝了啊,喝水吃菜都不管用,真是夠蕭表少奶奶受的。

公公在前面帶路,安容和蕭湛走在後面。

很快,安容就覺不對勁了。

這條路不是去御書房的啊,倒像是去皇后住的翊坤宮。

若說之前,安容猜測皇上召見她和蕭湛,與朝傾公主有些關係。

這會兒見到翊坤宮牌匾,安容就能篤定了。

看著在陽光下泛著閃耀光芒的翊坤宮,安容連打了兩個嗝。

「真是有夠討厭的,」安容捂著嘴,翻著白眼咕嚕道。

邁過門檻,繼續朝前走。

翊坤宮正殿前,有公公等候在那裡,見蕭湛和安容進去,趕緊進去稟告。

等安容走近死,公公已經出來給他們行禮請安了。

殿內,皇上坐在座上,皇后和鄭貴妃坐在兩側。

皇後端庄華貴,臉上掛著笑意,卻給人一種不怒自威感。

鄭貴妃嫵媚清秀,她抬手輕撫髻。手腕上的玉鐲撞擊,出清脆響聲。

安容走進去,一旁有十個丫鬟走過來,手裡端著托盤,步子輕的根本就聽不見。

安容目不斜視,上前請安。

規矩禮節什麼的極好,可是碰到打嗝。生生把皇上二字給打分開了。真是低頭找地洞埃

皇上臉有些抽抽,正要開口呢,好吧。控制不住打嗝的安容又打了一個嗝。

聽得皇上額頭都黑了。

「她這是怎麼了?」皇上瞥了蕭湛一眼,問道。

蕭湛回道,「打嗝。」

皇上臉瞬間黑了,他還沒有糊塗到那種境地。連打嗝都不知道,他要問的是安容為什麼打嗝不停!

皇后憋笑。用帕子輕拭了下鼻尖,問道,「好好的怎麼打嗝不歇?」

這回,是公公回答的。「是奴才的錯,奴才去宣旨時,蕭表少爺和表少奶奶正在吃午飯。急著來見皇上,就在馬車上用的飯。馬車太顛簸,結果蕭表少奶奶就……。」

聽了公公的話,一殿的人都無語了。

不知道該讚賞安容和蕭湛太把皇上的聖旨放在心上,還是該說他們是餓死鬼投胎的。

一頓不吃也餓不死吧,就不能忍忍,至於鬧成這樣嗎?

皇上忍著腦袋上的黑線,吩咐徐公公道,「傳太醫來。」

安容忙搖頭,道,「不,不用,嗝……。」

臉紅脖子粗,這回安容是真想直接暈了好,她的形象啊啊啊!

徐公公也黑線了,「還是請個太醫來瞧瞧吧。」

這可是蕭老國公的寶貝孫媳婦,要是皇上傳召她打嗝出了毛病,保不住蕭老國公就把這火氣丟皇上腦門上了,得防著點才好。

鄭貴妃笑道,「給蕭表少奶奶端盞茶,看能不能壓祝」

皇后則小聲道,「之前朝傾公主住在宮裡時,臣妾宮裡也有丫鬟打嗝不停,比她這還要嚴重,結果朝傾公主嚇了她一下就好了。」

皇上瞥了皇后一眼,「你是說嚇嚇她?」

鄭貴妃當即搖頭道,「那可不行,她現在是懷了身孕的人,哪能受驚嚇?」

要是嚇出個好歹來,簡直不敢想象。

丫鬟端了茶來,安容接過,也不說話,直接跑出去了。

蕭湛看著她,怕安容有事,也跟了出去。

身後,皇后輕撫額頭,這還怎麼問話?

過來一會兒,安容和蕭湛就回來了。

這回,安容又瞥了那十個丫鬟一眼,她們手裡端著的托盤,裡面放著玉鐲和玉簪。

皇上見她多看了幾眼,指著那些東西道,「看看可喜歡。」

安容蒙了一秒,隨即猛搖頭,還沒說話呢。

皇后就蹙眉了,「都不中意?」

安容臉又紅了,方才想打地洞,這會兒又想挖雙眼了,好個毛線的奇。

東西又不是給她的,她中哪門子的意?

安容搖頭,還沒說話呢,鄭貴妃就笑了,「姐姐,她可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蕭老國公寵愛她,便是那稀罕的夜明珠都賞給了她,哪稀罕這幾隻平平無奇的玉鐲玉簪?」

皇后臉有一瞬的青,很快又恢復了一貫端著明麗的笑,透著一抹冷意,「妹妹才接管鳳印沒幾天,內務府就開始敷衍本宮了,妹妹好本事。」

這回,換鄭貴妃變臉了。

皇上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

安容徹底懵了,她怎麼聽著不對味啊,「這玉鐲又不是給我的,我中不中意不重要吧?」

蕭湛就更直接了,問皇上道,「皇上找我們來是有什麼事嗎?」

皇上動了動龍袍,掀了掀眼皮,瞥了徐公公一眼。

徐公公就朝安容走了過去,指著安容的手腕道,「少奶奶挑幾對手鐲,皇上想要你這隻玉鐲。」

說完,又指了指安容頭上的玉簪,道,「還有這對玉簪。」

安容,「……。」

安容已經凌亂的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好了,只得巴巴的看著蕭湛,等他拿主意。

蕭湛也是一臉黑線,他望著皇上,問,「皇上想要安容的玉鐲?」

一句話。問的皇上心底很不舒坦。

好像他惦記安容東西似的,他一個皇帝,後宮玉鐲玉簪不計其數,用的著惦記嗎?

皇上沒有說話,蕭湛又問了一句,「外祖父知道嗎?」

皇上眉頭一緊,「一隻玉鐲。還要蕭老國公同意?」

這點主見都沒有。還怎麼掌管十萬兵馬?

難道打個仗,拿個主意,還得經過蕭老國公批准才行。那樣,什麼軍情也給貽誤了。

皇上心情很不爽,更讓他不爽的還在後面呢,蕭湛回他道。「這隻玉鐲我和安容都做不了主,皇上要是真想要。只能找外祖父。」

皇后眉頭輕皺,心裡頗不爽。

已經顧忌蕭老國公的面子,來軟的了,結果一隻玉鐲都要不來。那隻能來硬的了。

皇后赫然一笑,「這麼說來,這鐲子還是個曠世奇寶了?」

安容手揉太陽穴。她覺得吧,要是不說清楚。皇上指不定真的會去找國公爺要手鐲,那後果……

不用說,肯定是皇上倒霉了。

安容清了清嗓子,把手腕抬了,對著徐公公道,「你幫我把玉鐲退下來試試。」

徐公公連忙搖頭,他可不敢碰安容的手腕。

安容又伸了伸胳膊,徐公公無奈,只能照著吩咐辦了。

徐公公開始很小心的取玉鐲,結果根本摘不下來。

他不得不加大力道。

再加大……

徐公公哭笑不得,回頭看著皇上道,「皇上,這玉鐲根本就摘不下來。」

安容一臉無辜道,「我已經試過無數次的,皇上要是真要,我只能剁手了……。」

鄭貴妃笑了,捂著嘴,笑的肚子疼,「我就說,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不是那麼小氣之人,怎麼會捨不得一隻玉鐲,敢情根本就摘不下來埃」

說完,鄭貴妃笑問道,「怎麼戴上去的?」

安容訕笑道,「最近吃的有些多,手長胖了……。」

鄭貴妃愕然失笑,不知道說什麼好,「你倒是挺喜歡這玉鐲的,換做旁人早砸碎了。」

早砸過來好吧,砸不碎。

「玉鐲無辜,等手瘦了自然就能摘下來了,」安容撒起慌來,眼睛都不眨一下。

說完,還特大度的將頭上的玉簪摘了下來,「皇上要我這對玉簪?」

「不是皇上要,是朝傾公主喜歡,」鄭貴妃笑道。

安容嘴角劃過一抹冷笑,她就知道是她鬧得蛾子。

安容聳了鼻子道,「皇上,您也知道我和朝傾公主有些矛盾,這玉簪,皇上要我會給,但是若是給朝傾公主,便是給皇上了,外祖父也會幫我要回來的,除非……。」

「除非什麼?」皇后急急問道。

除非什麼?

安容也不知道,她正拿眼睛瞥著蕭湛呢。

「拿一百對玉簪來換,」蕭湛開口道。

「一百對玉簪?1皇后倒抽了一口氣。

聽皇后的語氣,就知道她不願意。

安容心中笑抽風了,臉上還很不稀罕的把玉簪插回髻上,臉上就一個表情:不換拉倒。

皇上瞥了那玉簪兩眼,擺擺手道,「給她一百對玉簪……。」

皇上話到一半,皇后立馬阻止道,「皇上,朝傾公主要的是玉鐲和玉簪,現在玉鐲取不下來,要了玉簪只怕也沒什麼用處。」

鄭貴妃把玩著手裡的帕,眸底是一抹幸災樂禍的笑。

不是邀功請賞,想解決了瘟疫之禍,讓皇上高興,好收回鳳印么?

沒想到會碰到釘子吧。

想拿一隻玉鐲和一對玉簪就達到目的,簡直異想天開。

她現在越看安容越是喜歡了。

鄭貴妃笑道,「姐姐,不過是一百對上等玉簪而已,翊坤宮玉簪多的是,換換又如何,能換來秘方,救治大周百姓,可是積德行善的大好事呢。」

說完,鄭貴妃訝異的拔高了聲音,「姐姐不會捨不得吧?」

皇后咬緊了牙關。

皇上瞥頭望著她。

皇后真是打落牙齒和血吞,忍著心疼,吩咐嬤嬤道,「去取一百對玉簪來。」

嬤嬤轉身離開。

很快,就有丫鬟拿了一百對玉簪來。

安容碰了碰鼻子,有種天上掉餡餅,剛好砸她腦門的感覺。

她走過去,挨個的掃了一眼,指了其中幾對道,「這幾對,我不喜歡,換了來。」

丫鬟看了皇后一眼,皇后一擺手,丫鬟就退出去了。

等所有玉簪,安容都滿意后,才把玉簪交給了丫鬟。

丫鬟雙手奉到皇後手里。

皇后多瞧了幾眼,因為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她實在喜歡不起來。

擺擺手,嬤嬤就拿了玉簪出去。

不用猜也知道是拿去給朝傾公主了。

很快,那嬤嬤就回來了,臉色有些難看道,「朝傾公主說只有玉簪,不夠,她是北烈公主,不缺一兩根玉簪,她要的是心底舒坦……。」

不夠?!

皇后心底憋了一肚子火氣,徹底崩不住了,眼神冰冷的望著安容,「你到底是怎麼惹怒了朝傾公主?1

安容也一肚子火氣了,因為那丫鬟把玉簪又遞到她跟前,皇后不換玉簪了。

安容拒不接受。

倒是蕭湛,伸手拿了玉簪。

安容撅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腦袋湊了過去。

結果蕭湛輕點下安容的腦袋,手一動,那兩隻玉簪就朝皇后飛了過去。

皇后心底一驚,還沒做出反應。

那隻玉簪就不偏不倚的插在了皇后的髻上。

皇后氣的嘴皮直哆嗦,「你……1

蕭湛瞥了皇后一眼,深邃的眸底儘是寒芒,「我蕭家之物,豈是你想要便要,想不要便不要的?」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八十四章召見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八十六章認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