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二章銅錢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24日 17:48 [字數] 38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出了臨墨軒,安容和蕭湛朝正院邁步走去。

剛走到二門,便瞧見蕭老國公走過來。

龍行虎步,臉色肅然,顯的有些急切。

蕭雪兒可以說是蕭老國公最疼愛的小孫女了,她病了,難怪蕭老國公這樣焦急了。

可是,安容沒想到,蕭老國公來,更多的還是為了她。

安容吩咐丫鬟準備馬車,這事瞞不過蕭總管。

安容身懷有孕,外面又瘟疫蔓延,他不敢不告訴蕭老國公。

蕭老國公一聽,就知道蕭湛沒能鎮得住安容,縱容她了。

蕭老國公走過來,先瞪了蕭湛好幾眼,才對安容道,「外面瘟疫四起,你就別出府了。」

安容心中暖和,她不想違逆蕭老國公,可是叫她在國公府里的待著,她坐不住埃

安容正要搖頭呢,結果蕭老國公遞給安容一個小錦盒道,「這裡面有一株天山雪蓮,你和湛兒用來泡茶水喝,能防瘟疫。」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

拿天山雪蓮泡茶喝……這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安容知道這天山雪蓮從哪裡來的。

是皇上賞賜給他的。

邊關戰禍已起,皇上擔心蕭老國公感染瘟疫,特地賜給他的,她怎麼能要?

而且,她根本不需要。

安容搖搖頭道,「外祖父,我在木鐲里浸過純善泉,百毒不侵,用不到雪蓮,相公他也泡過泉水,體質極好,應該也用不到。」

安容百毒不侵的事,蕭老國公還不知道。

這會兒著實驚詫了,「難怪我蕭家男兒體質都極好,甚少有病痛,原來是泡過泉水的緣故……。」

皇上賞賜給他天山雪蓮,蕭老國公就是考慮到他不需要,才給安容和蕭湛泡茶喝的。

既然安容和蕭湛用不到,那就給錦兒她們用。

不過就算安容百毒不侵,不怕瘟疫,蕭老國公還是不贊同安容出去,尤其是她去找朝傾公主。

覬覦蕭家傳家木鐲,被安容下了毒,朝傾公主的怒氣在皇上壽宴上就表露無遺了,去求她,那是白求。

蕭湛站在一旁,道,「讓她去試試吧,不然她不會甘心的。」

蕭湛說著,安容連連點頭。

蕭老國公看了安容兩眼,見她眸光堅定,便叮囑蕭湛道,「照顧好她。」

說完,蕭老國公邁步進內院,一邊吩咐道,「讓遷兒他們去練功院泡葯裕」

出了國公府,坐上馬車,直奔行宮。

馬車裡,安容掀開車簾,看著外面的街道。

街上行人少了許多,小攤鋪倒沒少多少,關門歇業的大多都是店鋪。

安容瞧得心酸。

現在瘟疫橫行,小攤販們若是可以又怎麼不歇業呢,實在是不擺攤就沒有收入,一家老小要餓肚子。

瘟疫是可怕,可餓肚子一樣可怕。

馬車滾滾向前,忽然,趙成勒緊韁繩。

坐在馬車裡的安容,身子朝前一傾,要不是蕭湛及時拉住她,她要撞小几上了。

蕭湛拉住安容之後,就把安容摟在懷裡,腳輕輕一踢,小几就朝前了許多,位置空曠了不少。

安容掙扎了一下,蕭湛緊緊桎梏住她,「別亂動。」

安容紅了臉,道,「抱著我難受。」

「久了就習慣了。」

蕭湛說著,他呼出灼熱的氣息噴在安容的脖子處,引來陣陣紅暈,連耳根子都呈現出誘人的粉色。

我才不要習慣呢,安容在心底嘀咕。

正巧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哄鬧聲。

趙成對著車簾道,「少爺、少奶奶,酒樓上有人撒銅錢。」

安容要伸手去掀車簾,可是蕭湛抱著她,根本就夠不著。

不過外面情形如何,大體猜的出來。

有人撒銅錢,肯定會有人撿啊,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安容想著,忽然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

她低頭一看,手腕上的玉鐲正泛著黑光。

蕭湛握著安容的手腕,臉沉黑如墨。

又有人要殺安容?!

蕭湛掀開車簾,吩咐暗衛注意,看附近有什麼人沒有。

安容望著手腕,眸光疑惑,叫蕭湛蹙眉了,「怎麼了?」

安容舉了舉玉鐲道,「今兒玉鐲冒黑暈,和之前幾次不同,之前我會感覺到心慌,這一回沒有。」

說著,安容頓了頓道,「應該不是我有危險。」

蕭湛望著安容,眸底帶了質疑和探究。

蕭湛懷疑安容怕他打道回府,不許她去行宮找朝傾公主,所以撒謊騙他。

安容一見蕭湛那神情,就一肚子悶氣道,「我沒有騙你1

她才不會拿這樣的事撒謊呢。

蕭湛眸底深邃,似乎想把玉鐲看個透,「總不會是我有危險吧?」

蕭家的木鐲,一點都不向著蕭家,難道今兒要破例了?

安容堵著氣呢,總覺得蕭湛的話帶著消遣和不信任,當即努了鼻子道,「你們蕭家小輩都是撿來的,木鐲會向著你們才怪了。」

蕭湛哭笑不得。

安容拍了蕭湛的手背兩下,道,「先鬆開我一會兒,我瞧瞧外面。」

蕭湛沒有鬆手,只吩咐趙成道,「把車簾掀開。」

趙成就把車簾整個掀開了。

透過車簾,安容正巧見到酒樓上有人拋下銅錢。

在陽光下,折射出光芒來。

那些銅錢剛落到地上,就引來一陣哄搶,你推我攘,就差沒打起來。

安容看著手腕上的玉鐲,黑暈依舊。

安容望著蕭湛道,「我覺得木鐲示警,應該和那些銅錢有關。」

「銅錢?」蕭湛眉頭一挑。

趙成就猜測了,「莫非是假錢?」

安容搖搖頭,她雖然想不明白木鐲為何示警銅錢,可她知道趙成的猜測不對。

因為假錢不能給人帶來生命危險。

而且,既然製造假錢,那肯定是愛財之人,又怎麼會這麼慷慨大方的丟銅錢?

不知道酒樓上是誰,這麼大方,就這麼一會兒,已經丟了至少幾萬的銅板了。

馬車就一直停在那裡,前面撿錢的人越來越多。

直到酒樓上露出一張清秀的臉,是酒樓的小夥計,他大聲道,「諸位散了吧,銅錢已經撒完了。」

小夥計說完,就把窗戶關上了。

樓下眾人還意猶未盡,期盼的看著那窗戶,希望它能再打開,再丟下無數的銅錢來。

可是等了半刻鐘,窗戶都緊閉著。

大家才依依不捨的散去。

那些人抖著手裡的荷包,笑的花枝亂顫。

等人散了大半,趙成才放下車簾,坐上馬車,繼續趕路。

路過一條岔道時,趙成聽到遠處有哄鬧聲,忙回頭道,「少爺、少奶奶,寧遠街也有人撒銅錢。」

「去查是誰丟的銅錢,」蕭湛冷了寒眸道。

等馬車在行宮前停下,暗衛便上前道,「京都八大街,都有人撒銅錢,聽酒樓夥計說,說是京都一富貴人家新娶的兒媳婦有了身孕,主人家高興,想替那未出世的孩子祈福消災,撒六百六十六兩銀子的銅錢……。」

破財消災,祈福保平安,這樣的事並不稀奇。

只是大多都在自家府邸前撒銅錢,或者送到寺廟裡添做香油錢。

還沒人送到酒樓撒的。

銅錢成籮筐的送到酒樓,由酒樓帶撒,這樣的好事,酒樓樂意代勞,也沒人知道是誰。

查還真不容易,誰家府邸沒百十籮筐的銅錢啊?

國公府就有一庫房呢。

可越是這樣,安容越擔心,沒人做善事不留賢名的。

不過這會兒,安容沒那心思去查誰要做善事,她和蕭湛被行宮護衛給攔下了。

「兩位請回吧,如今京都瘟疫四起,我家公主不見外客,」護衛挺直了背脊道。

這護衛不是大周的護衛,是上官昊帶來的北烈護衛。

安容忍著生氣,好聲好氣的道,「煩請通傳一聲。」

護衛回答就兩個字,「無需通報,公主有令,誰來也不見1

安容心底的怒氣也被點燃了,她今兒既然來了,就必須要見到她!

安容要硬闖,蕭湛拉住了她。

安容回頭,就聽蕭湛對護衛道,「去告訴朝傾公主一聲,給她一刻鐘考慮,我若離開,半個時辰內,必查封濟民堂。」

說完,蕭湛就拉著安容轉了身。

身後,那兩護衛猶豫了會兒,還是進去稟告了。

芍藥呲牙道,「有本事別去通報啊,看著濟民堂被查封啊1

少奶奶和和氣氣說話,不聽。

非得少爺逼他們,才就範,真是敬酒不吃,喜歡吃罰酒。

安容還有些蒙,等坐上馬車,就忍不住問蕭湛了,「無憑無據,怎麼查封濟民堂?」

蕭湛倒了杯茶,放下茶壺道,「凡是和內務府做生意的,就沒有清白的。」

不是賄賂,就是以次充好。

這些年,宮裡的藥材都是從濟民堂採買,前不久才由柳記藥鋪接手。

除了皇上和那些正主子們的藥材規規矩矩外,那些宮女太監用的藥材,大多以次充好,這已經是宮裡的慣例了。

只是大多數時候沒人去查罷了,一旦動真格,誰也跑不掉。

安容安心的和蕭湛就在馬車裡等著。

一刻鐘后,那護衛來了出來了。

還沒近前呢,就惹得芍藥一冷哼,「行了,朝傾公主不願意見我家少奶奶,我們不進去了1

那護衛眼神一冷,眸底流過一抹殺意。

看的芍藥身子一凜。

這眼神……

那日,在大昭寺殺他的刺客就是這樣看她的!

芍藥的手緊緊的握著荷包。

那護衛上前,道,「我家公主請兩位進去。」

PS:剛來網就更新了,親們久等了……抱歉。

順帶……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八十一章盜墓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八十三章鎮定(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