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九章一半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23日 04:32 [字數] 38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丫鬟面帶嬌紅,嗓音急促,有些含糊不清。

聽得人有些蒙。

蕭國公府好久沒聽到「出大事了」幾個字了。

是以,半天幾位太太都沒回過神來,

只蕭三太太漫不經心的笑問,「出什麼大事了?」

這空檔,丫鬟早歇好了,平聲靜氣道,「敖大將軍帶人圍了國公府,讓國公府把靖北侯世子交出來。」

靖北侯夫人一聽,臉色就極難看了。

蕭國公府幾十年來,還從沒被人圍過,敖大將軍就算手裡有兵權,可比國公府還差遠了。

雖不算是以卵擊石,也差不遠了。

他卻來了,顯然是出了什麼大事啊!

「到底出什麼事了?」靖北侯夫人問道。

丫鬟搖頭,「奴婢不知道。」

蕭大太太起了身,道,「去前院瞧瞧吧,怕是真出大事了。」

然後,一群太太就都起了身。

安容走在後頭,大家忘了姦細的事,她還記著呢。

朝月郡主走過去,問她道,「留香閣無瑕姑娘是誰的姦細?」

月郡主望著安容,眉頭輕凝了下,似乎不願意告訴她,不過最後還是說了,「應該是東延太子的人。」

安容微微一怔,「你確定?」

月郡主點頭,掏出那小竹筒來,「這是我從無瑕姑娘身上偷來的。」

裡面是封信,還是東延太子的親筆信,她和連軒被東延太子擄劫的時候,曾見過他的筆跡,認得出來。

安容接過小竹筒。打開信件。

掃了一眼后,安容眉頭擰緊。

只見上面寫著:三日後,入京。

京都亂成一鍋粥了,東延太子又要來湊熱鬧火上澆油了?

安容把信塞回竹筒,還給月郡主道,「留香閣無瑕姑娘既是姦細,就是個危險人物。你別和她走太近了。」

月郡主眨了下眼。她能感覺到安容對她的關心,只是她已經答應幫連軒查她了,就要繼續埃而且,她對這樣的事,比對繡花做衣裳感興趣。

月郡主把竹筒塞回腰間,對安容笑道。「走了,去前院瞧瞧。」

安容輕點了下頭。

一行人穿過垂花門。進了前院。

繞過影壁,便見到國公府大門前圍著一堆穿著鐵甲的護衛。

連軒扒拉開一堆小廝,走了過去,一邊還問。「找我做什麼?賠禮道歉嗎,那就不用……。」

語氣茫然,略帶不解。

連軒的話音未落。坐在馬背上的敖大將軍就沖了過來,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就掐住了連軒的脖子,把後面的話給掐了回去。

一張丰神俊朗的臉瞬間扭曲,因呼吸不暢,而變的發青。

蕭總管嚇壞了,揮了拳頭就要過來,可是敖大將軍一抬手,連軒就被他單手拎了起來。

靖北侯夫人過來,瞧見這一幕,差點沒撅過去,忙下了台階道,「敖回!你住手1

敖大將軍面色陰狠,透著毒辣狠絕,「住手?1

他兒子死了,他要他陪葬!

敖大將軍手下用力,連軒已經連聲音都說不出來了。

雙手在掙扎,想哭。

娘啊,兒子要真死了,絕對是被你和卜達聯手禍害的。

他打不過敖大將軍,本來還能下毒,現在毒也沒了。

就在他覺得有些神志不清的,眼睛像是張不開時,模糊中瞧見有匹駿馬飛奔過來。

馬背上,有男子疾馳而來。

是大哥。

蕭湛抽過腰間的軟劍就刺了過來。

劍身冰冷,在陽光下折過一抹刺眼的亮光。

敖大將軍眼睛被閃了一下,那劍已然近前了。

直接砍向他握著連軒的手。

他要不放手,手就要被砍掉。

敖大將軍幾乎是下意噬了手,身側一閃,就避開了蕭湛的劍。

連軒摔倒在地上,終於能呼吸的他,差點真哭了,差點點就死了。

卜達趕緊幫靖北侯夫人扶起連軒,連軒怒不可抑,要罵敖大將軍。

結果因為被敖大將軍用力掐過,嗓子發疼,沒法大聲說話了,只得乾瞪眼。

蕭湛忽然偷襲,敖大將軍避開了,可也因此更加的怒氣沖沖。

他拳頭一握,就朝蕭湛打了過來。

眨眼間,已不知道過了多少招了。

安容看著兩人斗的不可開交,有些急了,問蕭總管,「到底出什麼事了?」

蕭總管搖搖頭,「不知道呢,敖大將軍一來就要見世子爺,卻沒說為什麼。」

靖北侯夫人看著,只覺得敖大將軍瘋了,招招狠毒,似乎想就此要了蕭湛的命。

靖北侯夫人不知道怎麼辦好,想叫暗衛出手,可敖大將軍帶了一撥暗衛在等著,叫了也沒有用。

好在,蕭總管聽到馬蹄聲道,「國公爺和大將軍回來了。」

遠處,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騎馬回來。

見蕭湛和敖大將軍打的不可開交,眉頭一凝,呵斥道,「住手1

敖大將軍根本不為所動。

蕭老國公嘴角一冷,「敖回,你再在我國公府前撒潑,我今兒就叫你有來無回1

蕭老國公說著,蕭大將軍已經躍身下馬,幫蕭湛接了敖大將軍一劍。

到這會兒,敖大將軍才罷手。

他雙目充血,眼神發癲。

蕭大將軍眉目冷冷。

敖大將軍望著蕭大將軍,咬緊牙關,「靖北侯世子害死我兒,我要他一命抵一命1

最後的一命抵一命,幾乎是一字一頓。

安容臉色微變。

敖大少爺死了?

怎麼會呢,連軒不是把他吊在了樹上,沒有殺他就回來了嗎?

連軒幾乎是跳起來道,「你少污衊我。我沒有殺敖興1

敖大將軍拳頭握緊,問他,「你把我兒吊在樹上,是不是?1

這一點,連軒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是我綁的1

他敢作敢當!

敖大將軍充滿血色的雙眸瞬間被怒氣席捲,「就是你把我兒綁在了樹上,生生被毒蛇給咬死了1

連軒臉色一白。「這不可能1

他綁過多少人。從來沒遇到過蛇,怎麼敖興就那麼倒霉了?

安容也覺得太湊巧了,如今蕭國公府和侯府正是多事之秋。難保不是有人嫁禍。

只是連軒確確實實綁了敖大少爺,若是不能證實有人故意放蛇,這黑鍋,連軒不背也得背了。

「少奶奶。會不會是沈祖琅下的黑手?」身側,芍藥輕聲問道。

她就覺得是他了。

沈大少爺把他弟弟沈玉琅打傻了。他記恨敖大少爺,殺他泄憤很正常。

其實,安容也是這麼猜的。

安容邁步走下台階,走到蕭湛身側。

望著敖大將軍道。「連軒若是有心殺敖大少爺,就不會綁他了,甚至連敖府護衛。都留了他們一命,敖大將軍喪子悲痛。我們理解,可我們不希望敖府和蕭府互相殘殺,好叫敵人坐收漁翁之利,而且,今兒去孤山湖的不止連軒,還有齊州沈家大少爺……。」

安容說最後一句的時候,敖大將軍臉色一變。

他望著安容,安容神情依舊,面不改色,道,「敖大將軍不信,可以去查,還有害死庄王妃的春宮圖……。」

安容說到這裡,就停了。

敖大將軍臉沉如冰,「春宮圖也是他所為?1

安容沒有點頭,只道,「我只知道,敖大少爺曾要我二叔退了敖府的婚事,二叔沒有同意,兩人鬧掰了,但我二姐姐還是沒能嫁給府上二少爺,是他唆使我二嬸兒自盡護女的。」

安容隨口兩句話,就將敖大將軍心底的怒火點燃了。

沈祖琅挑撥沈安芙的事,喜婆邀功請賞,早告訴了他。

若不是沈祖琅挑撥,敖大少爺就不會中了他的計,差點侮辱周府姑娘,更不會被靖北侯世子打,又哪來的矛盾,到今兒被吊在樹上?

敖大將軍走了。

臨走之前,告訴蕭國公府,這事他會查,若敖大少爺的死真的是意外,叫連軒小心點兒。

言外之意,就是要連軒償命。

敖大將軍前腳一走,後腳連軒就爆了,問安容道,「大嫂,你怎麼知道沈祖琅在孤山湖?」

安容輕輕一聳肩。

「我猜的。」

雲淡風輕的三個字,叫連軒嘴角的猛的一抽。

大嫂,不是吧,你就這樣堂而皇之的睜著眼睛說瞎話騙敖大將軍?

安容笑了。

她就騙了又如何?

她做的和敖大將軍一樣罷了,他不也是無憑無據就上門要人嗎?

他可以無憑無據,她也可以,不是嗎?

直覺告訴她,這事和沈祖琅脫不了干係。

蕭湛望著安容,他知道安容為什麼這麼說。

敖大將軍痛失**子,若那蛇真的是意外,今兒敖大將軍不會饒了連軒。

哪怕國公府有足夠的把握護住連軒周全,可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這樣的代價沒必要。

安容引出沈祖琅,是轉移敖大將軍的視線,不再緊抓著連軒不放。

若真的是沈祖琅下的黑手,敖大將軍肯定會報仇,也省的他們再動手。

二來,若敖大少爺的死是個意外,就敖大將軍追查的時間,也足夠國公府布局了。

總之,務必要護連軒周全。

連軒也知道安容是為了他好,正要道謝呢,好了,耳朵被揪著了。

疼的他直叫。

靖北侯夫人拎著連軒的耳朵,將他拖進了國公府,一邊訓斥。

叫他以後改了吊人的壞毛玻

一群人跟在後面進了府。

安容和蕭湛走在最後面。

安容望著蕭湛,問他,「皇上找你進宮是查獨幽琴的事?」

蕭湛點頭,「已經查到一半了。」未完待續

R640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七十八章姦細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八十章黑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