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五章嘔心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21日 08:00 [字數] 38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見蕭總管左右為難,躊躇不決,蕭大太太眉頭一皺,問道,「這是什麼?」

蕭總管看了眼手裡的錦盒,這才回道,「這東西是武安侯府送來國公府的,送來的人沒說給誰,七福多嘴問了一句『給誰的』,來人說隨便。」

也就是,隨便給誰都行了。

所以,他才犯難了。

這樣含糊不清的說辭,讓他們這些聽吩咐辦事的下人很為難。

要是送的東西珍貴,比如裡面夾了萬兩銀票,給誰都可以的話……那是得罪了絕大部分國公府的主子了!

安容聽得嘴角抽了一下,不是吧,侯府辦事,什麼時候這麼毛躁了,送東西來,也不說清楚是給誰的?

安容伸了手,蕭總管就把錦盒遞到安容手裡了。

安容左右打量了下,把錦帶解開。

打開錦蓋,入眼一本書,上面幾個大字叫安容微微扭眉了。

只見書封上寫著:武公秘籍。

不是武功,是武公。

「武公是誰?」安容納悶的問。

蕭湛伸手接過書,他從未聽過一本書叫《武公秘籍》的。

翻開第一頁,上面小篆寫著:四十九招,用之隨心所欲,御人於心。

還真的是本秘籍啊?

怎麼胡亂送人呢?

安容對武功秘籍不甚感興趣,就在她把眼睛挪開的時候,蕭湛又翻了一頁。

芍藥呀的一聲驚叫了。

安容一回頭,就見到男女合歡之姿。

安容臉啐然一紅,見好多人都看了過來,安容恨不得打個地洞鑽進去才好。

好在蕭湛及時合上了書,他的臉也難得的紅。

他還沒當眾看過**啊!

怎麼武安侯府送這樣的書來,還隨便送?

蕭湛眉頭皺隴間,想到了庄王妃在皇上壽宴上撕毀的書,十有八九就是這一本了。

蕭湛握著書,對安容道,「你先回臨墨軒。」

安容紅著臉,見大家都納悶的看著她,她早恨不得逃了,當即給眾位長輩福了福身,便帶著丫鬟逃了。

等走遠了,芍藥才拍著臉,道,「少奶奶,那書……。」

不應該給少爺啊,應該拿回來燒掉才是。

安容瞪了芍藥一眼,「你還真以為那書是侯府送的呢?」

芍藥搖頭如波浪鼓,忙道,「奴婢沒有這樣想,只是有人冒用假借侯府之名,送來這等腌臟之物,與侯府名聲……。」

這是有人要整死侯府啊,不知道是誰,太可惡了!

安容也擔心了,不知道是誰在背後算計,能送到皇上的壽宴上,能送到蕭國公府……難保不會送去給其他大臣埃

安容憂心不已。

回了臨墨軒,安容就坐立不安了,總覺得要出什麼大事。

左等右等,可蕭湛就是不回來。

喻媽媽問了兩句,被芍藥推出去了,道,「喻媽媽,你去讓廚房多準備些好吃的,少奶奶在宮裡沒吃多少……。」

而且,出了這樣的事,少奶奶會沒有胃口,多準備幾個菜,也多幾個選擇。

喻媽媽瞪了芍藥一眼,轉身出去了。

喻媽媽剛邁步出門,就見蕭湛回來,忙退步行禮。

屋內,安容聽到,趕緊迎了上來,打了帘子問蕭湛,「那書是誰送的?」

蕭湛邁步進去,搖頭道,「還不知道是誰,只知道京都有不少大臣府邸都收到了。」

安容臉抽了好幾下,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蕭湛接下來的話,讓她眼睛睜圓了,「不是所有的府邸都是武安侯府送的,也有庄王妃送的,敖大將軍送的……送禮之人,似乎只是想把這書送出去。」

說完,不等安容問話,蕭湛擺擺手,讓丫鬟們都退了出去。

安容有些詫異,不知道蕭湛接下來要說什麼大事。

可是見蕭湛從懷裡掏出那本書,她又瞄見了那四個字。

安容的臉瞬間紅的不成樣子,羞道,「這樣的書,你還帶回來做什麼?」

蕭湛也有些尷尬,伸手輕敲了下安容的腦門,「亂想什麼呢。」

安容又羞又怒,什麼叫她亂想,這是**好吧,能不亂想嗎,尤其他還把丫鬟都叫了出去。

想著,安容臉更紅了,她好像真的想多了。

安容斂了斂心神,不就是**嗎,又不是沒見過,有什麼好害羞的。

安容手一伸,就把蕭湛手裡的《武公秘籍》給拿了過去,速度快的蕭湛都沒反應過來,書就沒了。

安容轉了身,一邊翻開書。

臉是看一眼紅三分,可是多看幾眼,她的臉卻白了,蒼白如紙。

畫上畫的是一男一女在偷情,偷情的地方卻是在密道中……

那密道,安容瞧著有些眼熟。

那男女的容貌,她更是熟悉。

熟悉到她不敢置信。

她轉身回頭,聲音在顫抖,「這是我二叔嗎?」

「是他,」蕭湛點頭道。

看著安容蒼白無血的臉,蕭湛心中嘆息,他知道安容不希望是二老爺。

可這畫描繪的絲絲入扣,入木三分,連臉上的表情都看的出來,不是二老爺又是誰?

安容頹敗的坐在小榻上,咬著唇瓣。

她辛苦遮掩二老爺給侯府戴綠帽子的事,可誰能想到,會有人把二老爺和大夫人苟合的場景做成**,還大肆宣揚了?

父親若是知道了,該會如何?

安容不敢去想。

她忍著憤怒,細緻的翻看這本所謂的武公秘籍。

之前,她不過是隨便翻了下,恰巧翻到了二老爺和大夫人。

其實,這本書,只有兩張是大夫人。

餘下的都是庄王妃。

難怪庄王妃在壽宴上,被皇后罵,被大臣指責,不敢叫委屈,叫冤枉,原來她是認出了她自己,更因此魂不守舍,就連敖大少爺被打,她都沒說話。

庄王妃倒霉,安容樂意瞧這個熱鬧。

可她沒想順帶瞧侯爺的熱鬧埃

就算二老爺已經分家了,他也是武安侯府的老爺,他的所作所為……會叫武安侯府抬不起頭來!

安容頭疼。

安容不知道,就在她頭疼的時候,有多少大臣和夫人在看著**說笑,更有大膽的,在夫人耳畔低語,「夫人,今晚咱們就照著這圖試試如何?」

這本《武公秘籍》比起書坊偷賣的,要精緻,也要傳神的多,讓人心神蕩漾。

尤其上面畫的人是庄王妃埃

在爆出庄王爺玩弄孌童前,她和庄王爺琴瑟和諧,恩愛纏綿,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

更多的人羨慕庄王爺,貴為親王,又走了狗屎運,能娶的庄王妃這樣的賢妻美眷,更有手握兵權的敖大將軍做靠山,在京都的親王中,除了皇上心腹瑞親王,就屬他了。

就這樣了,還不知足,要玩孌童,讓庄王妃蒙羞。

有許多的大臣都替庄王妃不值得,哪怕她現在喜怒無常,有些神經兮兮的,許多的貴夫人還是挺理解她的。

但是,瞧見這**之後,那些貴夫人就唾罵了:恬不知恥!

仗著背後有敖大將軍做靠山,就為所欲為,不把庄王爺放在眼裡,和武安侯府二老爺勾搭成奸,給庄王爺戴綠帽子!

指不定,就是庄王爺知道了他們的姦情,一時想不開,對女人失望至極,才玩孌童泄憤,她還哭著回娘家訴苦,沒休了她,就是庄王爺心軟了。

這是貴夫人們的想法,但是那些大臣就不這樣想了。

只覺得二老爺手段夠狠。

不但把武安侯府大夫人哄上了床,還把庄王妃壓在了身子底下,要知道,他可是斷了一隻手埃

看著**上,庄王妃的妖嬈嫵媚,他們更是心裡直痒痒,想像二老爺那樣,狠狠的寵信庄王妃。

可惜,庄王妃不在身邊,只能寵信自家夫人了。

皇陵,寢宮。

此刻,庄王爺正在發脾氣,好好的宮殿幾乎毀了一半。

只有擺著**的桌子是完好的。

他的臉色,殘忍嗜血,幾欲瘋狂。

他知道玩孌童不對,愧對庄王妃,讓她蒙羞了,可她居然敢背著他,和武安侯府二老爺滾上了他的床。

真是他的好王妃!

庄王爺抓著桌子,指甲幾乎嵌進桌子里。

外面,有丫鬟顫巍巍的進來勸他。

庄王爺走過去,直接抓了丫鬟,狠狠的親了上去,粗暴憤怒。

丫鬟求饒,可惜一點用處也沒用。

半個時辰后。

庄王爺穿好衣裳,打開寢殿的門。

他身後,丫鬟四仰八叉的躺在桌子上,身無一物,已然咽氣。

庄王爺喊了一聲,暗衛便出現了,庄王爺吩咐了幾聲,那暗衛身子一凜,求饒道,「王爺……。」

「照我的吩咐去辦,恕你們無罪。」

暗衛不敢不應。

夜,深沉壓抑。

月色朦朧中,透著一些血色。

有殺戮之氣。

註定了,今晚是個不平之夜。

翌日,天大亮。

碧空萬里,艷陽清照。

夜色的陰霾一掃而凈,地上還有些濕氣。

前半夜壓抑,叫人睡不安穩,可後半夜,卻下了兩刻鐘的雨。

可安容的心情,卻沒有這麼好。

此刻,剛起床的她,正坐在床邊嘔吐,差點連苦膽都吐了出來。

不是孕吐。

是被芍藥給嘔心的。

芍藥站在一旁,縮著脖子,不敢看蕭湛,只低頭道,「奴婢不是故意的……。」

她不知道少奶奶聽到庄王妃和二老爺的死,會反應這麼的大,雖然兩人死的是有點兒慘,是有點兒嘔心……

PS:大過節的,出現這麼嘔心的事。

表示歉意。

不過……

庄王妃和二老爺已掛,某些說他們死就打賞的親,要自覺啊~~~

O∩_∩O哈哈~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七十四章石頭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七十六章被打(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