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四章石頭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20日 13:57 [字數] 38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庄王妃一聽丫鬟說是鳥屎,就氣瘋了,嫌棄的用帕子擦手,擦臉。

恨不能擦掉幾層皮才好。

本來就夠窩氣的,誰想一旁還有人在笑,更有人指著她腦門,同情道,「王妃,你髮髻上也有呢……。」

嘴上同情,可眸底全是幸災樂禍的笑。

都說讓鳥在腦門上拉屎,是不祥之兆,有大禍臨頭之態。

今兒皇上過壽,庄王妃也不知道送了什麼壽禮,讓皇后罵混賬,大臣說有辱斯文,皇上更是氣的險些發怒。

一個個心底好奇著呢,再見庄王妃的臉色,十有八九是要出大事。

庄王妃氣欲狂,轉身便走,誰也不想理會。

她現在心亂如麻,不想說話,她怕會忍不住殺人。

庄王妃氣很大,一路朝前走,沒一會兒,便見到兩個小公公抬著個大箱子過來,不算重,可是把路給擋著了。

本來能完美的避開的,可是庄王妃走快了些,這不就遇上了。

丫鬟當時就喝道,「怎麼那麼不長眼,不知道讓路嗎?」

這兩個小公公在御書房當差,平時誰見了,敢不給面子,今兒倒好,居然被一個郡王府小丫鬟給呵斥了,誰給她的膽子?!

被擋了去路,本來就火大的庄王妃,又添了三分火氣。

再見兩個小公公還磨磨蹭蹭,目露寒光,庄王妃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如今連閹人都敢欺負到她頭上了,好!極好!

庄王妃邁步朝前走,兩小公公一驚,趕緊後退。

最後庄王妃嘴角一冷,伸手一推。

兩個拎著箱子的小公公就摔倒了,那大箱子更是摔翻,裡面的千紙鶴被甩了出來。

好巧不巧,吹來一陣晚風。

暮陽絢爛下,只見那成百上千的紙鶴滾滾遠去。

兩個小公公快哭了,「完了,死定了……。」

徐公公千叮嚀萬囑咐務必找到定親王府送的千紙鶴啊,現在找到了,卻成了這樣,皇上一怒,指不定命就沒了埃

兩小公公不敢耽擱,爬起來便撿千紙鶴。

見有人過來,兩小公公忙道,「諸位大人和夫人們,千萬別踩這些紙鶴,皇上喜歡著呢……。」

庄王妃面如死灰。

看著那紙鶴在風中翻卷、遠去、飄墜湖中。

庄王妃心好像隨那紙鶴一起下墜了,只不過一個是墜湖,一個是墜入萬丈深淵,再也爬不起來。

丫鬟在一旁,嚇白了臉,顫巍巍的問,「王妃,咱們怕是闖大禍了,該怎麼辦?」

結果,庄王妃一轉身,一個巴掌扇在了丫鬟臉上,罵道,「叫你多嘴1

要不是她呵斥那兩個小公公,她又怎麼會覺得被兩個閹人慢待了?!

庄王妃咬緊牙關,邁步便走。

丫鬟捂著臉,含著淚,亦步亦趨的跟著。

遠處,小郡主被定親王抱在懷裡,看著紙鶴在飛,當即就鬧著要下來,「父王,那是我折的紙鶴……。」

小郡主一鬧,定親王就拿她沒輒了,把她放下來。

小郡主撅著小屁股,追著紙鶴跑去。

定親王妃徐步跟在身後。

走了幾步,有丫鬟近前,福身道,「王妃,皇上有請。」

定親王妃瞥了丫鬟一眼,繼續邁步。

丫鬟退後一步,又追上來幾步,再次道,「王妃,您莫要為難奴婢,皇上一定要見您一面。」

定親王妃冰冷又不苟言笑的臉上浮起一抹薄怒,「讓開1

丫鬟連連搖頭。

遠處,有丫鬟疾呼聲傳來,「小郡主,小心1

定親王妃心一提,瞥頭望去,只見小郡主追著紙鶴到了湖畔。

彼時,丫鬟正要跪下來求定親王妃。

定親王妃雲袖一揮,就把丫鬟糊開了。

腳上穿著的牡丹繡鞋輕點地面,騰身一躍。

然後……

便瞧見一襲碧綠的身影,像離弦的箭一樣,朝湖畔射去。

就在小郡主追著紙鶴到湖畔,身子不穩,嚇的大叫母妃的時候,定親王妃將她接在了懷裡。

小郡主聞到一陣清香,笑的眉眼彎彎的。

她就知道,遇到危險,喊母妃,母妃就會出現。

她大著膽子睜開眼睛,抱著定親王妃清脆脆的喊了一聲母妃后,才發覺她們站在荷葉上。

定親王妃只在荷葉上站了片刻。

等小郡主笑著抓過飛到眼前的紙鶴后,定親王妃便抱著她,施展輕功,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她穿著一身翠煙衫,身披翠水薄煙紗,逶迤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

芥芳漚鬱,風鬟霧鬢。

在風中,在夕陽下。

美的不似人間女子,叫人驚嘆連連。

還有小郡主咯咯的笑聲,叮鈴悅耳。

安容羨慕的看著,久久收不回眼神,直到聽到一聲呵斥聲,「反應遲鈍1

是蕭老國公的聲音。

他在罵定親王呢,一個大男人,反應還沒個女子快。

定親王一臉黑線,靖北侯站在蕭老國公身後,給他使眼色:千萬別頂嘴,千萬別反抗,不然挨罵就不止這四個字了,切記埃

不回話,也要挨罵好吧!

定親王望著蕭大將軍,笑問他,「大將軍有幾成把握能贏王妃?」

蕭大將軍實誠的很,「以前還有五成,現在不足三成了。」

蕭大將軍忙於政務,越忙,練武的時間越短。

定親王妃,除了練武,還是練武。

此消彼長。

現在蕭大將軍在定親王妃手裡也過不了三百招了。

蕭老國公臉沉如墨,望著定親王,「你還要多久才能廢了她的武功?」

定親王朝天際望去,那正是定親王妃消失的地方。

他的眸光很綿長。

聲音更是說不出的惆悵。

「此生,怕是沒有什麼希望了。」

蕭老國公冷冷一哼,轉身便走。

蕭大將軍搖了搖頭,跟著走了。

倒是靖北侯拍了拍定親王的肩膀,頗惆悵的嘆了一聲,結果被靖北侯夫人拖走了。

安容摸不著頭腦了,望著蕭湛,納悶的問,「為什麼要廢了定親王妃的武功?」

練武多辛苦,廢掉也太可惜了吧?

蕭湛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安容撇撇嘴,她好像忽然有些懂七皇子的反問了,怎麼能不知道呢?!

算了,總會有知道的一天的。

安容和蕭湛繼續朝前走。

到了停馬車處,蕭湛正要扶安容上馬車,蕭遷過來了。

他撓著脖子,一臉苦色,乞求的看著安容,「大嫂,你幫我瞧瞧,我這是中了什麼毒?」

安容嘴角扯了一扯,蕭湛問他,「怎麼了?」

蕭遷就嘆道,「還不是軒弟被賜婚的事,外祖父讓我看著他,不許他抗旨,我就把他點住了……。」

他以為解釋了就沒事了,可是連軒不敢找蕭老國公,就拿蕭遷撒氣,誰叫他不識時務了,不敢得罪外祖父,就敢得罪他了?

他不一次把他整怕了,往後還會做外祖父的小狗腿來禍害自己。

而且,這還只是開始呢。

蕭遷知道他的毒都是從安容這裡來的,這不找安容幫忙了。

安容聽得是一腦門的烏鴉,她很不幸的告訴蕭遷,這毒藥是沒有解藥的。

「就是癢一個時辰,再蹲半個時辰的茅廁……雖然吃的苦頭是多了些,卻有排毒養顏美容之效……。」

安容覺得舌頭打結。

有解藥,連軒就不會給他下毒了。

蕭遷臉都揪在了一起,「大嫂,你不是騙我的吧?」

安容輕咳了一聲,有些歉意,要不是她給連軒一堆殘害人的毒藥,他也不至於這麼慘,安容輕聲道,「要不,我給你發個誓吧?」

這回,蕭遷是不信也得信了。

臉色也越發的痛苦了,他要的不是誓言,是解藥埃

蕭湛問他,「你癢了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有大半個時辰了吧?」蕭遷想了想道。

正說著呢,他面容一扭曲。

完了,要拉肚子了。

這裡也沒有茅廁埃

他要是一蹲半個時辰的茅廁,娘啊,宮門都關了!

「大哥,大嫂,我先出宮了1

蕭遷話音未落,人已經翻上馬背,絕塵而去了。

安容默默的祈禱,希望他別暈倒在茅廁。

身後,蕭大太太在喊他,他也沒有聽見。

不由的嗔罵了一聲,「他這是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要這麼急著出宮。」

說著,蕭大太太望著蕭大將軍道,「之前玉錦閣賣福袋,國公爺給了一塊石頭給遷兒,讓他娶個不嫌棄石頭做定親信物的姑娘回來,我給他相中了幾個姑娘,找他要石頭,他就是不給,這親事,我也沒法定埃」

她要是擅自做主送玉佩做定親信物,又怕國公爺那一關不好過。

她也知道國公爺的用心,想遷兒娶一個不慕虛榮,不愛權勢的姑娘,可這樣的姑娘上哪兒找去啊?

湛兒都娶了媳婦,快要做爹了。

遷兒也只比他小几個月,總不能落後太多吧?

她告訴蕭大將軍,就是想他把蕭遷手裡的石頭拿回來,蕭遷可是很怕蕭大將軍的。

蕭大將軍答應了。

見蕭大將軍答應了,蕭大太太就放心的琢磨,怎麼送石頭去試探人家姑娘了。

她想了很多,可是架不住蕭遷出宮出恭時……把石頭丟了。

上了馬車,一路回蕭國公府。

蕭湛下了馬車后,把安容扶了下來。

兩人並肩進國公府。

剛下台階呢,蕭總管便走了過來,他手裡拿了一個精美的錦盒,看看安容,又看看蕭老國公,不知道給誰好。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七十三章先皇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七十五章嘔心(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