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三章先皇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9日 23:07 [字數] 38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一戰,旗鼓相當。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蕭湛的劍划傷了上官昊的臉。

上官昊的劍將蕭湛的面具一分為二。

兩人劍鋒相指,勝負未分。

一殿的人驚愣了。

一部分人震驚於蕭湛和上官昊的武功。

一部分人震驚的是蕭湛的容貌。

尤其是那些入朝為官二十年以上的大臣,簡直驚呆了。

蕭國公府表少爺怎麼會和先皇長的那麼酷似?

簡直能說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了!

要說蕭湛是先皇的兒子,沒人會懷疑。

可他不是靖北侯夫人和永寧侯生的嗎,像誰也不會和先皇這麼像吧?

而且他面容完好,卻終日以面具示人,莫非就是為了遮住這張叫人羨慕妒忌卻揣測紛紛的臉?

一群人屏住了呼吸,扭頭去看皇上。

皇上已經從龍椅上驚站了起來,看著蕭湛那張臉,情緒甚是激動,震驚、憤怒……還了些不明言說的喜悅。

不過更多的還是怒氣,還是對著安容的。

安容真是站著中槍埃

皇上在看她,眼底是燃燒的火苗。

安容撇了撇嘴,她好像犯了欺君大罪了。

之前徐太后拿了蕭湛的畫像問她可認得畫中人是誰,她說不認得啊!

皇后望著蕭湛,眸底滿是詫異,她是見過先皇的,這會兒實在忍不住了,問皇上道,「皇上,他怎麼長的那麼像先皇?」

皇上沒有說話,眸光狀似不經意的從定親王妃臉色掃過。

定親王妃在喂小郡主吃果子。

比試台上。上官昊把劍丟給了護衛,伸手一摸臉頰上的血。

蕭湛的劍是軟劍,他習慣的送回腰間,劍上滴血未沾,很乾凈。

兩人各自回了座位。

皇上望著上官昊的臉,道,「世子的臉……。」

上官昊笑道。「一點皮外傷。不礙事。」

皮外傷,當然看出來了,可那是臉啊!

一張俊朗的臉上留了傷疤。那是白璧微瑕,叫人扼腕的。

皇后笑道,「皇上,你不必擔心。朝傾公主醫術群,又會調製舒痕膏。墨王世子的臉不消幾日就能痊癒。」

鄭貴妃則柔聲道,「皇上,比武雖然精彩,可刀光劍影。容易傷人,臣妾覺得還是和以前一樣,彈彈曲子。吟誦些無傷大雅的詩詞比較好。」

皇上點點頭,便依照貴妃的建議。大家繼續欣賞歌舞。

不過,大家的興緻明顯不在歌舞上。

安容坐在蕭湛身側,時不時的就感覺到有異樣目光望過來。

安容輕撫額頭。

以前覺得蕭湛一張妖孽般的臉,終日戴著面具,太浪費。

可是一露臉,就造成這樣的轟動,還不如戴著面具好呢。

她耳朵還算聰靈,都聽到有人揣測蕭湛是先皇和後宮哪個小宮女生的小皇子了……

更離奇的是,有人揣測蕭湛是先皇投胎所生。

拜託,蕭湛出生的時候,先皇雖然病入膏肓了,也還沒死好吧。

安容想到什麼,忙抬頭朝凌陽公主望去。

沈安玉坐在凌陽公主身側,此刻,正朝她這邊看著,眸光……落在蕭湛的臉上。

安容恨不得把蕭湛的臉給遮住才好。

前世,就因為他這張臉,沈安玉對清顏多般刁難,還在她送給清顏的玉簪里動手腳,害死了清顏,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也做了陪葬。

這一世,她不會再傾心蕭湛的容貌吧?

安容剛這樣想,卻現,有好多大家閨秀在打量蕭湛。

那羞答答,欲看還羞的表情,安容心底就跟被人塞了稻草似地,堵的慌。

想著,前世蕭湛就不為這些花花草草所動,這一世,他應該也不會變吧?

安容想著,嘴角又閃過一抹笑意。

正樂著呢,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下,安容魂沒差點嚇沒了。

她直拍胸口,一旁冒出一個腦袋來。

七皇子小聲問她,「你老實交代,你身邊的冰疙瘩是不是我小王叔?」

冰疙瘩?

安容不由得失笑,這形容倒挺貼切的。

不過七皇子的問題,安容可沒法回答,「這事,你應該問皇上才對。」

七皇子白了安容一眼,「本皇子長眼睛了好吧,父皇那樣子,明顯就是不知道。」

「那我也不知道啊,」安容聳肩道。

七皇子氣煞了,「他是你夫君,你不知道誰知道?」

安容一臉黑線,七皇子這是什麼邏輯啊,見他實在是好奇,一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神情,安容很不好意思的告訴他,「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不信你問他。」

七皇子,「……。」

抹著腦門上的黑線,七皇子默默的坐了回去。

算了,他還是不問了,遲早要知道,也不急於這一時。

大殿里,舞帶翻飛,琴音邈邈。

龍椅上,徐公公手裡端著酒壺,再勸酒,「皇上,酒多傷身,您少喝些。」

皇上將一杯酒飲盡,酒杯擱在跟前的食案上,吐著酒氣道,「倒酒。」

徐公公不敢抗旨,只能聽吩咐辦事。

皇后望著皇上,她沒有勸酒,只看著皇上一杯接一杯的喝,尤其他喝酒的時候,眸光掃向定親王妃,皇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有些事,過去了很多年,她依然記得。

當年,若不是徐太后相逼,皇上根本就不會娶她。

她曾聽到過一些流言蜚語,皇上當年差點為了定親王妃放棄太子之位,莫非他們之間……還生了個孽種?

可蕭國公府表少爺不是靖北侯夫人生的嗎?

當年她身懷六甲還和離的事,鬧得京都滿城風雨,人盡皆知埃

皇后眼神凝緊。

皇上酒量不錯,可架不住一杯又一杯。還都是烈酒。

很快,皇上便醉了。

徐公公趕緊宣布散宴,在眾人的高呼萬歲中,徐公公把皇上扶走了。

一群人出了萬壽宮,朝停馬車處走去。

半道上,永寧侯走了過來,一雙眼睛帶著憤怒。望著靖北侯夫人道。「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不用猜,也知道永寧侯要問的事和蕭湛有關。

靖北侯懶洋洋的瞥了永寧侯一眼。眸光落到他身側的永寧侯夫人身上,輕撫了撫髻道,「你的話,還是留著和你夫人說吧。我與你,無話可說。」

永寧侯夫人高興的很。她一直當蕭湛是永寧侯的兒子,沒少吃醋,可誰想,他長的不像永寧侯。反倒像先皇,簡直荒謬至極。

永寧侯夫人覺得這些年,白吃味了。她笑了笑,道。「有些事,還是儘早說清楚的……。」

那個好字,還沒有說出口,就得到了靖北侯夫人的答話,只一個字:滾!

乾脆利落,沒有絲毫的猶豫和拖泥帶水。

永寧侯夫人的臉,頓時青紅紫輪換了變。

永寧侯瞥了靖北侯夫人一眼,伸手要過來拽她去一旁說話。

結果手剛伸過來,手就被靖北侯抓住了,「有話說話,不要動手動腳,否則……。」

話到這裡,好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出現在跟前。

「爹,這把匕鋒利,砍手跺腳必備,剖心挖腹更是不在話下,不貴,只要一千兩,」連軒一本正經的道,一臉親父子明算賬的表情。

他雖然暫時不缺錢了,但為了長久考慮,任何能賺錢的機會都不能放過。

蚊子再小也是肉埃

靖北侯一臉黑線的看著連軒,連軒猶豫了幾秒,道,「八百兩,不能再少了。」

說完,連軒眼神一凝,見遠處有個身影偷偷摸摸溜走,他忙把手裡的匕塞他爹手裡了。

靖北侯無語,是他親兒子嗎,這還強買強賣了?

遠處,連軒在大喊,「你給我站住1

安容望過去,就見連軒奔向的方向,有個俏麗的身影在疾馳、眨眼間消失不見。

像是月郡主?

安容搖頭一笑,這兩人真是一對冤家。

靖北侯夫人揉了太陽穴,吩咐卜達道,「你快去看著點軒兒,鞋是我讓他穿的,和月郡主無關。」

卜達搖頭道,「世子爺已經知道鞋是月郡主做的了。」

不但知道了,還誤以為月郡主存了心要他丟臉,世子爺很氣憤埃

安容啞然失笑。

她還納悶,靖北侯世子怎麼可能穿一雙那麼劣質的鞋,踹一腳就壞了,原來是月郡主做的埃

靖北侯夫人吩咐了,卜達不願意,也得追去埃

等他走後,靖北侯夫人冷眼看著永寧侯道,「還要我再說一遍嗎?1

永寧侯固執己見。

靖北侯夫人笑了,吩咐靖北侯道,「匕也買了,試試看鋒不鋒利。」

靖北侯很聽話,抽出了匕。

永寧侯夫人臉都嚇白了,拉著永寧侯就走,「別問了,回去吧。」

永寧侯一臉憤岔,還帶了些悲痛,「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果真對我就這樣……。」

本來靖北侯夫人臉色還好,可是一聽到永寧侯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她的臉色一冷,瞬間飆了,「滾!給我有多遠滾多遠1

聲音冰冷,憤怒。

驚起歸巢的鳥兒震著翅膀,拚命的逃。

再說,庄王妃出了宴會後,就一直心神不寧。

她走的極快,恨不得儘早出宮回府。

可是,半道上,忽然有東西從上空掉落下來。

她伸手一摸。

指尖,一抹乳白。

她還沒明白是什麼。

丫鬟便捂嘴道,「王妃,這好像是鳥……。」

沒錯,是鳥屎。

靖北侯夫人那一嗓子,有膽小的鳥兒,直接被嚇的大小便失禁了。

ps:艱難的爬回第八了……

求不被爆菊。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七十二章血滴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七十四章石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