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九章毒針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8日 14:37 [字數] 51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至於他自己,蕭湛便沒說了。

安容知道,蕭湛會去邊關,接手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

都要去戰場了,戰場之上,兇險萬分……

安容有些心慌。

正好這時,有公鴨嗓音傳來,「皇上駕到1

文武百官起身行禮,然後祝壽。

安容稍稍抬眸,便瞧見一身龍袍的皇上,氣色不錯,不見怒氣。

邊關百姓還在水深火熱之中啊,這兒卻歌舞昇平,安容心底有些膈應。

皇上喊了平身後,大家都站了起來,然後落座。

安容屁股才挨到凳子,那邊就一堆舞娘小碎步過來,纖腰慢扭,極盡銷魂。

一邊欣賞歌舞,有宮女端了糕點果子酒水過來。

差不多欣賞了一支舞后,三皇子便起身獻壽禮了。

安容注意到,二皇子似乎也想第一個獻壽禮,只是被三皇子搶了先。

看著三皇子身後跟著的公公,他手捧著的壽禮錦盒,安容就知道她猜錯了,不是獨幽琴。

三皇子雙手捧過錦盒,恭恭敬敬的給皇上祝壽。

錦盒裡裝著一件裘衣,看似稀鬆平常,其實大有來頭。

此裘,名叫吉光裘。

裘入水數月不沉,入火不焦。

皇上聽了,眉頭一挑,徐公公就下來捧過裘衣去給皇上瞧瞧。

皇上摸了摸,質感極好,細細看,還發現此裘衣里了龍紋。

「皇兒有心了,」皇上點頭道。

皇后聽了皇上誇三皇子有心,高興的不行。

能得皇上一句誇張,尋找珍寶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鄭貴妃就不怎麼高興了,二皇子送什麼壽禮,她是知道的,沒有三皇子的稀罕。

要是先送,還好一些,現在被三皇子搶了先,就更落了下乘了。

鄭貴妃暗器。

二皇子送的是珍貴罕見的紫玉雕龍,可是遠沒有三皇子的貼心,皇上只點點頭。

二皇子送了壽禮之後,便是其他皇子送,沒誰能搶三皇子的風頭,也沒人敢搶。

等七皇子送了賀禮之後,便輪到蕭湛和安容了。

壽禮,是安容去庫房挑選的。

是一對玉魚。

秉承蕭湛的話,稀鬆平常就好。

當時,安容在庫房挑來挑去,不是皇上賞賜的,就是皇上賞賜給蕭老國公,輾轉到蕭湛手裡。

反正都是別人賞賜的,他沒有買過。

這些都是不能送給皇上的。

安容挑來挑去,才選了這個。

因為裝玉魚的錦盒上面蒙了灰塵,庫房賬簿上也沒有記載來歷。

安容還問過蕭湛,蕭湛拿起來看了兩眼,道,「以前沒見過,就送這個吧。」

這會兒,真送給皇上,安容倒忐忑了。

玉魚雖然精緻,可是實在太小了,像是小孩子把玩之物,把他送給皇上,是把皇上當孩子逗么?

安容囧了。

皇上應該不會嫌棄的甩臉不高興吧?

蕭湛把壽禮送上,可憐玉魚躺錦盒裡面,皇上愣是看不見。

徐公公知道皇上想看,趕緊下去接了錦盒。

可是一見到錦盒裡裝著的玉魚,徐公公先愣了。

他看看玉魚,又看看蕭湛。

最後把錦盒合上了,轉身走到皇上身邊,沒讓皇上看錦盒,只在皇上耳邊嘀咕了兩句。

「你確定?」皇上神情激動。

徐公公鄭重的點頭。

皇上就坐正了,眼睛不著痕的瞥過定親王妃,然後落到蕭湛身上道,「那兩粒丹藥,朕很喜歡,賞1

丹藥?

安容有些蒙了。

那不是玉魚嗎,怎麼變成丹藥了啊,有沒有搞錯啊?

而且,就算她孤陋寡聞,不認得那是丹藥,就憑錦盒上停著的灰塵,這丹藥也變成了毒藥了啊,皇上,你可別隨便亂吃東西,到時候吃出了事,怨我們啊啊埃

在蕭湛之前,只有三皇子得了句誇讚,可得賞賜的,還只有蕭湛一個。

三皇子氣煞了,他一個義子爭什麼風頭!

蕭湛謝了賞賜,和安容坐回原處。

剛坐下,七皇子就扯安容頭髮了,問,「那丹藥吃了能長生不老嗎?求你送我一粒吧。」

安容,「……。」

安容扭眉看著七皇子,問他,「你不想長大了?」

七皇子忍不住白了安容一眼,「我留著長大吃。」

「……可是我沒有啊,」安容搖頭道。

七皇子不信,「不要那麼小氣嘛,我跟你換。」

安容渾身無力了,尤其是一堆人望著她。

想長生不死的人很多埃

她是不是要假冒煉丹師,煉製一些養生藥丸,招搖撞騙?

文武百官議論紛紛。

好在瑞親王上前送壽禮了。

瑞親王送完,便是顏王爺。

皇上見到顏王爺,責怪他道,「上回進宮說改日會進宮陪朕小酌兩杯,這改日是哪一日呢?」

顏王爺赫然一笑,賠罪道,「皇上莫怪,臣不是忙么,得空了,一定來。」

皇上瞥了顏王爺一眼,「忙?忙的連見朕的時間都沒了?」

皇上一問,顏王爺就開始訴苦了,「臣這不是難得回京一趟,如玉年紀也不小了,我想在京都給她找個夫婿,這些日子,忙著給她準備陪嫁呢。」

顏王爺說完,皇后就道,「倒是辛苦顏王了,自打顏王妃過世后,你一直未曾續弦,這些事也沒人幫著打理一二。」

顏王爺沒有說話。

皇上則對顏王爺的女婿比較好奇,「你打算把月郡主許配給誰啊?」

皇上一問,那邊坐著的靖北侯世子,心咯一下跳了。

完了,這狐狸,年紀沒外祖父大,心機手段一點不輸給外祖父埃

怎麼辦,他可能要被賜婚了。

剛祈禱是他想多了,誰想就聽到顏王爺嘆息聲,「皇上,月怕是嫁不出去了。」

皇上一愣,「嫁不出去,怎麼會?」

顏王爺瞥頭,瞪了連軒一眼,指著他道,「就是那臭小子,離京出走,到我東陵郡,不分青紅皂白,就說如玉醜陋不堪,被我關進大牢,結果讓他逃了不說,還把月給擄到了北烈,要不是顧念蕭國公府的交情,真想活剝了他的皮。」

皇上輕撫額頭,他就想不明白了,他怎麼走到哪裡都禍害人呢,禍害完京都,一路禍害到東陵郡,真有本事。

皇上真想把他送到東延北烈去禍害他們去。

不過,顏王爺這麼說,明擺著是想求賜婚。

皇上樂的送這麼個人情,這不,皇上龍袍一揮,賜婚了。

連軒淚奔。

更讓他淚奔的是自己爹娘,一臉感激啊,好像皇上不賜婚,他就娶不到媳婦似地。

他風流倜儻,儀錶堂堂,會娶不到媳婦?!

娶一沓,都不是問題好不好!

連軒要起來抗旨,到這時候他才發覺,他動不了了。

剛剛皇上賜婚的時候,蕭遷拍了他肩膀一下,說了一聲恭喜!

連軒怒。

蕭遷見他那兇殘的臉,就一陣后怕,惹不起躲不起,只能從實招來了,「軒弟,你別怨我,是外祖父給我使眼色的,不聽外祖父的話,後果很慘啊,你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啊,我是無辜的。」

說完,蕭遷就默默的走了。

外祖父霸道,可好歹是長輩,正大光明。

軒弟比他小,性子略驕縱,使起陰招來,那是防不勝防埃

希望自己能平安無事,長命百歲。

雖然連軒沒謝恩,不過皇上還是挺高興的,這小子今兒有點長進,沒給自己添堵。

顏王爺送過壽禮后,便是定親王送壽禮了。

定親王、定親王妃,還有小郡主三個人起了身,去給皇上賀壽。

一家三口,男俊女俏,站在一起,很惹眼。

皇上眉頭皺了一下,心底有些泛酸味兒。

不過他掩飾的極好,眉頭低斂間,龍袍一抬,道,「起來吧。」

定親王一家三口直起身子,其後把壽禮送上。

定親王獻上的裝著壽禮的錦盒有點大,眾人都好奇,定親王府送的是什麼好東西。

可是打開一看,好吧,錦盒有點高,看不見。

可是定親王先皺眉頭了。

小郡主趴在錦盒邊,嘴更是撅的老高,「母妃,我折的千紙鶴怎麼變成古琴了?我沒有許願埃」

千紙鶴?古琴?

聽到小郡主的話,皇上當時就坐不住了,從龍椅上站了起來,下了台階。

走到錦盒邊一看,空蕩蕩的錦盒裡擺著的可不正是他的獨幽琴嗎?!

皇上眉頭一凝,犀利的眸光掃向定親王,「這是你給朕準備的壽禮?1

定親王伸手將獨幽琴拿了出來,看著精緻的琴,頗有閒情逸緻的挑了下琴弦。

文武百官聽到那錚錚鐵音,彷彿帶著凌厲殺氣,從遠處騰飛而來,叫人不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只聽定親王笑道,「許是有人覺得本王王妃和郡主給皇上準備的壽禮過於寒磣了,給本王換了個,不知道誰對本王這麼好?本王有些無以為報了。」

定親王的話,風輕雲淡,像是鵝毛漂浮,聽在某些人耳朵里,竟是后怕凜凜。

皇後面沉如霜,琴怎麼會在定親王那裡?!

皇后掃了祈王一眼,他正好整以暇的喝著茶,一派瞧熱鬧的神情。

感覺到皇后再看他,祈王抬眸,朝皇后一笑,笑容譏諷,像是在說:自求多福吧。

皇后的心在下沉。

徐公公擰了下眉頭,心道:皇后這回怕是闖了大禍了。

嫁禍誰不好,嫁禍給定親王。

徐公公想伸手接過獨幽琴,可是定親王眼睛一掃,徐公公就不敢動了。

定親王笑著把琴放下,對皇上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這琴,送於我也不知道有什麼企圖,本王要還回去,還請皇上找回本王王妃和女兒準備的千紙鶴。」

言外之意,這獨幽琴哪怕就是皇上的,定親王也不打算給了。

一日不查出來,他一日不還。

大家都望著皇上,今兒是皇上的壽辰,定親王這樣未免太囂張了,這不是故意惹皇上發怒嗎?

可是大家看到的卻叫人大失所望。

皇上一點兒也不生氣,他抱起小郡主,問她,「你給朕準備的壽禮是什麼?」

小郡主道,「是千紙鶴。」

皇上心中一動,「是你一個人折的?」

小郡主搖頭如波浪鼓,「不是,我折了三十七個,母妃折了三十七個,其他都是丫鬟姐姐折的。」

皇上剛好三十七歲。

千紙鶴……

他等那一千隻紙鶴等了快十九年了,卻只等到三十七隻,離能許願還差……罷了,算術不好,不算了。

總而言之,就是沒有誠心!

然後,皇上就生氣了,「據朕所知,千紙鶴,要誠心誠意折夠一千隻才行,哪有湊數的,這壽禮朕不滿意!打回去重新準備,不論是王妃,還是小郡主,朕都可以。」

眾人倒。

小郡主才多大,讓她折一千隻紙鶴,這也太為難了吧,皇上,你何不直接說讓王妃折呢。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皇上放下小郡主后,掃了獨幽琴一眼道,「朕深知王爺寵愛王妃,要朕的獨幽琴,也是想給王妃把玩,朕索性大方些,這琴便賞賜給王妃了。」

徐公公在心底嘆息了一聲。

趕緊將獨幽琴抱起來,遞給定親王妃。

定親王妃伸手了。

可琴剛到她手裡,就聽到嘎吱聲響。

一瞬間。

碎裂聲越來越大。

獨幽琴,在定親王妃手裡炸開了。

炸開的獨幽琴,落地時,裹了一層冰塊。

安容詫異的看著那冒著絲絲寒氣的冰塊,很是不解,怎麼會有冰啊?

不會是定親王妃毀的琴吧?

皇上臉色極其難看,望著定親王妃,「你……。」

就算不要朕的獨幽琴,也不至於毀了它吧?!

皇上正要甩袖轉身,徐公公卻望著那夾著冰塊的琴,大叫道,「皇上,琴里有毒針1

皇上眉頭一皺,低頭一看。

一堆冰塊中,可不是有十幾根銀針掉在地上。

而且,針尖上啐了毒,呈現青黑色。

徐公公的心都涼透了。

簡直是命大,死裡逃生啊!

這是獨幽琴,是皇上的琴啊,遲早要到皇上手裡的,這是有人要皇上的命啊!

定親王妃這是救了皇上一命埃

而且,這琴……是假的!

皇上臉黑如墨,冰冷嗜血的雙眸看向皇后。

皇后頹坐鳳椅上,怎麼這樣?!

怎麼會這樣?!

是祈王!

皇后咬牙切齒的望著祈王,可是祈王也一臉不敢置信。

琴里怎麼會有毒針?

定親王妃來了這麼一手,卻像沒事人一樣,朝小郡主伸了手。

小郡主握著她娘的手,好奇的問道,「母妃,你怎麼知道琴里有毒針?」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六十八章心寒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七十章混賬(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