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七章宮宴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7日 15:33 [字數] 37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損失慘重?

她記得趙成說過,沈祖琅丟下沈寒川逃命時,身邊還有八名暗衛,怎麼就剩三名了?

還有敖府損失慘重,得損失到什麼程度?

聽趙成說,敖府十二名暗衛死的只剩下一個,命大沒死的那個,還被砍掉了一隻胳膊,倒在血泊里,還剩下最後一口氣。路。

趙成覺得他自從跟了安容后,心腸是越來越軟了,這不,又好心的翻牆路過,暗衛叫救命,他就好心的救了他。

還送佛送到西,把暗衛送到了敖府。

當然了,送人的趙成易了容,還破天荒的得了十兩銀子的謝銀。

這一回,沈祖琅和敖大將軍幾乎可以說是兩敗俱傷了。

蕭湛聽后一笑,「敖大將軍辦事沉穩,心機深沉,還從沒聽說過他在誰的手裡栽過這麼大的跟頭。」

安容呲牙道,「他那是佔了侯府密道的便宜。」

侯府密道她進去過,彎彎繞繞,幾乎能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了。

要是不用密道,十個沈祖琅也不是敖大將軍的對手。

而且,敖大將軍手裡的暗衛遠不是沈祖琅能比的,他惹毛了一隻雄獅,看他如何收台。

出了國公府大門,蕭湛扶著安容上了馬車之後,他也鑽了進去。

看著馬車裡擺著棋盤,安容笑了,辦事夠麻溜,這麼快就做好了。

蕭湛拿了棋子看了看,瞥了安容道,「要不來一局?」

安容應戰了,她嫣然一笑,「彩頭呢?」

蕭湛手裡拿著一粒白棋子。在指尖翻轉,「你定。」

安容笑道,「要是我贏了,你多給我一個暗衛。」

暗衛兼職車夫的趙成瞬間淚奔,他們怎麼就淪落成賭注了?

被主子們這麼搶,是不是很榮幸?

可是跟著蕭湛,他們不用動腦子。大多數時間聽吩咐辦事就行了。

跟著安容。他們更多的時候要自己做主,容易辦差事情啊,要挨罰的。

蕭湛嘴角上揚。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輸了呢?」

「除了要暗衛之外,我都可以,」安容自通道。

蕭湛把棋子丟棋子盒裡。捏了安容的鼻子道,「為夫遲早要孤軍奮鬥。」

贏一回。給安容一個暗衛。

安容的棋藝,蕭湛早有領教,想始終不輸,極難。

安容扒拉開蕭湛的手。捏了鼻子道,「那你給我十五個暗衛,我們公平比試行了吧?」

「好。」蕭湛答應了。

然後……

滾滾前行的馬車裡,安容和蕭湛在方寸之地廝殺。

為了暗衛。安容是絞盡腦汁。

下棋,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很快馬車就慢了下來。

此時,已經到宮門口了,因為今兒進宮給皇上祝壽的人太多,城門口有些擁擠。

又過了一刻鐘,馬車才徹底停下來。

安容和蕭湛意猶未盡,可是趙成已經催了。

兩人遲遲不下馬車,蕭國公府幾位太太臉上掛不住埃

這小兩口,在國公府膩歪還不夠,還跑馬車裡膩歪,臉皮真是不薄呢。

可又沒人敢去掀車帘子,誰知道會瞧見什麼不該瞧的場面?

蕭老國公走過來,正好聽見安容大笑,「我贏了,你要說話算話1

蕭湛回道,「說話算話。」

安容想的太入神,等贏了之後,出馬車,看到一群人盯著她,安容的臉瞬間爆紅。

蕭老國公瞥了馬車一眼,「贏了什麼?」

安容趕緊下馬車,蕭湛回道,「下棋。」

蕭老國公眉頭一挑,「在顛簸的馬車裡下棋?」

蕭湛點頭,「安容特製了一副棋盤。」

蕭湛的話音剛落,蕭老國公就掀開車簾了。

瞧見棋盤四平八穩的擺在小几上,上面還擺了棋子。

他抬手,對著車身一掌揮去,那棋盤動了一動,但是棋子一個沒掉。

蕭老國公就像是瞧見什麼寶貝似的,眸光大亮,然後就習慣性的霸道了,「這棋盤不錯,我要了。」

然後,來了一個更蕭老國公抬杠的。

連軒道,「外祖父,那棋盤我先看中的。」

然後,連軒被打擊了。

蕭老國公鄙視的瞥了他一眼,「就你那棋藝,糟踐了這麼好棋盤。」

說完,蕭老國公轉身便走。

連軒站在那裡,一臉黑線,「棋藝不好就不能用好棋盤嗎?」

棋藝不好,才需要沒日沒夜,坐馬車都要下棋惡補的好吧?

算了,不跟他搶好了。

連軒望著安容,「大嫂,你順帶幫我做一個這樣的棋盤。」

連軒要,蕭錦兒幾個也要。

幾位太太翻白眼,「一人一個,要那多棋盤啃呢?」

安容全都答應了。

芍藥在一旁拽安容的雲袖,輕聲道,「少奶奶,周府兩位太太來了,沒瞧見未來的世子夫人。」

安容拳頭緊握了下,昨兒周婉兒差點被人輕薄,怎麼可能會進宮呢?

也不知道她這會兒怎麼樣了,安容決定去問問。

安容和蕭湛說了一聲,便帶著芍藥和海棠走了過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安容聽到一陣熟悉而叫她厭惡的說話聲,是庄王妃的。

只聽她高興的喊大哥,然後道,「大哥,都怪我辦事不利,沒想到風兒的喜宴……。」

敖大將軍擺手道,「我知道你儘力了。」

說著,敖大將軍問庄王妃,「齊州沈家和武安侯府什麼關係,是一夥的?」

聞言,庄王妃噗呲一笑,「大哥,你說什麼笑呢,齊州沈家怎麼可能和武安侯府是一夥的。你知道武安侯府是誰燒的嗎?」

敖大將軍眉頭一凝,庄王妃就說白了,「是齊州沈家燒的,這樣的怨恨,能是一夥的,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還差不多。」

敖大少爺站在一旁,他一動。就嘴角疼。

庄王妃見他臉上有淤青。忙問,「興兒,你怎麼受傷了?」

敖大少爺苦著張臉道。「姑姑,昨兒我被沈祖琅算計,想替弟弟報仇,結果被靖北侯世子和他一群狐朋狗友給打了。」

庄王妃臉色一沉。再看敖大將軍。

敖大將軍的臉色很難看,「連我都栽他手裡了。難怪武安侯府會那麼慘了。」

說完,敖大將軍眸底更冷。

極少夸人的他,對沈祖琅極其看好。

「他,不簡單。」

庄王妃就冷笑了。「再不簡單,也只是個黃毛小子,還能是大哥的對手?」

兄妹兩個邊走邊說話。等聽不見了,安容才繼續朝前。

抬眸。安容便瞧見周二太太

著敖府方向,眸光帶著濃濃怒火。

安容邁步近前,福身請安,然後問道,「婉兒還好吧?」

周二太太知道那事瞞不過安容,便回道,「哭了一夜,覺得對不住你大哥,要退親呢。」

安容怔了一下,「又不是她的錯,也沒生什麼,用不著退親吧?」

聽了安容這話,周二太太就放心了,「我是不贊同退親的,只是她性子拗,我也拿她沒輒,哪日得空了,你幫我勸勸她可好?」

安容點頭應了。

她稍稍一瞥頭,便見到遠處,周少易和連軒在勾肩搭背。

周少易伸了手,結果連軒一巴掌給他拍了。

「沒有1連軒大叫道。

芍藥裝作若無其事的過去偷聽了兩耳朵,然後回來告訴安容道,「少奶奶,周大少爺覺得自己的堂妹被欺負,找靖北侯世子要最殘忍的毒藥,替她報仇呢。」

芍藥覺得靖北侯世子有些小氣吧啦的,不就是要毒藥么,給他就是了。

他找少奶奶要毒藥,少奶奶從來不會拒絕他。

安容想了想,邁步走過去。

結果,她正好聽到連軒說話,「你傻啊,這是皇宮,他又是敖大將軍的兒子,他中毒,皇上會龍顏大怒好吧。」

他進宮之前,一堆人對他耳提面命,別在今兒闖禍惹皇上不快。

「就沒有毒藥先中了,回去再生不如死的嗎?」周少易側目看著連軒,一再搖頭,用一種很是深沉的語氣道,「不對,這不是你的性子。」

說完,又恢復了嬉皮笑臉,「老實交代,是不是有什麼餿主意?」

連軒咳了咳,道,「等出了宮,咱們……。」

兩人小聲又小聲的密謀。

卜達耳朵豎的高高的,愣是一個字聽不著,更別提安容了。

兩人一拍即合,哥兩好的勾肩搭背的走了。

留下安容站在那裡凌亂。

敖大少爺碰到他們兩合謀,不死絕對要脫十幾層皮。

更讓安容凌亂的還在後面呢。

不論是誰見到敖大少爺,都問他臉怎麼受傷了?

敖大少爺一臉自悔道,「我爹打的……。」

明明是連軒打的好吧!

對此,連軒聳肩表示:憑白多了一個比自己還年紀大的兒子,有點小壓力。

不知道再打一頓,是不是直接變成他孫子了?

有點小期待。

有丫鬟、公公過來帶路,安容跟著蕭大太太她們去給皇后請安。

皇後宮,熱鬧非常。

安容還見到了敖大將軍的夫人,她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為人還算隨和,不論誰說話,她都笑著回答。

因為敖大將軍常年駐守邊關,她身子弱,就留在京都養病,更多的時候還是閉門謝客。

敖大將軍回來,大家都帶著家眷參加宴會,她這才出來。

在安容她們前面的,正好是鄭貴妃。

只見她很詫異的看著敖大將軍夫人,敖大夫人微微訝異,「貴妃娘娘?」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六十六章慘重(為one-s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六十八章心寒(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