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四百六十二章得病(求粉紅~)

嫁嫡

第四百六十二章得病(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5日 13:56 [字數] 37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事情是這樣的。

敖大將軍父子三人回京途中,路徑齊州,因舟車勞頓,吃的不好,在敖大將軍辦事去后,兩位敖少爺就上酒樓買吃的。

敖二少爺傻了,不通人事,可是敖大少爺路過春香樓時,聞著醉人的香,尤其是那嬌滴滴美嬌娘的香羅帕從臉頰上掃過去,心都痒痒了。

雖然在軍營里,不能有女人,可敖大少爺隔個三五日便去鎮子上尋花問柳,這一路回京,有好幾日不曾碰過女人身子了,想的慌。

敖大少爺讓護衛帶著敖二少爺先去酒樓點菜,他則鑽進了青樓,醉美人香。

敖二少爺進了酒樓,還沒點菜呢,就見到小夥計收拾的桌子上有一粒花生米。

他想都沒想,伸手一彈。

然後,那粒不起眼的玉米就朝前飛去。

好巧不巧的,砸在了剛剛上樓的沈玉琅腦袋上。

沈玉琅在齊州,那就是個小霸王,從來只有他欺負別人的,幾時有別人敢欺負他了?

這不揉著腦袋就上前質問,「是誰丟的花生米?1

敖二少爺傻了,壓根就不知道沈玉琅生氣了,手覺得高高的,像是做了什麼好事一般,邀功請賞道,「是我。」

當時,沈玉琅身後還跟著一群狐朋狗友,當即就火上澆油道,「嘖嘖,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觸了我們沈小爺的霉頭,還敢得瑟,簡直不將人放在眼裡1

敖二少爺身邊跟著護衛,聞言,不悅道,「滾!妨礙我們少爺吃飯,讓你爬著離開1

護衛的囂張,直接讓矛盾升級了。

沈玉琅愛面子啊,被護衛當眾這麼威脅,他要是真走了,以後還怎麼在齊州混?

當時就打了起來。

沈玉琅的三腳貓功夫,如何是護衛的對手?

這不被護衛一腳踹了,直接踹到了趙烈的身上。

沒錯,是趙烈。

他當時在酒樓上喝酒,本來不關他的事,他也不愛瞧什麼熱鬧。

可是護衛當他是死人,舉著刀就砍過來,他不反抗,就要被砍傷。

趙烈一伸手,直接抓過護衛,丟窗戶下了。

好好一桌子菜,杯盤狼藉,趙烈就換了一桌,繼續吃飯。

沈玉琅還跟他道了一聲謝,趙烈一句話沒說。

要不是知道趙烈武功高強,他不是敵手,就他這樣無視他,也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想著被人打的鼻青臉腫,沈玉琅不可能咽的下這口氣,這不捏著拳頭,對敖二少爺是一陣拳打腳踢,還一口一個傻子。

等他差不多消了氣,才進包間大魚大肉。

可是菜還沒上齊,敖大少爺回來了。

看著弟弟蹲在地上,鼻青臉腫的,見到他,就哭的很傷心,「大哥,有人打我。」

敖大少爺當時就怒火攻心,「誰打的?」

敖二少爺搖搖頭。

敖大少爺就抓了酒樓夥計的脖子問,「是誰打了我弟弟?」

酒樓夥計怕死啊,趕緊指著包間道,「是沈家小爺。」

敖大少爺把夥計一丟,就怒不可抑的上前踹門了。

沈玉琅幾個在說笑,忽然門被人踹開,當時也怒了,罵道,「滾1

敖大少爺笑了,笑容陰森嗜血,「就是你打了我弟弟?」

沈玉琅也笑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就是我打的,怎麼的的表情,還叫囂道,「原來你就是那傻子的大哥啊,我還以為你也是個傻子呢。」

敖大少爺最厭惡的就是別人提傻字,尤其他還被人誤解為傻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這樣,沈玉琅嘴欠不饒人,敖大少爺火氣太大,打了起來。

最後一拳頭,把沈玉琅給打暈了過去。

再醒來時,直接傻了。

至於敖大少爺敖興和沈祖琅打起來,其中有沈寒川的功勞。

在敖大少爺護衛路過時,沈寒川咬了牙問,「大哥,就是他們把小弟給打傻了,這口氣就這麼咽了?」

護衛耳力狠好,趕緊去稟告敖大少爺知道,然後又打起來了。

聽到這裡,安容就驚嘆了,原來沈寒川的心計手段也不容小覷,這一刀借刀殺人就用的極好。

不過,安容還是喜歡趙烈,他一出手,就讓事情發生了質的變化。

若是他沒有丟開護衛,沈玉琅吃些苦頭,肯定會離開。

敖二少爺不受辱挨打,敖大少爺就不會出狠手,他就不會傻,齊州沈家和敖家就不會結仇。

之前,一直是她和武安侯府被人瞧熱鬧,如今總算是能瞧別人的熱鬧了。

蕭湛這兩個消息,安容心情好了許多,想著她也有一個消息,便告訴蕭湛道,「欽天監說紫微星亮了,瞎眼神算說是好事呢。」

蕭湛嘴角抽了一抽,他不知道怎麼跟安容說好。

安容注意到他的神情了,眉頭凝了凝,「不是好事嗎?」

蕭湛沒有說話,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欽天監測出的紫微星在皇宮的東南方向,恰好國公府就在,欽天監先稟告了外祖父,外祖父眉頭一皺,吩咐欽天監道,「告訴皇上,在西南方向。」

欽天監不敢欺君,外祖父道,「放心,出了事,有老夫擔著。」

欽天監不敢得罪蕭老國公,就照著吩咐辦了。

而西南方向,正是祈王府所在。

這算是報祈王栽贓國公府的仇了。

只是瞎眼神算說這是好事,蕭湛忍不住輕揉了下太陽穴,要是外祖父知道瞎眼神算拆他的台,估摸著要氣暈過去。

不過,瞎眼神算曾說過,敵人的存在也是有好處的,磨練意志,淬鍊手段。

他說不好,皇上一定信。

他說好事,皇上未必會信。

門外,海棠端了菜過來,道,「少奶奶,桌子上的菜該涼了,廚房管事媽媽讓奴婢把冷了的菜撤下去。」

安容點點頭,讓海棠進來。

海棠身後,還跟著兩個小丫鬟,手中托盤都擺了菜。

安容再次問蕭湛要不要吃點兒。

蕭湛答應了。

等吃完了午飯,安容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便進了書房,看了會兒賬冊,又畫了五六張首飾圖。

正揉著脖子,芍藥推門進來道,「少奶奶,香包和糕點都送去了。」

安容輕抬眉頭,「吃了?」

芍藥點點頭,「吃了,朝傾公主還說味道極好呢。」

說著,芍藥嘴撅的高高的,「朝傾公主和大姑娘分吃了一塊,她們吃完,正巧朝傾公主定製的麻將被送進府,她們又玩麻將去了。」

安容斂了斂眉頭,問,「麻將是什麼做的?」

「玉石,」芍藥回道。

安容笑了,一副玉石麻將,得多少工匠,才能在半天時間內完成?

明明都吩咐過了,卻來問她。

只怕那麻將事小,通過麻將傳點什麼東西才是正經事吧?

今兒一天,從出門前的麻將,到道士,再到蘇君澤,又刺殺芍藥,最後在馬車上動手腳,每一件,都讓她心冷三分。

讓道士偷換玉鐲,是怕馬車翻滾,她不小心把玉鐲砸碎吧?

安容赫然一笑,抬手看著手腕,笑容寒光點點。

芍藥知道安容生氣了,她就是想不明白,生氣了為何不去質問,偏要忍著呢,也不怕忍壞了身子?

芍藥可忍不住,這不,望著安容道,「少奶奶,奴婢的表哥因為救奴婢受傷,你能不能賞奴婢一點舒痕膏?」

安容笑道,「自己去取吧,拿我調製的。」

之前,安容不懷疑朝傾公主,經過這麼多事之後,她調製了的舒痕膏,庄王妃送來給她,安容還真不敢用了。

芍藥喜不自勝,福身道謝,然後去藥房取舒痕膏。

芍藥走後,安容繼續看賬冊,繪首飾圖。

窗外,夕陽西下,暮色襲來。

安容揉著泛酸的肩膀,又輕捶了兩下腰,把繪好的首飾圖整理好,喊來趙成,吩咐道,「送去玉錦閣。」

趙成接過圖紙,縱身一躍,便是消失在書房內。

安容起身,出了書房,剛關好門呢,海棠就急急忙近前道,「少奶奶,不好了,朝傾公主出事了。」

安容神情從容,把書房關嚴實,才轉身,不冷不熱的問,「出什麼事了?」

海棠忙回道,「說是和幾位姑娘玩麻將,玩的正興起,忽然手就動不了了,渾身僵硬。」

安容輕輕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海棠愕然,見安容朝前走,趕緊把身子讓開。

芍藥從院外進來,更是一臉興奮,她剛剛去了一趟前院,請蕭總管找人幫忙把舒痕膏送李將軍府,回來就聽到朝傾公主出事的消息,當時就笑的前俯後仰,拎了裙擺回來,打算告訴安容。

她不知道海棠已經告訴安容了,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然後撅了嘴道,「不是說朝傾公主醫術超群么,她病了,自己可以治,還需要哪門子的大夫啊?」

朝傾公主住在國公府,她病了,國公府當然著急了。

安容想了想,還是決定去她的住處瞧瞧。

安容去的時候,國公府已經請了幾個大夫來了。

幾位太太站在屋子裡,見大夫搖頭,就心慌的問,「朝傾公主得的什麼病?」

大夫搖頭,一臉無可奈何道,「朝傾公主像是中了毒,又像是病了,脈象時而混亂,時而平穩,著實怪異,我等學藝不精,不敢下斷言,告辭了。」

PS:已更新六千了,還差兩千字。

求粉紅,粉紅達到二十五張,下一章更新四千。

下一章,有人嗝屁O∩_∩O哈!

接下來,估計經常死人了

~~o》_《o~~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六十一章花生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六十三章覬覦(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