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章打架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5日 01:29 [字數] 53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蘇君澤站在安容跟前,將她的去路擋祝

而他難得一見的冰涼臉色,和前世清顏倒下時的一般無二,只不過那時的他,還帶了焦灼擔憂。

一想到前世,安容心底就堵了一團火氣。

前世,她自作自受,她認了。

這一世,他們沒有交集,他憑什麼對她冷眼相待?

「東欽侯世子,我和你無話可說。」

他臉色冷,安容的臉更冷。

蘇君澤眸底一沉,手一伸,把安容拽了過去。

芍藥出聲阻攔,「東欽侯世子,你快放了我家少奶奶,不然我就叫……。」

暗衛二字還未說出口,蘇君澤便道,「不許跟來1

安容的手腕別抓的有些疼,氣的她直拍打他的手。

蘇君澤把安容拽著朝前走,芍藥跟上,他回頭瞥了一眼,眼神如刀,嚇的芍藥不敢前進一步。

夏兒臉色微白,道,「芍藥姐姐,現在該怎麼辦?」

芍藥搖搖頭,語氣篤定道,「他肯定是瘋了1

少奶奶出門,至少了帶了七八個暗衛不止,他上回抓少奶奶,少爺雖然沒對他怎麼樣,卻很生氣了,他還敢犯同樣的錯,這是找死!

再說,安容被蘇君澤拽著一直朝前走,安容咬了牙道,「我都說了和你無話可說,你為什麼要拽我?1

蘇君澤不說話,直接把安容拉倒了附近的涼亭處,方才鬆開她。

安容低頭揉手腕,手腕都有了淤青之色,碰到都有些疼。

安容輕咬唇瓣,不明白他怎麼就忽然瘋了。前世的他,從來不會這樣的。

蘇君澤拳頭攢緊,溫朗的雙眸,滿是冰塊,他問道,「以前的你見了我會臉紅,會害羞。從什麼時候起。你見到我只有疏遠和淡漠?」

安容被問的眉頭一緊,她輕抬剪水瞳眸,裡面夾了疑竇。

她還沒問為什麼。蘇君澤就冷冷一笑了,「是不是從你重生那日起?1

安容臉色一變,「什麼重生,我聽不明白1

蘇君澤笑了。他確定安容在撒謊,因為她臉色變了。眼神在飄忽,在躲閃,不敢看他。

蘇君澤朝安容走近一步,安容嚇的後退。

他一步步前進。安容一步步後退。

低到涼亭柱子,退無可退。

蘇君澤伸手擒住安容的下顎,問道。「你前世是我的嫡妻,是不是?1

他的聲音很急促。很迫切。

「不是1安容的回答,短而堅定。

兩個字,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直插蘇君澤的心口。

真的有前世。

他無時無刻不在後悔,當初她對自己意有所屬時,自己視若不見。

等再後悔時,她已有羈絆。

他原想,這一世不能擁有她,或許來生可以。

想著,蘇君澤笑了,笑容凄涼悲痛。

原來他前世曾擁有過她!

蘇君澤望著安容精緻帶著疏遠的臉,還有那清澈的眼睛,忍著痛心,道,「上一世,我們夫妻情深,琴瑟和諧,你重活一世,卻拋棄我,重投蕭湛的懷抱,只因為我前世沒有他的權勢?」

安容聽著,本來就很冷的臉色,此刻冷凝成寒冰了,還是那種千年不化的寒冰。

她笑了,笑容譏諷,還帶了厭惡之色。

不只是針對蘇君澤,還有朝傾公主。

安容重生的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她前世嫁給蘇君澤的事,更是連蕭湛都不知道,除了存心攪亂大周的朝傾公主,她想不到別人了!

她努力活的平靜,努力離蘇君澤遠遠的,努力忘記前世。

她卻將蘇君澤推向了她!

將她心底癒合的傷疤層層撕裂開。

安容一把推開蘇君澤,冷笑道,「別跟我提前世,你更沒有資格質問我!夫妻情深?琴瑟和諧?不過是場笑話罷了,你愛的人,是告訴你我重活一世的人,不是我1

安容覺得可笑。

前世,她相信,她和蘇君澤是夫妻情深,琴瑟和諧。

這一世,相信他們夫妻情深,琴瑟和諧的卻換做是他了。

這算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嗎?

安容轉身要走,卻再次被蘇君澤抓了胳膊,他道,「前世的你,為了我學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甚至是醫術?」

安容沒有回頭,她的回答只有兩個字,「沒有1

蘇君澤不信。

話說趙成在暗處守著,正猶豫怎麼辦好,蘇君澤對安容動手動腳,要換做旁人,早一劍了結了他。

可他是蘇君澤,和蕭湛打小就玩在一起,能稱得上兄弟情深,不然那日在大街上,他握著少奶奶的手,爺沒有拿他怎麼樣。

趙成想衝出去,可就在他要出現的時候,卻聽到這麼驚悚的事,驚呆了他,愣在那裡不知道怎麼反應了。

他伺候在安容和蕭湛左右,對於安容重生的事知道一二,只是他沒想到,安容前世嫁給了蘇君澤。

現在,人家前世的夫君尋來質問了。

還有少奶奶,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全是為了他學的?

這要叫爺知道了,還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還有,少奶奶前世嫁給了他,為了他學這學那,為何重活一世,卻不再理會他了?

不會是東欽侯世子前世負了少奶奶吧?

趙成覺得真相了,不然少奶奶該續前緣了,至於說她為了權勢才和少爺在一起,純屬扯淡,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呢,你知道爺娶個媳婦有多難么?!

趙成覺得他有必要防止安容和蘇君澤藕斷絲連,哪怕只是蘇君澤單方面。

所以,趙成縱身一躍,便出現了安容身側。

安容趕緊躲他身後,趙成對蘇君澤道。「蘇世子,你別為難我們少奶奶,有什麼事,你大可以找我主子談。」

蘇君澤冷了臉色,瞥了趙成道,「我與她的事,與蕭湛無關。」

趙成也笑了。「我不懂什麼前世今生。我只知道,她現在已經嫁給了我主子,世子若再強求。就別怪我不念你和我主子的情分了。」

趙成說著,手一抬,暗處出現八個暗衛。

蘇君澤面冷如霜。

趙成帶著安容離開,他雙拳緊握。雙目充血。

等走遠了,安容才對趙成道。「今兒的事,能不告訴蕭湛嗎?」

趙成早料到,安容會提這樣的要求,趙成很為難道。「對主子毫不隱瞞是屬下的職責,今兒是屬下強逼,蘇世子才退讓一步。若是他日……。」

趙成話到一半,便停了。

不用說明。安容也知道。

蘇君澤有時候比她還固執,他肯定會去找蕭湛的,趙成幫她隱瞞,將來他會被蕭湛責罰。

安容輕咬了下唇瓣,沒再說話了。

朝前走了一會兒,安容便瞧見夏兒急急忙跑過來,神態焦灼,像是出了什麼事兒。

她跑著上前,看到安容,鬆了口氣,不過老遠便喚道,「少奶奶,出事了1

安容心一提,步子也加快了許多。

等夏兒近前,安容忙問,「出什麼事了?」

夏兒氣喘吁吁道,「有人要殺芍藥姐姐,李良將軍為了救她,臉受傷了。」

見安容臉帶擔憂,夏兒忙道,「芍藥姐姐沒事兒,只受了些皮外傷。」

安容點點頭,讓夏兒前面帶路。

趙成和幾個暗衛負責保護安容,沒有留下來保護丫鬟。

夏兒帶路,很快,安容便見到了芍藥和李良。

安容沒想到,李老夫人也在。

此刻的她,正心疼兒子臉上的傷,安容走近時,正聽她道,「學藝不精,救個人,還讓臉受了傷,可怎麼辦好,娶不了媳婦了。」

李良一臉黑線,恨不得捂著李老夫人的嘴好。

他現在受傷,娘關心的應該是他才對吧,怎麼就關心她的兒媳婦了?

芍藥在一旁,低聲道,「姨母,你別擔心,我求少奶奶要些舒痕膏,不會讓干……不會讓表哥臉上留疤的。」

因為李良救了她,芍藥現在不好意思喊人家干表哥了。

李老夫人就道,「舒痕膏太貴了,你就是做一輩子丫鬟也買不起,我瞧良兒要一張俊臉也沒什麼用,男人不是靠臉吃飯,要不你給良兒做媳婦吧?他就缺個媳婦兒。」

芍藥,「……。」

李良,「……。」

好吧,走近的安容不厚道的笑了。

她甚至懷疑,刺殺芍藥的刺客是不是李老夫人派來的了,這不明顯是上演英雄救美,然後美人以身相許的戲碼么?

只是,她是今兒早上才和蕭湛提來大昭寺的,李老夫人不可能知道。

芍藥快哭了,因為李老夫人說完,笑道,「就這麼決定了,等你及笄,就娶過門。」

李良從石塊上起身,道,「娘!我救她,不是因為她是我表妹,就是一個陌生人,我也會救,要是救一人,我就娶她,你都有百八十個兒媳婦了。」

李老夫人瞪了他一眼,道,「我耳朵沒聾,小點聲,我聽得見,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前你救多少姑娘我不管,誰讓芍藥是你當著我的面救的呢。」

李老夫人摸著芍藥的臉,真是越來越喜歡,只是她有些納悶,「你一個小丫鬟,怎麼還招惹上刺客了?」

真是上天保佑,她今兒忽然就想來大昭寺,替柏兒求個簽,還把良兒拖了來,不然她豈不是要眼睜睜看著芍藥死在跟前了,沒準兒連她都被順帶殺了。

芍藥搖搖頭,見安容過來芍藥忙站到安容身後了,拽了拽她的袖子,讓她幫著說句話。

安容望著她,低聲笑問,「人家才救了你,你就說不嫁給他,是不是太過於忘恩負義了?」

芍藥嘴一撅,「我可以當牛做馬報答他埃」

「做媳婦怎麼就不行了。就非得做牛做馬?」

「……那不一樣。」

安容一聳肩,「你自己去說吧,我可不做這樣得罪人的事。」

芍藥眼眶微紅,不知道怎麼辦好,姨母對她極好,她不能傷她的心。

夏兒出餿主意道,「要不你先答應了?等你及笄。還早呢。沒準兒人家李將軍到時候看上哪個姑娘,你想他娶你,人家還不樂意呢。」

芍藥想了想。覺得夏兒的主意不錯。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李良看不上他。

讓他找李老夫人退婚,她就不算沒良心了。

芍藥點點頭。

就這樣,芍藥和李良定親了,得到李老夫人一隻玉鐲做定親信物。

芍藥手燙的很。尤其是李良用一種你今兒是不是被嚇傻了的表情看著她。

李良輕揉太陽穴,「娘。該回府了。」

李老夫人叮囑了芍藥好幾句,才轉身離開。

等她走後,芍藥就嘟嘴了,「為什麼有刺客要殺我呢。我覺得應該是殺錯人了。」

她一個小丫鬟,何德何能讓那等武功高強的暗衛來刺殺?

還好沒事,不然被人誤殺。死的多冤枉啊?

安容沒有說話,她覺得這事和朝傾公主脫不了干係。

芍藥待人和順。只得罪過朝傾公主,她今兒又打玉鐲的主意,這不可能只是個巧合!

想著,安容臉陰沉沉的。

「回府1安容咬了牙道。

芍藥看著安容憤怒的樣子,也有些反應過來了,更是氣的咬牙切齒埃

粉拳捏的緊緊的,恨不得把朝傾公主給活活掐死好。

她對少奶奶無理,佔少奶奶的便宜,還不許她說了,就因為沒讓她稱心如意,她就要殺自己?!

芍藥想給她下砒霜了。

芍藥在心底誓,一定要活活氣死她!

安容上了馬車,芍藥也上去了。

趙成坐上馬車,正要趕馬車呢,忽然從遠處跑過來一個消瘦的乞丐。

乞丐手伸著,對著馬車道,「少奶奶行行好,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你賞我些銀子吧。」

趙成斂了斂眉頭,讓乞丐離開。

安容掀了車簾,見乞丐消瘦模樣,讓芍藥給他五兩銀子。

芍藥給了銀子,乞丐見了銀子雙眼冒光。

趙成讓他離開,乞丐望著他,指了指馬車道,「之前我見到有黑衣人靠近馬車,他抽出過刀……。」

趙成臉色大變,趕緊下馬車檢查。

果然,馬車被人動了手腳。

乞丐摸著手裡的銀子道,「我本來不想管閑事的,少奶奶人好,我才說的。」

要是安容不給銀子,他肯定不會說的。

他一直覺得富貴人家,心腸都極狠,死不足惜。

不過最近,在大昭寺前行乞度日,多少受到些感化,他也想做些好事,來世能投個大戶人家,不再衣不果腹。

安容的怒火又添了三分,她一忍再忍。

這一回,趙成給乞丐賠禮道歉,並把身上帶著的百兩銀票給了乞丐。

重新綁好馬車,趙成一再檢查后,方才趕著馬車下山。

趙成背脊涼,要是馬車崩了,沒準兒就會向上回那樣,少奶奶會被馬車給甩出去……

趙成不敢亂想,忍著憤岔,平穩的架著馬車。

他想儘快把安容送回國公府。

可是怕什麼,偏偏就來什麼。

路過潛山街時,碰上有人打架。

是敖大將軍府大少爺敖興和沈祖琅打架。

從酒樓打到樓下。

尤其是,打出酒樓的時候,敖興是被

沈祖琅一腳踹下來的。

當時馬車正好路過。

未免馬車受驚,安容受傷。

一肚子火氣的趙成一躍而起,把離馬車咫尺的敖興一腳踹進了一旁攤鋪里。

敖興起來時,臉上還帶著揉好的麵糰。

ps:求粉紅給力~~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五十九章算卦(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六十一章花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