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八章添妝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4日 00:06 [字數] 39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一天,天藍雲濃,有徐徐微風。

敞開的窗戶邊,花梨木貴妃榻上,安容低著頭,在認真小肚兜。

落下最後一針,安容輕呼了一口氣,剪掉線,輕輕撫摸著。

大紅軟緞上,著徐徐綻放的石榴花,富貴美麗。

安容滿意的點點頭,「總算是好了。」

芍藥湊過來看了一眼,眼皮抖了一抖。

繡的極好,可就是繡的太磨蹭了。

一個小肚兜,用心,兩天就能好,少奶奶卻花了幾倍時間不止。

安容拆下棚子,把小肚兜遞給芍藥,讓她拿下去收好,再給她拿塊一樣的綢緞來。

芍藥轉身離開。

喻媽媽打了珠簾進來,道,「少奶奶,明兒就是二姑娘出嫁的大喜日子了,按理,你是該去給她送份添妝的。」

就算安容和二老爺他們關係不好,可是安容出嫁的時候,沈安芙送了添妝來,她就該還一份。

安容不願意去,也該讓下人把禮送到,這叫不落人口實。

安容抬眼看了喻媽媽一眼,眸光掃到她手裡的大紅請帖上。

那請帖就是沈安芙和敖府二老爺敖風的成親喜帖,是四天前送來的。

收到請帖的第二天,駐守邊關的敖大將軍便回京了。

這幾日,敖府吹吹打打,甚是熱鬧。

聽到敖大將軍回京的消息時,安容心沒差點提到嗓子眼,生怕庄王妃告狀,敖大將軍報復。

不過,幾天過去了,侯府和蕭國公府都平平靜靜的,不然她也靜不下來心,把肚兜給完。

安容想敖大將軍也不想回京就鬧事,尤其是在皇上壽宴在即。

觸皇上的眉頭,沒好處的。

不過,去給沈安芙送添妝?

安容想都沒想,不過卻借著這個由頭,讓蕭湛答應她去一趟大昭寺。

安容望著喻媽媽道,「添妝準備妥了,一會兒海棠替我去送,我去一趟大昭寺。」

喻媽媽看了海棠一眼,點點頭。

安容喝了半杯茶,外面冬兒進來稟告說馬車準備妥當了,安容便起了身。

剛出了臨墨軒,走了沒一會兒,便瞧見朝傾公主帶了四個丫鬟走過來。

那四個丫鬟,有兩個是皇宮的,有兩個是國公府的。

安容回頭望了一眼,這條路,可以去紫檀院,也可以去臨墨軒,應該不是找她的。

不過,安容路過時,還是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

朝傾公主手裡拿了一朵百合,置於鼻尖輕嗅,笑道,「我正要去尋你呢,你就出來了,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安容直起身子,沒有隱瞞她,因為瞞不住,「我去大昭寺祈福。」

朝傾公主聽得便道,「去大昭寺?正好呢,我也想去,上一回,錦兒她們去泡溫泉,我沒能跟去。」

芍藥一聽就不高了,本來少奶奶就容易招惹羨慕妒忌恨暗害了,朝傾公主更是因為連翻刺殺,導致行宮被燒,搬來國公府避難的,她還四處跑?

你想死,別拉著我家少奶奶行么?

芍藥嗡了聲音道,「要是在國公府外出了事,算國公府嗎?」

芍藥這話,問的是皇宮裡的丫鬟。

那兩個丫鬟微微一怔,不等她回答,芍藥就道,「要是出去被人刺殺,皇上不責怪蕭國公府和我們少奶奶,朝傾公主去也無妨。」

反正去大昭寺的路,人人能走,攔她沒理由。

不過,芍藥這樣說,那兩個丫鬟就擔憂了,她這是把朝傾公主能不能出府的難題丟給了她們啊,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她們只怕要被皇上千刀萬剮,五馬分屍了。

丫鬟瞥了朝傾公主一眼。

都說縣官不如現管,這會兒惹朝傾公主不高興,會先死埃

朝傾公主芒,她對芍藥有些忍無可忍了,什麼樣的丫鬟這般刁鑽,處處和她作對。

偏偏安容縱容她,她這樣無理,她卻半句話都不說,明顯是縱容!

朝傾公主笑了,「我只是說笑而已,我住在國公府,無以為報,豈敢給國公府惹禍,我找你,是想問問你前……麻將的事。」

前世兩個字,當著那麼多的丫鬟,她也不敢提。

安容微微挑眉,擺手讓芍藥她們退後,然後才問道,「什麼麻將?」

朝傾公主眉頭皺緊,「你不知道麻將?」

安容點頭,「我知道,我只是不明白你說麻將做什麼?」

朝傾公主臉一冷,很是泄氣,「沒什麼,就是在國公府悶的無聊,尋些樂子打發時間,已經和錦兒她們約好明兒打麻將了。」

安容點點頭,麻將打發時間她知道,只是她不懂朝傾公主為什麼要和她說,直接玩不就行了?

安容直截了當的把疑惑問出了口,朝傾公主勾唇冷笑,「若是大周沒有我的前世,我做什麼自然不用過問你,可是現在,我想將麻將發揚廣大,你不同意,鋪子能開的起來?」

朝傾公主話里滿是嘲弄譏諷,被自己的前世掣肘,還有比她更窩囊的嗎?

安容一笑置之,她知道朝傾公主是存了心的氣她。

「你要真這樣想,濟民堂就直接關門歇業了,告辭。」

安容福了福身,轉身離開。

芍藥大呼痛快,尤其是她回頭看了一眼,只見朝傾公主臉色發青,手裡的百合只剩下一根杆子,不見花朵了。

「少奶奶,朝傾公主好像很生氣,」芍藥捂嘴笑。

安容沒有回頭。

她只是覺得,朝傾公主和前世的清顏判若兩人。

前世的她,溫柔善良,樂於助人。

這一世的她……

安容輕嘆一聲。

上一世,她嫁給蕭湛,有蕭國公府做靠山,順風順水,便是有敵人,也能溫柔的坑殺對方。

這一世,她來大周就是個意外,身在敵國,她要處處為北烈著想,況且,同她感情深厚的是她的前世,是身為顧家大姑娘的她,不是身為朝傾公主的她。

對於朝傾公主來說,她只是一個擋了她路的陌生人。

是環境和身份改變了朝傾公主,也改變了她自己。

出了國公府,安容便見到馬車,還有兼職車夫趙成。

蕭湛沒有陪著安容去,所以芍藥扶著安容上了馬車之後,也鑽了進去。

一路上,芍藥陪安容說笑逗趣,竟不覺得時間難熬,很快就到了大昭寺。

安容剛下馬車,便聽到從寺內傳來的雄渾鐘聲。

那聲音像是能穿透人心一般,聽了兩聲,浮躁煩悶的心就平靜了下來。

芍藥扶著安容朝前走,身後還跟著兩個小丫鬟:春兒、夏兒。

兩小丫鬟初次來大昭寺,對什麼都充滿了好奇,一雙眼睛像不夠用似地,東張西望,新奇的不行。

夏兒湊上前來,對芍藥道,「聽說大昭寺的姻緣很靈,是不是真的?」

芍藥搖搖頭,「不知道呢,反正我陪姑娘第一次來,就許了願,到現在也沒有。」

夏兒一聽,眼珠子瞬間睜圓,「你真許了?」

芍藥點頭,「許了,花了我半兩銀子呢,現在想想還心疼。」

尤其那半兩銀子,是她省吃儉用了許久才積攢下來的,現在的她,就是花二兩,她眉頭也不會眨一下。

冬兒就拽了芍藥問了,「你怎麼都沒告訴過我們你求過姻緣的事?你快說說,你的姻緣怎麼樣?」

芍藥臉窘紅一片,這麼羞人的話題,她怎麼會隨便說埃

見冬兒、夏兒一臉好奇,芍藥白了她們兩眼道,「有什麼好說的,婚姻大事,你們求菩薩,還不如求少奶奶管用呢。」

她們是丫鬟,安容要她們嫁給誰,她們就得嫁給誰,思情郎有屁用?

還不如老老實實的伺候少奶奶,以少奶奶的心性,絕對不會虧待她們的。

冬兒、夏兒臉啐然一紅,然後望著安容了。

安容赫然一笑,搖頭道,「姻緣這樣的事,你們還是求菩薩吧,我不管你們。」

「菩薩比皇上還忙呢,哪裡顧得上我們啊?」夏兒嘟了小嘴道。

冬兒推了夏兒一句,「不能拿皇上開玩笑。」

夏兒忙捂著嘴,再不敢說話了。

安容朝前走,正要邁步上台階,去正殿上柱香,添些香油錢,替腹中胎兒求平安,就被一聲輕喚給打斷。

「夫人留步1那聲音呼道。

安容頓住腳步,尋聲望去,便瞧見一個中年男子趕過來。

步履踉蹌,神色匆匆,一身道袍,還有那麼三分仙風道骨。

安容左右瞧了瞧,那道長便上前了,安容笑問,「你喚的是我?」

道長連連點頭。

芍藥就納悶了,「你喚我家少奶奶做什麼?」

道長深呼兩口氣,神情淡定,那股仙風道骨的氣息又添了一分,只見他上下掃了安容兩眼,笑道,「貧道在大昭寺前擺攤也有些時日了,還從未見過有夫人這般好命的人,現在,已經是富貴榮華不缺,將來更是夫貴妻賢,羨煞旁人。」

說著,道長頓了一頓,安容就知道他要說不好的事了,好像這是算命先生慣用的說辭。

不知道他要說些什麼?

只聽道長繼續道,「觀面色,夫人容光煥發,身體康健,只是容光中透著青黑之色,最近夫人應該是煩心事纏身,時而夜不能寐吧?」

安容聽得一笑,「道長不但算的精準,還會醫術呢?

道長臉一紅,清了清嗓子道,「岐黃之術,老道確實略通一二。」

說完,老道伸手向前,「夫人這邊請,你我把路擋著,著實不便。」

安容望了望他手指的方向,那邊是他的掛攤,卻和他來的方向截然相反。

安容眉頭一挑,邁步走了過去。

芍藥想拉住她,大周沒人比得過瞎眼神算了,今兒是來找他的,少奶奶想什麼直接問他不就成了?

到了掛攤,道長請安容坐下。

然後拿了紙筆給安容,讓安容寫個字,讓他測算接下來的凶吉,這是安容主動問的。

可是在安容提筆寫字的時候,道長呀的一下叫了,一手捋著道袍,一手指著安容的手腕,急急道,「這玉鐲靈氣逼人,可測吉凶,比測字更靈,少奶奶摘下來,讓老道測算一二。」

PS:下一章,蘇君澤出現……重頭戲O∩_∩O哈!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五十七章彼此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五十九章算卦(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