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四章嫁禍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1日 23:23 [字數] 36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意外?

安容一頭霧水,是什麼樣的意外,讓霸道的蕭老國公答應皇上讓朝傾公主住在國公府?

海棠還要幫安容洗手,安容攔住了她,問蕭湛,「什麼意外?」

蕭湛斂了斂眉頭,擺擺手,讓丫鬟全部退下,然後才道,「行宮被燒,在行宮裡找到一面令牌,是蕭國公府的。路。」

安容錯愕的睜圓了雙眼,隨即眉頭輕蹙,「你是說皇上懷疑是蕭國公府派人去刺殺朝傾公主的?」

安容嘴上問著,心底納悶極了。

昨晚武安侯府和行宮都著了火,還都同樣撿到一枚令牌,這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栽贓嫁禍?

不知道庄王府有沒有什麼令牌留下?

安容望著蕭湛,眸底帶著詢問之色。

蕭湛將令牌的事告之安容。

那枚被刺客留在行宮裡的令牌,丟失了有幾個月了,被人嫁禍是顯然的。

皇上知道蕭國公府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可是卻也推波助瀾給蕭老國公施壓。

證據指著蕭國公府,朕就算相信你,可文武百官和天下人信嗎?

要想證明蕭國公府的清白,就要找出栽贓嫁禍之人,否則這黑鍋只能蕭國公府背著的。

蕭老國公氣的鬍子亂顫,卻也奈何不了皇上。

皇上這是想借他的手剷除有異心之人,理由還這麼的冠名堂皇!

至於朝傾公主來蕭國公府,是皇上覺得行宮被燒,又不願意委屈了朝傾公主,讓她搬進皇宮祝

朝傾公主覺得皇宮束縛太多,還有住在行宮。其實還沒有來大周時住在蕭國公府來的舒坦。

言外之意,就是想住蕭國公府的。

皇上就順水推舟,又把這糟心事丟給了蕭老國公。

皇上知道蕭國公府守衛嚴明,比之皇宮有過之無不及,朝傾公主住在蕭國公府,除非她自己活膩了找死,還真沒人能刺殺的了她。也算是了了他一樁憂心事。

就這樣。保護朝傾公主安全的重任就落到了蕭國公府身上,而且皇上說了,朝傾公主有什麼萬一。就拿蕭國公府問罪。

安容聽后,忍不住在心底罵了一聲狐狸。

不愧是皇上,借力打力,借刀殺人這一招用的真是比誰都溜。連蕭老國公都被他給坑了。

皇上就不怕蕭老國公秋後算賬么?

安容坐在小榻上,動了動。結果腳碰到了椅子,疼的她直呲牙咧嘴。

蕭湛眉頭一皺,像之前一樣幫安容。

這一回,安容有心理準備。卻現比上回更疼了。

疼的她直拿眼睛剜蕭湛,「明明可以不這麼疼的,你故意害我1

蕭湛鬆了手。深邃如暗夜的眼睛凝著安容,「不疼。你能漲記性?」

蕭湛是故意的。

安容不是第一次走路崴腳了,已經一而再了,他不希望有再而三,讓安容知道崴腳的疼,以後走路就會用點心了。

安容氣撅了嘴,卻偏偏無話可說。

把鞋襪穿好,安容才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去庄王府刺殺惜柔郡主並縱火的是祈王的暗衛。」

蕭湛望著安容,安容便將今兒和小屁孩打聽到的話說與蕭湛聽。

蕭湛聽后,就說了一句話,「我出宮之前,祈王進宮求皇上,說他身邊的謀士杜仲傾慕惜柔郡主,願意求娶她為正妻,請皇上賜婚。」

安容瞬間啞巴了,半晌才問道,「皇上賜婚了?」

蕭湛點頭,「皇上答應了。」

能不答應嗎?

惜柔郡主容貌被毀,又雙眼盡瞎,杜仲願意娶她,還是主動求娶,一片情深意重,叫人刮目相看。

皇上樂得成全一對有情人,而且杜仲的鐘情,讓皇上大家讚賞,賜婚的同時,委以重任。

安容聽后,只覺得腦門上全是烏鴉,徘徊不去。

情深意重?鍾情?

別侮辱了這兩個美好的詞可以嗎?!

一邊薄情刺殺,一邊深情求賜婚。

不愧是謀士,心機手段叫人折服。

不過,安容更敬佩祈王,竟然說服了杜仲,並求皇上賜婚,一舉三得。

一來,幫杜仲找了個好借口,至少讓他心底的姑娘覺得,他沒有移情別戀,娶惜柔郡主是被皇上逼的,心底最愛的還是她。

二來,是博得庄王妃的好感,惜柔郡主傷成那樣,沒人願意娶,他非但願意,還求賜婚,以昭告天下,這樣的女婿,她能不打心眼裡喜歡?而且有這般深情在,將來殺了惜柔郡主,誰能懷疑是他下的手?

三來,還贏得了皇上的讚賞,加官進爵,光宗耀祖。

看來祈王真有心謀逆了,這樣討好取悅庄王妃,應該是想通過她搭上敖大將軍這條船,借兵力。

安容想著,便笑了,「皇后是徐太后的侄女,三皇子想爭奪太子之位,祈王是徐太后的養子,一心想謀反,不知道徐太後會支持誰?」

現在矛盾還未激化,祈王還是三皇子的好王叔,要是知道祈王的意圖,保不齊會兵戎相見。

徐太后夾在中間,只怕也難過。

還有皇后,她為了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對庄王妃百般忍讓,毀了春雷琴,還幫著找大夫,被皇上猜忌,要是最後敖大將軍支持祈王,那可就有好戲瞧了。

安容一笑置之,然後說及武安侯府的令牌,並吩咐丫鬟取了筆墨紙硯來。

蕭湛瞧了安容畫的令牌,眉頭皺緊,「這好像是敖大將軍的令牌。」

安容望著蕭湛,眉頭輕擰,「你覺得真是敖大將軍火燒侯府,還是栽贓嫁禍?」

蕭湛思岑了幾秒道,「應該是栽贓嫁禍。」

留在武安侯府牆壁上的腳印似乎是故意留下,還有這塊令牌附近的腳印,太過清晰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令牌是刺客留下的。

真猜測呢,外面芍藥就進來了。

她道,「少奶奶,侯府暗衛來傳話,說令牌的主人找到了。」

安容眼睛一睜大,「這麼快?快說,是誰的?」

芍藥便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

安容從侯府走後沒多久,侯爺就讓暗衛潛進庄王府,把令牌丟庄王妃的床上,然後看她什麼反應。

庄王妃看到令牌,左右掃了一眼,用帕子擦拭了下,就收在了懷裡。

顯然,這令牌是庄王妃的。

但是,在暗衛離開之前,二老爺去了,庄王妃便數落他道,「你怎麼把令牌那麼重要的東西隨便丟我床上,要是讓大哥知道,我擅自將他的令牌借你用,該呵斥我了,對了,我大哥留下的暗衛性子耿直,認死理,以前王爺找他辦事都吩咐不動,還得我出馬,你使喚的了嗎?」

二老爺當時就臉色一變,拔高了聲音問,「你是說你借我的令牌在你手裡?」

庄王妃拍了二老爺

心口一下,嗔道,「不在我手裡,那在哪裡?」

說著,還把令牌掏出來給二老爺看。

二老爺的臉陰沉如墨,把庄王妃嚇住了,忙問他,「出什麼事了?」

二老爺便道,「我不小心將令牌落在了侯府,我來就是問你該怎麼辦好……。」

庄王妃臉色一青,「你是說,這令牌是武安侯府的人丟我床上的?1

說著,庄王妃冷笑了,咬牙切齒道,「我還怕一個小小侯府不成?1

芍藥說完,然後輕輕一聳肩,「令牌是敖大將軍給庄王妃的,庄王妃把它借給了二老爺。」

也就是說,侯府是二老爺燒的,真是心狠手辣至極。

安容臉陰冷冷的,粉拳緊握,難得的聽到吱嘎聲。

蕭湛在一旁,道,「敖大將軍給庄王妃的暗衛,連莊王爺的面子都不給,應該不會給二老爺。」

安容覺得蕭湛說的對,庄王妃已經派了暗衛去侯府刺殺,若是第二波暗衛是敖大將軍的,應該不會見死不救。

可二老爺背後的人,除了才勾搭上的庄王妃外,就是庄王爺和……齊州沈家了。

難道是齊州沈家?!

安容臉色一冷。

肯定二老爺和齊州沈家想借敖大將軍的手除掉父親!!

可惜了那塊令牌,不然可以拿來試探下沈祖琅。

要是火燒侯府真是他乾的,那大哥在書院,離他那麼近,該多麼的危險?!

安容有些擔心了,她需要儘快確認這件事。

安容正要說話,外面冬兒道,「少奶奶,柳大夫來了。」

安容眉頭一動,柳大夫來做什麼,難道是為了濟民堂?

「快請,」安容道。

很快,柳大夫就進來了,看著他背著藥箱子,安容才想起來,她崴了腳,靖北侯夫人吩咐丫鬟去請大夫。

侯府和國公府都知道,柳大夫和她私交不錯,請大夫,當然先找她。

柳大夫見了安容,便問,「少奶奶腳可還疼?」

安容尷尬一笑,瞥了蕭湛一眼道,「他幫我扭好了,現在不疼了,難為柳大夫跑一趟了。」

柳大夫搖頭一笑,雖然不厚道,不過他還真得感謝安容不小心崴了腳,讓他好有理由登門找安容。

因為治療不舉秘方的事,他和安容可是把蕭湛惹毛了。

不敢來埃

便是這會兒,蕭湛在一旁坐著,他也不敢說藥鋪的事。

好在安容明白他的為難,先開口了,「柳大夫閉關幾日,可聽說了濟民堂的事?」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五十三章吃醋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五十五章立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