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一章覺悟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0日 12:53 [字數] 38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侯爺接過令牌,左右翻看了兩眼。

令牌平平無奇,沒有特別扎眼之處,他以前從未見過。

裴語伸了手,侯爺把令牌遞給了她,她看過後也搖頭,她也是第一次瞧見。

最後令牌轉了一圈,到了安容的手裡。

安容自然也沒見過了,不過她看的很仔細,打算記在腦子裡,回頭畫下來,問問蕭湛知不知道。

屋子裡,就在議論令牌,因為這十有八九是刺客落下的。

只要知道令牌是誰的,那火燒侯府之人就跑不掉了。

正商議著呢,夏荷進來稟告道,「老太太,大姑奶奶和五姑娘回府了。」

一聽夏荷說沈安芸和沈安玉回來,老太太和三太太的臉色就不大好看。

本來心情已經夠糟了,還來兩個喜歡添亂的,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可侯府出事,她們回來探望一二也是應該的。

老太太擺擺手道,「讓她們進來。」

夏荷退出去。

沈安溪就叮囑安容道,「四姐姐,要是她們單獨見你,你可別去,萬一又跟九妹妹似的,想殺你怎麼辦?」

沈安溪說話爽直,一點都不顧及裴語,自從她救了三太太,她就真心當她是大伯母看待了。

左右侯府里的事,就瞞不過誰,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不過,裴語聽得尷尬,她瞥了侯爺一眼,見他臉色鐵青,眸底有壓抑的怒色,不由得詫異。

尤其是侯爺的語氣,生冷中透著寒氣,「再有下回,不必讓暗衛手下留情。」

裴語聽得一怔。

他這是覺得把九姑娘送去慈雲庵剃度出家太心慈手軟了呢?

雖然九姑娘要殺安容是不對,可到底也是他的女兒吧,他怎麼會這樣涼薄,莫非偏疼安容到如此地步了?

可他不是這樣的人啊,當初在青雲寨下,對於她這麼一個孤弱女子,他都仗義相救,又怎麼會對自己的女兒涼薄呢,而且大夫人是被人暗殺在密道中,殺手沒有找到,他卻休妻了,這很不正常。

屏風處,沈安芸和沈安玉走過來,正好聽到沈安溪和侯爺的話。

沈安芸的臉色倒還好,清冷的臉上掛著譏諷的笑。

可沈安玉的臉色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了,拳頭握緊,唇瓣咬的死死的,雙眸冰冷,透著叫人心悸的恨意。

沈安芸勾唇一笑,伸手握著沈安玉的手,輕聲譏笑道,「在侯府,你我都是外人,五妹妹該早有這樣兒的覺悟才對,想通了,就不會生氣了。」

沈安玉一把甩開她的手,冷冷一笑,邁步進去。

饒過屏風時,臉上寒意盡去,換上了擔憂之色,進門便是關心老太太的身子,大家是否安然無恙。

侯爺面無表情,可是沈安玉叫裴語二夫人的時候,侯爺的臉色動了一動,「叫母親。」

沈安玉眼神一冷,眸底有抹倔強,她喊不出口。

裴語笑攔著侯爺道,「就喚二夫人吧,一個稱呼而已,我不在乎。」

在青雲寨的時候,沒少人喊她女土匪,比起這個,二夫人壓根就不算什麼。

正好這時候,丫鬟端了飯菜進來,三太太便笑道,「吃飯吧,有什麼話吃完飯再說不遲。」

再說下去,估計食慾該沒了。

安容和沈安溪扶著老太太落座,沒人再理會沈安芸和沈安玉。

不過兩人臉皮挺厚實,看安容也吃,也理直氣壯的坐下了,也沒人會轟她們走。

不過剛吃了沒幾口,就來了不速之客。

丫鬟急急忙跑進來,灰頭土臉的,上氣不接下氣道,「侯爺,皇上下聖旨了,讓您和夫人去前院接旨1

侯爺眉頭輕凝,趕緊起身。

裴語則問道,「好好地,皇上怎麼忽然下旨了?」

老太太也起了身,不過她倒是很放心,如今的侯府可不比從前了。

以前,要是侯府來個聖旨,她還得憂心是好事還是壞事,如今么,十有八九是好事。

「別耽擱,先去換衣裳,去前院接旨,」老太太吩咐道。

侯爺一聽這話,瞥了丫鬟的裙擺一眼,額頭青筋跳了下,「我看就不必了,換了衣裳,等去了前院,還是一身臟。」

老太太瞧了也就作罷了,一群人去了前院。

安容和沈安芸沒有去,她們是出嫁之女,不用和侯爺她們去接旨。

屋內,安容啜茶不語。

沈安芸東瞧瞧西看看,想找安容說幾句,可是安容只喝茶,不說話。

很快,就有丫鬟將前院的事傳了回來。

老實說,安容詫異了,皇上的聖旨居然是冊封裴語的誥命。

還是徐公公來宣旨的!

徐公公是皇上桑一般的小事,徐公公是不會出宮的。

而且,裴語的誥命和安容親娘的一樣,一般填房要麼沒有誥命,要麼低一品級。

一盞茶飲盡,老太太他們就回來了。

個個臉上帶笑,除了沈安玉。

她臉色難看,她娘被休才幾天,父親娶了繼室,還冊封誥命,氣死她了!

本來冊封誥命這事,一般都歸皇后管,皇上日理萬機,哪有那閑工夫管大臣夫人的事?

她旁敲側擊過,皇后並沒有想冊封二夫人的意思,皇后說了,一個寨主,一身的土匪氣,沒得侮了誥命夫人四個字。

可現在,二夫人封了誥命,而且品級不低!

方才聽徐公公說,冊封二夫人的事,是蕭老國公提出來的,裴右相極力贊同。

他們兩個是不是吃飽了撐得慌,還管這事!

沈安玉越想越來氣,最後一屁股坐椅子上,疼的她哇的一下驚叫。

沈安芸就捂嘴笑了,「五妹妹,方才一同進門,我見你臉色紅潤,還以為皇后沒捨得打你呢,原來你挨板子了埃」

要真的結結實實幾十大板下去,她非得皮開肉綻不可,可不是養幾天就好的。

沈安玉臉色燥紅,惱羞成怒。

她瞪了安容一眼道,「接塵宴上,我好心幫你,你卻要打我,要不是宮裡的太監看在皇后的面子上,下手輕,我非得被他們打死不可。」

安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到底是幫我,還是存心害我,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惺惺作態?」

沈安玉氣噎住,還欲說話,結果老太太把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擱。

冰冷的眸光掃過沈安玉,滿是失望的眸底,帶了些厭棄,直接吩咐丫鬟道,「送五姑娘回宮1

沈安玉當時眼淚就氣出來了。

沈安芸開口替她求情,結果還沒說兩個字,老太太眸光一掃,嚇的沈安芸臉色蒼白。

「你也該回宣平侯府了,」老太太收回眸光道。

沈安芸心底堵了一團氣,憑什麼只針對她和五妹妹,四妹妹就能坐在這裡有說有笑?!

可是老太太話音剛落,便有丫鬟過來請她們出府,她們不走也得走。

等出了松鶴院,沈安芸就自嘲一笑,「明知道回來要受冷眼,我為什麼還要回來?」

沈安玉從鼻子里冷哼一聲,帶著濃濃的嫌棄和決絕。

看她們?她們也配?!

不過是回來瞧瞧侯府有多凄涼罷了。

侯府燒成這樣,她們居然毫髮未損,還有說有笑,胃口極好,他們不應該義憤填膺,食難下咽嗎?!

沈安玉越想越生氣,恨不得再添一把火才好。

她現在對侯府,沒有一絲對家的留戀,燒的一乾二淨,她最高興!

兩人走後,屋子裡就安靜了。

一頓飯,吃的還算是盡興。

等吃完了飯,老太太便對安容道,「侯府不安生,一會兒還要搬家,亂的很,你早些回國公府吧。」

安容很聽話的起身告辭。

只不過,出了侯府之後,安容沒有直接回蕭國公府,而是去了玉錦閣。

今兒的玉錦閣,生意慘淡的很。

安容在馬車上瞧了好半天,也才見到三五個人進出。

而且那幾個人,進去的時候空著手,出來也空著手,全然不見賣福袋時的熱鬧。

本來,春秋兩季,不冷不熱,最合適大家閨秀出門,也是玉錦閣生意最好的時候。

炎炎烈日,讓大家閨秀來買頭飾,顯然可能性極小,安容一個夏天,出門的次數不超過三回,還都是下過雨之後,天氣清爽。

現在,她重新接手玉錦閣,就要在春季賺夠夏天的錢。

安容下了馬車,邁步進玉錦閣。

小廝還以為來客了,一見是安容,趕緊喊掌柜的,然後上前請安。

掌柜的羞於見安容,請罪道,「屬下沒經營好玉錦閣,還請主子責罰。」

安容忙側過身子,不受掌柜的大禮,笑道,「我知道玉錦閣生意難做,這不怪你,我今兒來是想瞧瞧藏在庫房裡,歷年來的首飾圖。」

掌柜的忙請安容進後院庫房。

進了庫房之後,安容有些驚呆了。

整整十大箱子的首飾圖,依照年份,月份裝的整整齊齊的,一目了然。

掌柜的笑道,「這是太夫人的管理辦法,從玉錦閣開張起,所有的圖紙,一張不落的全在這裡了。」

安容隨手拿了一本,翻開第一頁,就見到一套極品頭飾的圖紙,圖紙下方還寫成本價和售價,盈利,售賣日期等,一目了然。

兩套極品頭飾之後,就是玉簪,金簪,銀簪……玉鐲、金鐲,銀鐲……

安容越看越嘆為觀止。

這樣的賬冊,她第一次瞧見。

而且首飾圖畫的很清晰,上面的紋理栩栩如生。

安容是喜歡的不行,可惜太多了,要搬回國公府,不容易埃

掌柜的笑道,「少奶奶放心,一會兒我就讓人把首飾圖送臨墨軒去,這些圖紙擺在這裡也沒什麼用處。」

安容嫣然一笑,「那就麻煩掌柜了。」

話音剛落,就聽到門外有小廝道,「掌柜的,不好了,出事了。」

PS:下一章,蘇君澤應該會出現,應該……

求粉紅。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