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四百四十六章大事(求粉紅~)

嫁嫡

第四百四十六章大事(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08日 00:51 [字數] 37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安芙邁步上前,瞧見安容端坐在那裡,手裡的茶盞輕輕擱下,芍藥跟在身側。

屋子中間鋪了大紅地毯,兩排花梨木雕鏤椅子,後面站著一排伺候的丫鬟。

高几上擺著花卉,多寶閣上擺滿了精緻昂貴的瓷瓶和玉雕。

奢華。

一點兒也不比庄王府差。

這還只是個表少爺的正屋,要是國公府其他老爺的院子,還不知道何等奢華。

沈安芙的眸底流出羨慕妒忌的神情,她努力擠出幾抹笑容,有了笑,蒼白的臉色也有了些紅潤。

她上前,又掃了屋子一眼,羨慕道,「四妹妹好福氣。」

安容笑笑,和沈安芙相互見了禮,請她坐,又吩咐丫鬟上茶來。

然後才笑問,「不知道二姐姐今兒來是?」

沈安芙瞥了屋子裡的丫鬟一眼,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安容的陪嫁,有些話,她不想蕭國公府的丫鬟知道。

芍藥會意,擺擺手,屋子裡的丫鬟便退了出去,不過她留下了。

沈安芙這才道,「四妹妹,今兒我來,是為了舒痕膏的事。」

安容秀眉微冷,原來是來做說客的。

安容沒有接話,只端茶輕啜。

沈安芙知道安容有些不大高興,可是她來了,就要豁出去,「四妹妹,我不願意來的,可是我認了庄王妃做義母,她的吩咐,我不敢不聽,她派了人把兩盒舒痕膏還了回來,你卻沒有把兩萬

兩還回去,我今兒來。是奉她的命令來取銀子的。」

這話說的夠直白,安容就算想打馬虎都不行,索性也乾脆了。

安容勾唇冷笑一聲,「昨兒侯府好好的喜宴,被她攪合成那樣,她還妄想從我手裡拿兩萬兩走,她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沒還她兩斤砒霜已經夠心軟了。還想要錢。她把誰當成軟柿子呢?

沒來之前,沈安芙就預料到了會是這樣的後果,可是她既然來了。就不能無功而返。

「那四妹妹,你把庄王妃送來的舒痕膏讓我帶回去,我也算是完成了任務,」沈安芙退一步道。

安容笑了。明眸善睞的笑意,滿滿的都是嘲弄。「為什麼我要答應你?」

雖然一口一個二姐姐,一口一個四妹妹,可是她們彼此都心知肚明,關係沒那麼親厚。憑什麼沈安芙就認定她這麼好說話,為了她能完成任務,損失自己?

二老爺做下的孽障。就算她也無辜,可安容記得有句話呢。叫父債子償。

她沒找沈安芙的麻煩就算了,她倒是有臉登門了。

安容隨口一句反問,輕飄如柳絮,卻讓沈安芙臉色尷尬至極,滿臉赤紅,下不來台。

沈安芙有些急了,「你收了舒痕膏,就該還銀票,要麼就別收。」

安容冷冷一哼,她還沒說話呢,芍藥就嘴快道,「又沒有人求庄王妃送舒痕膏來,更沒有人逼她,她要送就送,要拿銀票就拿銀票,她算哪根蔥呢,我們少奶奶才沒工夫陪她鬧。」

芍藥氣勢很強,背脊挺的直直的。

沈安芙差點氣爆,「混賬,你一個小丫鬟,也敢頂我的嘴,誰給你的膽子?1

芍藥白了她一眼,「當然是爺給的了,我現在是爺的丫鬟,在國公府,在爺的地盤,沒資格說話的那個人是你,不是我。」

連朝傾公主,她都敢頂撞,何況是她了。

要是爺知道了,保不住還會打賞她呢。

少奶奶這些個姐妹,除了六姑娘,其他人,壓根就沒有半點情分可言。

需要時,就一口一個四妹妹叫的甜。

不要時,就背後捅刀子。

這樣的姐妹,早早的撕破臉皮拉倒,裝來裝去也不嫌累的慌。

安容望著芍藥,嘴扯了又扯,「你能別搶我的話么?你把我的話說了,我說什麼?」

芍藥囧,「奴婢是丫鬟,幫少奶奶是應該的。」

安容白了她兩眼,望著沈安芙道,「你明知道庄王妃認你為義女是不懷好意,你還助紂為虐,你要怎麼樣,我管不著,但是別想從我這裡拿到什麼,去博取庄王妃的好感。」

安容這話,算是把沈安芙回絕死了。

沈安芙咬著唇瓣,死死的看著安容,彷彿看久了,安容就會改主意一般。

可是看了半天,安容也沒反應。

沈安芙將眸光收回來,起身,準備離開。

就在她要走的時候,安容問她道,「那日,在侯府,你要向我借的是不是七弦琴?」

沈安芙抬頭看著安容,點點頭。

安容眉頭一沉道,「我聽說青雲寨被劫,青雲寨鎮寨之寶冬雷琴差點被盜,是不是庄王妃派人去乾的?」

安容的聲音很冷,很生氣。

芍藥在一旁,聽得眉頭皺了又皺。

什麼冬雷琴?沒聽說有人盜取青雲寨的東西啊?

沈安芙也聽懵了,「什麼冬雷琴?」

她只聽說過春雷琴,在接風宴上,被丫鬟失手摔了。

為此,皇后很不高興。

庄王妃不想得罪皇后,才萌生了賠她一把琴的想法,但是比的過春雷琴的少之又少,不然庄王妃也不會把主意打到她頭上來了。

安容渾然不知似地,道,「皇后的春雷琴被毀,雖然不是庄王妃有意為之,但如果沒有她多嘴,春雷琴不會出事,皇后心疼,庄王妃也會怕,所以才四處搜羅絕世好琴,打算賠給皇后,冬雷琴不比春雷琴遜色分毫,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庄王妃會盜取外,我想不到還有別人。」

沈安芙眉頭一挑,眸底閃過些什麼,道,「冬雷琴不是沒被偷走嗎?」

安容冷著臉道。「我是想你轉告庄王妃一聲,別再打冬雷琴的主意,否者有她好果子吃1

沈安芙也生氣了,「四妹妹,你沒有確鑿的證據,別胡亂指責,萬一不是庄王妃派人盜的呢?」

「沒有萬一1安容咬了牙道。

沈安芙懶得和安容爭辯。安容這樣篤定。她心底還真有些打鼓。

等沈安芙走後,芍藥就問了,「少奶奶。庄王妃真的盜了新夫人的冬雷琴?」

安容正端起茶盞,用茶盞蓋輕輕撥弄,聞言,笑道。「遲早是她。」

芍藥腦袋上瞬間冒出來一個大大的問號?

什麼叫遲早是她?

難道這會兒她還沒盜么?

那少奶奶豈不是故意把冬雷琴的消息泄露給庄王妃知道,再順帶激將她一下?

萬一真被偷了可怎麼辦?

芍藥擔憂。可是看著安容自信十足的笑,芍藥也笑了。

如爺說的那般,只要不是朝傾公主,少奶奶都很正常。不怕。

芍藥想的極好,可是很快,她就生氣了。

因為朝傾公主又來了。

聽到丫鬟來稟告。芍藥的臉很臭,「她把蕭國公府當成是她北烈大臣府邸了呢。想來便來。」

安容輕擰眉頭,在心底一嘆。

她並不希望再見到朝傾公主。

可是她來了,總不好讓她打道回行宮吧?

不然去皇后那裡告一狀,也夠她受的了。

「迎進來,」安容吩咐道。

很快,朝傾公主就來了。

安容覺得,今兒來臨墨軒找她的人,十有八九都不會有好臉色,都是一張難看的臉。

安容起身,給朝傾公主行禮。

朝傾公主臉色鐵青,眸光泛冷,開門見山的問,「是你叫人查封了我的酒坊?」

「是我。」

安容的回答,只有這兩個字,簡單幹脆。

卻讓朝傾公主愣了一愣,她以為安容會狡辯說不是的。

安容爽快的認了,倒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等反應過來時,安容已經坐下了。

朝傾公主走到安容跟前,冷冷道,「為什麼?就因為酒坊賣的酒水和沈家酒坊一樣嗎?」

「是,」安容回道。

朝傾公主面沉如霜,「好!極好!我想你知道如何提純酒水,應該是前世的我告訴你的吧,這就是你對我的謝意?1

安容抬眸望著朝傾公主,她的臉如燦若朝霞,即便生氣,也美的驚人。

安容低斂眉頭道,「前世的你確實開過酒坊,但是並沒有教過我如何提純酒水,是我自己從醫書中學來的。」

朝傾公主氣煞了,真想回一句,醫書也是我給你的。

可是安容告訴過她,醫書是蕭家之物。

安容知道她辯駁不了,對她道,「當初你以一隻鳳簪就害的醉扶歸被查封,你就該以己度人,大周在北烈開不了酒樓,你在北烈同樣開不了酒坊。」

朝傾公主身子一怔,臉色隱隱發青。

在她的認知里,安容不是個會管這些事的人,她也管不了。

看著安容平淡疏遠的神情,朝傾公主笑了,「我的酒坊開不起來,你以為沈家酒坊就能獨佔鰲頭?」

聽了朝傾公主的話,安容對蕭湛是敬佩的五體投地,他果然料事如神。

安容知道朝傾公主這是威脅她,不過她不怕。

安容嫣然一笑,笑容淡雅如幽蘭。

「這裡是大周,不是北烈,我想沒哪個鋪子敢冒著通敵的危險掙錢,」安容笑道。

朝傾公主勾唇一笑,「你應該聽過魚死網破吧。」

「聽過,不過在你撒網之前,魚已經被撈走了,」安容聳肩道。

朝傾公主聽的不是很懂,陰著嗓子問,「你這話什麼意思?」

「等你出了國公府就知道了,」安容並不回答。

朝傾公主氣噎,恨不得轉身便走。

事實上,她確實轉了身。

可門口來了個小丫鬟,急急道,「朝傾公主,不好了,惜柔郡主的臉出大事了。」

ps:召喚粉紅~未完待續R580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四十五章預感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四十七章打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