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二章晦氣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05日 22:53 [字數] 39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馬車平穩的朝前駛去。

滾滾馬蹄,混著風聲,還夾帶了蕭湛肆意的笑。

蕭湛心情極好,可是安容的心情很遭。

因為蕭湛笑之前,手還捏了下她的臉皮。

這是在說她吹牛,臉皮太厚!

有什麼好笑的,等你笑岔了氣,就該我笑了。

此刻,安容心底就一個想法:掙錢,掙大把大把的錢,然後一大摞一大摞的銀票丟蕭湛跟前,他要再不信,就摘下他的面具,丟他臉上!

安容鬥志昂揚。

一刻鐘后,馬車緩緩停下。

安容掀開車簾,望著外面,只見通往武安侯府的路上,人來車往,甚是熱鬧。

平常,從這裡回武安侯府,連小半盞茶的功夫都不用。

今兒,花了足足一盞茶的時間,才勉強看到侯府大門。

心急的安容,乾脆拉著蕭湛下了馬車,步行回府。

遠遠的,安容就瞧見福總管帶著七福迎接賓客。

頭頂上的匾額比之前更亮堂了,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

見到安容和蕭湛過來,福總管一邊給人拱手作揖,讓人領著他們進府,一邊朝安容走過來。

福總管臉上洋溢著笑容,請安道,「四姑奶奶、四姑爺來了呢。」

安容見福總管眼睛有些發青,還有些血絲,就知道他這些日子吃了不少的累。

「府里這麼忙,辛苦福總管了,」安容感謝道。

福總管這些日子是真辛苦,府里沒有正經能管事的,大事小事都得他先操遍心,處辣了,再去給老太太和懷了身孕的三太太過目。

侯爺娶妻,是大事啊,比安容出嫁還要大,都他一個人忙裡忙外,已經好幾天沒有合眼了。

這會兒站著,都有些吃力。

不過能得安容這麼體諒,福總管覺得渾身都是勁,笑道,「不累,新夫人不用一個時辰就要進門了,往後侯府內院有了當家做主之人,老太太也輕鬆了。」

知道安容對新夫人滿意至極,這些話,福總管說起來心也不虛,他真是這麼想的。

福總管要招呼客人,不能和安容多說。

甚至今兒賓客來的太多,招呼人的丫鬟都不夠使喚。

安容把陪嫁的丫鬟帶了七八個回來,這會兒全用上了。

安容邁步要走,想起來一件事,叮囑福總管道,「一會兒要是有人搗亂,直接亂棍打出去。」

福總管聽得愕然,「侯府成親,還有人搗亂嗎?」

「以防萬一,」安容笑道。

福總管點點頭,又忙去了。

安容輕聳了聳肩,希望昨兒的事,給庄王妃一個警醒,別做螳臂當車以卵擊石的事。

進了侯府,走了沒幾步,就瞧見了沈安北和沈安閔,兩人神色匆匆,瞧見安容,喜出望外埃

尤其是沈安閔,快步上前道,「四妹妹,酒坊的事你聽說了沒有?」

安容點點頭,見兩人急切的模樣,忙道,「我聽說了,這事別急,先把客人招呼好,等喜宴散了,我們再議。」

沈安北臉抽了抽道,「不急不行了,許多酒樓都派了人聚集在酒坊,要求降價,要麼就終止合約,酒坊現在亂成一團粥了。」

這些人,真是有夠氣人的。

明知道侯府今兒忙,還添亂,有什麼事不能等明兒再說嗎?

安容臉色也難看了,不會是庄王妃在背後搞得鬼吧?

可是能招呼客人的人原就不多,要是大哥二哥走了,豈不是要把一堆人干晾在那裡?

沈安閔道,「我爹趕回來了,那些大臣有他照應。」

安容想了想道,「三叔一個人也忙不過來,要不酒坊就先關門吧,告訴他們,不會讓他們吃虧的。」

沈安北點點頭,吩咐人去辦這事了。

結果他才轉身,就瞧見一個七福領著一個風華絕代的男子走過來。

男子手執玉扇,風度翩翩,挺拔如竹,風姿皓軒。

沈安北瞧的一愣。

安容也有些呆住,她能猜到裴家會來人,卻沒想到裴家來人居然是裴度。

不是說裴家在準備換族長,似乎沒幾天了,等老族長退位,他可就是真正的少族長了,這時候他卻來了。

這不是一般的重視埃

這意味著,在裴家人心目中,裴語的地位不比繼任族長低。

裴度步伐從容,臉上的笑容溫和而持重,他上前,笑道,「怎麼一個個瞧見我這麼詫異,不歡迎我來?」

沈安北反應過來,笑道,「哪有不歡迎之理,裴少爺能來,我侯府蓬蓽生輝。」

裴度嘴角輕弧,「能讓侯府蓬蓽生輝的可不是我,我只是來賀喜,喝酒的。」

說著,他對沈安北和沈安閔道,「你們別一直瞧著我,我會害羞的,你們忙去吧,我有幾句話想和荀之兄說。」

沈安北臉皮一抽,尤其是裴度臉不紅氣不喘說他會害羞,臉皮真厚埃

沈安北望著蕭湛道,「四妹夫,麻煩你幫我招呼下裴少爺。」

蕭湛點點頭,沈安北和沈安閔才急急忙離開。

安容望著裴度,輕福了福身。

裴度嘴角笑意更深,喚了聲嫂夫人,惹的安容臉紅一片。

蕭湛瞥了裴度一眼,道,「你找我有何事?」

裴度什麼也沒說,直接從袖子里掏出來一個圓竹筒蓋,丟給蕭湛。

蕭湛瞥了一眼,眼神就凝冷了起來。

安容也瞧了幾眼,沒發覺有什麼奇特之處。

可將軍都知道,那是六百里加急信特有的竹筒。

「這是?」蕭湛猜不透,所以乾脆直接問了。

裴度道,「我夜以繼日趕來參加喜宴,昨夜在驛站落腳,這是我在驛站馬棚處撿到的,找了半天,才找到兩具屍體,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邊關傳回來的消息被人半路給劫了,或許京都的消息也沒能傳出去。」

安容聽得臉色一變,之前她就問過朝傾公主,邊關有沒有消息傳回來,邊關的事怎麼處理的。

可是一點消息也沒有。

莫非邊關傳回來的信被人給劫了?

要是京都的信沒能傳回邊關,那邊關豈不是出大事了?

安容望著蕭湛,蕭湛握著竹筒蓋的手攢緊,望著安容道,「我先回國公府一趟。」

安容連連點頭,她知道這事很大,比起邊關戰亂,就是皇子大婚那都是芝麻綠豆大的事,何況只是個小小侯府了?

蕭湛走了,還順帶把裴度給揪走了。

只聽裴度邊走邊叫,「慢點,慢點,別揪我衣領子,我趕來京都是參加喜宴的,可不是管邊關的,放手礙…。」

聲音漸行漸遠。

安容一直望著,沒有轉身,甚至朝前走了幾步。

不是有事忘記叮囑蕭湛了,而是上前迎客。

安容許久沒有見到建安伯府的人了,看到江大老爺和江大太太,安容喜不自勝。

尤其是江大太太,看著安容,真是笑的合不攏嘴,先是歉意道,「上回你成親,偏我不爭氣病了,都沒能來給你送嫁。」

安容搖頭道,「只要舅母身子安好,我就放心了,其他都是小事。」

然後,左右瞄瞄,問道,「大表哥呢?」

江觀笑道,「剛進門,就被北哥兒拖去幫忙了,我去瞧瞧能不能幫上點忙。」

安容笑著點頭。

江大太太就拉著安容的手,一邊閑聊一邊朝前走。

聊天的內容,自然是和今兒的喜宴有關,江大太太望著喜氣一片的侯府,有些訝異道,「侯府這架勢,倒不像是迎娶個填房,倒像是迎接個正妻,你也同意侯府這麼做?」

安容知道江大太太想說什麼,怕的是新夫人太難纏,她出嫁了還好說,到時候沈安北的日子難過,她怕新進門的侯夫人是第二個大夫人。

安容放心的笑著,「大舅母,你放心呢,是我讓祖母這麼做的。」

江大太太詫異的睜圓了雙眸,隨即一笑道,「是舅母多慮了。」

安容咧嘴一笑,問道,「外祖父身子還好吧?」

江大太太笑道,「好著呢,前些時候,你讓柳大夫幫他瞧了病,開了方子,他的身子骨比以前輕便多了,今兒他也會來道賀。」

安容聽得心中一軟,她知道,這太難為外祖父了。

不過,外祖父能來,對侯府是件大好事。

兩人進了內院,去給老太太請安。

屋子裡,來了好些貴夫人。

之後,長公主、瑞親王妃、裴相夫人、周太傅府夫人……等都來了。

還真不像是娶個填房,估計比當年安容親娘進門還要隆重。

不過武安侯府此一時彼一時,不可同日而語。

屋子裡,閑聊說笑,時間過的很快。

這不,七福氣喘吁吁的跑進來,高呼道,「老太太,侯爺的花轎進城了,約莫一刻鐘就到了。」

老太太聽得面上一喜,由著孫媽媽扶著起身,邁步去正和堂。

走了兩步,還不忘提醒道,「切莫忘了老太爺的靈位。」

娶妻,就少不了要拜高堂。

就算老太爺過世了,也要捧著他的靈牌去見證自己兒子娶妻的一刻。

安容可坐不住,偷偷的溜去大門看花轎。

芍藥一臉黑線的跟在後頭,像老母雞護小雞似地護著安容,生怕安容被人擠著了,出點兒事。

左等右等,侯爺迎親的花轎總算是來了。

福總管趕緊叫小廝點鞭炮,吹嗩吶。

可是鞭炮還未點響,便聽到一陣轟天的哀樂傳來。

悲痛聲,響徹天地。

看熱鬧的人面面相覷,唏噓不已。

出嫁遇上送喪,紅白相衝,不吉利埃

尤其是這送喪的隊伍居然和花轎在侯府大門前相遇……這絕對是有人存心找武安侯府的晦氣埃

不知道是誰膽子這麼肥,這下有熱鬧可瞧了。

安容面沉如霜,眼神迸發出冰冷的光。

庄王妃!

你夠狠!

PS:~~o》_《o~~

庄王妃找死,替她點蠟、默哀。

求粉紅。

********

推薦好友的文文《嬌娘有毒》——

尋個寶種個田,拐個美男過大年。

幸福杠杠的~~~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