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三十八章體質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04日 11:18 [字數] 37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的問題有些突兀。

朝傾公主被問的有些蒙,不明白安容此話何意。

「什麼意思?」她直接了當的問。

安容也不饒彎子了,「濟民堂雖然名義上是大周的,實際是北烈的吧?」

安容想了一夜,覺得濟民堂可能是北烈的。

既然蕭家能瞞天過海在北烈開酒樓,混得風生水起,北烈完全可以在大周開藥鋪不是嗎?

不然堂堂墨王世子,世子妃在花轎上被劫了,他進京,不是努力接她回北烈完婚,卻幫濟民堂,濟民堂有那麼好嗎?

為了濟民堂能名震京都,她更是放棄了名震天下的機會。

她和上官昊對濟民堂都好過了份,就算是利用,也不至於這麼盡心儘力吧?

唯一的解釋,就是濟民堂原本就是北烈的!

就如醉扶歸是蕭家的一樣。

現在醉扶歸被查封,蕭家都不遺餘力的想挽救,何況只是名聲受損的濟民堂?

而濟民堂在京都最大的敵人是柳記藥鋪和站在柳記藥鋪背後的安容,以及安容手裡的一堆秘方。

濟民堂想要徹徹底底的站穩腳跟,就不能比柳記藥鋪差。

做生意,不就是幾個字: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廉,人廉我轉。

濟民堂就算有朝傾公主坐鎮,能恢復到以前的光景,要是柳記藥鋪隔三差五的推出些新藥丸,濟民堂的生意能好?

朝傾公主貴為公主,又嫁給了上官昊,她會缺錢嗎?

一個不缺錢,又心高氣傲的公主。一再要秘方,自己也一再拒絕,她除了有些生氣之外,並未放棄。

這是在隱忍,為了濟民堂隱忍,更為了北烈在隱忍。

安容覺得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她記得前世,柳記藥鋪在清顏的支持下。生意蒸蒸日上。濟民堂無立錐之地,幾乎用苟延殘喘來形容。

可上官昊進京之後,在他離京后不多久。

昔日京都第一藥鋪搖身一變成了酒樓。

安容覺得。這是濟民堂在沒法挽救的情況下,不得不另闢奇徑。

聽了安容的問話,朝傾公主笑了,笑容清淺如霧。「你是在說笑吧,連蕭國公府都曾入了股的濟民堂會是北烈的?」

安容也在笑。「你怎麼知道蕭國公府曾入了濟民堂的股?」

朝傾公主嘴角的笑頓時有點凝滯,「我是聽宮裡人說的,濟民堂進宮給惜柔郡主瞧病,閑聊時聽說的。」

安容勾唇一笑。

想她前世和蕭家也算是親厚。都不知道蕭家曾入過濟民堂的股。

這一世,還是女扮男裝去了蕭家,靖北侯世子性子大咧沒把她當外人才提起的。

宮裡知道這事的人應該極少吧?

就算知道。又有說敢說?

說這話,無疑是在幫濟民堂指責蕭國公府入了股。分了紅利,卻在危難之時袖手旁觀。

有誰嫌命長了嗎?

「不是北烈的,你為何把救治惜柔郡主的藥方給了濟民堂,讓濟民堂的大夫去救?」安容慢聲質問。

朝傾公主臉色再變。

她自認這事做的滴水不漏。

既穩住了惜柔郡主的病情,博得皇后和庄王妃的好感,又幫了濟民堂重塑威望。

可為什麼會出岔子?

又是那該死的前世嗎?!

朝傾公主對前世的自己嫌棄的不行,絕對是腦袋被門給來回夾了,居然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被人給毒死也就不冤了。

前世的自己對她傾心以待,換回來被毒死的下場,這一世她拿著自己的秘方、詩詞謀名謀利,還和她前世的夫君成了一對,甚至慫恿他去殺顧家大姑娘,嘴上卻和自己親厚有加,一提要秘方就推脫不給,既然沒那個誠心,就別說認識我!

光是想想,就能嘔心死了。

更叫她憋屈的是,敵人對我很了解,我卻一無所知。

朝傾公主努力擠出來一抹笑,「你確定濟民堂救治惜柔郡主的辦法是我教的?」

「濟民堂用來塗抹在惜柔郡主紅疹上的藥膏,帶著金銀花和茉莉的混合清香,塗在皮膚上,有清涼之感,前世柳記藥鋪和雁容齋都有的賣,五十兩銀子一盒,」安容的聲音有些遙遠,「還有幫惜柔郡主排毒的蒸浴法,你習慣用八個暖爐。」

樁樁件件,都是你的手筆。

在安容面前,朝傾公主根本圓不了慌。

想到自己所作所為,在人家眼裡只是個笑話,指不定還被當做跳樑小丑看待,朝傾公主的手就攢緊了,她望著安容的雙眸凌厲中帶了寒意。

她嘲弄一笑,「果然是活過一世的人,什麼都瞞不過你。」

安容沒有說話,她不知道怎麼接話。

只見朝傾公主轉了身,走了幾步后,她又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冷笑道,「原本在你和東延太子之間,我更相信你,本以為要了那一百多種秘方,我和你前世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你做你的蕭家少奶奶,我做我的北烈公主,你毒殺我的事,我也不再追究,如今看來,你我註定要成為敵人了。」

說完,朝傾公主轉身離去。

走了兩步,身後傳來兩個字,「站住1

朝傾公主還真的就站住了。

她緩緩轉身,臉上帶了抹輕蔑的笑。

安容邁步朝她走去,她就知道,朝傾公主不會無緣無故對她存了敵意。

果然是東延太子鬧的!

安容恨他,恨的是牙根痒痒。

望著朝傾公主絕美的臉龐,清澈如墨玉的雙眸帶了寒意。

安容知道,就算誤會化解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只要她是朝傾公主,她是大周蕭家少奶奶。就註定是敵人。

但是,安容不會背黑鍋。

「我不知道東延太子是怎麼和你說我的,我承認,前世你的死確實和我有些關係,但不是我殺你的,是沈安玉1安容的聲音有些哽咽,有些凄涼。

她不知道她前世做錯了什麼。只因為她試探一下蘇君澤的真心。就活該換回來一屍兩命,還有殺了湛王妃的黑鍋嗎?

安容鼻子泛酸。

她忽然想知道前世蕭湛從戰場上回來,得知**妻命喪她手。他會如何,會替清顏報仇嗎?

安容沒有問蕭湛,她知道問了也是白問。

東延太子騙清顏說上輩子是他娶了她,又怎麼會告訴她蕭湛的事?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見她眸光冷凝,安容問道。「東延太子有沒有跟你說我死後的事?」

朝傾公主站在那裡,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安容的話,殺她的人是沈安玉,還是她想借刀殺人?

再聽安容問她前世死後的事。朝傾公主眉頭一凝,想起來東延太子說的一番話。

安容死後屍體不腐,有人掀翻她的棺槨。將她的屍體帶走了。

據說從她頭上掉落一隻發簪,幾乎是瞬間。她那保持的很光滑的皮膚就沒有了光澤,變得蒼白,毫無血色。

有傳聞,她的屍體被丟落懸崖,也有說被五馬分屍……流言蜚語很多,但沒人知道她的屍體到底去了哪裡。

如果她猜測的沒錯,這個人十有**就是蕭湛。

朝傾公主沒有回答安容,而是問她,「前世,我是不是送過你一隻發簪,你日日佩戴,從不離身?」

安容輕輕嗯了一聲,「是你讓我日日佩戴,不能離身的。」

「那發簪呢?」朝傾公主聲音抑制不住的激動。

這世上居然有讓人屍體不腐的發簪,簡直神奇。

安容一臉茫然,「發簪是你送我的,你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在哪裡?」

朝傾公主瞬間被安容給堵的一口氣上不上下不下。

她真是傻,居然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只聽安容繼續道,「那發簪不是一隻,是一對,我三次撿到你的玉簪,你覺得玉簪和我有緣,就把其中的一隻送給了我,我問過你從哪裡來的,你說是偶然所得,就打造成了玉簪。」

依照安容的話來說,這會兒還是玉石。

不過安容也只是說說,她覺得前世清顏也有許多事瞞著她。

就比如醫書秘方,她就沒說是蕭家木鐲里的,是蕭家之物,她還當是她自己的呢。

而且,那玉簪,安容覺得透著一股古樸氣息,不像是新打造的。

不過那玉簪倒是堅硬的很。

有一回她和蘇君澤胡鬧,不小心把玉簪砸地上去了,心疼的她捶了蘇君澤好幾下。

等她去床底下撿起玉簪時,玉簪確是完好的。

這樣奇葩的玉簪,十有**是蕭家的東西。

朝傾公主擅於察言觀色,她能確定安容沒有撒謊。

只不過,這一世,她貴為朝傾公主,走的路和前世截然不同,或許沒那個機會再得到玉簪了。

朝傾公主在走神,安容則鬱悶的問,「好好地,怎麼問起玉簪?」

難道她前世死後,那玉簪還有故事?

「沒有,我只是好奇玉簪怎麼殺人,」朝傾公主的聲音又恢復了冷意。

她一直再想,可就是想不通。

以她的醫術,玉簪上沾了毒,她不會察覺不了,除非她沒了嗅覺。

安容沒有再說話。

她已經解釋了,只是人家信不信她說的話,又豈是她做的了主的?

朝傾公主轉身離去,離去前,說了一句讓安容臉色鐵青的話。

「真心羨慕你,不但重生了,還有一副百毒不侵的體質。」

ps:頭暈乎乎的,能寫三千字,不容易埃

~~o_o~~

有獎勵安慰沒有?未完待續R640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三十七章鳳簪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三十九章勒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