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四百二十七章車夫(求粉紅)

嫁嫡

第四百二十七章車夫(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9日 02:28 [字數] 58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錦兒朝安容鼓了鼓腮幫子,道,「娘,你還記得大嫂說溫泉水有美白潤膚效用時,朝傾公主也在的對吧,今兒我們去大昭寺,想著不好落下她一個人,就先去了行宮,結果朝傾公主認出,大嫂給我們的溫泉水,根本就不是溫泉,是舒痕膏加花露……。路」

幾位太太聽得眉頭冷凝,舒痕膏被傳的神乎其神,可是誰也沒見過。

尤其是,剛剛才知道惜柔郡主用了被人添了毒的舒痕膏,還有可能治不好。

誰敢保證那舒痕膏不是被武安侯府的人下了毒才送出去的?

蕭三太太想著,臉色就不好看了,她看了眼不說話的老夫人,然後問蕭憐兒,「朝傾公主可還說別的什麼了?」

蕭憐兒搖頭,扶著她娘坐下道,「娘,大嫂給我們的水沒事呢,確實能美白潤膚,只是朝傾公主說,那太浪費,大材小用,實在可惜。」

說著,蕭憐兒又笑了,「大姐姐生氣,是大嫂騙了我們,沒說實話,我們都不知道那花露珍貴,出門前,我們把那瓶子花露用了大半……。」

想想就肉疼不已。

安容簡直是虛驚一常

蕭大太太望著安容,「你不是說是溫泉水嗎?」

這會兒功夫,足夠安容尋個好理由了,她給芍藥使了個眼神。

芍藥便恍然大悟道,「奴婢想起來了,上回姑娘說帶些溫泉水回來,奴婢隨手就拿了個瓶子,忘記瓶子之前裝過舒痕膏,裡面還有……。」

「那花露呢?」蕭錦兒又問。

安容撫額道,「我每回用溫泉水時。都會添些花露,我怕花露也有作用,缺了效果會差,就添了些。」

蕭憐兒把臉湊她娘跟前道,「娘,你摸摸,舒痕膏加花露效果真的是極好。臉滑嫩嫩的。就是太珍貴了,用不起。」

舒痕膏據說一萬兩銀子一瓶啊,而且瓶子不大埃誰用的起?

不過大嫂似乎是個奸商,至少朝傾公主聽說舒痕膏價值萬兩銀子的時候,就極其的詫異。

她還笑說,「大周的銀子比我想的好掙。我都想在大周開個鋪子了。」

要是沒有五倍以上的利益,堂堂公主能說這話?

蕭錦兒則望著安容道。「大嫂,朝傾公主似乎知道舒痕膏的秘方呢,她為什麼知道?」

一句話,問的安容啞口無言。

她要怎麼回答她?

說她的秘方是朝傾公主教的。誰信?

估計說她教的朝傾公主,她們更容易信服些。

安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朝傾公主是從哪兒知道的秘方。

蕭錦兒只是隨口一問。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轉了話題道。「朝傾公主說她明兒去顧府,會來國公府接你一起去。」

蕭四太太輕輕一笑道,「既然知道溫泉水沒用,怎麼還去玩到這會兒才回來?」

蕭憐兒回道,「四嬸兒,難得出府一趟呢,再說了,大昭寺除了溫泉,還有許多好玩的地方呢。」

蕭純兒也連連點頭。

安容則聽到蕭錦兒輕聲嘀咕,「早知道會倒霉,我才不去呢。」

她說的小聲,安容眉頭挑了一挑。

她指的是摔下溫泉?

可是她的神情,好像不只是掉落溫泉這麼簡單。

幾人到這會兒才給老夫人請安見禮。

安容見沒什麼事,重新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等出了紫檀院,安容大呼了一口氣,真是有驚無險埃

芍藥望著安容的臉,左看看右看看,清秀的眉頭皺的緊緊的。

安容瞥了她一眼,摸著自己的臉,「這麼盯著我看做什麼?」

芍藥直爽道,「奴婢沒見少奶奶用別的什麼東西啊,可是成親后,少奶奶的皮膚確實變好了,很明顯。」

安容摸著自己的臉,輕笑不語。

芍藥左右看看,確定沒人,小聲的問,「少奶奶是采陽補陰了么?」

安容一口老血沒差點把自己嗆死過去。

一抬手,直接拍芍藥腦門上了,「胡說八道1

芍藥委屈的揉著額頭,「奴婢沒有胡說啊,是廚房的丫鬟婆子們說的,說少奶奶的皮膚好,是爺的功勞,奴婢問為什麼,她們說是采陽補陰啊,還說什麼陰陽互補……。」

安容真的有想噴血的衝動了,直勾勾的盯著芍藥。

芍藥縮著脖子,退後兩步,再不說話了。

安容撫著額頭回了臨墨軒。

坐下來,端起茶盞,才喝了一口茶,蕭湛就回來了。

他進門便擺手,讓包括芍藥海棠在內的丫鬟都退了出去。

安容起身給他倒茶,問道,「外祖父找你有什麼事?」

蕭湛坐下,道,「還是玉錦閣的事,鋪子雖然交給了三舅母,可是她管不了兩天就會丟手。」

安容訝異,「那還交給她?」

蕭湛深邃明遠的雙眸看著安容精緻的臉龐,「三舅母性子固執,不讓她碰壁吃虧,她不會回頭的,外祖父不希望她一直惦記著玉錦閣的管理權,給你造成困擾。」

先讓蕭三太太如願,再讓她心甘情願的放棄,她就不會對安容再存有敵意。

安容點點頭,這辦法確實極好。

最近玉錦閣大掙了一筆,暫時不缺錢,讓蕭三太太管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是,說這事,不用避著丫鬟的吧?

肯定還有別的事。

果然,蕭湛又開口了,「外祖父希望你能從木鐲里取出飾設計圖,雲錦閣的生意不能垮,還有兵書,若是還有,也悉數取出來。」

安容點點頭。然後睜大雙眼問,「別的東西,我能取用嗎?」

蕭湛笑了。

他沒有說話,外面丫鬟再問,「少爺、少奶奶,晚飯準備好了,可以端進來嗎?」

「端進來。」蕭湛笑道。

安容撅了撅嘴。還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呢。

等丫鬟把飯菜端進來,蕭湛先給安容加了一筷子海魚。

安容眼神瞬間就變了,「你是在用海魚在回答我嗎?」

海魚。在他們眼中就帶了一個字。

傻。

蕭湛眉頭一挑,看安容的眼神似乎在說:難道不是嗎?

她都沒明白自己是木鐲的什麼人。

木鐲是蕭家傳家之物不錯,可蕭家沒人能戴得上,她行。說明她才是木鐲的主人。

主人用自己的東西,需要別人同意嗎?

連外祖父要什麼。都用了希望二字,就是怕安容不願意。

結果她卻當成是了命令。

蕭湛很明確的告訴安容,「木鐲里的東西,你想用什麼都行。不用有顧忌。」

安容白了蕭湛一眼,她當然沒有顧忌了,除了

她。又沒人能進木鐲,拿了什麼也沒人知道。

只是能兌換東西的感激之心就那麼多。東西又那麼貴,兌換了她的,可能就兌換不了蕭老國公要的東西了,她當然要問了。

見蕭湛又說她傻,安容心底存了氣,故意道,「你說的輕巧,可我能沒有顧忌嗎,雖然木鐲只有我能進,可又不是我的東西,萬一我不聽話,你們剁我的手怎麼辦?要是木鐲能隨意摘取,我就不怕了,最多不高興了,把木鐲丟你身上,你們再找個人好了。」

蕭湛臉都青了,有些想掐安容道,「你就是這樣想我的?」

聲音冷沉,怒氣陰陰。

安容重重的點了點頭。

蕭湛渾身寒氣直冒。

安容倒不怕他,指了跟前的青菜道,「你都不吃青菜。」

蕭湛看著那盤子青菜,額頭青筋跳了一跳。

他壓根就不知道安容腦袋裡裝了些什麼,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她都能聯繫上。

「和青菜有關係嗎?」蕭湛問道。

安容點頭,「當然有關係了,我跟你說過,我希望能找個願意為我吃青菜的男子嫁了,那是因為他夠愛我,你都不願意吃它,看,你都不愛我,當然我就地位一般了,地位一般的人,那是沒有什麼說話的權利的,就是說了,也會被無視,我現在是未雨綢繆,保護小命。」

蕭湛氣笑了。

心底的怒氣瞬間就消失了,他捏著安容的鼻子道,「說了這麼一堆,就為了要我吃青菜?」

安容咬著筷子不說話,她給自己夾了好幾塊海魚肉。

默默的吃著。

蕭湛搖搖頭,把安容跟前的一盤青菜端到自己跟前。

幾口就吃光了。

安容嘴角緩緩弧起,心情極是不錯。

可是很快,安容就後悔了。

因為蕭湛吃完了青菜,丟了一句話砸安容腦門上。

「等吃完了飯,再收拾你。」

聲音醇厚如酒,尤其是收拾二字,咬的格外的清晰。

安容臉啐的一紅。

然後,安容吃飯的度就跟蝸牛有的一比了。

蕭湛也不管她,吃完了飯,取

等出來時,安容碗里的飯,還剩下一半。

那盤子海魚,倒是只剩下一堆魚骨頭了。

「吃飽了?」蕭湛榱狻

「沒吃飽,只是飯菜冷了,」安容嗡了聲音道。

蕭湛喚丫鬟進來,吩咐道,「把飯菜撤下去,半個時辰后再重新做一份送來。」

丫鬟領命,端了飯菜退出去。

蕭湛朝安容走過來,眸底閃著璀璨之光。

安容一步步後退。

這傻孩子,退到床上去了。

「柳大夫說三五天才許一回,你別亂來,」安容咬了唇瓣道。

「今天正好第三天。」

「……可我明天有事,」安容低聲道。

蕭湛才不管明天安容有沒有事,他只知道他成親三天,就洞房花燭夜碰過安容,還十分的不愉快!

蕭湛俯身而下。

細碎的吻,讓安容意亂情迷。

可是聽著蕭湛的喘息。越來越粗壯,連吻也越來越霸道。

安容怕他把持不住,到時候莽撞傷了腹中胎兒。

感覺到床邊有月光,安容努力伸手去探月光。

蕭湛把安容的手給拉了回來,禁錮在枕頭上。

隨後,蕭湛手一揮。

那敞開的窗戶就被關上了。

安容眼睜睜看著近在咫尺的月光消失不見。

還沒回過神來,又是一陣鋪天蓋地的吻。

迷失之際。安容還不忘叮囑道。「你輕點兒,小心孩子……。」

春光旖旎,嬌吟婉轉。羨煞窗外的月兒,擠破腦袋想探進來一窺究竟。

似乎覺察到月兒的厚臉皮,在它探進一絲月華時,飄過來一抹濃厚的雲。將它籠罩祝

安容醒來時,天已大亮。

她是被餓醒的。

動一動。就覺得渾身像是散了架一般。

一瞥頭,見蕭湛坐在那裡喝茶,生龍活虎,哪有半點頹靡不振?

芍藥提醒安容道。「少奶奶,時辰不早了,該起床吃早飯了。」

安容掀了被子起來。感覺到身子不適,安容臉紅了紅。

洗臉、梳洗。丫鬟將早飯端了來。

海棠輕聲道,「爺等少奶奶你吃早飯,等了小半個時辰了。」

安容努了努嘴,要不是他,她肯定能早起,指不定還能等他吃早飯呢。

安容坐下來,碗里多了個玲瓏蝦餃。

蕭湛對安容道,「今兒太累,就別出門了。」

安容知道蕭湛不樂意她去見朝傾公主,可是,「我答應陪她去顧家了。」

蕭湛抬眸看了安容兩秒,沒再說什麼。

但是在他出門的時候,特地把芍藥叫了出去,叮囑了她兩句話。

芍藥拍著胸脯保證,「爺,你放心,奴婢一定看好少奶奶,朝傾公主和少奶奶說了什麼,奴婢一定稟告你。」

本來有暗衛,不需要芍藥。

只是暗衛畢竟離的遠,也沒芍藥那麼受安容的信任。

安容趴在窗戶上,扭眉看著芍藥和蕭湛。

等芍藥回來,安容問她,「他和你說什麼了?」

「第一,爺不在的時候,叮囑少奶奶吃魚。」

「第二,別讓少奶奶在臨墨軒以外的地方犯傻,要及時阻止。」

芍藥忍笑說完,「就這兩件事。」

安容又忍不住拍芍藥腦門了,到底是誰的丫鬟啊,居然幫蕭湛來偏她,「我會信你才怪。」

安容去紫檀院給老夫人請了安,回來小坐了片刻,就有丫鬟稟告朝傾公主的車駕快到了。

安容便帶著芍藥和海棠去前院。

她邁步出國公府,朝傾公主的馬車剛剛停下。

朝傾公主微微一鄂,笑道,「我還打算進府給老夫人請個安呢,既然你出來了,那我們就去顧府吧。」

芍藥扶著安容上了馬車。

安容剛站到車轅上,便瞧見站在車轅對面的車夫。

車夫模樣剛毅,身材挺拔,還有些眼熟。

似乎以前見過?

安容一時間想不起來,加上朝傾公主催她,安容便鑽進了馬車。

朝傾公主拉著安容坐下,笑道,「難為你有了身孕還陪我奔波,這馬車還算舒適,不會太顛。」

安容笑摸著鋪著厚厚綢緞的車駕,笑道,「這是皇宮給公主準備的車駕,自然是好了。」

朝傾公主點頭笑笑,請安容吃糕點喝茶。

小半個時辰后,馬車在顧府跟前停下。

安容下馬車的時候,再次注意到那車夫。

安容瞧見他有鬍鬚,就算刮的很乾凈,還是有些痕。

安容就納悶了,宮裡的馬車,一般都是公公駕駛啊,怎麼會是尋常人呢?

難道是蕭湛的暗衛?

安容搖搖頭,蕭湛的暗衛,自己一再看他,不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

扶著安容下了馬車之後,芍藥又去扶朝傾公主。

結果朝傾公主裙擺卡在了馬車上,一時身子不穩,差點摔下來。

是車夫及時扶著她,聲音還帶了抹急切道,「公主小心。」

安容眉頭一凝。

這聲音……有些北烈口音?

安容猛然抬眸。

她想起來了。

這人是北烈墨王世子上官昊身邊的護衛!

前世,上官昊進宮赴宴時,陪同左右的就是他!

而且,他還和蕭湛的暗衛切磋過武藝!

他不是寸步不離上官昊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不是上官昊也來京都了?

安容一肚子疑問。

等朝傾公主下了馬車,安容笑道,「這車夫反應挺快的,剛剛差點嚇死我。」

朝傾公主展眉一笑,「是挺敏捷的。」

安容則笑道,「等你走後,我看能不能求皇上把他賞賜給我做車夫。」

朝傾公主眉頭一皺,倏而又鬆開了,只笑不語。

就這麼細微蹙眉,安容就可以確定。

朝傾公主認得他。

ps:今天會不會三更,看粉紅有木有六十……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二十六章溫泉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二十八中藥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