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八章作假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4日 22:28 [字數] 41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言外之意,是要朝傾公主用春雷琴。超快穩,

其實,要保證比試的絕對公平,完全可以撤下安容的琴。

可庄王妃卻偏偏惦記著皇后的春雷琴。

庄王妃相信,一個舞跳的好的人,對音律的造詣就不會差。

要知道,跳舞是要配合旋律的,對音律一竅不通者,能精通舞藝那是痴人說夢。

她要朝傾公主贏,而且贏的光芒四射!

她要安容低落到塵埃里去。

就算安容代表了大周又如何,她又沒有說錯,誰能指責她說的不對?

皇后坐在鳳椅上,臉色端莊雍容,但是眸底難掩一抹微惲。

她是希望熬大將軍能支持她和三皇子,平素也對庄王妃也多有忍耐,不敢得罪。

可庄王妃今天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借勢了,現在居然把主意打到她的春雷琴上!

皇後有些忍無可忍,那是她的心愛之人,不願讓旁人觸及。

可是庄王妃當眾提及春雷琴,她身為一國之母,能小氣吧啦的說不給嗎?

皇后瞥了庄王妃好幾眼,可惜庄王妃壓根就沒看皇后,她一門心思全在安容身上。

皇后氣的心口疼,卻不得不擺手讓丫鬟去將春雷琴抱來。

很快,丫鬟就小心翼翼的將春雷琴抱了來。

這琴頗有些來歷,號稱皇宮百琴之首,當年皇后出嫁,這把春雷琴便是壓箱底。

庄王妃沒注意到皇后的神情,但是安容主意到了。

要說庄王妃也夠膽大的,不滿算計她也就算了,還敢趁機拿捏皇后。膽子真肥。

她就不怕三皇子真的奪嫡成功,成了太子,將來的皇上,會找她秋後算賬?

要知道,女人的記恨心,那是能記很久很久的。

再者,這琴脆弱的很。要是不小心磕著碰著弄壞了……

估計在皇后心目中。庄王妃給春雷琴陪葬的資格都不夠。

安容剛這樣想,就出意外了。

捧著春雷琴的丫鬟太過小心翼翼,一門心思全在手裡的琴上。上台階時,不小心踩了裙擺。

她朝前一撲,手裡的琴丟了出去。

吧嗒一聲,砸安容跟前了。

安容。「……。」

眼前這一幕,安容簡直不敢相信。

她什麼時候成烏鴉嘴了?

看到自己心愛的琴被砸。皇后驚的從鳳椅上站起來,一張臉陰沉的能滴水。

鄭貴妃嘴角劃過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摔了好,也省的皇後有事沒事就擺弄那張破琴。

除了皇后之外。還有一個人嚇壞了。

那就是提議朝傾公主用春雷琴的庄王妃。

她站在那裡,臉色微白,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鄭貴妃輕咳兩聲。難掩那抹幸災樂禍的笑道,「姐姐。你的琴毀了呢。」

皇后近乎抓狂,恨不得扇庄王妃兩巴掌才好,要是熬大將軍扶持不了三皇子,她定要剝她兩層皮!

皇上也沒料到丫鬟會這麼笨手笨腳的,而且摔了琴后,丫鬟就趴地上不起來了。

朝傾公主覺察出不對勁,走過去俯身一探丫鬟的鼻息。

又摸了摸丫鬟的脈搏。

最後起身道,「丫鬟嚇破了膽,死了。」

朝傾公主極度的無語,她穿越來也有兩個多月了,大大小小的宴會,參加了沒有十次也有八次了,找茬的也沒少見。

可遠比不上大周宴會上的刺激。

這回不是又有人算計吧?

皇上臉色微沉,徐公公則趕緊擺手,「把人拖下去。」

安容瞥了眼臉色難看的庄王妃,嘴角微微弧道,「可惜春雷琴被摔了,不過庄王妃說的對,比試就要做到公平,左右比試也不是一起,朝傾公主先用我的琴吧?」

安容請朝傾公主先。

朝傾公主瞭然一笑,她知道安容這麼說是存心火上澆油的。

要公平,就該用同樣的琴才對,可惜,白瞎了皇后的春雷琴。

安容這一把火添的極好,皇后的手緊緊的握著,庄王妃的臉又白了三分。

因為,皇上的眼神都不善了。

就在朝傾公主坐下時,安容眸光忽然一亮。

嘴角飄過一抹璀璨笑意。

她記得世上還有一把琴,名叫奔雷。

和春雷琴極酷似,但名聲比春雷琴更大。

據傳,數百年前,在裴家驚鴻一現后,就銷聲匿跡了。

或許,這個消息可以賣些錢?

正想著,安容耳際聽到一陣熟悉的琴聲。

磅大氣、雄渾蒼涼。

是那首《大江東去》。

前世,她盼了許久,才又有了身孕,視之如珍如寶。

知道胎教很重要,安容每日都會彈琴給腹中孩子聽。

有一回,清顏來看她。

蘇君澤見她額頭有汗珠,怕她累著了,請清顏彈琴。

那次,她彈的便是這首《大江東去》。

當時,在琴聲收尾的時候。

安容覺得,清顏沒有彈出那種蒼涼的韻味。

蘇君澤說,清顏是怕太蒼涼,影響她心情。

重聽一回,安容注意到,清顏一如前世,收尾略快,餘韻不足。

但是,再者聽得是如痴如醉,眸露驚嘆。

朝傾公主起身,跟安容道謝,「你這琴極好。」

安容輕笑不語。

這回該她彈琴了。

安容走了兩步,注意到蘇君澤在看她。

安容心中忽然有個想法。

她轉身回頭,望著朝傾公主道,「我也能彈這首《大江東去》嗎?」

朝傾公主滯住,這不是大周也不是北烈的曲子,她怎麼知道?

難道她前世還告訴過她曲譜?

「可以,」朝傾公主點頭。

得到朝傾公主的同意,安容才坐下。

她仔細回想方才聽到的曲子。

這首曲子。她只聽過兩回。

安容在腦中過了一遍,方才抬胳膊。

十指輕動,磅之音瞬間回蕩在偌大的宮殿中。

論磅,安容和朝傾公主不相上下。

論蒼涼,安容是朝傾公主的十倍不止,讓人聞之落淚。

琴,贏的還是安容。

這一回。安容贏的酣暢淋漓。

可是嘴的笑就譏諷嘲弄了。

果然。愛可以包容一切。

清顏彈錯,蘇君澤會替她找理由。

自己彈錯,蘇君澤會指出來。不會顧忌她的感受。

其實,放開前世,安容還得好好謝謝蘇君澤。

如果不是他嚴苛又嚴苛,她又怎麼可能會有今日的造詣?

安容一直覺得。不論是琴棋書畫,還是詩詞歌舞。她都差清顏許多。

在蘇君澤面前,她不敢說,「我彈的比清顏好。」

但是,今天。她做到了。

朝傾公主甘拜下風。

靖北侯夫人望著安容,笑道,「這首曲子。以前怎麼沒聽過,莫非你還有過耳不忘的本事?」

安容搖搖頭。「我沒有過耳不忘的本事,這首曲子,我以前聽過一次。」

便是如此,不少人也忍不住倒抽氣了。

聽過兩回便能彈奏了?

還彈的比對方好?

這也太吹牛了吧?

不信!

凌陽公主看了安容幾眼,笑對皇后道,「母后,蕭表少奶奶這般厲害,大家都不信呢,我知道曲坊排了首新曲子,不如讓她試試?」

皇后看了皇上一眼,笑道,「皇上,您的意思呢?」

皇上也驚詫呢,今兒的安容實在是出乎他意料,他也想瞧瞧是不是真的。

等皇上點過頭,便有公公去宣琴師了。

很快,琴師就來了。

安容坐在琴台前,聽得有些哭笑不得。

這哪裡是試探她啊,她重活一世,這曲子她聽過好么?

非但聽過,而且聽的那首曲子比這首更好。

這首才剛剛排好,有些不協調之處,還未做出調整。

這算哪門子試探?

等琴師彈完,還準備彈第二遍的時候。

安容的琴聲就傳了開去。

一首曲子探望,無人不折服。

琴師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

困擾了數日的問題,蕭表少奶奶居然聽了一遍便能做出調整,比他還好數倍。

真是修煞人了。

琴師紅著臉謝安容的指教。

安容一臉尷尬。

她如何能當這份感謝?

這本來就是他的曲子,她占的不過是前世的光。

朝傾公主有些羨慕安容了。

重生比穿越更好。

穿越知道的不過是些前世的東西,重生可是未卜先知!

現在二比二平手了。

只剩下作詩了。

朝傾公主贏,則大周輸。

安容贏,則北烈輸。

一局定勝負埃

老實說,這一局,安容心裡最沒底。

清顏的詩,她拍馬難及一二。

每一首,都足矣流芳百世。

只是這回,不止安容心底沒底,朝傾公主更沒底。

她莫名其妙的在大周活過前世,天知道她前世有沒有賣弄過詩詞?

穿越女的詩,那是驚天動地的。

別人她不擔心,可是安容呢?

可要她自己作詩,那是比登天還難,她還不如主動認輸呢。

朝傾公主看了安容一眼,心中有些擔憂。

不過,想到安容對她的信任。

前世她能做的詩,這一世自然也行。

她不會懷疑的。

她怕的是對安容太過推心置腹,無話不談,告訴她那些詩不是她做的,都是聽來的。

那豈不是自扇耳光嗎?

沒有輒的朝傾公主豁出去了!

找一首稍微名氣小點兒的詩,糊弄過去算了。

以後再不和重生女比試了,太吃虧!

朝傾公主鬱悶的寫了一首詩詞。

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春遲。

為誰憔悴損芳姿。

夜來清夢好,應是發南枝。

玉瘦檀輕無限恨,南樓羌管休吹。

濃香吹盡有誰知,暖風遲日也,別到杏花肥。

安容錯愕的看著朝傾公主。

這首詞……

朝傾公主一看安容的眼神,就知道事有不妙。

安容覺得眼睛睜得過大,趕緊低下。

朝傾公主作假了,她該怎麼辦?

她的詩贏不了朝傾公主。

可要她也作假。

贏了,勝之不武。

輸了,那還作假個毛線?

安容糾結。

ps:求粉紅票~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一十七章憧憬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一十九章戰事(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