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四百一十四章獻舞(求粉紅)

嫁嫡

第四百一十四章獻舞(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1日 22:39 [字數] 38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連軒摸著嘴角,呲了好幾聲才道,「我從沒把人打死過,放心,還有氣呢。」

永寧侯的鼻子差點氣歪。

靖北侯夫人一聽這話,趕緊起了身。

這話,就像她兒子說的了。

她走到連軒身邊,看著好好一張俊臉變成這樣,眉頭皺的緊緊的。

永寧侯忙站起來,跟皇上道,「皇上,臣想回府瞧瞧。」

他想認回蕭湛,可是想而不得,膝下就雲傑一個嫡子,要是被人打殘了,他往後該怎麼辦。

永寧侯心急如焚。

永寧侯夫人就先叫囂了,她抹著眼淚哭訴,「靖北侯世子欺人太甚,占著權勢,就橫行京都,目中無人,求皇上替我兒做主。」

靖北侯夫人氣紅了臉,她還沒說話,連軒先怒道,「誰欺人太甚了?!惡人先告狀,上官雲傑動手把我打成這樣,你還說我目中無人?」

皇上有些暈了。

上官雲傑和連軒年紀相仿,可是他能把連軒打成這樣?

老實說,皇上是不信的。

「到底怎麼回事?」皇后問道。

連軒呲疼,「算了,我解釋,你們肯定說我扭曲事實,讓上官雲傑解釋吧,他也進宮了。」

連軒說完,那邊就有公公抬著上官雲傑進來。

他身後還跟著幾個世家少爺,走的東倒西歪,但是臉色白凈,一點傷痕都沒有。

這一點,很出乎人的意料。

等公公放下擔架,永寧侯夫人就撲了過去。

「兒啊,你怎麼了?」永寧侯夫人哭叫。

皇上眉頭隴緊,這是給北烈公主的接風宴,雖然她人還沒到,可鬧出這樣,皇上臉色很難看。

這不是給人看笑話嗎?!

上官雲傑的叫,有些歇斯底里,「娘,娘,你別碰我,我疼。」

永寧侯夫人就碰了上官雲傑的胳膊,他就叫成這樣了。

她忙去看上官雲傑的胳膊,一看之下,倒抽了一口氣。

白皙的胳膊,此刻已經淤青一片,沒有一塊是白的。

永寧侯夫人差點疼死暈死過去。

舊仇加新恨,永寧侯夫人和靖北侯夫人宣戰了。

「欺人太甚1永寧侯夫人咬牙切齒。

靖北侯夫人根本就不屑和她說話,她的兒子她了解,雖然出手是沒分寸了些,可是從來不做沒理的事。

永寧侯夫人吃癟,便問上官雲傑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官雲傑回道,「娘,這回我可沒惹事,我和宋明他們去踏青,射了一隻鳥,靖北侯世子衝出來,讓我把鳥給他,太霸道,我沒理他,他就噴了我一臉的口水。」

靖北侯夫人聽了,眉頭一凝。

兒子怎麼會對鳥感興趣,不是存心找茬,替他大哥出氣吧?

靖北侯夫人擔憂,連軒則差點氣瞎。

他不解釋,怕別人以為他歪曲事實,沒想到上官雲傑先歪曲了!

他隨手一指,指了一個少年道,「你來說,要是你敢亂說一個字,我定打的你母親都不敢認你1

很囂張、很霸道。

那少年顫顫巍巍的出來,回道,「是這樣的,我們幾個去打獵,雲傑射了一隻歸巢的鳥兒,引得樹上的鳥窩掉了下來,靖北侯世子接住了鳥窩,裡面有四隻嗷嗷待哺的小鳥,他說雲傑不應該打鳥,讓他把母鳥交出來,還說了一句詩,叫什麼『勸君莫打三春鳥,子在巢中盼母歸』。」

上官雲傑怎麼可能願意呢,要是換做旁人,估計還要兩分可能,連軒,那是百分之一萬沒有。

但是連軒一定要那母鳥。

上官雲傑覺得可以趁機修理一下連軒,就提議讓連軒挨他一拳,他就把鳥交出來。

當時,上官雲傑離連軒就半米的距離。

他話一說完,連軒打了一個噴嚏。

噴的上官雲傑滿臉都是。

上官雲傑怒上心頭,當即就打了連軒一拳。

連軒忍了,既然挨了拳頭,就把母鳥給他。

上官雲傑說那拳不算,誰叫連軒噴他一臉口水的。

連軒再忍。

上官雲傑再打一拳。

可是打完了,他覺得還不夠,只笑話連軒,「沒想到你還這麼有愛心,對只母鳥這麼上心,不是想娶回去做媳婦吧?」

他邊說邊笑,手裡拿著箭,上面正是那隻鳥,一甩一甩的,本來還活著的母鳥,就這樣死了。

連軒忍無可忍,拳頭握的嘎吱響。

然後,上官雲傑他們就成現在這樣了。

聽完那少年的話,靖北侯夫人怒了,一掌拍連軒腦門上,「你連鳥兒都同情,也沒見你離家出走,心裡想著你母親我。」

連軒眼神特無辜,娘啊,現在我被人打了,我離家出走的事能先不提么?

文武大臣聽完,都緘默不語了。

這一回,靖北侯世子真是一點錯沒有,永寧侯世子是該打。

永寧侯一張臉紅的發紫,臉都丟盡了。

靖北侯的兒子心善救鳥,自己的兒子卻言而無信,養不教,父之過埃

看著他意氣風發的臉,永寧侯覺得自己矮了好幾節。

他望著蕭湛,眸底再次流出期盼之色。

皇后輕搖頭道,「皇上,朝傾公主一會兒就來了,讓她瞧見不妥,讓他們去看太醫吧?」

皇上擺擺手,永寧侯夫人趕緊陪著兒子離開。

連軒沒走,摸著臉皮問皇上,「皇上,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啊?」

皇上剛剛還有點欣賞連軒,他一開口,那點子欣賞瞬間飛灰湮滅了。

「怎麼突然變了性子?」皇上問道。

連軒嘴角微抽。

不是吧,找他來就為了問他這事,皇上,你是不是太閑了?

還有他一直很善良好不好,只是他們怎麼今天才看見呢?

難道就因為他打人沒打臉?

雖說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可是他還是覺得打臉才有成就感。

就像今兒,他打的上官雲傑一身淤青,可是他一點感覺都沒有,不直觀。

「皇上,我就今兒心軟,我只是試試打人不打臉是什麼感覺,我覺得打人還是要打臉才能消氣,」連軒一本正經道。

皇上,「……。」

一群大臣噴酒。

皇上都能被氣死過去,但是瞧見定親王妃嘴角都帶了些笑意,皇上的氣又消了一半。

但是還是夠氣的,「除了這點感悟,還有呢?」

連軒話就多了,「皇上,這回我離家出走,回來真是被罵慘了,我決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一個懂事聽話的兒子,可是不是我想就行了,就像今兒,老老實實講道理,他們卻當我是瘋子,逼我動拳頭,我已經一忍再忍了,我覺得,講道理沒有拳頭管用。」

連軒摸著自己的臉,很後悔,「這就是講道理的後果。」

連軒說完,用一種眼神看著靖北侯夫人,裡面寫著:娘,以後你還要我和人講道理,沒準兒就缺胳膊斷腿回來了。

靖北侯夫人哭笑不得,偏無話可說。

最後蕭老國公對連軒道,「以後和講道理的人講道理,其餘人,用拳頭。」

靖北侯夫人嗔瞪了連軒道,「行了,以後別再一臉傷的回來了,看的頭暈,去上藥吧,別留……。」

疤字還沒說出口,便沒了。

蕭湛臉上有疤呢,她這話豈不是嫌棄之意,趕緊拽著連軒將他拖走了。

安容覺得靖北侯夫人是把蕭湛放在心底疼的,隨意說話時,都不忘顧及蕭湛的感受。

安容眸光落到蕭湛的臉色,不懂他為何一直戴著面具,明明已經好了。

難道只因為皇上和徐太后對他的臉感興趣,所以避著?

可這樣活著是不是太累了些?

安容在心底一嘆。

那邊就有公公扯著嗓子喊,「北烈朝傾公主到1

聞聲,安容瞥頭望去。

便見一身姿裊娜女子,步伐從容的走來。

她穿著鵝黃色與水藍色交雜的委地錦緞長裙,裙擺與袖口金絲滾邊,裙面上著大朵大朵的紫鴦花,煞是好看。

打扮的端莊,不失俏麗。

遠遠望去,便覺得有種黛眉開嬌橫遠岫,綠鬢淳濃染春煙的美。

她微抬俏顏,清澈的眼眸攝人魂魄,靈動的眼波里透出靈慧而又嬌媚的光澤,讓人沉淪其中。

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像是怕將這般韶顏雅容的女子給驚走。

單從容貌和氣質,北烈公主已經完勝大周公主了。

她從容淡定的上前給皇上皇后請安。

皇上已經見過朝傾公主了,皇后沒有,驚艷道,「早聽聞朝傾公主仙姿玉色,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朝傾公主大大方方的謝了皇后誇讚。

皇後點頭輕笑,「世人對朝傾公主你的誇讚,容貌尚在其次,一曲驚鴻舞,驚若天人,不知本宮和皇上有沒有那眼福?」

朝傾公主沒有答話。

安容暗暗替她著急。

皇后都這麼說了,回絕那是不給面子,看不起大周埃

可是清顏她不會驚鴻舞埃

但是朝傾公主的回答,卻叫安容大吃一驚。

「北烈對我多有謬讚,誇大之詞而已,我孤身來大周,也沒給皇上獻上禮物,就獻上一隻舞,還望皇上不嫌棄,」朝傾公主盈盈一拜。

皇上大笑,「能得公主獻舞,是朕的榮幸。」

誰都知道,北烈公主來大周是迫不得己,她非但不生氣,還這麼懂禮,叫人刮目相看,暗暗稱讚。

皇后也笑了,「幸好不是北烈獨有的舞蹈,不然這舞衣還不好找,驚鴻舞,有現成的衣裳,公主去換上?」

朝傾公主福身道謝,謝皇后考慮的周到。

看著朝傾公主跟丫鬟去換衣裳,安容眼睛眨了又眨。

不是吧?

前世,清顏怎麼學都學不好驚鴻舞的埃

這一世,會了?

她怎麼不大相信啊?

PS:求下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一十三章上藥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一十五章最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