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一章姐妹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0日 12:47 [字數] 63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用過午飯,安容小憩了小半個時辰。

醒來吃了半碗燕窩粥。

然後梳洗打扮,為進宮赴宴做準備。

一身天藍錦裙,裙擺上著牡丹,身披同色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

柔順如綢緞般的青絲,簡單地綰個飛仙髻,幾枚飽滿圓潤的珍珠隨意點綴發間,讓烏雲般的秀髮,更顯柔亮潤澤。

頭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瓏簪,綴下細細的銀絲串珠流蘇。

美眸顧盼間華彩流溢,紅唇間漾著清淡淺笑。

蕭湛打了帘子進屋,便見安容朝他走過來。

步伐輕盈,宛如淡梅輕綻。

一身打扮,華貴中透著恬靜。

尤其是眉間唇畔的氣韻,雅緻溫婉,叫人從心底覺得舒坦。

見蕭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安容薄施粉黛的臉上飄過幾朵紅暈,平添了幾分嫵媚。

今兒是安容出嫁后,第一次參加宴會。

不好素顏朝天,便化了個淡妝,精緻細膩的叫蕭湛有些錯不開眼。

等發覺有偷笑入耳,蕭湛才反應過來,難得兒臉一紅,卻還被面具遮著了。

蕭湛眼睛一斜,偷笑的芍藥身子一凜,忙轉身要收拾梳妝台。

海棠正將胭脂合上,芍藥一過來。

好了,海棠手一斜。

胭脂飛了。

好巧不巧的砸到銅鏡一角,最後胭脂撒了,落到梳妝台上不算,還撒了一旁小屏風上。

那可是安容以前親手繡的幽谷蘭花。

安容喜歡的不行埃

芍藥、海棠嚇的趕緊跪下認錯。

安容看著那濺了胭脂的屏風,恨不得敲芍藥腦袋兩下才好。

一個月的心血啊,就被她毛手毛腳的給糟蹋了,安容肉疼。

可是芍藥也不是故意的,再者又是她心腹丫鬟,安容捨不得屏風,更捨不得罰她埃

只是屋子裡,除了芍藥、海棠外,還有百合、月季。

芍藥犯了這麼大的錯,她若是當沒瞧見,以後還怎麼好管其他下人?

她不是蕭老國公,做事可以全憑喜好。

所以,安容罰芍藥打手心二十下,並罰兩個月月錢。

海棠也有錯,她沒握緊胭脂,賠罰月錢一個月。

芍藥歉意的看著海棠,海棠歉意的看著芍藥。

要是她握緊胭脂,少奶奶不會罰芍藥。

芍藥、海棠被罰,秋菊心上一喜,她雖然也是大丫鬟,卻不是少奶奶的心腹丫鬟,本來進宮這樣的事,是沒她的份了。

這會兒,秋菊湊上來道,「少奶奶,她們被罰,沒法進宮伺候,奴婢去吧?」

安容臉瞬間沉了下去。

秋菊不提,她還可以帶海棠進宮,她偏將話說白了。

芍藥、海棠剛被罰,就跟著進宮,這罰也不真了。

但是,要她帶秋菊去,那不可能。

這一世,她沒犯錯,不代表她就忘了她的稟性。

前世秋菊敢爬蘇君澤的床,蘇君澤的溫潤固然壯了她的膽,但是她更膽大妄為。

蕭湛性子冷,秋菊不敢。

可蕭國公府還有許多的少爺,還有宮裡頭,能進宮赴宴的都是世家少爺,難保她不會如前世的冬梅一樣,不敢勾搭蘇君澤,就去勾搭蘇君澤的胞弟!

芍藥不喜歡秋菊,對安容道,「弄髒屏風是奴婢一個人的錯,與海棠無關,她是被奴婢牽連的,她的罰,奴婢認。」

就是罰一個月月錢算芍藥的。

海棠要說話,芍藥扭頭瞪了她一眼。

海棠性子沉穩,又不亂嚼舌根,她跟著少奶奶進宮,她放心。

安容在猶豫,其實她可以帶百合和月季去,兩人沒話說,但是眸底都透著想去的意思呢。

她們雖然是大太太賞的,可既然接了,就該一視同仁才對。

蕭湛搖頭一笑,安容還是顧忌太多。

「你這兩個丫鬟倒是有情有義,」蕭湛難道誇讚。

芍藥雖然被罰,但有些飄飄然了。

能得少爺一句誇讚,別說打手心了,就是打三十大板也值了埃

安容讓芍藥和海棠起來。

瞅著那屏風,安容心疼道,「再取個屏風替上。」

海棠問道,「小屏風,只有兩個,早前大姑奶奶送的富貴白頭,還有喜鵲登梅,少奶奶要哪個?」

「就富貴白頭吧。」

海棠轉身去裡間。

外面,有小丫鬟進來催了,「表少爺、表少奶奶,該進宮了。」

安容應了一聲,丫鬟便退走了。

海棠將屏風取來,小心擺上。

安容瞧瞧還不錯,朝蕭湛走去。

之前,安容擋著了蕭湛的視線,這會兒安容走開,蕭湛瞥了眼屏風。

他眉頭輕輕一皺,「屏風上寫了什麼?」

「花開錦繡,白首偕老。」

安容說完,方才抬眸看蕭湛,見他眉宇緊鎖。

安容不解了,「怎麼了?」

蕭湛眼神冷冽,他擺擺手,讓屋子的丫鬟退出去。

他則朝屏風走了幾步,嘴中念道,「我見到卻是夫離子喪,凄苦一生。」

安容背脊發涼,忙走過去,將屏風拿在手裡,左看右看都沒有,「哪有啊?」

蕭湛指了牡丹中心道,「你將屏風線拆了。」

安容咬緊唇瓣,她就知道沈安芸沒那好心送她屏風。

她還記得沈安芸說的話,她對她所有的囑咐都在這屏風裡了,她自當是祝賀她和蕭湛白首偕老,原來是內藏乾坤!

安容拿著屏風走到小榻,從簍子里拿了剪刀,將屏風拆下來。

隨手疊好,塞袖子里,又在袖口別了根拆線針。

這會兒來不及了,她只能在馬車上拆線。

出了臨墨軒,安容和蕭湛去了外院。

正屋內,蕭老國公、蕭大將軍、幾位太太,蕭錦兒等都在了。

今兒的宴會,皇上下令正四品以上官員都要參加。

蕭國公府四老爺官爵最低,正好正四品。

老夫人上了年紀,就沒去了。

一群人瞧見安容進來,想著她是老國公的心頭肉,當著老國公的面,哪會吝嗇言語?

你誇完,我來接,我誇完,你再續。

誇的安容恨不得鑽了地洞,回去換個打扮才好。

蕭遷則悄悄的把蕭湛拉一邊道,「大哥,我覺得大嫂的妝丑點比較合適。」

蕭湛眉頭一擰,「丑點?」

「……是啊,我覺得這樣太招搖了,京都大家閨秀有大嫂這麼美的沒幾個,容易那啥,大哥,你也不想一堆人眼珠子像釘在大嫂身上吧?」蕭遷訕笑。

他實在是不好意思明說啊,大哥,有人覬覦大嫂美色啊,你要小心防備埃

要知道,蘇君澤和瑞親王世子都是熟人,也知道大哥的性子,都敢惦記大嫂了,遑論其他宵小了。

反正大嫂的美,大哥知道就行了,出去吧,一般般不掉份就行了。

況且,大哥帶著面具,連臉都看不清楚,大嫂走大哥身側,就更沒必要打扮的太漂亮了。

那渾身寒氣直冒的,一般人不敢看。

單獨行動,太美是禍埃

蕭遷說著,蕭湛就一直看著他,蕭遷的臉有些掛不住了。

他不是愛八卦胡鬧喜歡管閑事的人,和大哥說這些話,舌頭都快結成麻花了。

而蕭湛更是疑心不已。

他對蕭遷了解的很,他不會無緣無故說這樣一番話,定是有什麼原因。

蕭湛瞥頭看了眼安容,見她笑面如花,眼如碧波,聲音清脆如玉石相撞。

蕭湛眼神微凝,她這樣確實比較招人眼球。

人到齊了,蕭老國公便率先起身走了。

蕭大將軍隨後。

出了國公府大門,各自上了馬車。

安容也被蕭湛扶進馬車內,他沒有跟進去,而是把趙成找來,詢問了兩句話。

聽后,蕭湛臉墨黑成一團了,眸底火花四濺。

安容掀了車簾望著他,嘴輕嘟了嘟。

安容不知道是蕭湛找的趙成,只當是趙成有事稟告蕭湛,而且不是好事。

等蕭湛進馬車,安容便問道,「出什麼事了?」

蕭湛沒說話,他能說自己媳婦被人惦記,氣的嗎?

可是安容一直看著他,蕭湛不說不行。

蕭湛的眸光落到安容的雲袖上,這回,安容的臉也青了。

氣的不行。

她把屏風拿出來,用拆線針迅速的拆開,很快,安容便瞧見了一個字:夫。

夫離子喪,凄苦一生。

原本蕭湛就不會無緣無故說這話,這會兒又證實確實有字,安容的嘴皮都氣的直打顫。

其他的線,也不用拆了,安容氣的將屏風狠狠的一扔。

眸底冰冷,露出一絲狠意。

前世,她出嫁,沈安芸也送了屏風。

是不是上面也寫了這樣惡毒狠辣的話?

夫離子喪!

離,不一定是死的意思,也有離心之意。

前世的她,不就夫君離心,兩個孩子都沒能出生?!

安容是純古人,對於這樣的詛咒之言,她就算不全信,心裡也膈應,便是現代人,聽了也不會心裡舒坦。

想到自己一再對沈安芸寬容,給她機會,讓她悔改。

安容嘴的笑就變得自嘲譏諷了。

今兒,她總算瞧見了她悔改的誠心了!

既然如此,她還留什麼情?!

蕭湛坐在一旁,見安容滿臉怒意,想著她腹中骨肉和大夫的叮囑,蕭湛握緊安容的手道,「彆氣壞了身子,這事我來處理。」

安容望著蕭湛,嘴角輕抿。

沈安芸是在咒她,更是在咒蕭湛。

蕭湛處理也應當。

其實她要處理,也不過是借著蕭湛的暗衛,和他並無區別。

安容點點頭。

此時,馬車已經進了宮門了,距離皇宮近,就是這樣好。

安容的心情緩緩平復。

可是很快,安容的心情就更差了。

馬車停下,蕭湛扶著她下來,站在車轅上,安容就瞧見了沈安芸!

她穿戴奢侈,滿臉笑意的和宣平侯世子說話,瞧見安容和蕭湛,便拉著宣平侯世子走了過來。

「四妹妹、四妹夫,你們來了呢,」沈安芸氣色紅潤,語氣輕柔。

像是許久未見的姐妹,難得一遇,有那麼一股子激動,想好好暢談一番。

可是想著她一顆骯髒狠毒的心,安容連一絲笑容都擠不出來。

不過,安容還是說話了,只是出於禮貌,不過話是叫人氣也不是,喜也不是。

「大姐姐,幾日未見,你這一身打扮,奢華中透著高貴,莫非扶正了?」安容一臉純笑,滿是欣賞。

而沈安芸就跟咽了蒼蠅似的,心口堵的慌,偏臉上還得帶笑。

奢華中透著高貴,這樣的讚美,極好。

可是扶正二字,又瞬間將她打落塵埃。

她壓根就沒有扶正,還是平妻!

可是安容就這樣理所應當的以為了,你這完全是嫡妻的派頭,怎麼可能不是?你在逗我玩呢,我還沒給你道謝呢。

一大把一大把的鹽撒向沈安芸的傷口,她還不能翻臉,誰讓蕭湛在一旁,渾身寒氣直冒。

可是她要怎麼解釋?

說宣平侯府和護國侯府斗的死去活來,今兒帶她出來,完全是氣護國侯夫人的?

臨出門前,宣平侯夫人還一再叮囑她和世子要琴瑟和諧,夫妻恩愛,能氣死護國侯夫人最好,算是替林萱兒報仇了?

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別人爭風鬥氣的箭靶!

沈安芸心中凄苦,可是沒人憐惜。

非但沒有,安容還丟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話,「大姐姐,老天爺還真是待你不薄,好的叫人羨慕。」

「叫人羨慕?」沈安芸嘴角的笑如春風,可是眸底卻寫滿了自嘲。

一個平妻,孩子被嫌棄連出生的機會都沒有,她有什麼叫人羨慕的?!

四妹妹今兒是存心的想活活氣死她吧?!

安容輕輕一笑,由著蕭湛牽著她轉身。

而轉身之時,蕭湛也問了一句,「你羨慕她什麼?」

安容嫣然一笑,「怎麼說呢,打個比方,你有一隻大雁,天天在我跟前顯擺,有一天把我惹毛了,我就射了一箭,傷了大雁一隻腳,遠處,有人箭靶對著我,結果大雁掉下來,替我擋了不算,傷我的箭還將我射出的箭給擠掉了,然後你就來了,我是無辜的,哪怕我手裡拿著箭……。」

聲音漸行漸遠。

身後,沈安芸臉色蒼白,嘴唇發紫。

宣平侯世子眸光凝滯。

安容說的話,他不是很懂,但是他能猜到,大雁應該指的是他妹妹林萱兒。

蕭表少奶奶指的是沈安芸在馬車上做手腳的事?

可是,這事他知道,沒必要拐彎抹角吧,難道還有其他?

想著,宣平侯世子的臉就鐵青一片。

遠處,安容說完,輕聳了聳肩,有些懷疑道,「不知道他能不能聽懂?」

前世,安容還是很高看宣平侯世子的,可是現在,她不會了。

她從宣平侯世子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被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猶不自知,所以安容才懷疑自己那話是不是白說了。

蕭湛無奈一笑,「既然怕他聽不明白,你何不直接告訴他。」

安容笑了,「有些事,要自己去查才會相信。」

前世,柳雪茹說蘇君澤愛的是清顏,她言之諄諄,再三舉例,她依然不信,可是自己試驗了一番,就信了。

想到蘇君澤和清顏,安容心微微痛,但更多的還是期待。

她知道,蘇君澤會來參加宮宴。

身為朝傾公主的清顏,更不會缺席。

而這樣的接風宴,名為接風,實則比文鬥武,比美鬥豔,會有人找清顏切磋的。

安容更相信,她會驚艷。

想著,安容嘴角緩緩勾起。

依然會有一撥人為清顏所折服,比如:蘇君澤。

只可惜,他永遠也如不了願。

帶著瞧熱鬧的心情,安容的腳步很輕快。

不過,很快,她就和蕭湛分開了。

依照規矩,安容要去給皇后請安,而蕭湛,身為男子,是不許陪同的。

由著丫鬟領路,安容去了皇後宮。

正殿里,皇后一身鳳袍,頭戴鳳凰吐珠簪,氣度雍容,面帶笑容,只是眼神凌厲,總會不經意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獨有的威嚴。

大紅牡丹地毯左右,一排紫檀木椅子上,端坐著八位貴夫人,或笑談、或飲茶。

這八位能坐的都是當朝重臣的夫人,裴相夫人、尚書夫人、王妃、侯夫人……

等丫鬟稟告蕭國公府的人來了,皇后說見,一旁等候的安容等才得以進去拜見。

被人一路瞧著,安容多少有些不適應,臉紅埃

等蕭大太太幾個拜見過皇后,就有夫人起身說出去走走。

其實,這是約定俗稱的讓座。

皇宮,那是最講規矩禮儀的地方了,蕭大將軍的夫人,怎麼可能屈居末座或者只賜個小板凳?

皇后也要巴結蕭大太太好么。

至於其他幾位太太,就沒那麼榮幸了,到後面的小座上坐著。

寒暄了幾句話,皇后的眸光就落到了安容身上,笑道,「本宮一時招呼不過來,倒讓你多站了許久,來人,賜座。」

安容趕緊謝恩。

等坐下了,皇后又笑了,「本宮一早派人將你五妹妹接進了宮,她原還不願意,說是你明兒回門,想見見你,本宮沒想到你們姐妹會這般情深,姐妹之情,最是珍貴,可要好好珍惜。」

安容聽得心裡頗不爽快,可是皇后的教誨,又不能不聽。

只是,沈安玉和她有幾個銅板的姐妹之情?

說白了,不過是占著皇后的身份,下懿旨要她和沈安玉好好地「姐妹情深」,否則就是當她皇后的話是耳旁風。

安容起身聆聽了教誨,然後坐下。

結果她屁股還沒挨到凳子,那邊就用公鴨嗓子稟告:庄郡王妃來了。

安容微微一怔。

庄郡王妃怎麼會來?

她不是陪著庄王爺在皇陵住著嗎?

被罰還能進宮參加宴會?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一十章偏袒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一十二章白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