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一十章偏袒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0日 12:47 [字數] 57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撫額,頭疼。

「我這是擋人財路了啊?」安容苦笑連連。

她已經吃夠錢財的苦了,沒想到挪個地方,還是因為錢財招認厭惡。

安容不想管玉錦閣的生意了,反正她也不喜歡,錢夠用就好,她只求日子過的舒坦。

蕭湛知道安容不爭不奪的恬淡性子,只是有些事不是她想就行的,「既然接了手,想放手怕是不容易了,外祖父不會允許的,他要是知道你是因為三舅母才丟手的,三舅母會被罰,她會更討厭你。」

安容想哭了,沒這麼霸道的吧,不管了還不行,哪有這樣的啊,「那我怎麼辦?」

她可不想和三太太斗。

「先當做不知道,皇上賞賜了府邸,等翻新后,就能搬出去了,」蕭湛道。

安容眼睛一凝,心底忍不住雀躍,就連聲音都不由得拔高了三分,「搬出去?」

能嗎?前世蕭湛是封王了才搬出去的,她記得清顏在國公府住了許久呢。

蕭湛點點頭,「皇上賞賜了府邸,總不能當做是擺設丟那兒。」

「那要多久?」安容眸底冒光,臉上寫滿了期盼。

蕭湛狠狠揪了下安容的鼻子,「才嫁進來,這就等不及搬出去了?」

安容一巴掌趴蕭湛手上,結果蕭湛手不痛,安容手反被震的發麻,安容那個恨埃

同樣是泡純善泉,她就皮膚瑩潤柔軟有彈性,蕭湛的就堅硬如鐵呢?

想著,安容問道,「將泉水加在藥水里,日日沐浴,對你練武是不是有好處?」

蕭湛點點頭,「確有好處。」

安容聽了一笑,「我決定今晚多取些泉水出來。」

不單蕭湛要,蕭錦兒她們也要,安容還打算送些給沈安北、沈安溪他們送些去。

估摸著要一大缸。

不知道木鐲里有沒有水缸?

雖說進去過兩次了,可是每一回都匆忙的很,都沒仔細看。

安容發現,她身上的衣服能帶進木鐲里,難道要把蕭湛栓在腰帶上才能帶進去?

還是說,沒有生命的東西能帶?

那她要把水缸系在腰上?

可是一想到之前凌亂的床榻,安容猶豫了。

要是一水缸砸下來,將床砸壞了不說,那珍貴的泉水還得全撒了。

安容覺定,還是多拿幾個水壺,輕便還不怕摔。

安容想的極好,可是蕭湛卻告訴她,「今晚怕是不行。」

安容眉頭一皺,清澈如泉的水眸寫滿了不解,「為什麼,難道木鐲不許我進去了?」

蕭湛搖頭,「那倒不是,今兒晚上,皇上設了接風宴幫北烈公主接風洗塵,你要隨我一同進宮。」

安容輕拍胸口,嚇死她了,她還以為木鐲認為她太貪心,取了太多的泉水,不讓她進去了呢。

不怪安容這樣想,實在是蕭國公府對那泉水太寶貝了,連蕭湛都半個月才用兩滴埃

安容想了想道,「只是取些泉水而已,一會兒就好了,等晚宴散了,我在馬車上就能取泉水。」

沒辦法,誰叫她答應蕭錦兒她們,明天給了,總不能言而無信吧?

安容這樣決定,蕭湛也不反對。

正聊著呢,芍藥在珠簾外輕喚,「少爺、少奶奶,國公爺派人送來一堆東西來。」

芍藥的聲音里透著一股濃濃的喜悅。

安容一聽,就知道蕭老國公給她送來的東西極好,極其罕見。

安容望著蕭湛,道,「外祖父好好地送我東西做什麼?」

蕭湛的目光落到安容小腹上,眼神炙熱,安容覺得小腹一熱,臉就紅了。

蕭湛眼神從小腹挪到安容的臉色,方才道,「這只是其一,更多的還是因為兵書。」

「兵書?」安容修長的睫毛顫了兩下,「國公府不是有嗎?」

這有什麼好高興的,最多少謄抄一遍罷了。

安容要兵書,完全是為了蕭湛。

當日在玲瓏閣,蕭湛說兵書都是他自己謄抄的,善本都在蕭老國公手裡的捏著。

這不,瞧見能兌換,還是免費的,就想給蕭湛帶出來,他肯定喜歡。

蕭湛的喜歡,安容瞧見了,看了一夜。

只是沒想到,蕭老國公還為此賞賜她,就出乎安容的意料了。

蕭湛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那些兵書,國公府確實有過,但意外被燒了,外祖父後悔不已,如今失而復得,外祖父大喜過望,讓蕭總管去珍庫房挑了五件珍品賞賜給你。」

說完,蕭湛還加了一句,「為夫到現在,也只得過珍庫房一件珍品。」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再睜圓。

安容二話不說,便起了身,她要去瞧瞧,蕭國公府的珍品有多珍貴。

正屋,蕭總管帶了五個小廝站在那裡,小廝手裡捧著托盤,托盤之上,是大小不一的錦盒。

見了安容和蕭湛,忙請安。

蕭總管一臉笑容,尤其是看安容時,那臉上的笑都能掐出亮光來,蕭總管高興埃

他這輩子跟著蕭老國公,以蕭老國公馬首是瞻,他還從未見蕭老國公這樣高興過,這都是表少奶奶的功勞埃

蕭總管側了側身子,指著小廝捧著的托盤對安容道,「少奶奶瞧瞧,這些可喜歡。」

安容怪不好意思的,兵書原就是蕭國公府的,她只是喚了兩聲,怎麼就賞賜她這麼多東西呢。

雖然還沒瞧見錦盒裡的是什麼,可從蕭湛的就知道,絕對不尋常。

蕭總管一個眼神使著,一小廝便將錦盒打開。

錦盒裡,是一顆碧玉珠子,很大,有蕭湛的拳頭那麼大,通透碧透。

「好漂亮的碧玉珠1芍藥驚呼。

蕭總管喉嚨一嗆,忍不住掩嘴輕咳了下,一擺手,就有小廝去將門窗關好,並罩上黑綢緞。

然而,屋子裡並沒有變黑。

那顆碧玉珠,正泛著柔和的光芒。

「呀!是夜明珠……,」芍藥臉紅脖子粗了,她眼睛絕對是長腦門上了,居然把價值連城的夜明珠當成碧玉珠了。

安容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這……太珍貴了,我不能要。」

蕭總管笑道,「世上夜明珠極少,這麼大顆的,大周估計就這麼一顆了,可是再珍貴,也比不上少奶奶給國公爺的來的貴重實用。」

怎麼說呢,這夜明珠是好看,國公爺也喜歡。

可是看多了……也就那樣。

那兵書就不同了,那是蕭國公府的根本,是老國公的命,豈是區區夜明珠能相提並論的?

蕭總管讓小廝撤掉黑鍛,夜明珠也收了起來,再看其餘的盒子。

每看一個,安容就震驚一回。

金縷玉衣、七弦琴、寶珠錦帕、九龍寶劍。

看到寶劍時,安容眉頭微微一動,「這也是給我的?」

蕭總管輕輕一咳,臉有些掛不住,他抬眸瞅了蕭湛一眼。

安容就懂了,這是給蕭湛的。

蕭總管讓小廝把東西放下,趕緊退走。

蕭湛嘴角弧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走過去拿起寶劍,抽出來,便感覺到一股寒光迎面而來。

安容心中震驚,她離蕭湛有三米遠呢!

她讓李家鐵鋪打造的削鐵如泥的匕首,遠沒有這個這麼寒氣逼人。

「這匕首也能削鐵如泥嗎?」安容問道。

蕭湛沒有說話,只是拿出安容那把匕首,用它去砍九龍寶劍。

匕首斷了。

安容瞧得是目瞪口呆,「這寶劍……。」

看到安容這麼驚訝,蕭湛笑道,「李家鐵鋪的匕首是好,可是鍛造時間太短,這把寶劍據說花了四十九年才鑄好,是外祖父最心愛之物,連舅舅想借用,他都沒捨得給……今兒,蕭總管拿給我,他怕是要挨罰了。」

「那蕭總管還拿給你?」安容不解。

「我救過他孫兒一命,他這是投桃報李。」

安容,「……。」

有這樣投桃報李的么?

這明擺著是摘別人的桃報蕭湛的恩埃

安容囧。

不過蕭老國公讓他隨意挑五件,這也算隨意了吧?

安容好奇,「蕭國公府這麼多珍奇寶貝,從哪兒來的,比皇宮都多……。」

說著,安容忙將嘴閉上了。

她想起來一件事和一些流言。

據說當年蕭老國公是能封王的,可是因為太霸道,惹怒了太祖皇帝,才封了國公。

有流言說是蕭老國公和先皇進了皇宮秘庫,先皇讓蕭老國公挑幾件珍寶。

蕭老國公白了先皇好幾眼:幾件?

當時,蕭老國公手握重兵,又為人霸道,先皇也沒輒:行,一半歸你。

據說最珍貴罕見的一半都在蕭國公府。

蕭湛將寶劍回鞘,見安容話說一半,再看她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蕭湛嘴角輕弧,「你覺得外祖父做的不對?」

安容輕聳肩,「我不知道,只覺得外祖父太大膽,連皇上的東西都敢搶。」

蕭湛目光落到錦盒上,勾唇道,「你不搶我,我便搶你,外祖父不過是先下手為強罷了。」

安容眸光一凝。

蕭湛這話什麼意思啊?

先皇要搶蕭老國公東西?

安容略微一思岑就知道搶什麼了。

兵權。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

不霸道些,蕭國公府的兵權早被先皇給收回去了。

以蕭老國公當年的戰功,封王綽綽有餘,可是蕭老國公選擇了在太歲頭上動土,惹怒先皇,只封國公。

這是給蕭國公府留了餘地。

要知道,王上便是皇上。

以後蕭國公府再建戰功,該如何封賞?

封不了,只有殺。

而蕭老國公的做法,既保全了自己,又得了好處。

只是皇宮秘庫一半的奇珍異寶……也只有膽大包天的蕭老國公敢開口了。

他就不擔心,他的霸道讓先皇寢食難安,除之而後快?

安容讓芍藥將錦盒搬到內屋,然後望著蕭湛,「你得的那件珍寶是什麼?」

「……就是給你的天蠶絲裙裳。」

安容臉頰輕紅,沒想到蕭湛混了十幾年,才混到一件珍寶,最後還送給了她,安容心中感動。

但是,很快,安容就感動不起來了。

她問蕭湛怎麼得的賞賜。

蕭湛回答,是他讓安容戴了木鐲,蕭老國公一高興,就賞賜他了。

安容,「……。」

因她而得,再送給她,她還感激,感激個毛線?!

應該的!

只是現在問題又來了。

「這些珍寶價值連城,我藏在哪裡合適,丟一件,我會心疼死,而且本來三舅母她們就羨慕妒忌了,這會兒怕是要氣的吃不下飯了,」安容輕吐舌頭。

安容相信,木鐲和兵書的事,幾位太太不會知道。

那在她們瞧來,蕭老國公賞賜他,全憑喜好,是寵溺,是幫她立威。

惹人妒忌,不是好事埃

誰知道她們會不會如沈安玉她們那樣,認為那些才是她們應該得的?

別說,安容猜的還真對。

蕭三太太她們還真是這麼想的。

她們嫁進國公府十幾二十年了,兢兢業業,還抵不上一個剛嫁進來還沒三天的外孫媳婦?!

賞賜一件也就罷了,還一次就五件!

這是打她們的臉啊!

尤其是蕭三太太,她在蕭大太太和老夫人跟前煽風點火,惹的兩人心中也不快。

老夫人年紀大些,一隻腳都踏進棺材了,那些東西,蕭老國公也沒送過她一件。

蕭大太太將內院打理的井井有條,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樣的珍品也沒她的份。

這心情能好才怪了。

蕭大太太更是對著蕭大將軍抱怨,「再這樣下去,回頭這國公府都指不定是誰的了。」

蕭大將軍瞥了她好幾眼,冷了眉頭道,「國公府會是遷兒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你要存心和安容過不去,被放棄的只會是你。」

蕭大太太聽得臉色蒼白,眼眶瞬間就紅了,「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被放棄的只會是我?我為蕭家勞心費力二十年,還抵不上一個外孫媳婦嗎?」

蕭大將軍不善解釋,他只說了一句話,蕭大太太就沒聲了。

「在父親眼裡,我都不一定有安容的地位。」

兒媳婦總是比不上親生兒子的,尤其是這個兒子還戰功赫赫,在朝中獨當一面。

偏偏就是這樣的兒子,都不一定有安容的地位。

她還和安容爭什麼?

蕭大太太苦笑。

她就不明白了,安容到底有什麼奇特之處,能讓蕭老國公這般寵溺她?

蕭大太太怎麼會想到,安容有兩個護身符呢?

一個是蕭家傳家之寶。

一個是肚子有蕭老國公的曾外孫。

誰要讓蕭老國公的曾外孫有事,絕對會被剝掉兩層皮的。

不但蕭大太太得了警告。

國公府其他太太,都被自家夫君教訓了。

尤其是蕭三太太。

因為她說了安容兩回,害的蕭三老爺被蕭老國公點名罵了兩次,臉皮掛不住埃

就連老夫人都被叮囑了。

老夫人眉頭輕皺,心底很不舒坦,賭氣問了一句,「連長輩都不能說她兩句了,她到底是國公府的小輩,還是國公府的祖宗?」

蕭老國公望著髮妻,眼神透著不可違逆。

「她是小輩,但她手裡有祖宗之物1

老夫人身子一怔,半晌回不過神來。

「她手裡怎麼可能有祖宗之物呢,玉璜不是在……。」

老夫人說了一半,便沒聲了。

「你是說那破木鐲子?」老夫人眼睛微滯。

她還納悶,新媳婦敬茶的時候,他都會給破木鐲子,唯獨安容進門沒有。

難道她戴上了?

要真是如此,也就不難解釋蕭老國公對安容特殊了。

在蕭老國公心中,太夫人的地位無與倫比。

安容能跟太夫人有些關係,就足矣國公爺百般偏袒她了。

「我知道了,」老夫人輕輕一嘆,隨即又抬眸道,「只是你這樣寵溺安容,未必是件好事,鎮得住那幾個兒媳婦就成了,過猶不及,到時候讓錦兒她們心底吃味,一個個都不理安容,這麼偌大個府邸,沒人說話,遲早憋出病來,你就高興了。」

這一點,蕭老國公倒是沒考慮到。

不過蕭老國公也沒在意,安容心地善良,善良的人,總是惹人喜歡,他不擔心沒人陪安容解悶。

PS:一更字數有點多,二更有,估計會晚很多。。。。。

下一章,進宮。。。。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零九章財路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一十一章姐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