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零六章請安

[更新時間]1974年07月16日 12:06 [字數] 38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摸不著頭腦,一無所知的她,一臉古怪的看著蕭湛,不解的問,「我怎麼你了?」

她人在木鐲里,什麼都沒做過埃

難道,是讓他等太久了?

可是這回,她沒在木鐲里待多久,已經很趕了。

聞到一股子肉香味兒,安容嗅著鼻子問,「你吃包子了,好香。」

蕭湛哭笑不得,他把身子讓開,指著床榻給安容瞧。

安容,「……。」

老天爺啊,她要的兵書和包子饅頭怎麼會出現在喜床上,淚奔。

「怎麼會有這些東西?」蕭湛指著床榻問。

安容訕笑撓額頭,老實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包子饅頭會出現在床榻上。

安容想到什麼,面色古怪了起來。

她記得她喊兵書時,喊完就後悔了,好多的兵書,她要了拎不動,而且她得跳下純善泉,會弄濕。

她當時覺得要是能跟她一樣,直接出現在床上就好了。

是她猜的這樣么?

安容覺得自己猜對了,她在慶幸啊,幸好沒喊牛羊,要是牛羊和包子饅頭一起出現在床上……

蕭湛指不定要殺她了。

安容撓著額頭,憋笑,雖然她不敢照做,但不代表不能在腦子裡想想,越想,越忍不住樂了,肩膀直抖。

蕭湛臉有些黑,他就知道是安容搞的鬼。

安容死不承認,還理直氣壯,「這不能怪我,這些是木鐲給我的見面禮,不要不行。」

反正你也進不去木鐲,我騙你,你也不知道。

安容的心思全寫在了臉上,蕭湛能不知道才怪,「你就糊弄為夫吧,這些東西怎麼辦?」

這是個難題。

五十個饅頭,兩百個包子……這不是說吃就吃的完的。

安容搖搖頭,她也不知道埃

不知道能不能還回去,好像木鐲說了,一經兌換,恕不退還。

這白送的,貌似應該也不能還回去吧?

而且,她要是能把包子饅頭帶進木鐲,蕭湛早能了好么。

就算能成,她帶著包子饅頭出現在溫泉里,這些東西一浸水,純善泉分分鐘變成麵粉肉餡湯了。

以後進出溫泉,都要在湯里煮一下?

惡寒。

安容堅決不往回送,她看著蕭湛,把主意打他身上,笑道,「相公,你等了我半宿,肯定餓了,你多吃點兒。」

蕭湛,「……。」

就這麼瞬間,蕭湛忽然覺得,蕭老國公喜歡安容不是沒理由的。

兩人性子其實如出一轍。

能坑別人,絕對不為難自己。

而坑的那個人,永遠是他。

因為,此刻安容用一種,你要能全部吃光就好的表情看著蕭湛,蕭湛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而且,安容把包子遞到他跟前了。

蕭湛接了,他深邃而無奈的雙眸看著安容。

「吃啊,」安容催他,「這是你蕭家傳家木鐲里的包子,肯定沒毒,放心吃吧。」

蕭湛有種食難下咽的感覺,心情鬱悶啊,他真的懷疑那句話了:一孕傻三年。

這麼多包子,就是撐死他也吃不完,還是得想辦法,她卻還要他吃。

蕭湛咬了一口,他的眸光落到桌子上,那裡擺著個玉葫蘆。

安容出現在屋子裡時,手裡握著的就是它。

方才為了給他拿包子,她把玉葫蘆放下了。

「那是什麼?」蕭湛問道。

安容瞥了玉葫蘆一眼道,「水埃」

「水?」蕭湛愕然,敢情進了木鐲一趟,就帶了饅頭包子和水呢。

這是怕他吃噎著了,用水將就的嗎?

這考慮的未免也太周到了些吧?

蕭湛一臉黑線。

安容見他臉黑了,忙睜著一雙眼睛問他,「包子不好吃嗎?」

「味道不錯,」蕭湛回道。

安容眼珠子睜圓,蕭湛的嘴很叼,能得他一聲不錯,那包子味道絕對是極好了。

安容摸摸不餓的肚子,又看看手裡的包子。

拿起來,啃了一口。

一瞬間,安容的眼睛都直了。

她一邊吞咽,一邊道,「這包子好好吃,我從來沒有吃著這麼好吃的包子1

蕭湛無言以對,瞥了床上的包子一眼,「那些都給你。」

安容正咬包子,聞言,要開口,結果被嗆住了。

蕭湛拉著她坐下,給她倒茶。

安容咽下包子,搖頭,「要淺嘗輒止。」

言外之意,就還都是蕭湛的,不過她可以留兩個做明兒的早飯。

蕭湛已經無力了。

他一邊吃著包子,一邊拿起玉葫蘆。

打開玉葫蘆,便聞到一股特別的香味。

便是身處滿屋的肉香味中,蕭湛也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花果香。

很熟悉。

那深邃的眸底,眸光綻亮。

能讓蕭湛露出這樣神情的可不多,至少安容沒有見過什麼東西讓他這樣震驚過。

「這水怎麼了?」安容納悶的問。

問過才知道,這水就是蕭家獨有的煉體藥水。

他從小就泡。

而且每次,蕭老國公只加兩滴,半個月才泡一次,很珍貴。

「……至於么?」安容再次黑線。

這就是純善泉里的水,安容見它對皮膚好,想著白天沒有月光,特地裝了些出來的,打算洗臉用的。

安容說完,又換蕭湛黑線了。

他泡了十幾年的葯浴,還抵不上安容洗把臉?

安容清了清嗓子,道,「你要,下次我多取些給你好了。」

對這些水,安容不甚關心,反正多得是。

她關心的還是包子饅頭埃

「你倒是想個主意啊,還有一個時辰就天亮了,到時候丫鬟們進來,看見一床的包子饅頭,會當我兩是瘋子的,」安容拽了蕭湛的胳膊,急道。

蕭湛沒輒,他去打開窗戶,吹了一記口哨。

然後便出現了兩個暗衛。

趙成和趙風。

兩人不解,這大晚上的,主子不睡覺,喊他們做什麼?

等蕭湛叫他們進屋,收拾東西時,兩人無語。

主子是睡迷糊了吧,收拾東西,等明兒讓丫鬟來不行么?

可是主子有命,不得不從埃

等進了屋,看了床上的東西,兩人眼神就變了。

他們一直看守臨墨軒,這包子饅頭哪來的?

安容站在一旁,低頭不語。

兩人也不敢問,認命的收拾床鋪。

等撿完了包子饅頭,還得幫忙換了床鋪,小心鋪好。

臨走之前,還道,「主子早點安歇。」

走之前,還意味深長的瞥了安容一眼,肩膀直抖。

安容一臉窘紅,別亂想啊,她沒拿包子饅頭做陪嫁!

等躺在了床上,安容還聞到包子香,渾身不自在,好像睡在了包子上似地。

而蕭湛,則靠在大迎枕上,翻看這一堆的兵書。

越看,眉頭越牛

這裡面的兵書,有一半他都看過。

外祖父極其寶貝,他們用的都是謄抄本。

他時常聽外祖父都感慨,「可惜當年我誤中敵人調虎離山之計,軍營被燒,十數本兵書盡數葬身火海,每每想起來,恨不得將北烈除之而後快1

這些沒有的,應該都是當年被燒毀的吧?

蕭湛決定明兒去問問。

但是,今晚,蕭湛是睡不著了。

捧著本兵書不撒手。

安容就沒見過這麼愛讀書的人,她翻了一會兒,就不感興趣的扭頭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起的有些晚,醒來時,早不見了蕭湛。

連同不見的,還有小几上一摞高的兵書。

安容揉著脖子,問將帘子勾在纏枝梅花銅鉤上的海棠,「爺人呢?」

海棠搖搖頭,「不知道呢,奴婢進來時,少爺就不在屋子裡了,好像也不在書房。」

安容只是隨口一問,不知道蕭湛在哪兒,也就算了。

起床洗漱,梳洗打扮完,蕭湛還沒有回來。

丫鬟倒是將早飯都端了上來,尤其是廚房管事媽媽,對安容道,「表少爺應該是去外書房了,少奶奶先吃吧,不用等他。」

喻媽媽看了眼飯菜,又望著管事媽媽,「不等少爺合適嗎?」

管事媽媽一笑,「餓著少奶奶才是真不合適。」

這話,聽得喻媽媽是渾身舒坦,少奶奶這門親,嫁的是極好,等明兒回門,得告訴老太太,讓她好好高興高興。

安容猜應該是和兵書有關,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安容就先吃了。

吃完了早飯,安容便帶了丫鬟去正院給蕭國公府的長輩請安。

看著頭頂上的太陽,安容就知道去晚了。

不當晚了,而且是太晚,連朝傾公主和月郡主都來請過安了。

見到安容進屋,蕭老夫人和幾位太太的臉色有些難看。

安容心跳的有些亂。

正想怎麼補救,就聽蕭三太太笑道,「今兒總算是有了些長進,沒讓長輩從早飯等到午飯。」

蕭三太太的笑很溫和,語氣也溫和,只是聽在人耳里,滿滿的都是諷刺。

昨天敬茶,來的太晚,讓一堆長輩等的心急如焚。

蕭大太太嗔了蕭三太太一眼,「少說兩句,連國公爺都等了,你還不能等了?」

蕭三太太抖了手裡的帕,笑道,「大嫂,我又沒有責怪她,再說了,我也沒那個膽子啊,國公爺捧在手心裡疼的外孫媳婦,誰敢說她什麼?」

蕭大太太頭疼,她看著安容,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歹才剛進門,就不能悠著點兒嗎,這客人都起了,還來給老夫人請了安,她新進門的外孫媳婦卻還倒頭大睡,這說的過去嗎?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零五章饅頭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零七章賠禮(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