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四百零三章欺負(求粉紅)

嫁嫡

第四百零三章欺負(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15日 14:37 [字數] 38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抬手抹乾臉頰上的淚痕,聽了蕭湛的詢問,搖搖頭。

「沒有,清顏沒有欺負我,」安容聲音很低,那樣能讓她的嗓音正常許多。

但是蕭湛還是聽得心疼,不知道她哭了多久。

只是,安容的回答讓他眼神凝了起來。

他問朝傾公主,她答清顏?

蕭湛還記得梅花宴上,他無意中聽到安容和真的朝傾公主的對話,莫非北烈朝傾公主真的是顧清顏?

可是他帶著朝傾公主一路進京,幾次聽她有意無意和連軒打聽安容的事,顯然對安容一無所知。

偏偏,安容對她很了解。

這個矛盾,讓蕭湛深邃的眸底露出了質疑。

他低頭,看著在他懷中抽泣的安容,眉間愈加凝重。

他想起了一件事。

在救了連軒后,回京的路上,一次談話中,連軒忽然問他,「大哥,這世上有人能活兩世嗎?」

當時他正躺在大石塊上,看天上的繁星。

他沒有說話,連軒便道,「我說的不是死後沒有喝所謂孟婆湯,轉世投胎帶了前世記憶的那種,而是……打個比方說,我現在死了,然後十歲的我又活了過來,還帶著我現在的記憶,有點神奇,但是不是真的啊?」

「聞所未聞,」當時,蕭湛是這樣答覆的。

連軒當時是坐著的,聽了蕭湛的答覆,身子一趟,就趟蕭湛身側了。

「不是真的嗎?難道是新出來的泡妞絕技?」連軒兀自嘀咕,「還是東延喜歡用這樣的方式追女人,漲姿勢了,明兒我也試試。」

說完,他瞅著夜空發獃。

蕭湛卻眉頭一皺,想到東延太子莫名其妙的要殺他,便多問了一句,「東延太子活了兩世?」

連軒離京,接觸到的東延人只有東延太子。

連軒點頭,「是啊,我偷聽了他和朝傾公主的談話,他說他活了兩世,他還說,上一世,大哥你……。」

說著,他便不語了。

「肯定是假的1連軒呲牙道。

蕭湛則問道,「上一世,我怎麼了?」

連軒望著蕭湛,問道,「他說你現在瞧著冰冷,卻還存了仁善之心,但是將來的你,會先喪妻,后喪子,然後你就瘋了,變得殘暴不仁,在戰場上,大開殺戮,造下無數的孽障,然後跟了瞎眼神算,繼承了他的衣缽……。」

就是這話,聽得連軒一肚子火氣,然後暴露了自己。

他大哥怎麼會那麼凄慘呢?!

安容心底善良,怎麼可能那麼早就香消玉殞,而且孩子都保不住!

就因為這事,連軒沒差點和東延太子打起來。

他被月郡主給拖走了。

但是後來,一次無意中,連軒卻得知,安容前世嫁的並不是他大哥。

他當時還很慶幸,沒嫁給大哥最好,就不會早死。

東延太子聽后,冷笑連連,「那麼心狠手辣的女子,她的下場能好才怪了1

連軒的怒氣更重,安容心狠手辣?他是腦袋被門夾了,還是出東延時,沒把眼珠子戴上。

安容會心狠手辣,太陽都不轉了!

連軒忍著怒氣問,「那你倒是說說,我前世是怎麼樣的,別告訴本世子,你還沒想好怎麼吹牛皮1

當時,朝傾公主也在身邊,他望著東延太子,讓他說說。

東延太子就說了,「你娶了月郡主,生了一女二子,夫妻和順,幸福美滿,而且將來月郡主會繼承她父親笑面閻王的王位……。」

當時,靖北侯世子就跳了起來,「不可能,大周沒有女子承爵的先例1

東延太子白了他好幾眼,「那先例是怎麼來的,總有人做第一個吧?」

連軒想想也是,想到上輩子過的還挺好,他就開始得瑟了,「本世子就知道,我才是笑到最後的那個人,我肯定是笑著看你嗝屁的,哈哈哈哈。」

那放肆、招搖的笑聲,差點沒氣的東延太子一劍了結了他。

其實,連軒只是笑笑,他壓根就不信他會娶月郡主。

那個刁縱任性、蠻不講理,時不時還呆的讓他都後悔離京出走的月郡主,自己會跟她夫妻和順,幸福美滿?

連軒懷疑,月郡主收買了東延太子,故意替她說好話,讓他信以為真,認命的交出自己後半輩子,然後凄苦一生。

此等行為簡直惡劣的叫人髮指。

他會上當,他就是豬。

至於和蕭湛說起來,他實在是覺得無聊透頂,找點話題聊聊,打發漫漫長夜的。

而蕭湛聽了這話,是一夜未眠。

連軒只當是笑話,可是他卻警醒了,因為先喪妻,后喪子這話他不是第一次聽到,瞎眼神算也曾說過。

他不信東延太子,可他不會不信瞎眼神算。

而東延太子來大周,第一件事是去見顧家大姑娘,第二件事便是殺他,以絕後患。

在大昭寺,東延太子更是因為他救安容,殺顧清顏,而滿是詫異。

他信東延太子活了兩世。

但是,現在,蕭湛懷疑安容和東延太子一樣,都是活了兩世的人。

蕭湛望著安容,他想直接了當的問,但是他不確定,安容會不會如實回答他。

為了得到答案,蕭湛第一次對安容耍了計謀。

他摸著安容的臉頰,輕聲道,「就算我前世娶的不是你,是顧家大姑娘,但是這一世,她與我只是一個陌生人,既然重生了,就不要在為前世的事而煩擾。」

安容原本是望著蕭湛的衣襟發獃的,但是聽了蕭湛的話,她猛然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蕭湛。

「你都知道?1安容聲音很急切,還帶了不敢置信。

但是,這話卻是承認了蕭湛的猜測全部屬實,安容真的和東延太子一樣,都是重生的人。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安容咬了唇瓣問。

這一刻,安容的心情,比見到清顏的心情還要複雜。

剛剛。

蕭湛在心中回道,但是嘴上卻道,「在梅花宴上,你和真的朝傾公主爭吵的話,我都聽到了。」

安容不信。

她還記得當日她和真的朝傾公主說了什麼,她只是說她是假的,不是真的顧清顏,並未提到她什麼。

蕭湛捏了捏安容的臉頰,笑道,「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能預測天氣,甚至皇上遇刺,大周戰亂,敖大將軍盜墓……這些事,一個不會占卜算命的人全都知道,甚至是了如指掌……。」

說著,他頓了頓,安容的心提了起來。

因為蕭湛的臉繃緊了,安容害怕了,因為她欺騙了蕭湛,欺騙了蕭老國公。

但是,下一刻,蕭湛的手一捏她的鼻子,「為夫就愚蠢到分不清真假了?」

語氣寵溺的叫安容回不過神來,只覺得被他捏過的鼻尖,有些發麻。

「你知道我騙你?」安容臉紅脖子粗。

他都知道!

他是不是看她如跳樑小丑一般,自說自話,還以為騙到了他,在沾沾自喜,其實偷著樂的那個是他?

不得不說,安容真相了。

那時候的安容,蕭湛覺得她最可愛。

「我知道,但我全信了。」

蕭湛的話,擲地有聲,卻叫安容慚愧不已。

「為什麼?」安容不解,沒人知道被欺騙了,還寧願上當的吧?

蕭湛勾唇一笑,「善意的謊言,有時候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安容騙他的那些事,大多都是好事,他做了,受益的是他,不是安容。

但是安容卻還對他充滿了感激,好像他幫了她天大的忙一般。

這樣的心腸,老實說,蕭湛都覺得她很傻。

傻的可愛,傻的叫人從骨子裡想憐惜她。

能娶到這麼善良的嫡妻,是他一輩子的福氣。

蕭湛心底柔軟,但是很快,他的臉就青了,因為安容毀氣氛,說大煞風景的話。

「你騙我,你壓根就沒全信我,我……,」安容咕嚕道。

但是話還沒有說完,唇瓣就被堵住了。

溫潤的觸感,但只有那一瞬間是溫潤的。

蕭湛的吻,不同以往的溫柔,他很霸道,甚至都帶了些粗暴了。

粗暴的,讓安容覺得蕭湛要活活咬死她。

感覺到唇瓣被狠狠的一咬,鼻尖聞到一股血腥味兒,安容有些呆住了。

她不知道反抗,腦子裡就一個問題:她說錯什麼話了,蕭湛為什麼忽然就生氣了?

她又沒有說錯,今兒她說自己有了身孕,他就沒有信她!

若是信她,又怎麼會帶她去看大夫,明擺著沒有!

不許她說完就算了,他還咬她!

安容也生氣了,她重重的咬了回去。

兩個人,唇瓣上都帶了血。

一個烏龍,兩敗俱傷埃

蕭湛以為安容說的是她讓他娶顧清顏的事,他沒有信,哪知道安容說的是懷了身孕的事。

等安容抹乾唇瓣的血,她狠狠的捶了蕭湛心口一下,「你白天不信我,晚上還欺負我1

蕭湛,「……。」

蕭湛一怔,等反應過來,臉上的烏雲散去,又心情明媚了。

他一把將安容摟緊,賠禮道,「是為夫錯了,咬疼了沒有?」

疼,不是重點。

重點是傷在唇瓣上,而且傷的不輕,明天怎麼見人!

安容又羞又怒,轉身便走。

身後,蕭湛有些不知所措了。

跟在安容身後,小心的盯著她。

朦朧夜色下,蕭湛的嘴角帶了抹慶幸的笑,還有些懊惱。

他居然會吃一個女人的醋。

若不是安容先開口罵他,他甚至都忍不住要問安容,若是他殺了顧清顏,安容會不會替顧清顏報仇。

看著安容生氣的背影。

蕭湛打定主意,以後讓安容離顧清顏遠點兒,越遠越好。

PS:求粉紅票票票。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四百零二章別哭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零四章消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