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四百章朝傾(求粉紅)

嫁嫡

第四百章朝傾(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14日 07:39 [字數] 38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月郡主恨不得暴走,一臉警告的看著安容,彷彿安容要是不應,她只能下殺手了。

「雖然有女人喜歡女人,但我不喜歡女人,也不許你喜歡我1月郡主咬牙道。

安容腦門上的黑線成摞的往下掉,渾身充滿了一種無力感。

她和月郡主的思維壓根就不在一條線上啊,她只是想打消她的敵意,這下好了,敵意非但沒消,還更嚴重了。

只是,月郡主的話,讓安容眉頭微微扭緊,她眸光微亮,像是知道了件新鮮事兒似的問,「女人喜歡女人?」

月郡主點點頭,「就像庄王爺喜歡孌童那樣,女人也可以喜歡女人。」

「龍陽癖好,我知道,可是女人也能喜歡女人嗎?」安容不懂。

安容一臉好奇,眸底清澈,月郡主的心稍稍放鬆,她笨的連女人喜歡女人都不知道,肯定不會對自己有意思。

不過,她也是今兒才知道,女人也能喜歡女人的。

「可以啊,方才閑聊的說起武安侯府和庄王府的事,朝傾公主就說女人也可以喜歡女人,她們北烈後宮就有,」月郡主回道。

說完,又覺得有些不對勁。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朝傾公主怎麼就大大咧咧的把北烈後宮的腌臟事說給她聽呢?

兩個女人互相喜歡,明擺著是皇上滿足不了她們,她們忽然慰藉啊,這不是說她父親無能么?

安容眼珠子睜圓,朝傾公主告訴月郡主的?

難怪了,清顏知道的東西稀奇古怪,她好像特別的博學多才。

想著,清顏和她就一牆之隔,安容就迫不及待的想去見她了。

那股迫不及待的心,讓她忘記了還要打消月郡主的敵意。

看著安容要走,月郡主臉黑了,她左攔右擋,望著安容道,「你做夢夢到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問清楚,她心裡不舒坦。

安容囧,臉頰微紅,「我和靖北侯世子的事,月郡主應該知道一些吧?」

月郡主點點頭,「都知道。」

「……靖北侯世子為人豪爽,不拘一格,他離家出走,我去大昭寺,幫他求平安簽,夜裡就夢到了這些,我覺得離京出走對他來說是緣,認識郡主是他的福氣,」安容笑容明媚。

月郡主臉頰像是染了胭脂,「大昭寺嗎,聽說很靈,趕明兒我也去求一支簽。」

安容點頭輕笑。

月郡主臉頰更紅,「那個,在夢裡,我真的嫁給他了嗎?」

安容舉手發誓,「我沒有騙你,我還清楚的記得郡主的嫁衣呢,鴛鴦珍珠鞋,大紅嫁衣上著牡丹,雍容奢華,還有蓋頭……。」

安容細細描述。

這回,月郡主不信也得信了,安容說的跟她想的嫁衣一模一樣!

她想的嫁衣,只在自己腦海中,沒有任何人知道,她卻知道!

好像瞬間,月郡主的心結和敵意化去,任是誰夢到這樣的場景,都該對她對靖北侯世子打消念頭了。

「那……我生的女兒叫什麼?」半晌后,月郡主扭捏的問,聲音若如蚊蠅啼。

「……連玥。」

「那……兒子呢?」月聲音又弱了三分。

「……大兒子叫連昊,小兒子叫連辰,」安容回道。

「名字還不錯,」月郡主贊道,「以後有了孩子,就叫這個好了。」

說完,月郡主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忙加了一句,「我是說靖北侯世子有了孩子叫這個名字……他鐵定想不到這麼好聽的名字。」

安容,「……。」

這是你們兩夫妻的事,你們商議就好了。

打開心結的月郡主,對安容的態度好多了,她道,「在夢裡我們是朋友,現在也一樣,你不介意和我做朋友吧,我脾氣不大好。」

安容輕搖頭,「郡主不是脾氣不好,是爽直,靖北侯世子可是極喜歡你的性子呢。」

月郡主眼睛一亮,「是真的嗎?」

安容重重點頭。

月郡主就高興了,「我就知道他喜歡口是心非。」

安容額頭有汗珠滴下。

然後,月郡主就拉著安容問夢裡的事,比如她和靖北侯世子哪天成親……

安容有些招架不住了,這些事,能改日再談么,容她回去仔細想想?

知道安容急著去朝霞苑,月郡主道,「你不用去了,我剛陪朝傾公主用完晚飯,現在她在沐浴呢,今兒逛了一下午的街,她快累趴下了,她說沐浴完,就歇下。」

也就是,不見外客了。

安容有些失望,那抹失望之色爬上臉頰,叫月郡主見了不忍。

「要不你去試試,朝傾公主好像對你也很是好奇呢,或許會見你,」月郡主改口道。

安容微微一怔,朝傾公主對她好奇?

這一世,清顏還不認得她呢,怎麼會對她好奇呢?

「朝傾公主好奇我什麼?」安容問。

月郡主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今兒她問了許多關於你的事,尤其是你和顧家大姑娘的事,她更是打聽了許多,她還特地去了柳記藥鋪買了些藥丸,你不知道,我們在逛街的時候,瞧見蕭國公府的馬車路過,她都恨不得將馬車攔下呢,」月郡主道。

聞言,安容想見朝傾公主的心越加的迫切了。

那藥丸的秘方是清顏教她的,她肯定認得。

「我去試試。」

說完這一句,安容便邁步朝前走。

果如月郡主說的那般,朝傾公主再沐裕

要是在北烈皇宮,估計丫鬟連稟告都不會去,但是這些伺候朝傾公主的丫鬟都是國公府的,安容求見朝傾公主,丫鬟不敢不稟告。

很快,丫鬟就回來稟告安容,「少奶奶稍等一會兒,公主已經再穿衣裳了。」

安容便坐那裡,靜靜的等候。

才喝了半盞茶的功夫,安容便聽到珠簾處,有腳步聲傳來。

安容扭頭望去,便見一身豆綠色縷金牡丹紋軟煙羅裙裳的女子款步走過去,蓮步輕移,她抬起纖纖玉手,撥開珠簾,讓人瞧清她的容貌。

姿色天然,一貌傾城。

方桃譬李,百般難描。

瓊姿花貌,鶯慚燕妒。

……

一瞬間,從安容腦中蹦出來這麼多形容詞,似乎都不足以形容眼前朝傾公主的絕色。

好像,這一世的朝傾公主比上一世的美了。

在安容打量朝傾公主的時候,朝傾公主也在打量安容。

她對安容的形容詞是:桃羞李讓、黛眉開嬌橫遠岫,綠鬢淳濃染春煙、明眸善睞……

她走過,安容走過去。

屋子裡,寂靜的有些叫人不適。

是朝傾公主先開的口,她笑道,「方才我還想尋個時間去見見你,沒想到你就來了,你我這算是心意相通嗎?」

她的聲音清潤如珠玉落盤。

安容也笑了,這說話的語氣神態,跟前世的清顏一般無二,哪怕換了張臉,也一模一樣。

安容點點頭,「是心意相通。」

朝傾公主便請安容落座,早有丫鬟端了茶水來。

朝傾公主擺擺手,「你們都退出去。」

等丫鬟離開,朝傾公主便開門見山的問安容,「你也重活了一世?」

一句話,問的安容心驚膽顫。

尤其是那句也,讓她背脊一涼。

難道清顏也重生了嗎,只是沒她那麼幸運,沒有重生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去了北烈?

安容想直接了當的點頭,可是她回答的卻是,「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做了一場很長的夢。」

到底是夢,還是重活了一世,安容分不清了。

安容不敢抬頭看朝傾公主,她怕朝傾公主問起蕭湛的事,到那時,她該如何回答她?

正想著呢,朝傾公主便問了,「你可知道我上一世嫁給了誰?我是說顧家大姑娘。」

朝傾公主問的有些急切,眼神滿是渴望之色。

就算她不信,可有太多的證據,證明她曾來過大周,而且就是顧家大姑娘。

現在的顧家大姑娘是真的朝傾公主,她可以確定。

東延太子說了許多關於她的事,似乎都對的上號。

但是,她不敢確認,她需要找安容求證。

這也是為何蕭湛讓靖北侯世子把朝傾公主交給北烈在邊關的將軍時,朝傾公主堅持要來大周的原因。

安容咬著唇瓣,她在繳帕,心中天人交戰,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訴清顏上一世的事。

她怕清顏知道蕭湛是她的夫君,更怕她知道,是她害死了她。

上一世,害死了她。

這一世,又搶了她最愛的夫君。

便是再如何姐妹情深,也被她糟蹋完了。

安容低頭不語。

朝傾公主就急了,她一把握著安容的手,問她,「上一世,我真的嫁給了東延太子嗎?」

安容驀然抬眸,眼睛睜圓,「嫁給誰?」

朝傾公主眉頭輕凝,緩緩皺緊,「不是嫁給東延太子?」

安容搖頭,「不是。」

朝傾公主怒氣便浮上心頭,安容知道那怒氣與她無關,應該是東延太子欺騙了她。

到這會兒,安容可以篤定,東延太子和她一樣重生了。

占著重生,他要了卻上一世的遺憾,所以才來大周,先下手為強,劫了清顏。

誰想到,清顏會和朝傾公主對換了。

他劫朝傾公主的花轎,鐵定是認出了她才是真的清顏。

蕭湛帶回清顏,東延太子更怒髮衝冠為紅顏,兵臨城下,逼蕭湛交出清顏。

這份痴情,叫安容動容。

「東延太子對你確實是一往情深……,」安容的聲音有些綿長。

PS:粉紅好不給力啊淚奔。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九十九章猥瑣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零一章前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