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九章猥瑣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13日 15:40 [字數] 39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聞言,定親王妃瑰姿艷逸的臉龐,微微動容,修長的睫羽輕輕顫抖。

她沒有看定親王,而是問蕭湛和安容,「皇上認你做義子,賞賜了你們什麼?」

蕭湛銀色面具下眉頭凝成一團。

他沒有回答。

定親王妃便望著安容,安容有些呲牙,不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安容想了想,要是不能說,蕭湛應該會阻止她的,便道,「進宮之前,國公爺叮囑相公要兵權,皇上答應了,後來徐太后提議皇上封相公為王,皇上讓相公在兵權和王位中選了一個,相公選了兵權,鄭太后提議把皇上封太子之前的府邸賜給了相公。」

定親王妃聽了安容的回答,瞥了定親王一眼,「你若願意,也可以認湛兒為義子。」

定親王眉頭一挑,桃花眸底有笑意閃過,笑意溫和,卻只有那麼淺淺一層,似乎外面燦爛的陽光一照射,那笑意便能散去。

「願意,怎麼不願意,連皇上都搶著認,我哪能不願意?」定親王道。

只是這話怎麼聽著有些許的刺耳?

而且,你們似乎都沒有問過蕭湛願不願認你們做義父義母吧?

安容在心底一嘆,貌似蕭湛還真的沒有選擇的權利。

皇上金口一開,那便是聖旨,抗旨那是死罪。

認了定親王妃做義母,定親王是她的夫婿,她讓蕭湛喊他義父,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敬茶吧,」定親王妃輕啟朱唇道。

說完,朝小郡主伸了胳膊,「到母妃這裡來。」

敬茶是要下跪的,雖然蕭湛和安容跪的是定親王,可小郡主在他懷裡,瞧著不像話埃

而,定親王妃抱了小郡主,明顯是要他們先敬定親王。

以夫為尊,這也應當。

只是為什麼不一起?

不過,定親王妃做事喜歡獨自,定親王早習慣了。

他的嘴角緩緩勾起,坦然接受。

蕭湛望了定親王妃兩眼,拉了安容的手,緩緩跪下去。

奉茶。

定親王接了茶,姿態絕美的呷了一口,將茶盞擱下后,隨手將身上佩戴的玉佩解下,當做見面禮給了蕭湛,至於安容……

定親王身上就一塊玉佩,最是精美昂貴,再就是頭上的玉冠了,不能送。

他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挑了最精緻昂貴的……花瓶。

安容囧。

敬了定親王的茶,再就是定親王妃了。

結果定親王妃抱著小郡主起了身,對蕭湛和安容道,「以後喊我姨母便可,你們只有義父,沒有義母。」

說完,定親王妃抱著小郡主離開。

出屋子前,定親王妃還掃了那兩個小妾一眼,「努力幫王爺開枝散葉,早日誕下王位繼承人才是,免得外人說王爺認義子,是早作謀算。」

一屋子凌亂了。

尤其是定親王,那表情叫一個錯愕。

到這時,安容才想起來。

定親王膝下就小郡主一個孩子,沒有嫡子,更沒有庶子,雖然才而立之年,可京都鮮少有人三十四五,還沒有兒子的,尤其是成親數年,王府內院側妃姨娘不少,更是惹來無數流言蜚語。

是小郡主的出生,定親王才從蜚短流長中解脫,可是四年了,王府沒有第二個孩子。

十幾年,才生了小郡主一個女兒,又認義子,這不是告訴世人,他不會生,以後由義子繼承王府么?

定親王抬起胳膊,輕揉太陽穴。

他知道定親王妃說那話,是故意刺激他的,同樣是義父,皇上給了府邸,給了兵權,甚至包括那沒要的王位。

他也是義父,就不能小氣了。

只是這茶已經喝了,斷然沒了反口的可能了。

不過,定親王也沒打算反口。

「王妃說的對,本王是該早作打算,」王爺笑道,楣餉

堂堂定親王府怎麼能沒有繼承人,更不能沒有嫡子!

他大笑兩聲,邁步走開。

留下安容和蕭湛站在屋子裡,蕭湛臉色依舊,安容就凌亂成風了。

前世,她只知道定親王妃性子奇怪,定親王瀟洒不羈,可是也不用奇怪不羈到這般地步吧?

他們就算是小輩,好歹也是客人,怎麼能把他們丟這裡,就先後走了呢?

安容覺得,定親王府有必要學習一下什麼是待客之道了。

等出了正屋,安容就忍不住問蕭湛,「定親王和王妃是不當你是外人,所以這樣隨意,還是對別人也一樣?」

蕭湛告訴安容,他和別人的區別在於,定親王和王妃走了后,外人會被丫鬟婆子送出王府,他什麼時候走,隨他。

不當是他,靖北侯世子、蕭遷、蕭錦兒都一樣。

等安容和蕭湛出定親王府的時候,天邊晚霞絢爛,倦鳥歸巢。

一刻鐘后,馬車在國公府跟前停下。

下來馬車,兩人便進國公府。

走了百餘步,蕭湛對安容道,「你先回臨墨軒,我去一趟外書房。」

安容點點頭。

帶了丫鬟回內院,半道上,瞧見一個總管。

安容便將他叫了過來,問道,「朝傾公主住哪個院子?」

總管忙行禮,然後道,「朝傾公主住在朝霞苑。」

安容點點頭,等總管退走後,安容吩咐丫鬟道,「帶我去朝霞苑。」

丫鬟是國公府的丫鬟,聞言,她抬頭看了眼安容,又趕緊低下,「表少奶奶,表少爺叮囑你不用等他用晚飯。」

丫鬟聰慧的很,表少爺說這話,明顯是怕少奶奶等久了會餓,這會兒去朝霞苑,再回來,可就晚了。

丫鬟覺得,比起見朝傾公主,不辜負表少爺的一番心意更重要。

但是安容固執己見,丫鬟也不敢不從。

丫鬟前面帶路,安容穿過國公府花園,走向朝霞苑。

剛走到朝霞苑院門口,便瞧見一個姑娘走出來。

那姑娘身穿秋香色彩藤紋古香緞裙裳,裙擺上著桃花,腰肢盈盈一握,皮膚白凈,杏眼桃腮,裊娜可人,雙眸靈動如一泓碧水,笑起來,嘴角邊有兩個淺淺梨渦。

正是月郡主。

這一世,還是第一次瞧見月郡主,她還如前世那般活潑,臉上掛著甜儒的笑。

月郡主也瞧見了安容,只是她來國公府才一天,有許多的人她都不認得。

不知道安容是誰。

聽丫鬟說是昨兒進門的表少奶奶,月郡主溫和的臉色就有了些僵硬,還帶了些許敵意。

「原來她就是武安侯府四姑娘,」月郡主眼睛輕輕一斜,語氣夾了些酸味。

安容一路走過來,月郡主的臉色,她瞧的很清楚,從溫和到帶敵意,幾乎是轉瞬間的事,快到上前一步回話的丫鬟,還沒有退回原位。

安容有些高興,有些無奈。

讓安容高興的自然是月郡主喜歡上了靖北侯世子,不然不會敵視她,別看月郡主模樣嬌美,其實性子大大咧咧的很,有種男兒的豪邁,輕易不會記仇。

讓安容無奈的,也是月郡主的性子,將她當成了情敵,要是不化解她的心結,指不定會敵視她一輩子,安容可不想破壞她和靖北侯世子的感情。

安容笑著上前。

月郡主不想理會安容,可是路不寬,安容很霸道的站在了中間,月郡主不好踩著花草饒過安容,太失禮了。

安容朱唇輕啟,「見過月郡主。」

月郡主微微挑眉,「你認得我?」

安容點頭,「認得,很久之前便認得了。」

月郡主眼睛睜大,隨即有蹙眉,「很久以前?」

安容再次點頭,只是這一回,她讓丫鬟都退後幾步,她要和月郡主單獨說幾句話。

安容看著月郡主,笑道,「我這麼說,郡主不信?」

信你才怪呢,莫名其妙。

月郡主搖頭。

安容伸手指了指她的肩膀,「那裡有隻蝴蝶胎記。」

月郡主眼睛猛然睜大,連音調都拔高了,「你怎麼知道的?1

胎記的事,只有父王和貼身伺候的丫鬟知道,她是怎麼知道的?!

安容眉頭一動,心中憋笑,若是前世月郡主知道,她親口告訴她的蝴蝶胎記,再從她的口中說出來,有多讓她自己吃驚。

安容覺得不夠,她還伸手在月郡主的肩上碰了下,「就是這兒。」

月郡主嚇的往後退了一步,警惕的看著安容。

安容笑了,「這回該相信我認得你了吧?」

月郡主多瞧了安容兩眼,越看越不認得,「可我不認得你埃」

月郡主的說話聲有些氣虛,她也不確定認不認得安容。

難道以前見過,她忘記了?

她這破記性,還能不能再差一點?!

安容用帕子捂嘴笑,「在今兒之前,我也沒見過郡主,但是在夢裡,我和郡主卻是很熟。」

月郡主嘴角輕抽,「你夢到過我?」

安容點頭,「不止是你,我還夢到你和靖北侯世子成親,先生了個女兒,后又連生了兩個兒子……。」

月郡主的眼睛差點沒瞪出來,滿臉通紅,火燒火燎的。

「你胡說什麼呢?1月郡主羞的直跺腳。

安容輕聳肩,「我沒有胡說,不然我怎麼知道你肩膀上有胎記,腳底心有粒黑痣呢?」

月郡主咬緊唇瓣,安容說的都對,她無法反駁。

可是做夢,怎麼能那麼準確呢,她做的夢都是反的。

在夢裡,她總是夢到被靖北侯世子欺負,可是現實中,總是她害靖北侯世子倒霉。

想到什麼,月郡主臉紅的發紫了,還隱隱發青,她左右瞄瞄,才問安容,「你不是在夢裡見到我洗澡了吧?」

要不是見到她洗澡,怎麼可能發現蝴蝶胎記和腳底心的黑痣呢?

看著月郡主雙手捂胸,一臉你好猥瑣的表情。

安容,「……。」

這還不算什麼,更讓安容奔潰的還在後面。

PS:求粉紅票票。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九十八章落花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四百章朝傾(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