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七章美感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12日 14:29 [字數] 46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嚇的站在那裡,除了驚叫外,根本就不知道還可以往旁邊躲閃,試著避開。

蕭湛在藥鋪前,不知道暗衛說了什麼,他的眉頭皺了皺,等他聽到安容的尖叫時,忙反應過來,要去救安容。

就在這時,暗處飛來一把匕首。

擋住蕭湛上前救安容。

本來可以避開的蕭湛,為了救安容,只略微側了側身子,那把匕首從他胳膊處劃過。

再說,安容覺得自己要被撞定了,她不怕被撞,可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想著,她的手就捂著了肚子,就在那大胖子撲過來時,胳膊忽然被抓緊,然後身子一旋。

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一陣殺豬般的吼叫聲。

只一聲,那胖子便暈了過去。

安容被蕭湛抱在懷裡,緊緊的桎梏著,她睜開眼便瞧見兩米遠處,那大胖子撞在地上,頭破血流的場景。

頓時,安容的胃便翻江倒海了起來。

她推開蕭湛,捂著胸口作嘔起來。

蕭湛的暗衛四下散開,去找那刺客。

而敞開的窗戶處,露出一張臉,有些陰沉,最後陰沉散去,臉上帶了不解和疑惑。

「安容?」樓道上,傳來一聲輕訝聲。

那聲音耳熟的讓安容有些咬牙切齒。

她側過身子,便瞧見二老爺站在窗戶旁,眸光溫和歉意中帶了些許寒冰冷意。

安容氣的咬緊牙關,拳頭握的緊緊的。

她原以為這只是一個意外,是她倒霉。

如今瞧來,這根本就是二老爺故意的!

方才,她和蕭湛進藥鋪,背後那股強烈的殺意,絕對是二老爺無疑!

只有瞧見了她,才會那麼的想殺她!

蕭湛站在安容身側,他注意到安容雲袖下遮住的紅玉手鐲,露出一角,此刻正泛著烏黑的光澤。

蕭湛原本就陰沉的臉色,此刻比手鐲愈加的黑了。

之前鐲子變黑,安容說有人要殺她,這會兒,木鐲又變黑了。

他望著二老爺,眸底有抹殺意一閃而逝。

二老爺倒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似地,該道歉道歉,該賠禮賠禮,彷彿剛才那就是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意外了,至於安容受驚嚇險些被砸,只能自認倒霉了。

安容捂著鼻口,看著二老爺那道貌岸然的樣子,覺得嘔心。

她知道二老爺今兒為何格外的想殺她,不用說,也知道是因為沈安孝的緣故。

沈安孝是他的兒子,卻因為她的出嫁,分了丫鬟們的心,以至於照顧他兒子不周,致使他夭折了。

這會兒,二老爺是膝下無子了,兩個兒子相繼去世,這股子恨意,若是可以,二老爺絕對會將她五馬分屍、千刀萬剮。

那大胖子是他故意丟的,至於暗處飛來的匕首,阻攔蕭湛救她,更不可能只是一個意外,絕對是二老爺的同夥!

不是庄王府的暗衛,就是齊州沈家的暗衛!

想著,二老爺差點點害沒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安容就近乎癲狂了。

不過她忍耐心夠好,但是她忍受不了二老爺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安容笑了,笑的恍如牡丹綻放,那一瞬間,讓二老爺眼神都凝了起來。

他討要安容的笑,那是一種揭破陰謀后,勝利的笑容。

但是安容的話,他更是厭惡至極。

安容笑喊了一聲二叔,然後一臉悲痛道,「二叔,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昨兒才出嫁,今兒聽三皇子說孝哥兒夭折了,是真的嗎?」

安容這一把鹽撒的極好,二老爺極力忍耐的臉色,瞬間忍不住了。

安容清楚的瞧見,他搭在窗戶上的手緊緊的握著,似乎要將窗戶給捏的粉碎。

但是,安容覺得還不夠,她道,「若不是廷哥兒過世,二叔急著搬離侯府,以二叔對孝哥兒的疼愛,絕對會照顧有加,他又怎麼會……。」

說著,安容嘆息了一聲,道,「都怨那該千刀萬剮的賊,將大夫人殺死在密道中,讓孝哥兒見到大夫人的死狀,日夜夢魘,二叔,你也別太傷心,找到那殺大夫人的賊,滅了他,就當是給孝哥兒報仇了。」

安容的話,輕柔而溫和,卻如一把把鋼刀,插在二老爺心口,鮮血淋漓。

饒是千般心痛,二老爺也笑著回答了一聲,「是呢。」

這兩個字隨風而動,剛剛飄到安容的耳畔,二老爺的臉色徹底冷了下去。

他的眸底染上一抹烏雲,濃密的像是頃刻間便能大雨傾盆一般。

安容微微挑眉,隨著他的視線望過去。

幾米遠處,有一暗衛走過來。

安容眼神微凝間,有些明白了,她笑了。

不用說,那暗衛鐵定是當日要了二老爺一隻手的暗衛,如今認出來了,二老爺想報仇了。

偏偏那暗衛是蕭湛的。

元宵花燈會上,二老爺刺殺了三皇子,之後便逃命,暗衛一路尾隨他,自然知道二老爺刺殺三皇子的事。

這是個把柄,足矣要了二老爺的命。

他就算怒氣再重,也不敢當眾表露出來,更殺不了蕭湛,反而會招來殺身之禍。

蕭國公府的怒氣,別說是他了,便是大周任何一人,哪怕是當今皇上,怕是也承受不起。

以二老爺的心性手段,他不會做以卵擊石的事。

他更不會猜不出來,在那之前,在密道里,那些暗衛都是蕭湛的。

也就是說,他所有的秘密,蕭湛和安容都知道,包括他和大夫人偷情,他殺大夫人。

想著大夫人的死,二老爺的手攢的更緊了。

若不是暗衛點住了他的穴道,他絕對會放大夫人一馬,大夫人不死,他也不會和二太太吵起來,誤害了廷哥兒,更不會有孝哥兒的夭折。

這一切,都是安容和蕭湛害的!

如今自己狼狽不堪,猶如喪家之犬,他們卻夫妻和睦,如那蜜裡調油一般。

雖然安容站在下面,可是她才是真正的俯視著二老爺,看他如螻蟻般奮力掙扎。

暗衛能輕輕鬆鬆要他一隻手,就能輕輕鬆鬆要他一條命。

二老爺的恨意,滔天不絕。

遠處,有巡城護衛隊過來。

看了看死了的大胖子,護衛隊瞧見蕭湛,忙過來請安。

得知大胖子飛下來,差點砸壞安容,護衛隊表示,一定會查清楚此事。

安容看了眼二老爺,對護衛隊道,「不管什麼原因,扔人總是不對的,誰知道扔下來會砸到哪個無辜的人?我希望此事可以以儆效尤,免得將來有更多無辜的百姓遭受牽連。」

可不是什麼都能以儆效尤的,一般都是重罰,施重刑,才能震懾出別人。

說白了,安容要狠狠的罰二老爺給自己出氣。

護衛隊表示,一定照辦。

雖然他沒有這麼大的權利,但是死了人就是刑部案件了,遞個話,那還是件小事,估計還沒人敢不給蕭國公府臉面。

很快,護衛隊就上樓將二老爺請了下來。

安容一臉笑容的目送他離開。

蕭湛瞥著安容,聲音冷咧的問,「讓他死在刑部?」

安容輕聳肩,「你不懂我二叔,他既然敢明目張的扔人,就能確保不會受到懲罰,指不定還會受到褒獎。」

如安容所料那般,二老爺殺人,還擔了個英雄救美的名聲。

那大胖子調戲樓上賣唱的姑娘,那姑娘躲閃之間,撞到了二老爺的桌子。

二老爺伸手扶了她一把,大胖子過來推開他,讓他少管閑事,還發覺他一隻手斷了,罵他殘廢。

二老爺單后拎起那大胖子,正巧,瞧見安容走過來。

二老爺二話沒說,就直接將人丟了下來。

一舉兩得。

蕭湛眉頭微凝,他知道二老爺的手段夠狠,但是他要二老爺的命,有幾十種辦法,安容卻偏偏說這話,是想留二老爺的命?

安容看著蕭湛受傷的胳膊,輕咬了下唇瓣,拉著他去馬車內,要給他包紮傷口,一邊搖頭道,「沒人比我更想要他的命,但是就讓他那樣死在刑部,太便宜他了。」

蕭湛眉頭一挑,有抹笑意閃過。

「這也簡單。」

不就是生不如死嗎?

上了馬車后,安容取出小藥箱子,幫蕭湛處理傷口,見傷口流出的血是鮮紅的,安容鬆了口氣,「還好沒有毒。」

看安容眸底流出的擔憂,蕭湛目光落到安容的小腹上,「你確定不用吃安胎藥?」

安容臉頰微微紅,再次搖頭,「不用。」

原本他們在藥鋪前,應該看大夫才是的,只是方才耽擱了好一會兒,得趕緊去定親王府了。

再者,包紮這樣的活,安容自認不比大夫差。

只是看著安容將傷口巴紮好,下意識的打了個蝴蝶結。

蕭湛,「……。」

「一個大男人傷口綁著蝴蝶結,不合適,」蕭湛無奈道。

安容囧,眼神飄忽,死鴨子嘴硬道,「結實就好,反正也要換衣裳,除了我,沒人知道。」

說著,安容拿了套衣裳出來,幫蕭湛換上。

定親王府離皇宮不遠,蕭湛的衣裳還沒換好,馬車就在定親王府前停下了。

王府的護衛上前請安,等了好半天才將安容和蕭湛等出來。

尤其是蕭湛出來的時候,還整理了下束腰。

護衛就臉紅了,這新婚燕爾,果不其然啊,在馬車上就……

下了馬車,進了定親王府。

安容兩世,還是第一次邁進定親王府,看著王府的景緻,春意盎然,百花爭艷。

安容微微詫異,「為什麼王府的花,開的格外艷麗些?」

蕭湛告訴安容,「王府底下有溫泉眼,這些花都是在溫泉旁培養的。」

安容頓時艷羨不已。

不過,想到木鐲里就有溫泉,安容就喜滋滋了。

蕭湛看著安容的眼眸,就知道她的想法了,他笑道,「皇上新賞賜的府邸,也有溫泉。」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這麼好?」

蕭湛一笑,「不好,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搶了。」

安容想想也是。

進了內院,便有嬤嬤迎了上來,笑著請安道,「表少爺、少奶奶,王妃在紫雲軒。」

蕭湛點點頭,便帶著安容去紫雲軒。

紫雲軒,聽名字就覺得這地方應該是紫色的,可事實卻是一片桃花塢。

名不副實,但卻美得叫人心都醉了。

那一片桃花林,風吹過,樹上的桃花宛如花雨一般紛紛落下。

落到安容的髮髻上,蕭湛輕輕幫她拂開。

遠處,桃花深處。

有輕盈悅耳之聲傳來,細細聽,是小孩的歡叫聲。

安容想,應該是定親王妃帶小郡主在桃花林玩耍。

可是朝前走了十幾步,才發覺,她想錯了。

是定親王妃在練武。

你能想象到,一身天藍色宮裝的定親王妃一躍而起,帶起無數桃花瓣如龍捲風騰起的場景嗎?

立在桃花瓣上,清風吹起她如綢緞般的青絲,驚為天人。

忽而,那桃花捲風炸開,她一躍而上。

四下,下起了桃花雨。

空氣中,瀰漫了桃花的清香。

小郡主拍著手,在歡快的轉圈,手接著桃花瓣,銀鈴般的笑聲傳的很遠。

安容羨慕的雙眼直冒泡,太幸福了。

「我也要學武,」安容脫口道。

蕭湛嘴角輕輕抽了下,他輕捏了捏安容的胳膊,道,「以你的資質,就算現在起,勤加練習,也要三十年,那時候的你……。」

四十五歲,算是個老太婆了。

一個老太婆在空中跳舞。

那美感,不忍直視。

安容自己想想,臉就黑了。

她的資質怎麼可能這麼差呢,不可能。

「肯定是你教的不好,」安容語氣篤定。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九十六章鬱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九十八章落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