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九十一章返祖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9日 20:16 [字數] 36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坐在馬車內,看二皇子和三皇子你來我往,用眼神廝殺。

這會兒,蹭飯不僅僅是蹭飯了,蹭的是權,借的是勢。

安容對朝廷大事,多少都了解一些。

她知道蕭國公府對立儲一事,並不怎麼上心,不論是現在,還是將來。

便是她前世死的時候,蕭國公府也沒有提過立誰為太子,不過蕭湛和七皇子往來較為密切些罷了。

蕭湛的戰場,從來不在皇宮,它在邊關,在北烈,在東延。

若是二皇子有蕭國公府的支持,那擊垮三皇子,立為太子,那是輕而易舉的事。

想想,在皇宮大門前,二皇子能說笑蹭飯,這原本就是件掉份的事。

而且,蕭國公府的馬車還不至於低調到讓人不知道它出自何處,代表了什麼身份。

二皇子不過就是借著蹭飯搭訕罷了,誰叫蕭湛性子太冷,尋常時候都說不上話了?

而三皇子這麼說,不過就是把二皇子的意圖給挑白了,順帶譏諷他別做白日夢,不過安容覺得,三皇子這麼說,還是有些怕二皇子蹭到飯的,畢竟極少有人能猜到蕭湛會做什麼。

安容瞥了眼吃完的剩飯剩菜,可以用杯盤狼藉來形容了,就是蕭湛願意被二皇子蹭,安容也是不願意的。

把飯菜吃成這副德行,這得有多餓啊,指不定被人笑話是餓死鬼投胎呢。

蕭湛將車簾放下,低沉的吩咐道,「進宮。」

話音未落,馬車便咕咕朝前駛去。

安容有些驚嘆,敢這麼無視兩位皇子的,估計也就蕭湛了,他就不怕將來被報復么?

「這麼無視二皇子、三皇子,將來不論誰做太子,繼承皇位,肯定會給你小鞋穿的,」安容的聲音飄渺如雲。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埃

蕭湛低低一笑,「為夫還不缺他那一雙鞋。」

安容愕然,瞬間不知道怎麼接話了,她那話只是打個比方,不是真給你小鞋子穿啊,人家都要滅了你,還給你鞋,異想天開了好么?

看著安容那語咽的樣子,蕭湛伸手握著安容的手,他知道安容是在提醒他,二皇子、三皇子的肚量確實不夠大。

不過,有些人,便是手握生死大權的皇上,也不是他想殺便能殺的。

這一點,安容倒是相信。

她不信有人能殺的了蕭湛,也沒人能滅的了蕭國公府。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的事,蕭國公府從來不做。

只是,安容還是有些不解,她望著蕭湛,「為什麼皇上要認你做義子?」

昨兒喜堂上,蕭老國公都轟皇上走了,皇上還端坐在那裡,更擠開了靖北侯夫人要做蕭湛的義父,這一點,著實叫人匪夷所思。

蕭湛望著安容,他眉頭輕輕皺隴,他也不知道為何離京一趟,皇上對他的態度變化會這麼的大,他甚至能感覺到外祖父並不希望他認皇上做義父。

很快,就到停馬車的地方。

蕭湛先下了馬車,然後扶著安容下來。

早有小公公等候在那裡,領著她和蕭湛去御書房。

御書房外。

安容和蕭湛在門口等候了片刻,便見左右相為首,還有四五位重臣退出御書房。

那些大臣朝她和蕭湛道喜。

一來是祝賀成親之喜,祝他們早生貴子。

二來便是祝賀蕭湛被皇子認作義子,承蒙聖寵,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客套了幾句,便不耽擱蕭湛和安容進御書房給皇上敬茶,便離開了。

御書房內,一片明黃。

奢華大氣的讓人嘆為觀止,前世安容從沒來過御書房,這是第一次,不由的多看了兩眼。

皇上坐在龍椅上,手裡拿著奏摺,好看的眉頭緊隴,似乎有什麼煩心事。

徐公公瞧見安容和蕭湛近前,提醒皇上道,「皇上,蕭表少爺和表少奶奶來了。」

皇上這才把眸光從奏摺上挪開,瞥了蕭湛一眼后,眸光落到安容身上。

上下掃視了兩眼后,視線又回到了蕭湛身上,將奏摺合上,皇上開口了,問的是安容,「朕早前聽說你很懼怕湛兒,這會兒瞧著倒是不怕了?」

安容微微囧,皇上,能打人不打臉,哪壺不開不揭哪壺可以么?

這叫她怎麼回答,回答相處久了就不怕了?可她嫁給蕭湛還不到一天呢,哪來的相處久了?

說蕭老國公說過,要是蕭湛惹她生氣了,她可以對蕭湛拳腳相加,那她大家閨秀的形象豈不是瞬間塌方了?

安容頓了頓,低頭道,「出嫁前,侯府出了太多的事,安容的膽子大了許多。」

安容這話極其的實在,武安侯府事多,事籌,舉朝皆知,皇上自然也是有所耳聞的。

安容知道這話能將皇上的問題給岔過去,可是沒想到,皇上的回答,讓安容目瞪口呆。

皇上端起茶盞,輕輕撥弄了下,龍顏一笑,「確實,武安侯府的糟心事都快趕上朕的後宮了。」

安容惶恐啊,侯府怎麼能跟後宮比呢,後宮的糟心事……那是車載斗量埃

安容不敢接話,皇上啜了口茶,將茶盞放下,對蕭湛道,「既然臉已經好了,就不要整日戴著個破面具到處嚇唬人。」

蕭湛眉頭微動,「臣的臉沒好。」

安容不懂蕭湛為何撒謊,他的臉明明已經好了啊,她瞥了眼蕭湛后,去看皇上,明顯發現皇上的手滯祝

「沒好?」皇上又問了一句。

「沒有,」蕭湛很肯定的告訴他。

皇上眉頭更皺,他望著安容,「京都十大美男排第二的不是湛兒?」

安容覺得嗓子有些發癢,這叫她怎麼回答,蕭湛自己都說不是了,她回答是,那蕭湛就是欺君,回答不是,那她就是和蕭湛一起欺君了。

皇上那眼神明顯寫著:你欺君試試看。

安容淚奔,皇上,不帶這樣欺負人的,你要好奇蕭湛的臉,大可以下聖旨,讓蕭湛解下面具讓你一睹為快,你為毛一定要讓我回答。

我才剛出嫁,你這是逼我在從君和從夫之間做選擇埃

安容很委屈,她的回答更委屈,「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如何選擇,太難了。

她就納悶了,蕭湛的臉她都不好奇,怎麼皇宮裡的人一個比一個好奇了?

之前徐太后就拿了蕭湛的畫像問她,還一臉深情,叫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現在又來一個皇上。

蕭湛的臉到底有什麼問題,活了兩世的她,愣是沒看出來。

她有那麼眼瞎嗎?

安容正納悶,皇上則皺眉頭問,「你調製的舒痕膏沒有給湛兒用過?」

「……用過,」安容如實回道。

皇上手指打在龍案上,有輕微的響動。

蕭湛站在那裡,眉頭輕皺了皺,皇上對他的臉關心過了火,他總覺得皇上認他為義子與他的臉有些關係,莫非與他的身世有關?

蕭湛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忍不住望著皇上,問道,「皇上是將臣誤以為是京都第二美男,所以才認臣為義子的?」

安容眼睛睜大,又在安容的基礎上,添了個問題,「上回徐太后也問過我第二美男是誰,他是誰啊?」

兩個問題,皇上都回答不了。

倒是徐公公笑道,「少奶奶這問題可難住皇上了,皇上若是知道,也就不會問你和蕭表少爺了,老奴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有人那麼像先皇……。」

安容眼珠子睜大再睜大,最後沒差點瞪出來。

先皇!

果真是先皇,她當初就猜到可能是先皇。

徐太后這輩子最愛的便是先皇和她的兒子,可是蕭湛像先皇,會不會太離奇了些啊?

蕭湛是靖北侯夫人所出,就算不像永寧侯,也不會像先皇吧?

這不是污衊靖北侯夫人不貞嗎,再退一步說,先皇至於老牛吃嫩草嗎?

而且依照蕭湛出生的日子算,靖北侯夫人早出嫁了埃

再退兩步,要是蕭湛是先皇的兒子,那也該是當今皇上的弟弟吧,這認作義子,差輩分了好么!

而且,要是蕭湛是先皇幼子,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還會扶持皇上繼位嗎,該扶持蕭湛才對吧?

這裡面有問題。

安容瞥了蕭湛一眼,可惜他戴著面具,瞧不清楚臉色。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深邃,安容除了能在裡面看到炙熱和細碎流光外,從沒見到過其他。

她猜不透蕭湛的心思,誰知道這一刻蕭湛在想什麼?

蕭湛在想,他的容貌為何會像先皇,他也想歪了,想自己可能是先皇的兒子,但是他知道不可能。

先皇最小的兒子是祈王,在祈王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先皇的身子骨就差了,日日不離湯藥,後來甚至不離病榻。

先皇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再生兒子。

可他又不會無緣無故的酷似先皇,他應該是孫子肖祖父了,也就是所謂的返祖了。

也就是說,先皇那一堆兒子中,極有可能有一個是他父親?

可他會是誰?

蕭湛抬眸望著皇上,眉頭輕皺了皺。

他想到小時候的一件事。

那一天,外祖父第一次帶他進宮。

在御花園,僻靜無人處。

他在假山上,瞧見定親王妃一腳將皇上揣進了荷花池。

他還記得定親王妃說的話,「你別跟我說話,我會忍不住想殺了你1

PS: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九十章蹭飯(為木槿1219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九十二章兵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