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四章落日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5日 16:26 [字數] 65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個看熱鬧的暗衛不是侯府的,是國公府的,侯府的暗衛看著自己主子被人迷暈、逼婚,還坐下來喝酒,可能嗎?

侯府的暗衛壓根就沒有跟著侯爺!

讓安容眉頭隴緊。

父親的暗衛不跟著父親,去做別的事了,他反倒讓蕭國公府的暗衛保護?

有什麼事直接讓蕭國公府的暗衛去辦不更好么?

還是說,侯府的暗衛被鄙視了,覺得他們根本保護不了父親?

安容猜不透。

她的心思全在了青雲寨上。

這是一個很奇特的山寨,歷代山寨主都是女的,沒人知道它存在了多少年,但是青雲寨下面的小鎮,繁榮昌盛,全靠青雲寨庇佑。

前世,從未聽說過青雲寨有搶劫人的行為,怎麼這一世,偏就父親倒霉了?

安容低低斂眉,正巧那邊桃媒婆大聲喚她,安容便轉了身。

就在她轉身之時,她的頭猛然抬起。

她驀然轉身,彼時趙成還沒有離開。

安容冷了張臉道,「你們又利用我父親1

趙成嚇了一跳,忙回頭,眉間有不解之色,「四姑娘?屬下不明白……。」

安容重重的一哼,「別騙我,我問你,裴老族長是不是要退位讓賢了?」

趙成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怎麼好好地就說到裴老族長身上去了?

不過,四姑娘還真說對了。

裴老族長確實給國公爺下了帖子,下個月十六退位讓賢。

趙成點點頭,安容的臉色更臭。

前世,當今皇上要修建一座避暑行宮,欽天監測出青雲寨後山乃一塊風水寶地,建議把行宮修建在那裡,當時朝堂上下,無人不贊同,除了右相。

當時,爭的很兇。

蘇君澤上朝回來,她問了一句,「為什麼青雲寨後山不能修建行宮,不是挺好的嗎?」

蘇君澤笑道,「是挺好的,可惜被人佔了。」

她當時就笑了,「皇上要建行宮,哪個膽大的敢不讓?不想要命了么?」

蘇君澤嘴角輕弧,「人家都霸佔了近千年,便是皇上,也不敢搶。」

當時,安容不明白,繼續追問,蘇君澤怎麼都不說。

蘇君澤不說,當安容不會猜么,為什麼右相不同意皇上在那裡修建行宮,蘇君澤又說被人佔了近千年?

明擺著,那是裴家的地盤。

朝廷,只有一個地方不敢占。

那就是墓地。

便是抄家時,祭田也是不沒收的。

裴家千年世家,根基遍布大周,那塊地再好,皇上也不敢要啊,哪怕不是墓地。

而且,安容還發現,裴氏族長換人,青雲寨寨主便換人,這不可能只是一個巧合!

安容知道,有些世家有專門的守墓人。

她大膽猜測,青雲寨就是裴氏一族的守墓人!

現在父親是送鹽引去邊關交給敖大將軍,卻在半道上被青雲寨寨主給搶了做壓寨夫君,這麼做明顯是把敖大將軍的視線轉移到青雲寨上。

安容前不久,才無意中透露敖大將軍有一直護衛隊專門負責盜墓。

若是青雲寨後山埋著裴氏一族千年來的歷代族長,裡面的陪嫁之豐厚,怕是抵得上一座寶藏了吧?

要是熬大將軍知道了,會不動心嗎?

蕭老國公這是引敖大將軍盜裴氏一族的墓穴,好將他逮個正著呢。

玩的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後全被獵手收拾的把戲。

而父親,倒霉催的就是那個誘餌。

「你如實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安容斂了眉頭問。

趙成對安容有些驚恐了,這些事他都不知道,四姑娘居然全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日他得知熬大將軍盜墓時,趕緊回去稟告老國公。

正巧,裴氏族長也在。

當時老國公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去了,若是大周有那麼一座墓穴,能引誘他盜墓的話,只有裴氏了,因為他的墓穴,盜成功了,那幾輩子都不愁吃喝。

趙成不知道蕭老國公和裴氏族長說了什麼,裴氏族長大怒,差點和蕭老國公打起來。

現在想來,也不怪裴氏族長生氣了,蕭老國公這是要拿裴氏一族的列祖列宗去要敖大將軍的命埃

不過,最後裴氏族長還是被老國公說服了。

他記得裴氏族長臨走前是這樣吼道的,「要是老夫的陵寢被人給扒了,你蕭老兒嗝屁后,就得埋我底下,給我墊背用1

蕭老國公是這樣回他的,「你裴家的墳墓,我瞧你也就知道你自己的在哪裡,行了,要是你的墳墓被人扒了,我給你墊背就是,在你眼皮子底下,他能翻起浪花來?你可別想我給你墊背,就故意睜隻眼閉隻眼。」

裴氏族長笑了,「我還真有此意。」

「……你要真這樣,等不到敖回盜你的墓,老夫先去了1

「……蕭老兒,你夠了,好歹咱們幾十年的情分,你至於為了十萬兵權就這樣嗎?你那外孫兒,又不是沒本事,至於你為了他忙死拼活的嗎,就不怕你這國公府內院失火?」

「……你懂什麼,湛兒能讓我蕭家達到輝煌之境,罷了,你趕緊給你那女兒去一封信,她年紀也不小了,該嫁人了。」

這又是一個烏龍。

青雲寨寨主乃裴家當家族長的女兒,而且是第一個女兒,不論嫡庶,只要是第一個出生的女兒,便是守墓人。

父親繼位,她便要去青雲寨守墓,並親自監督父親陵寢的修建。

等到父親退位或者死後,她才能離開青雲寨,嫁人。

在裴家,成為守墓人是一種榮耀,因為死後,她能陪葬在陵寢里。

搶侯爺做壓寨夫君只是一個計謀,偏青雲寨寨主裴語不知道,她以為是父親給她物色的夫君,她當真了。

故作被地痞流氓調戲,只是看看侯爺品性,若是好的話,她就應了,不好的話,讓侯爺哪裡來回哪裡去。

這廂裴氏族長當是假戲,那邊裴語真做了。

一群湊熱鬧的暗衛也知道是假的,可誰想到裴語真嫁了?

這不,嚇壞了的暗衛趕緊送信回來了……

安容聽得滿臉黑線,這裴語得多孝順啊,裴氏族長說的話,她怎麼連句質疑都沒有,現在好了,拜了堂,也入了洞房了,哪還有回緩的餘地?

她是裴氏族長的女兒,又替裴家守過墓,在裴家,她的地位僅次於下一任裴家族長埃

安容覺得她爹此番離京是走了狗屎運了。

只是,裴語的身份不能大白於天下,在世人眼裡,她就只是青雲寨寨主。

安容對這樁親事是極滿意的,她道,「父親還有皇命在身,這會兒還沒到邊關,能趕的回來嗎?」

趙成扭了扭眉頭,這一路,意外橫生,能趕回來,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不過,侯爺不回來也沒關係,主子回來就成了。

趙成回道,「主子這會兒已經在大周了,他能趕回來。」

安容的臉啐然一紅,忍著臉紅,問道,「靖北侯世子也一起?」

趙成點點頭,不救出靖北侯世子,主子哪能回來埃

「那他沒事吧?」安容問道。

趙成笑道,「靖北侯世子沒事,只是這一回離京,著實餓了幾天肚子,其他就沒了,額,除了被人踹了一屁股。」

安容眼睛睜大,「敢踹靖北侯世子的屁股,誰這麼膽大,不要命了嗎?」

「……北烈不是大周,人家的命還在,」要是在大周,也沒人敢踹靖北侯世子埃

不過,人家的命雖在,但是媳婦沒了。

不讓世子爺把這口氣捋順了,會還他媳婦才怪了。

安容還想多問兩句,那邊桃媒婆等的不耐煩了。

「我說四姑娘啊,你倒是說句話啊,我還要去慶陽伯府一趟呢,你不說話,那我走了,」桃媒婆道。

安容忙從書房離開,隨手拿了個碧玉麒麟,塞給了桃媒婆,笑道,「勞你費心了,我爹已經娶過親了。」

桃媒婆看著碧玉麒麟就錯不開眼,一聽安容這話,眼睛瞬間睜大,「侯爺娶過親了?」

安容輕點頭,「在去邊關的路上娶的。」

「不是吧?」桃媒婆驚呆。

安容訕笑一聲,「是突然了些,遇到兩個地痞流氓欺負人家姑娘,我爹出手相助,人家要以身相許,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他抱了人家姑娘一下了。」

安容可沒有撒謊美化,這確實是真的,只是侯爺不答應,才有後來被搶的事。

「這不是被訛上了嗎?」桃媒婆皺眉道。

安容不知道怎麼回答好,要不是誤會,人家不一定願意訛她父親。

桃媒婆覺得可惜,她是真覺得這門親事極好啊,不過看著手裡的碧玉麒麟,她又不惋惜了。

她做媒也是為了錢,這錢給了,就沒什麼可惜的了。

桃媒婆滿載而歸。

她一走,侯爺娶親的事,整個侯府就都知道了。

老太太知道后,讓夏荷來請安容過去問話。

安容攬著老太太的胳膊道,「祖母,你放心吧,父親娶的姑娘性子極好,是蕭老國公做的媒。」

聽了安容的話,老太太就放心了,蕭老國公做的媒,那就差不了。

從松鶴院出來,安容就瞧見了芍藥。

「怎麼去了這麼半天?」安容問道。

芍藥忙回道,「奴婢去前院送信,七福有事出去了,其他人去送信,奴婢不放心,就自己跑了一趟。」

安容點點頭,邁步回玲瓏苑。

趙王府和瓊山書院的事,一時半會兒還查不清,得等。

安容安心嫁衣。

第二天,趙王爺的事就有了結果。

柳大夫被放了回去,濟民堂塌了。

沒錯,是塌了。

趙王爺一怒之下,叫了小廝去砸濟民堂,這不下手狠了點,將濟民堂給砸塌了一半。

安容聽后一笑,這下濟民堂該翻不起浪花來了吧。

只是沈安閔的事,讓安容甚是憂心。

小廝尋遍京都青樓酒肆,愣是沒人知道那兩首詩詞的出處。

安容憂心,弋陽郡主更憂心,不知道怎麼辦好的她紅著臉來找安容。

弋陽郡主羞愧不已,都是她,要寫什麼信,不寫信不就沒人鑽空子,要是被瓊山書院驅逐,那名聲可就毀了。

弋陽郡主有個主意,她望著安容道,「要不我去招認了吧?」

安容滿臉黑線,這主意還能更餿一點么,不過弋陽郡主能說這話,安容心底暖暖的,她是真心對二哥的。

安容寬慰她道,「你放心,總會想到解決的辦法的。」

弋陽郡主急啊,「我派了小廝去打聽,說是從出了事起,他就一直跪在夫子廟,都一天一夜了……。」

安容輕咬唇瓣,二哥真倔,跪能解決事嗎,該查清楚是誰栽贓他才是,傻。

只是,安容也沒輒了。

就在她嘆息的時候,芍藥一臉喜色的上來道,「姑娘,二少爺他沒事了1

安容聽得一喜,弋陽郡主更是高興不已,「查出來是誰栽贓的了?」

芍藥連連點頭,「查出來了,只是世子爺和周大少爺兩個……。」

「他們兩個怎麼了?」安容不解。

芍藥忙道來。

沈安閔跪在那裡以示清白,沈安北不忍心啊,他更氣有人栽贓。

他知道書院有那麼一撥人處處針對他們,指不定就是他們下的手。

這不,夜深人靜時,沈安北拉著周少易去找證據。

翻箱倒櫃,總算是找出來一本**。

正好裡面缺了一頁,就是沈安閔信里的一頁。

證據確鑿,沈安閔洗白了。

陷害沈安閔的是江太醫府,江大少爺。

就是那個修改醫書,害太后久病不愈,被皇上滿門抄斬的鄧家外孫兒。

只是沈安北和周少易兩個就慘了,瓊山書院教人做事坦坦蕩蕩,他們兩個夜裡卻去翻箱倒櫃,這並非君子所為,犯了書院的規矩。

但念在他們兩個不為私心,而是重情重義的份上,杖責了十大板以儆效尤。

江大少爺則要被逐出瓊山書院。

這樣的結果,弋陽郡主很不滿意,無辜被人栽贓,還差點逐出書院,結果只是找出栽贓之人,把他逐了出去,應該讓他也跪上一天一夜才是!

而安容關心的是,背後有沒有主使之人。

芍藥點點頭,「有背後主使,那學子求書院饒過他這一回,他說是有人指使他的,只是才說了一個沈字,暗處就飛來一把匕首……。」

「殺人滅口?」弋陽郡主冷著張臉,「要讓我知道他是誰,定扒他兩層皮1

芍藥笑嘻嘻的看著弋陽郡主,「人沒死,世子爺踢了他一腳,那匕首插他大腿上了,他說是沈祖琅慫恿他這麼做的。」

安容微微一鄂,她沒想到,居然招出了他,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埃

不過安容高興的太早了,書院壓根就拿沈祖琅沒輒。

江大少爺指認沈祖琅,但沈祖琅坦坦蕩蕩的很,他沒有慫恿過任何人。

鄧家滿門抄斬,江大少爺原就把安容記恨上了,沈安閔和沈安北是她大哥二哥,在書院又風光的很,惹人嫉妒。

沈祖琅手下的跟班就挑撥了兩句,江大少爺就一門心思揪沈安閔和沈安北的錯,給鄧家報仇。

等了幾天,才發覺沈安閔與人有書信往來。

江大少爺當時也沒在意,誰不寫信啊?

但是沈祖琅一句話,讓他動了嫁禍之心,沈祖琅笑著拍他的肩膀道:傳書信倒沒什麼,就怕傳些不該傳的,到時候被逐出書院,一輩子就毀了。

要說沈祖琅這話也沒有說錯,確實如實。

只是心懷叵測之人,就聽出了弦外之音。

江大少爺知道沈祖琅是在利用他,更要殺他滅口,可是他就是沒辦法。

安容也暗氣,明明做了壞事,慫恿了人,偏說話太聰明,那小辮子太溜,叫人抓住了,還溜走了。

弋陽郡主見沈安閔沒事了,她就放心了。

等她走後,芍藥從袖子里掏出來一封信,交給安容道,「姑娘,這是七福讓奴婢轉交給你的,說是二少爺給你的。」

安容微微挑眉。

她接過信,打開一看。

清澈的眼睛瞬間嶄亮。

她等了許久,耐性都快等沒了,總算是不負所望,沈寒川答應她的計劃了!

安容懷著激動的心情往下看,越看眉頭越隴。

最後,眸底冷笑連連。

好個齊州沈家!

扶持了二老爺十五年,目的就是扶持二老爺執掌整個侯府,然後再去齊州沈家,跪在沈家列祖列宗跟前俯首認錯,求齊州沈家收回逐出老太爺的決定,讓武安侯府重歸沈家。

要是武安侯府有誠心,當讓出侯府爵位。

安容看著,當即呸了一口。

不要臉!

侯府壓根就沒想過再回去,齊州沈家倒好,費盡心思逼的侯府求著要認祖歸宗,還把武安侯府的爵位拱手送上,腦袋被門夾了吧!

難怪,前世二老爺得了侯爵之後,並未聽說認祖歸宗的事。

傻子才會這麼做呢,二老爺辛辛苦苦謀劃了十幾年,最後全是給他人做嫁衣裳,可能嗎?

見過異想天開的,還沒見過這麼異想天開的。

一群奇葩。

安容看著信紙發獃。

二老爺那麼精明,不可能不知道齊州沈家打的什麼如意算盤,他肯定是存了將計就計的心。

安容托腮沉思。

沈寒川現在根本就沒有自由,要想他強大到齊州沈家奈何不了他,第一步,就是遠離沈祖琅。

安容知道,沈寒川喜歡學武,更勝過從文。

只是齊州沈家逼迫,他也沒有辦法。

有什麼辦法能讓沈寒川離開瓊山書院,去軍營呢?

安容思岑了半天,才想到個好主意,只是不知道人家願不願意幫忙。

他應該不會拒絕吧?

安容將信撕碎,讓芍藥拿去燒掉。

她緩步走到迴廊上,看落日餘暉。

絢爛的晚霞,將整個天際渲染的如同綢緞一般,叫人驚艷。

她喜歡在玲瓏閣上看夕陽,喜歡看倦鳥歸巢。

不到十天就要出嫁了,每一天的落日,安容都捨不得錯過。

可是,安容知道,這是她在侯府看的最後一個落日。

不知道蕭國公府的落日是不是也這麼的美?

PS:五千字大章,比二更少一千……淚奔。

要出嫁了,不出意外的,下一章出嫁。

但是,下一章是今天還是明天呢?

安容今天能不能出嫁,就看粉紅有木有二百五~\≧▽≦/~啦啦啦。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八十三章剽悍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八十五章下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