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三章剽悍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4日 23:16 [字數] 37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聽得心一驚,直接從花梨木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出什麼事了?」安容迫不及待的問。

冬兒忙道,「說是二少爺和書院外的姑娘有書信往來,還傳陰詞艷曲和**……。」

冬兒臉紅如山茶花,絢爛美麗。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好吧,她臉也紅了。

二哥是不是太放蕩不羈了些?

他和弋陽郡主傳書信聊的不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么,怎麼就到陰詞艷曲上去了,還……傳**?

安容輕揉額頭,方才冬兒說沈安閔在書院出事,她還以為是有性命之憂,嚇死她了。

不過,書院重地傳這樣有孛禮教的詩詞,估計也不會好受。

冬兒低低聲道,「好像二少爺要被轟出書院了。」

安容眉頭皺緊,「轟出書院?二少爺回侯府了?」

冬兒搖頭,「沒有,小廝說二少爺是被人污衊的,他沒有寫過什麼陰詞艷曲,更沒有傳過什麼**,他就算要離開書院,也要清清白白的離開。」

夠骨氣。

安容在心裡贊同,其實她也納悶呢,就她二哥那薄薄的臉皮,寫哪門子陰詞艷曲,再說了,弋陽郡主只對吃的感興趣好吧。

冬兒把手心裡拽的緊緊的詩詞,遞給安容,「這就是二少爺的那兩首詞。」

安容納悶的接過。

眼睛橫掃兩圈,她的臉紅如番茄。

只見詩詞如下:

蕊嫩花房無限好,東風一樣春工。

百年歡笑酒樽同。

笙吹雛鳳語,裙染石榴紅。

且向五雲深處住,錦衾幌從容。

如何即是出樊籠。

蓬萊人少到,雲雨事難窮。

詞寫的極好,可是實在露骨。

但是更露骨的還在後面:

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含情。

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涌。

試與更番縱,全沒些兒縫,這迴風味忒顛犯。

動動動,臂兒相兜,唇兒相湊,舌兒相弄。

安容瞧了兩眼,恨不得直接給丟了乾淨。

臉燥熱的像烤了一天一夜的炭火一般。

安容的臉很紅,但是她的雙眸卻極冷。

這兩首詞,風采斐然,寫的極其生動。

沈安閔還達不到這樣的水準,而且,第二首詩寫的是青樓!

二哥幾時去過青樓?

安容穩住心神,她知道青樓污穢之地,陰詞艷曲滿天飛,這首詩十有八九是出自青樓。

安容把詩詞遞給芍藥,正好她要去送信,便吩咐道,「拿去給福總管,讓他多謄抄幾遍,讓小廝去京都各大青樓詢問,誰知道這首詩是誰寫的,賞黃金二十兩。」

芍藥接過詩詞,轉身離開。

安容走到小榻處,拿起針線,只是半天也沒有下針。

大哥和二哥在瓊山書院也不安全,她沒有忘記沈祖琅在書院,他手裡還有暗衛。

大哥、二哥是侯府的希望,若是他們出點什麼事,祖母和三嬸她們如何承受的了打擊?

只是書院里,貌似暗衛很難混進去,可怎麼辦埃

安容愁的皺緊眉頭。

就在她深呼兩口氣,準備落針的時候,樓梯又傳來聲。

半夏笑臉盈盈的上來,道,「姑娘,桃媒婆送問名禮回來了。」

安容煩躁的瞥了她一眼,半夏似乎沒瞧見安容心情不好,只道,「桃媒婆給侯爺做媒了。」

一句話,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

「給誰做媒?」安容怕聽岔了,問道。

「給侯爺做媒,」半夏笑道。

安容眉頭緊鎖,「誰府上的姑娘?」

「是慶陽伯府姑娘,」半夏回道。

安容眉頭隴緊。

慶陽伯府姑娘,是那位剛定下出嫁之日,三日後親祖母便離世,好不容易守孝一年,又定了出嫁之日,男方父親病逝。

婚期又往後拖了三年,結果一拖三年,人家未婚夫移情別戀,喜歡上了來府上小住的表妹,和她退了親。

本來出嫁就晚了,將近十六,這麼一拖再拖,就二十了。

這還是兩年前的事……

也就是人家今年二十二了?

她要嫁給她爹?

安容眉頭緊扭,「誰讓桃媒婆來做的媒?」

半夏搖搖頭,「奴婢不知道。」

安容眉頭低斂,不是每個丫鬟都是芍藥啊,她就會將事情問的清清楚楚的再來稟告她。

「去打聽,」安容吩咐道。

半夏領了吩咐,忙轉身離開。

安容又靜不下心嫁衣了,她覺得她有些神經兮兮了,凡是出乎她意料的事,總覺得有人在算計侯府。

父親這會兒還被綁架呢,慶陽伯府不知道嗎,這會兒還讓人上門說親,萬一父親有什麼萬一,他女兒是嫁還是不嫁?

安容把簍子擱下,推開小榻旁的窗戶,看著窗戶發獃。

半夏去了松鶴院,將桃媒婆請了來。

桃媒婆踩著樓梯上樓,誇讚的詞是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蹦。

安容從小榻上站起來,請她坐下,再吩咐丫鬟上好茶。

桃媒婆有些餓了,也不用安容請,拿了糕點便吃,邊吃便道,「四姑娘,聽丫鬟說,你找我來是問我誰要給侯爺做媒?」

安容點點頭。

桃媒婆吃的有些急,她拍了拍胸口,拿起茶灌了一口,怕安容等著急了,她連連擺手,「沒人指使,是我自己拿的主意。」

說完,桃媒婆又灌了口茶,才道,「我從周府出來,路上遇到我的好姐妹,慶陽伯找她做媒,說是女兒年紀實在太大了,一直待在府里也不是個事,送去吃齋念佛,他又於心不忍,讓我那老姐妹幫忙說門好親事,家世差點沒什麼,為人要忠厚實在,知道疼媳婦就好。」

「我那老姐妹問我知不知道有什麼人合適,我這一聽,不就想到了侯爺么,我可是看在四姑娘你的面子上才來做的媒,畢竟這會兒侯爺還生死未卜,不過桃媒婆我相信侯爺福大命大,定能平安歸來,說句實在話,人家慶陽伯府大姑娘那是命苦了些,早些年耽誤了,可是個極好的姑娘,府上老太太年紀大了,三太太又懷了身孕,而且侯府還分了家,她也不能一直常住,你又出嫁在即,這一大家子沒人管哪成啊?」

桃媒婆說的是情深意動,「侯爺才三十幾歲,身邊沒個正妻哪成啊,讓姨娘去噓寒問暖,那大廚房她也吩咐不動不是?與其抬個姨娘,不如正兒八經的娶個正妻回來,這教養禮節就不是個姨娘能比的埃」

「而且,像侯爺這樣死了正妻,休了繼室的情況,想再娶個十五六的姑娘,行是行,可也得避著點世子爺不是,這後娘總不能比兒子還小吧,我是橫看豎看,都覺得這門親事極好。」

不得不說,媒婆一張嘴,上下輕翻,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本事。

安容有些被說服了。

「祖母同意了?」安容挑眉問道。

桃媒婆眉間閃過一抹得意之色,她桃媒婆出馬,有什麼說服不了的?

「老太太沒反對,只說回來看侯爺的意思,」桃媒婆笑道。

其實,這樣子,老太太就算是答應了。

接下來,她要做的就是去慶陽伯府走動。

不過,她想,這樁親事,慶陽伯應該不會不同意,當然了,前提是侯爺能回來。

要是侯爺都回不來了,那還談哪門子的親事?

安容在思岑,前世慶陽侯府大姑娘沒有出家長伴青燈古佛,她還是嫁了人,給一個六品官的兒子做填房,進門膝下就有一個兩歲的女兒,成親一年,就生了個兒子,過的也還算幸福。

安容沒聽說她有什麼品性不良的事,要是真娶給父親做填房,貌似也沒什麼不行。

年紀比她大了七歲,她也不會膈應。

安容覺得可以,她正要點頭呢。

書房處傳來兩聲鷓鴣叫,安容挑了挑眉頭,邁步走了過去。

趙成趴在窗戶外,笑的腮幫子都僵硬了,「四姑娘,你可不能答應給侯爺娶妻。」

安容扭了扭眉頭,給父親娶妻,這事她也只是聽聽,她哪裡管的到啊,這事得祖母拿主意,怎麼趙成還管起父親娶媳婦的事來了?

「為什麼不能?」安容眼睛輕斜,眸底帶了納悶之色。

趙成又憋不住了,死死的忍著,「侯爺被人搶去做了壓寨夫君……。」

安容,「……。」

若說這一刻有詞形容安容的表情,那絕對是凌亂又凌亂。

安容動了動耳朵,她發覺最近耳朵越來越不好使喚了,老是聽不清楚人家說什麼,總是不停地問,「你方才說什麼?」

趙成清了清嗓子,悶笑道,「方才屬下回了趟國公府,正巧暗衛飛鴿傳書回來,說侯爺趕往邊關的路上,路過青雲寨,瞧見幾個地痞流氓調戲一個姑娘,他就出手相救了,誰想那姑娘是青雲寨寨主,她覺得侯爺不錯,就把侯爺給搶了……。」

趙成覺得肚子都在打結了,堂堂侯爺被搶去做了壓寨夫君,這事京都幾十年沒聽過了,這還沒傳回來,這要傳回來,怕是要笑暈一堆人。

安容凌亂成風,拋開父親是怎麼逃離的賊匪窩不說,父親的武功也不錯了好吧,至於打不過一個女流之輩么?

趙成告訴她,人家有迷藥。

安容扯了扯嘴角,「我爹又不是孤身一人,怎麼都沒人救我父親?都迷暈了嗎?」

「……暗衛覺得青雲寨寨主夠剽悍,武安侯府需要一個剽悍的女主人,就坐下來喝了兩杯喜酒。」

也就是,沒阻止。

純看熱鬧。

PS:侯爺……已淪陷。

某人……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八十二章出事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八十四章落日(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